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130章 惡 人 先 告 狀

第130章 惡 人 先 告 狀

    “月黑風高,小心火燭。”

    玄燭郡外城半城的工廠區,荊家的冶煉工廠,廠房高墻四周的哨嗒里,正打瞌睡的呂老頭頓時被下面傳來的聲音驚醒了。

    周圍靜悄悄的,街燈光亮如熾,遠處似乎有狗叫。呂老頭伸出頭看了看正在巡邏的兩個保安,打著哈欠說道:“祥瑞御免,祥瑞御免……唉,老李你有沒有酒,忽然來癮了。”

    “尿就有,你下來我給你尿一泡。”一個老保安嗤笑一聲,懶得理會呂老頭這個酒鬼,繼續帶著年輕保安繞著工廠巡邏。

    銀血五大商會幾乎都壟斷了某一行業,聽家的軍工,泉家的輕紡,羅家的陸運……而荊家壟斷的則是鋼鐵行業。除去紅月堡壘外,荊家在東陽區還有三座礦產,麾下一共有八家冶煉工廠,其中五間都在玄燭郡附近,很長一段時間‘荊鋼’就是‘東陽鋼鐵’的代言人。

    煉鋼需要大場地,大器械,而且極容易引起安全事故——每年死在工廠里的工人就不在少數——因此荊家相當重視廠房安全。其他工廠頂多就是安排個大爺看門,而冶煉工廠卻是在墻壁四周建了四個哨嗒,安排了四個守夜保安,并且工廠距離巡刑衛分部很近,發生什么事都能很快獲得支援。

    工廠區所在的‘外城半城’,屬于一個比較特別的地方,一是因為它其實處于外城之外,并沒有城墻保護,二是因為它被玄江支脈環繞,既方便了工廠用水,也讓工廠憑江修建了建議的防御設施,因此被稱之為‘半城’。

    守夜保安分為兩隊,一隊守在門口,另外一隊則是巡邏廠房四周和廠房內部,每15分鐘輪換一次,相當頻繁。巡邏保安路過哨嗒時,要跟看更人對口號,一來問問有沒有什么事發生,二來提醒看更人別打瞌睡——資本家請你回來可不是睡覺的。

    因為巡邏保安自己也沒得睡,自然樂意吵醒整個晚上都可以休閑坐在哨嗒里的看更人。

    不過人類的睡眠,是不會終結的。哪怕每15分鐘就被吵醒一次,但呂老頭依然很快就再次入睡。

    其實他白天也不是沒睡覺,但在工作時睡覺,總讓他有種莫名其妙的安心感。

    但老年人的睡眠總是很淺的,呂老頭很快就被奇怪的響動驚醒了。他揉揉眼睛,赫然發現是工廠正門那邊傳來喊殺聲,不由得又驚又懼。

    怎么回事?

    難道又有工人過來討薪了?

    呂老頭以前也當過荊家的工人,自然知道里面的門門道道。在工廠里打長工,工錢一般是一年一結,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到手,畢竟工人工錢可是油水最豐富的地方,荊家干部上上下下都會摸一下抽一手。

    一般來說,工人能到三分之二的工錢,就算是運氣極好,可以感謝老天爺了;如果只拿到一半,那說明你跟干部關系不太好,平時沒有幫干部跑跑腿拍拍馬屁;如果只拿到三分之一,那說明你平時得罪了干部,說不定還偷懶被抓住了。

    最慘的工人,自然是沒拿到錢——他們未必是偷懶,甚至可能是最勤奮的一批人,但他們運氣不好:被干部發現他們好欺負。

    是的,如果你在玄燭郡被欠薪了,不是因為你得罪了人,不是因為你工作偷懶,更不是因為什么亂七八糟的原因——只因為你好欺負。

    干部也不是傻子,他們焉能不知一點錢都不給就是讓工人去死?但他們既然敢這么做,就證明他們篤定工人不會反抗,無力反抗。而且這部分工人并不多,成不了什么氣候,其他拿到錢的工人也不會幫他們,因此每年都會有許多被欠薪的工人。

    外城黑幫之所以存在,也是源于各種訴求,工人欠薪就是其中之一。黑幫當然不會幫工人去討薪得罪資本家,但他們有能力威脅工廠干部——干部只是商會的狗,又不是銀血人,他們被打了,只能自己解決,沒人給他們出頭。

    因此如果工人加入了黑幫,干部一般也不會搞這種工人,算是一種平衡的默契。

    當然,加入黑幫當然也要交‘保護費’的。如果運氣不好,你剛交完保護費,但黑幫就被其他黑幫吞并打爆——譬如現在已經灰飛煙滅的倚天幫——那你還得再交一次錢進其他黑幫。

    在這樣一重重‘收入再分配’‘增值服務稅’的搜刮下,工人一年的薪酬自然被他們拿掉了大部分,但工人如果節省點,還是能勉強度活的。

    而最慘的那批工人,因為沒拿到錢,幾乎只能等死。

    有時候,他們會乖乖去等死,但有時候不會。

    兔子急了也會咬人,人要死了自然也會鼓起勇氣,湊個幾十人一起到工廠門口鬧事討薪,呂老頭活了五十多年,對這種事早就見怪不怪了。

    至于成不成,那倒要看主管的心情如何。如果主管覺得工廠明年還會缺人,需要給工人一點點甜頭,那就可能大發慈悲發點工錢;如果主管覺得工廠隨便招都招到人,那自然是懶得理會那群窮鬼,直接吩咐保安將他們亂棍打出去。

