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踏破玉京 > 第一百零二章 一葦渡海

第一百零二章 一葦渡海

    藥神山下了一整夜的雪,至清晨,風雪已經止歇,此時藥神山已經變成一個粉妝玉砌的世界。三道身影踏雪而行,不長時間就來到咸海之濱。

    “楚狂是本尊故交,前段時日來到海之隅,想要賺一些酒錢,但他是出了名的浪子,素愛在湖海間浪蕩,若是袋中有些靈石就會到那花街柳巷去胡鬧,你們登岸之時,他便離去了,現在只怕已經到了十數萬里之外了,咸海之上有諸多禁止,若無仙器相助根本就無法在海面上通行,既然這樣,本尊就送你們一程。”說到這里,毒手仁心從袖中拿出了一根六尺來長的蘆葦,只見這節蘆葦翠綠如新,好像剛剛折下來一般。

    “藥神前輩不是準備拿這一根蘆葦助我們渡海的吧?”胡可親眨巴眨巴眼睛問道。

    “怎么?看不上這根蘆葦?”

    “前輩,恕可親眼拙,這根蘆葦上既無符紋,又無法咒,從其上也感受不到一絲靈力,不知它如何能載我們渡海?”

    毒手仁心笑了:“這一根蘆葦看似平平無奇,實則來歷不凡,它折自佛土,昔年一位四果羅漢曾乘這根蘆葦渡海布道,你還覺得這根蘆葦平平無奇嗎?”

    說話間,毒手仁心將手中的蘆葦拋入海中,蘆葦入海之后長到了丈余長短。

    “藥神前輩,告辭。”屠小刀對毒手仁心抱了抱拳,縱身一躍,踏上那根蘆葦。

    胡可親也向毒手仁心作別,隨后也飛身縱下,踏上蘆葦。

    “去吧!”毒手仁心說道,隨即神念微動,那根蘆葦便像離弦之箭一樣遠離藥神山而去。

    毒手仁心站立在海岸邊,以天眼神通看著蘆葦之上的屠小刀,久久陷入了沉思,他對屠小刀所做的一切雖說是帶著目的,存有私心的,但不能說沒有一絲欣賞之意,愛才之心。咸海之上,這個少年人的身形顯得何其單薄?只憑他能對抗九天嗎?

    毒手仁心這數百年來雖然困居在藥神山,但他卻能感受到潛藏在六界的動蕩,以及天道中的那一絲不安。數億年前,天道劫難來臨,古神一族幾近覆滅,天神一族趁機登上九天,而今,整座宇宙都有一種山雨欲來之勢。天道之劫已經在醞釀,這會是天神一族的覆滅之機嗎?古神一族是否還能東山再起?一切的契機就在此子的身上嗎?

    毒手仁心的占卜之術能夠預知諸般法則的玄機,但仍舊看不透天道,所以,往后的一切只能靜觀其變了。想及此,毒手仁心心念一動,身影陡然消失無蹤。

    屠小刀和胡可親乘一葦渡海,兩人從蘆葦上感受到了一股溫暖潤澤之意,屠小刀仰首向天,天空中浮現出一尊金身羅漢的身影。

    那尊金身羅漢的身影開口吐言:“當年渡海傳道之日,便料到今日施主的同葦之渡,故而老衲便在這根蘆葦之上留下一道神念。”

    “敢問尊者如何稱呼?”屠小刀抱拳問道。

    “老衲法號達摩。”那金身羅漢微笑道,“今朝在咸海上相逢,皆因一段善緣,老衲觀施主是有慧根之人,何不拋卻三千煩惱入我佛門?”

    “哦,晚輩一心修仙煉道,為何要遁入佛門?”

    “修道之人都渴望證道飛升,成為神仙,卻不知神就是物,物就是心,心也是神,然神也不是神,物也不是物,心也不是心,所謂六界本無一法建立,皆是真心起妄,生萬種法,你們修仙者到最后追逐的不過是鏡花水月,一場虛妄。”

    “尊者,據晚輩所知,宇宙之中,以道為本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宇宙萬物不過是道的子臣,我等修道之人需要做的就是感應天道,修心煉性。”

    “施主謬矣,老衲曾東渡玄洲,看到了許多修道之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視人命如草芥,脫離了玄妙的根本,與魔鬼無異。佛門之中講究慈悲為懷,入我佛門方能蕩滌戾氣,明心見性。”

    “尊者所說的是偽道,雖然晚輩未曾踏足佛土,但可以想見,佛土之上也有偽佛。”

    “施主,放下屠刀,方能立地成佛,入我佛門才能了卻萬千煩惱和苦難。”

    “尊者,道法自然,晚輩要做的就是順應天道,既是順應天道,談何煩惱與苦難?”

    那根蘆葦在咸海之上疾行如飛,胡可親看著屠小刀與虛空中的達摩羅漢辯法 論道,覺得像是聽天書一般。

    “唉,真無趣!”胡可親嘆了一口氣。

    屠小刀和達摩羅漢在咸海上辯法 論道,兩法爭鋒,竟然分別引動天道與佛法之威,東天唱響道曲,西天奏響梵音;道曲唱出無盡的玄妙之意,梵音奏響五種清凈之音。

    諸天神靈都朝下界的咸海張望,兩法相爭,不斷碰撞摩擦,旁觀的諸天神靈居然悟出了新的真諦。

    在咸海之上涌出兩朵蓮花,道蓮花瓣如玉,透明無暇;佛蓮花瓣如金,瑞彩千條。屠小刀被一股力量駕馭著居然飛身端坐在道蓮之上,達摩羅漢神念所化的身影也端坐在了佛蓮之上。

    兩人開口吐語,所說之話,化作朵朵蓮花,飄落在咸海之上,咸海深處那些水精、海怪,包括海底的蛟龍都圍在兩人的周圍,聽兩人談經論道。

    其實此時兩人所言已經不是他們所言,只是兩位教主借助他們之口進行的兩法之爭而已。

    兩人在咸海之上,嘴仗正斗到酣處,這時咸海上空烏云聚集,閃電隱隱,突然“咔嚓”一聲驚雷響,兩道閃電如天劫之劍刺向蓮臺之下的兩條蛟龍。

    原來兩條蛟龍在蓮臺之下聽得妙法,突然頓悟,居然就在此時要渡劫飛升,成為天龍。

    屠小刀與達摩羅漢對于雷劫不管不顧,依舊你來我往,言語交鋒。

    只見咸海上,蓮花紛飛,天雷滾滾,兩條蛟龍匍匐在蓮臺之下,朵朵蓮花替兩條蛟龍抵擋過了九重雷劫。

    天空中,一道天門開啟,兩龍在蓮臺之下,連叩九首,隨即發出兩聲高亢的龍吟,龍騰咸海,飛往天界。

    屠小刀和達摩羅漢突然止言,屠小刀又飛回蘆葦之上,達摩羅漢的虛影又回到了半空之中。

    屠小刀對半空中的達摩羅漢抱拳道:“小刀與尊者相談一路,受益良多。”

    達摩羅漢笑道,“彼岸已至,緣盡且散,幸會幸會,珍重珍重。”

    說至此,達摩羅漢的身影便消失不見。

    也就在此時,屠小刀和胡可親乘著蘆葦,已經來到了岸邊。兩人登上了岸,只見那根蘆葦如飛箭一樣又向藥神山漂去。

  http://shimilu.cn/tapoyujing/132337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