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奇跡的召喚師 > 2257 “根本不配。”(求月票)

2257 “根本不配。”(求月票)

    這一瞬間,整個森林便變得無比的寂靜。

    槍騎士的臉直接僵硬成一團,眼睛亦是瞪得滾圓。

    唯里同樣一臉的錯愕、驚愕加震驚,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一切。

    就連已經知道這件事的雪菜,再一次的聽到羅真這么說,依舊有些恍惚。

    “第四真祖...沒了...?”

    槍騎士就這么傻傻的喃喃了一聲,等到反應過來以后,立即大叫。

    “不!不可能!”

    這種事情,怎么可能呢?

    應該說,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槍騎士直接凌亂了。

    但事實就是如此。

    “既然你這么了解我,那你應該很清楚,曾經就是我將咎神該隱的靈給喚回這個世界,讓他復活,更是我將原初的受詛靈魂從凪沙的身上拖出來,封印到自己的體內的,那么,我既能夠如此輕易的操縱神及魔的靈魂的話,那又為何不能將他們消滅呢?”

    羅真頗為玩味的這么說著。

    “雖說,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成長到隨心所欲的操弄神靈的地步,但被封印到我體內的第四真祖的確已經消失了,被我奪取了魔力以及眷獸,靈魂直接燃盡,從今以后,這個世界都將不存在名為第四真祖的吸血鬼,有的只是獲得了他的力量的我而已。”

    羅真便是一個重磅炸彈轟在了所有人的腦門上。

    尤其是槍騎士,直接被轟得頭暈目眩。

    由天部以及三大真祖所創造出來的弒神兵器,那個號稱最強的吸血鬼,將誅殺眾神的咎神該隱都給消滅,身處于〈圣殲〉的最中心的第四真祖,居然已經完全消失了嗎?

    而且,魔力以及眷獸還都被一個人類給奪取了?

    “這...這是真的嗎?小雪!”

    陷入混亂中的唯里不由得轉向雪菜,向著雪菜求證。

    對此,雪菜只能苦笑。

    “這件事情,恐怕是真的。”

    雪菜嘆著氣的這么承認了。

    “這...”

    唯里頓時啞口無言。

    不僅是唯里而已,連槍騎士都是一副啞口無言的模樣。

    但更令其啞口無言的事情還在后面。

    “順帶一提,我那個魔女姐姐雖然還是〈監獄結界〉的看守者,但目前擔任這個職責的反而是她操縱的人偶,她的本體已經從〈監獄結界〉里出來,目前活得好好的哦?”

    羅真再次砸下一個重磅炸彈。

    “另外,我身邊的跟蹤狂...不對,監視者,即使的確是被獅子王機關當做道具培養起來的,但她現在也不過是跟我一樣,在魔族特區中的一所普普通通的學校中讀著國中,若是沒有你們這些人搞出來的那么多的事情,我們大概正在熱熱鬧鬧的過年,在家開開心心的吃年飯,而不是大老遠的跑到這種深山野林里來,和你們戰斗。”

    說到這里,羅真的語氣變得有些諷刺。

    “所以,歸根究底,你口中提及的所有不公都是不存在的,若是存在,那也是你們帶來的。”

    “結果,你居然還叫我別妨礙你?”

    “你覺得現實嗎?咎神騎士?”

    這般說著,羅真還沒有給槍騎士反駁的機會,拋出了一句句的話語。

    “還有,你口口聲聲說是魔族的存在讓這個世界變得扭曲,一口一個魔族極為肆意妄為,還不顧人類的死活,然而,天生就擁有非凡力量的不僅是魔族,還有人類。”

    “人類大部分的確很脆弱,很渺小,可也有部分人類一生下來就擁有特殊的能力,例如靈力強大的靈能力者、過度適應能力者以及純血的魔女等等,他們有時候比大部分的魔族更可怕,否則魔族又何必屈尊生活在區區三大夜之帝國的領土內而已,只怕早就稱霸全世界了。”

    “當然,沒有變成這樣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那就是魔族當中也有人重視與人類之間的和平共處,因此才會有以三大真祖為首建立的〈圣域條約〉約束著大部分肆意妄為的魔族,讓人類與魔族能夠和平共處的魔族特區一個接著一個誕生。”

    “也就是說,多虧了他們,人類和魔族才逐漸的接受了彼此,即使還需要時間,但照這個趨勢下去,總有一天,人類和魔族會達成真正的共存,不會再彼此排斥和敵視。”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想請問你,你這位企圖糾正世界的扭曲的騎士大人,相比較這些魔族,又做了什么呢?”

    羅真的話語,讓槍騎士的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

    見狀,羅真語氣中的諷刺越來越濃郁。

    “讓我來告訴你吧,你什么都沒做成,不過是沉浸在自己的妄想里,自以為是的做著自以為是正確的事情罷了。”

    “相比較起建立了〈圣域條約〉的魔族,你這個主張魔族存在的不正確之人連一點貢獻都沒有帶給這個世界,甚至還為了你自己偏激的目的,打算謀害體內僅僅是封印了咎神的一個平凡的少年,打算對無辜的弦神島市民出手,就連我以及姬柊這兩個為了拯救友人才趕來的人類,你也毫不猶豫的派出飛龍來襲擊,剛剛下令你的同伴攻擊我們這些人類,你也絲毫沒有猶豫,你們這些咎神騎士更是下起手來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直接就是想把我們這些礙事的人鏟除。”

    “所以,別再主張你們的正義和理念了。”

    “你們,根本不配。”

    無情的嘲笑,有如一把把的尖槍,刺穿了槍騎士的心。

    于是,槍騎士那被偽裝的正義終于被狠狠的剝開,暴露出了扭曲的心靈。

    “南!宮!曜!日!”

    槍騎士怒火中燒的咆哮出聲。

    換來的卻是一個哈哈大笑的聲音。

    “虛偽的理想被揭開的感覺不好受吧?咎神騎士!”

    此言此語,來自于旁邊的一棵樹的樹頂。

    在那里,背著魔力之翼的少年王子正暢快的大笑著,似乎頗為愉快的樣子。

    “易卜利斯貝爾·亞吉茲...!”

    槍騎士面色一變。

    看著這樣的槍騎士,易卜利斯貝爾笑得更加愉快。

    “看來我來晚了,為了鏟除礙事的宵小,浪費了我不少的時間。”

    這么說著,易卜利斯貝爾的身后,名為凱布山納夫的金色獵隼緩緩的降下,身周繚繞著暴風,暴風中卷著一個個全副武裝的人,讓他們砸落在地,印入槍騎士的眼簾。

    那些人的身上都裝備著和槍騎士差不多的魔具。

    顯然,他們都是〈圣殲派〉的人。

    然后...

    “還以為只有我遭遇到了宵小的阻撓,沒想到〈圣殲派〉的人手還挺多的,解決起來倒也費了一番功夫。”

    伴隨著另外一個聲音的響起,一陣霧氣匯聚于場中,讓三道身影出現。

    身影的出現,讓一個個同樣全副武裝的人也出現了,被特畢亞斯以及吉拉兩人扔在地上,發出沉悶的砸落聲。

    “迪米托里葉·瓦特拉...!”

    槍騎士面色一變再變,終于是變得難看了起來。

    

  http://shimilu.cn/qijidezhaohuanshi/1323377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