    呂老頭覺得這次他們要來討薪,那可真就撞到鐵板——城外的天際流民一茬一茬的,隨便喊一聲招工包吃就能一堆人蜂窩而上,根本不怕招不到人。

    而且呂老頭聽說廠里打算下一年少招點人,畢竟這年頭到處都在打仗,貨運不出去。一邊是少招人,一邊是只管吃就肯死命干的流民,廠里會怎么選,用腳趾頭的灰指甲想想都知道了。

    呂老頭因為是老工人,當看更人的工錢也不多,因此干部們也沒怎么克扣他,至少給他一點點工錢去買根煙抽抽。不過他已經做好就算干部克扣自己的工錢,他也要死皮賴臉留下來的準備——在外面更找不到工作,在這里至少還有口飯吃。

    至于回家找兒子……呵,他可沒這么好臉,而且兒媳潑辣得很,與其回去給兒子添麻煩,還不如在這里養養老。

    就在呂老頭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發現正門那邊的聲音越來越吵,直到一聲刺耳的聲音劃破夜空——

    砰!

    是銃聲!

    呂老頭嚇得癱坐在哨嗒里瑟瑟發抖。這聲銃聲仿佛是沖鋒號,當第一聲銃聲響起后,整個半城四面八方也響起紛亂刺耳的銃聲!

    喊殺聲,叫罵聲,整個半城開始混亂起來!

    轟!

    正門方向那邊忽然爆出一聲巨響,呂老頭馬上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事——是工廠大門被轟開了!

    “火!火!”

    “快來人救火!”

    “造反了!他們造反了!”

    “巡刑衛呢!?巡刑衛呢?巡刑衛在哪啊!?”

    呂老頭躲在哨嗒里面,聽見外面天雷地火的爆炸聲,根本不敢冒頭,只想靜靜等待巡刑衛大隊的到來——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工人們集體討薪,有人誤殺了其中一名工人引起劇烈沖突,但駐扎在外城的巡刑衛大隊很快就趕到,迅速鎮壓不法分子。

    而且這群亂民肯定也不敢待多久,殺人放火之后肯定就撤了!

    果不其然,過了十幾分鐘,呂老頭就聽見外面的喊殺聲逐漸減弱,破壞者似乎從工廠撤離,但外城方向卻是傳來了猛烈的銃擊聲——巡刑衛大隊趕過來了!

    太棒了!

    那群賊子怎么可能敵得過巡刑衛?

    呂老頭心思浮動——我要不要出去喊兩聲?如果其他人發現我一直待在哨嗒里,肯定會說我偷懶,但我現在下去,就能證明我也能反擊過了,說不定還有獎勵……

    就在他正準備離開哨嗒的時候,工廠區大路上卻傳來一個雄渾的聲音:

    “所有人,所有人,放棄追擊賊人,放棄追擊賊人!”

    “先救治傷員,撲滅火災!救治傷員,撲滅火災!”

    “我是荊家荊正威,所有人聽我號令,放棄追擊,優先救火!”

    “醫官,去救人!”

    呂老頭愕然地站起來,看見數輛輕卡穿過工廠街道,一個青年正拿著擴音喇叭站在最前面的卡車后座上大聲呼喊,后面還跟著幾十名全副武裝的侍衛。各個工廠被打懵的保安似乎因此找到了主心骨,在這個外人的指揮下,開始有條不紊地搬運傷員和撲滅火災。

    “傷員太多,派人去巡刑衛那邊,以荊家的名義,讓他們分點醫官過來,還有讓他們分一批人過來,救火比追擊更重要!”

    “先救近火,再救遠火!”

    呂老頭離開哨嗒跑下來,看見那個青年居然挽起袖子一起去搬運水桶,忍不住過去說道:“少爺,我,我是你家工廠的看更……”

    “嗯?今晚辛苦你了大爺,先在一邊坐著吧。”

    呂老頭受寵若驚:“不敢不敢,只是我們那邊的工廠也著火了,少爺你快去救火吧!”

    青年順著他手指看過去,搖搖頭:“那邊離水源這里稍微有點遠,先救這邊的近火,再去救那邊的遠火!”

    “這,這……”

    “不用怕,今晚的損失算不到你們頭上!”青年的聲音忽然提高八度:“所有人聽著,今晚參與救火和救治傷員,等下可以找我荊正威領一份賞錢!”

    “先救人,先救火!”

    大家聽見荊家大少爺居然愿意為此撒幣,眼神都產生了變化。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到東陽大地的時候,荊正威這個名字已經在玄燭郡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

    ……

    樂語推開荊園主堂的沉重紅木大門,一臉陰翳走進議事廳里。

    荊青蚨坐在主位上,幾位族老坐在右側,荊正武、荊正風、荊正堂三人坐在左側。

    當樂語走進來的時候,所有人都看向他。

    樂語沒有客氣,直接指著荊正武三人的鼻子大罵道:

    “都是你們干的好事,現在不僅連累到我們荊家,還連累到其他商會……我們荊家,要亡了!”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614279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