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舊房子

    宴會如期而至。

    “秀,半小時后有人接你。”

    看了一眼蕭辰發來的微信,手機只剩下10%的電,徐秀便開始準備,將手機充上電,能充多少是多少。后去了洗手間開始洗澡,她不會像別的女生還要護膚,所以洗的很快,二十分鐘就好了。

    換上了一套干凈的紅色衛衣,胸前寫著“i see u”,里面是湖藍色襯衫,下身是牛仔褲,將修長的腿型很好滴襯托出來,鞋子是白色的運動鞋,她只有這種的。烏黑的長發微微有點濕,五官精致,一雙杏眼迷離攝人心魂,皮膚白嫩嫩的,滿臉的膠原蛋白。

    眼前一片模糊,就仿佛穿越到了像素世界一樣。

    她把那框厚重的眼鏡帶上,世界頓時清晰,只不過遮去了風華。

    下了樓,果然有一輛車在門外候著。

    似乎看到徐秀來了,車上的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下來,長得很帥氣,眉宇之間透著嫵媚,笑盈盈地說道:“我是蕭家派來的司機,想必這就是徐小姐了吧。”

    徐秀點了點頭。

    一個司機,如此氣度不凡?

    “請吧。”男人很紳士地恭迎徐秀上車。徐秀上了后座。

    “怎么稱呼?”

    “我叫顏宇。”

    徐秀猛地抬眸,是巧合嗎?

    徐秀安靜地看著窗外的風景,約莫過去了40分鐘。徐秀突然卻發現樓房越來越低矮。甚至開始出現了田野。

    不對,小洛洛能一個人來訪,且家人放心,這就說明蕭辰的家不可能這么遠。

    拿出了手機,點開了小洛洛之前發的地址,在之前將聲音關了。

    導航上顯示車行駛的方向與所定目的地是相反的方向!且越來越遠。

    難道改地點了?

    又過了十分鐘,車停了。

    顏宇先下車,開了車門。徐秀緩緩地下車,淡淡地看了男人一眼。

    這人,葫蘆里到底賣了什么藥?

    抬眸望去,一座十分古舊的房子屹立在前面不遠處。

    低眸,看見了一旁的幾盆月季花。

    十月份,還能有月季花?

    顏宇從兜里拿出一串鑰匙,輕而易舉地從幾十把鑰匙中挑出一把開了門。

    后又紳士地讓出一個道來,微笑:“小姐,請。”

    略微遲疑了一番微微蹙眉,徐秀還是進去了。

    房子里的光線很暗,四處布滿蛛絲,這不像是一個有人居住過的地方。

    更不像是要辦生日party的場所。

    “你究竟是誰?”徐秀走了幾步停下來,沒有轉頭,問道,聲音淡如水,聽不出一絲波瀾。

    如果對方要對她進行人身攻擊的話,她從來不會畏懼,盡管她是一個女人。

    “我?我是顏宇啊。”顏宇笑著,緩緩地后退,將門關上,并且上了鎖。

    “砰。”

    徐秀聽到關門聲,跑至門旁,摁了摁門把手,想要開門,卻被鎖住了。她用力地敲打著門:“開門!”

    “哈哈哈哈哈哈,開門?小姐你腦子不太好使啊,我既然想把你關在這兒,怎么會給你開門?”顏宇狂笑了幾番,眼淚都笑了出來,修長皙白的手指微屈,擦了擦眼角的淚珠。

    徐秀不再敲打門了,而是深呼吸,整個人安靜了下來。

    強硬的手段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聽里邊沒了動靜,顏宇微微一愣,后又說道:“怎么?不怕?”

    “你是誰的人?”徐秀強迫自己冷噤下來,沉著地說道。

    她知道,如果這時候慌亂了,只是迎合了對方的欲望。

    一個想聽別人在絕望中掙扎的欲望。

    “哈?誰的人?親愛的小姐姐我是您的人啊。”顏宇笑了,帥氣的臉龐增添了一絲邪氣。

    門外沒聲了,后又聽到汽車的發動聲,興許是走了。

    徐秀皺眉,如此,是要她不知覺中死在這里?

