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文娛之傳奇巨星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被污染的小龍

第一百三十五章 被污染的小龍

    點將臺上,一個身穿盔甲的將軍收起指揮旗,往那兒一站,一身英武的氣息撲面而來。

    看到那將軍,張偉建咦了一聲,吃驚道:“小龍!好久不見,你居然都長這么大了!上次見面還是拍《新烏龍院》的時候,那會兒你說話都還說不利索。”

    舞臺上那個身穿將軍鎧甲的,正是曾經火遍全國的武打童星小龍,出演過《旋風小子》、《新烏龍院》等喜劇武打片,深受觀眾們喜愛。

    小龍見到熟人,朝著張偉建微微的一笑,想起是在錄節目,很快的又板起了臉來,進入了扮演的角色里。

    這時,旁邊的長官往前一跨步,怒喝道:“大膽,這位是吳惟忠吳把總,你們這些新兵還不上前拜見!”

    張偉建笑著一抱拳:“參見吳把總!”

    長官不滿道:“士兵拜見把總和將軍,要兩跪一揖手,我示范給你們看。”跟著上前單膝跪地,給眾人示范了怎樣行軍禮。

    沈藤笑哈哈的道:“沒看清,再來一遍!”

    長官瞪了他一眼,說道:“那我教給你,你來示范,什么時候學好了什么時候停!”

    沈藤嬉皮笑臉的上前,學著那長官的動作行禮道:“拜見把總!”

    其他人紛紛上前,跟著行起了禮來。

    小龍嚴肅臉孔,用略帶一絲娃娃音的聲音說道:“我是吳惟忠,奉戚繼光將軍命令,在這里訓練士兵。接下來的幾日,我會親自訓練你們的武藝,如果你們努力我會有賞,如果誰要偷懶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現在,我們開始訓練站軍立!”

    “來人,把竹子拿上來。”

    有個士兵聽令,抱著幾根竹筒走了過來,讓沈韓楊等人站成一排,每兩人肩膀中間頂住了一根竹筒,不讓竹筒落地。

    長官在香案上插了根香,說道:“這根線香燒完,你們就可以休息,如果期間竹筒落地,那就再加一根,直到竹筒不再掉落為止!”

    沈藤一臉枯燥的表情道:“不是說教我們武藝嗎,站這玩意有什么用?”

    “兵之勝負者氣也,戚繼光的兵法要則之一。”

    沈韓楊閑著無聊,跟他解釋起來:“隊列操練看似枯燥,實則是在練兵之精氣神,就連操場這個詞,也是來自軍隊。在戚繼光之前,古代大都是采用野外訓練為主,從戚繼光開始才將固定場地訓練納入士兵日常訓練中,這種訓練對于訓練士兵的服從意志、心理素質、精神層面有至關重要的作用,一直延續到了現在。”

    “你懂得還挺多的,但你怎么就不知道,訓練的時候不準交頭接耳!”

    長官的聲音在沈韓楊耳邊炸開,沈韓楊微微的擠了擠眼睛,旁邊的沈藤卻一個激靈,將他和沈韓楊之間的竹筒抖落到了地上。

    長官壞笑著將一根線香插在了沈藤的盔甲上:“加一根!趕緊把竹筒撿起來吧!”

    沈藤欲哭無淚,充滿怨氣的說道:“我怎么撿,一蹲下右邊那根不也掉下來了?到時候你準又給我再加一根香!”

    沈韓楊看著被整慘的沈藤,終于有些理解他們為什么想要搞事了。

    看他這習以為常的樣子,之前肯定是苦導演組久矣。

    沈韓楊搖著頭嘖嘖了兩聲,跟著用腳踩住地上的竹筒,一搓一挑,竹筒便飛了起來。

    沈韓楊用手接住,拿起來重新頂在了自己和沈騰的肩膀之間,一套行云流水的動作,看得那長官目瞪口呆。

    沈騰一臉驚喜道:“老弟兒,干得漂亮!”

    長官無奈的看了眼他們,訓斥道:“好好站著!”

    這時,小龍悄無聲息的走了過來,從左往右,挨個在眾人的膝蓋彎兒踹了一腳。

    眾人排成一排,先后的往前跪倒在地。

    小龍一臉嚴厲的訓斥道:“站穩了,打仗的時候之上,倒地就是死亡,要是放在戰場上,你們全都已經死過一次了!”

    話音剛剛落地,倒在地上就不再起來的沈藤轉過了身子,一臉笑意道:“這不是還有個活著的嗎?”

    小龍一愣,這才發現沈韓楊居然還站立在那里,眼神不善的看著自己,讓他的頭皮不知怎么就有些發麻。

    “看什么看!你……你過關了,可以不用站了!”小龍瞪起眼睛,奶兇奶兇的說道。

    沈韓楊這才露出了笑臉,嘿嘿笑道:“小龍哥,你是我小時候的偶像啊,改天請你吃頓好的!”

    小龍為了維持威嚴,不置可否的轉過臉去,朝其他人喊道:“你們傻愣著干嘛,繼續訓練!”

    張偉建等人哀聲怨道,一臉不情愿的重新撿起了竹筒,再次站起了軍立。

    沈韓楊則是面帶笑容的跟著小龍去到了一邊休息,看著附近沒有攝像機,滿臉笑容的勸道:“我說小龍啊,以后能動嘴的事情盡量不要動手。這也就是我最近心情好,放頭兩年,你早躺地上了。”

    小龍聽著他話里的威脅,冷眼看向了他:“原來是個練家子呀,想跟我切磋一下?”

    沈韓楊一樂:“別不服氣,武當山守山門那個不是我對手,你們少林寺的估計也不行,更別說你這種練套路的俗家弟子了。”

    小龍聽了一愣,臉色變了幾變,跟著倒吸一口涼氣,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武當山那位陳師兄是你打吐血的?”

    沈韓楊驚訝的挑起了眉頭:“你怎么知道的,難道你們少林寺真有駐武當山辦事處?這無間道玩的!”

    小龍臉頰抽搐著道:“你想多了,陳師兄自己說的,這事知道的人不少,不過陳師兄沒說你身份,只說是一個岳家槍的傳人。”

    “我說呢,當時我們是關門切磋,他們自己不說,應該沒人知道詳情。當時我有點小,得用上全力和他打,現在再打一場,應該能控制住不傷他了。”

    沈韓楊露出個了然的表情,跟著認真地叮囑道:“你可別跟其他人說漏了嘴,我現在的人設是天生柔弱,偷懶的時候你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過去了。”

    “……”

    小龍露出個活見鬼的表情,嘴巴大大的張開著,半天都合攏不上。

    你柔弱?

    柔弱你個大頭鬼啊!

    你都能算柔弱,那我們少林的武僧個個都得是林黛玉!

    一想到那些光著膀子的師兄們露出林黛玉弱不禁風的模樣,小龍頓時惡寒的打了個哆嗦,看了眼沈韓楊,不由自主和他拉開了一點距離。

    這個人的心太黑,離他太近,連自己的心都被污染了!

  http://shimilu.cn/wenyuzhichuanqijuxing/138856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