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飄香劍雨傳 > 第五十七章踏入江湖:合作聯盟

第五十七章踏入江湖:合作聯盟

    聽到張鵬說的話,已經此時張鵬的神情,墨淵眼前不由一亮,連忙道:“還請張兄明示!”

    張鵬笑了笑,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鄭英俊一聽,右手不由的摸向了腰間的金刀,站起身來,大聲道:“對,墨老哥,哪個要是敢欺負你,勞資就一刀劈了他!直接幫你擺平便是!”

    聽到鄭英俊的話,墨淵不由的一陣苦笑,剛準備說話,卻被張鵬揮手打斷了。

    此時張鵬也是一臉的黑線,站起身來將鄭英俊按回了位置上,沒好氣的說道:“你慌什么慌,我話還沒說完!”

    聽到張鵬的話,鄭英俊訕訕的笑了笑,坐了下去低頭喝起茶來,只聽張鵬繼續說道:“正如夫人所講,墨老哥你的生意越做越大,那些寄窺你墨家財寶的人恐怕也由一兩個小毛賊演變成了一些二流勢力乃至是一流實力了吧。畢竟覺得財富對于一些正在發展中的門派實力可是有極大的好處。”

    墨淵點了點頭。

    張鵬繼續說道:“誠然我與鄭兄入住你們墨府,對于你墨府而言也只是多了兩個高手而已,對付一些小毛賊倒是并沒有問題,可是對付那些一流勢力呢?恐怕依舊是杯水車薪。”

    “張兄,你這話是什么意思?老哥我可都被你繞糊涂了。”墨淵道。

    張鵬踱步回到座位之上,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接著道:“墨老哥,且聽我一言。與其讓你墨府在多出兩個高手來,那為何墨老哥不愿意選擇一個強悍的勢力作為盟友呢?”

    “強悍的勢力?”墨淵不禁皺了皺眉頭。

    “對!強悍的勢力。一個猶如當年地府阻止一般強悍的勢力!”張鵬眼神微瞇道。

    從張鵬口中聽到地府這個名字,墨淵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隨后緩緩說道:“倘若墨某有幸能夠結識到這樣的實力,我還有什么煩愁可言,只是這....”

    這時候,張鵬豁然站起身來,神色嚴肅的看著墨淵道:“墨老哥,沒什么可惜的!現在我便給你這樣一個機會!”

    聽到張鵬的話,墨淵微微一愣,隨后眼神熾熱的看著張鵬雙眼眨也不眨,顫顫巍巍的道:“你...你的意思是,你的葬劍樓!”

    張鵬咧嘴一笑,道:“正是!”

    “嘶”聽到張鵬的話,墨淵倒吸了一口涼氣,心里不禁猛然感嘆,心想道:看來這張鵬果然不是池中之物,竟然有這么大的野心,也難怪黃金刀客也甘愿屈服在其之下。

    只是一旁的王玉清此時卻是顯得有些猶豫,隨后試探性的問道:“難...難道就憑你們二人的葬劍樓,就能跟以前的地府相比?”

    墨淵聞言,連忙暗道不好,頓時出聲厲呵道:“玉清,不得無禮!”

    這時,一旁的鄭英俊嘿嘿一笑,說道:“墨老哥,無礙。夫人說的也是實情,這葬劍樓一開始確實只有我們兩人。難道我二人現在沒有這個資格麼?”

    墨淵看了看鄭英俊,深吸了一口氣,隨后雙眼死死的盯著張鵬,而張鵬卻是面帶笑意的看著墨淵。

    良久之后,墨淵說道:“張兄與鄭兄都是當世英豪!如此年紀卻有這樣了得的身手。而鄭兄之名在江湖上更是聲名遠揚,想必只要鄭兄振臂一呼,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英豪會蜂擁而至,自成一派老哥我倒也是不曾懷疑,只是....”

    說道這,墨淵忽然停住了,幾度開口卻又不知道怎么說。

    張鵬笑了笑,似乎是知道墨淵心中所想,淡淡的說道:“墨老哥這是怕養虎為患,恐今后對你墨府造成更大的威脅,是與不是?”

    墨淵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還是無奈的點了點頭。

    “墨老哥的擔憂也有道理,任憑我吹的天花亂墜也沒什么作用。況且,這本身就是一場賭博,從墨老哥剿滅金府開始,就已經深陷這賭局之中了,只是墨老哥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未曾輸過。所以,墨老哥怕賭輸,即便我在多說任何也都是無用之話。不過,我張鵬只能用我個人的名義告訴你,我張鵬并不是一個忘恩負義之輩,至于墨老哥愿不愿意賭,敢不敢賭,這就要看墨老哥自己的意思了。”張鵬慢慢的說道,說完之后也不再出聲,只是靜靜的看著墨淵,等待著他的選擇。

    “我算是聽明白了。原來說到底,墨老哥是信不過我們哥倆啊。既然是這樣,那為何又想讓我兄弟二人入駐你們墨府呢?也罷也罷,既然墨老哥信不過我們,那墨老哥還是將這大禮收回去吧,我兄弟二人也習慣了浪跡天涯,這開宗立派,對我們來說或許還會成為牽絆。”鄭英俊淡淡的說道。