    徐秀深呼吸了一口氣,冷靜了下來。

    畢竟慌張,沒有任何用處。

    開始在房子四處逛。

    一樓沒什么好看的,都是一些舊家具。

    上了二樓,簡單地看了看,有五個房間,習慣性地進了離自己最近的房間。

    摁下房間的門把手,留下了清晰的指印,擦去灰塵,這門的顏色竟是紅色的。

    入門,滿眼的昏暗,拉開窗簾,灰塵飛揚,徐秀立馬捂住了口鼻,至于眼睛,還好有眼鏡。

    外面的光偷偷地透了些進來,房間里的光線不至于像之前一樣昏暗,至少能看清東西了。

    開了窗戶,被鐵桿封住,無法跳窗。

    環視了房間。

    衣柜里是一些女孩子的裙子,樣式已經很舊了,根據蛛網的多少,這棟房子,應該很多年前就廢棄了。

    到了梳妝臺,只有一把木質頭梳,上面還殘留了幾根頭發,透過鏡子,徐秀看到了自己,斜眼,看到了一張照片,是一個小女孩,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小女孩,那個女孩穿了一件白色連衣裙,和衣柜里的其中一件,一模一樣。女孩在微笑,卻讓人覺得很假,沒有任何笑意在里面。

    徐秀覺得這個女孩像一個人,卻忘記了是像誰。

    翻了一下抽屜,有一本雖舊但很漂亮的本子。

    都掉了大部分的灰塵,開始翻閱。

    上面寫道:

    2008年4月1日

    這里的味道很好聞,是葡萄味的。

    四周都是黑暗,我從一條縫隙中,看到了爸爸媽媽在推嚷。

    媽媽在哭。

    2008年6月3日

    母親死了,父親卻護著那個女人。

    他們結婚了。

    2009年1月26日

    那個女人住進來了,父親已經忘了媽媽了。

    我討厭那個女人。

    2009年2月6日

    那個女人,表面上對我很好,但是等父親一走,她就變了一個人似的。

    今天她開始打我了。

    2009年3月16日

    我因為打碎了她最愛的青花瓷,她將我關在了房子里了,和父親美名其曰說是出去度假,將我關了一個月,并且打發走了阿姨,家里能吃能喝的東西都沒有,

    2009年4月17日

    我好恨她。

    2009年6月1日

    兒童節了,可是父親沒有回來,那個女人也沒有在家。

    直到深夜,我看到他們喝的醉醺醺的,相互嬉鬧著。

    阿姨在一旁攙扶著。

    我知道他們是出去玩了。

    2010年1月10日

    那個女人的肚子漸漸大了,父親所有的注意力都到了那個還未出世的孩子身上。

    就再也沒有對我說過一句話了。

    2010年11月23日

    那個孩子出生了。是個男孩。

    我并沒有因此而開心。

    2012年3月4日

    我因為和弟弟搶玩具,抓傷了弟弟。

    父親狠狠地扇了一個巴掌給我。

    那是他第一次打我。

    好疼。

    2012年5月20日

    我徹徹底底地丟失。

    所有的愛......

    日記截止于2012年5月20日就沒了,后面全是空白。

    十年前開始的?

    寫日記的和照片的人是同一個人嗎?是誰?

    將日記放回原處,打開了第二個抽屜。

    里面躺著一個帶血的牙齒,和一張撕碎的賀卡。

    可以想象到,當時那個女孩的心情。

    是多么地絕望。

    又去了另外幾個個房間,沒有什么東西可以看的。

    除此以外,別無其他。

    徐秀發呆了好久,她的確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盡管平時再怎么平靜地如一泓潭水。

    她也是個剛成年的高中生。

    面對這種情景,一時間,徐秀失了神。。

    雙目無神地盯著發黃了的紙張。

  http://shimilu.cn/wobushiwenrourenqueweinizuojinlewenroushi/138960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