    墨淵始終沒有開口,低頭沉思著。張鵬的話雖然說得好聽,但是話外的意思墨淵卻是比誰的清楚。這就好比張鵬正鄭英俊兩人,兩人雖然是以兄弟相稱,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鄭英俊對于張鵬的話是言聽計從。而關于這聯盟,說得好聽是聯盟,但是日后葬劍樓的勢力越來越大之后,那這個聯盟也就失去了名義上的意義。他墨府,恐怕便會成為葬劍樓下的財力支撐結構。說到底還是站在了葬劍樓的下面。這是他不想看見,卻又無法避免的事情。江湖中的大勢力很多,例如飛虎堡,傾城閣,明王府,落霞谷,但是跟這些勢力聯盟更是與虎謀皮。

    此時的墨淵,內心無比的糾結,大廳之中也頓時陷入了沉默,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墨淵的身上。

    相處這么多年以來,王玉清也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夫君這般模樣,有些不忍的伸出雙手握住了墨淵的手,在感受到墨淵抖動的雙手,王玉清知道此時的墨淵內心是有多掙扎。王玉清拍了拍墨淵,示意墨淵放松下來。

    墨淵看向了王玉清,報以微笑,隨后轉過頭去,視線轉向了張鵬,見到張鵬此時還是正微笑看著自己。其實在張鵬的心中,他還是很看好墨淵的,或許是因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在墨淵身上看到自己父親的影子。

    只見墨淵重重的吐了一口粗氣,無奈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墨某佩服!”一句話,宣布了墨淵掙扎依舊的決定,只見墨淵接著說道:“我墨淵還想做生意,而且是越做越大的生意!沒有收手的打算!”

    聽到墨淵的話,張鵬笑著說道:“墨老哥放心,我張鵬以我的生命保證,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墨府今后的道路便沒有什么能夠阻擋!”

    張鵬與墨淵四目相對,隨后相繼笑了出來。

    “從今往后,我墨府與你葬劍樓世代交好,唇亡齒寒!今后張兄有什么需要的地方,盡管跟老哥開口,老哥我定然不會有半點猶豫!”墨淵說道、

    “好!我張鵬也在此起誓,今后無論墨家發生什么事,得罪什么樣的人,我張鵬絕對會第一個站在最前面,只要我不死,墨家之人定當無礙!”

    兩人在今日達成共識,葬劍樓與墨府結為盟友。為此,張鵬與墨淵兩人特地準備了一場酒宴。甚至還邀請了江湖上的一些勢力前來參加。這一來是為了宣布葬劍樓與墨府結盟一事,二來也是為了震懾那些對墨家有寄窺之心的人,給與一個警告。但是這三天真是喜慶之日嗎?墨家又真是這么好拉攏的嗎?當然不是這其中暗藏的殺機張鵬與鄭英俊兩人都心知肚明。所以,鄭英俊在張鵬的安排下,特地定了幾口棺材。準備給那些所謂的“朋友”一個驚喜。

    畢竟墨府,在這洛陽城一代可謂是一只肥的流油的羊。富可敵國的財力,讓很多別有用心的人都饞的口水直流。要知道,拉攏墨府,那就相當于得到了一個巨大的寶藏,而這寶藏的珍貴,足以讓一個門派瞬間新興壯大起來。

    但是江湖中人卻是有些質疑,一想老謀深算的墨府家主墨淵,為何會跟這樣葬劍樓這樣一個新起的勢力聯盟,雖然這葬劍樓有著黃金刀客的存在,但是也僅此而已。難道這墨淵真的是敬佩張鵬與鄭英俊這兩個少年英雄。這當然不是。墨淵之所以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道理。在墨淵心里,若是自己真的去跟飛虎堡,傾城閣,明王府或者是落霞谷其中之一聯盟,在這些勢力面前,他墨府最多也只是一個座上賓罷了,根本沒有什么話語權。但是跟一些二流勢力合作,又恐招來殺身之禍。

    在墨淵思來想去之后,與其在這些勢力之間做選擇,那還不如選擇一個有潛力,自己又能說的上話的勢力。而這葬劍樓正好如此。葬劍樓的成立其中有一半的功勞可以說是他墨淵,也可以說的上是葬劍樓的半個主人。而張鵬與鄭英俊兩人又是年輕,實力高強的江湖豪杰。或許江湖經驗有些不足,但是比上一些老油條,也應該差不了多少。在這便是張鵬的秉性,墨淵能夠感覺的到張鵬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且又重情重義。而現在葬劍樓又在發展的階段,自己與葬劍樓合作,無疑是在發展葬劍樓的道路上提供了財力這一方面的主力。以張鵬的為人,對自己勢必是感恩戴德。即便日后葬劍樓真的愈加強悍,那他墨淵是算是葬劍樓的人,而不是一個外人,一個座上賓!更加重要的一點便是,墨淵相信自己的眼力,他看的出來張鵬與鄭英俊兩人必定前途無量。所以,墨淵才下定決心,與張鵬,與葬劍樓合作!即便是輸了,以自己的才能東山再起也不是難事,若是贏了,那他墨府在江湖上的地位定然水漲船高,作為生意人的墨淵,覺得這不虧!

  http://shimilu.cn/piaoxiangjianyuchuan/149050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