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我差一步就指點江山了 > 第五十五章 封號被撤銷了

第五十五章 封號被撤銷了

    太后舉了一杯酒:“乃萬王子,想來你父王也已經同你講過了,為了維護我兩國成為永久的友誼之邦,哀家愿意將自己的干女兒冊封為郡主同王子和親。”

    剛夾了一筷子菜的蘇眠聽得此言,不由的手上的動作一僵,筷子啪嗒的一聲掉在了桌子上。

    她想到了北辰羽之前同她說的事情,太后想要冊封她為郡主,然后送到鄰國去和親。

    沒想到這么快就實行了。

    吉克乃萬鞠一躬:“外臣已知曉此事,一切全憑太后做主便是了。”

    “好,那今日趁著眾卿家都在,哀家,便再宣一道旨意從今日起,封當朝侍郎之女蘇眠為眠和郡主。第二道旨意,封沈丞相之女沈茉莉…”

    “等等!”太后的旨意還沒讀完,便被吉克達雅給打斷了。

    她站起身來,緩緩的走到蘇眠的面前,上上下下的仔細打量了她一遍,認了出來,“是你!”

    蘇眠暗道不好。

    她萬萬沒想到吉克達雅會這樣把她認出來。

    就在太后宣旨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蘇眠這個主人公身上,吉克達雅便也順著看了過去,起先她還覺得只是有一點點的眼熟,但她與蘇聯對視的時候,蘇眠總是有意無意的下意識的躲避她的目光。

    吉克達雅原先還有點不太確定,只是覺得這兩個人長得只是有些像罷了,但當她看到蘇眠舉杯之時不經意的露出腰間別著的那把扇子之時,吉克達雅確認了就是那個調戲她的人!

    沒想到竟然是個女人!

    “就是你?我認得你,是你女扮男裝的調戲我!還用毒藥將我毒成了!”想到之前的事情,吉克達雅就羞憤,“毒成豬頭!”

    大殿上登時轟然一笑。

    坐在旁邊的北辰羽并不打算出聲,他默默地為自己倒了一杯酒,靜靜的聽著。

    蘇眠有些不好意思的抬頭跟吉克達雅打招呼,“嗨,真是好巧啊,我也沒想到能在這里遇到你,上次的事情是個誤會。”

    她覺得無所謂,可吉克達雅正在氣頭上呢,吉克達雅火冒三丈的一把掀翻了蘇眠的桌子,在場的眾人都驚呆了?

    吉克乃萬連忙的上前去,阻止道:“達雅,這里是皇宮不容許胡鬧!”

    “哥哥!就是這個女人你忘了嗎?那天,那天她竟然給我下毒!”

    吉克達雅的舉動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連太后都被嚇了一跳。

    吉克達雅這會兒正在氣頭上,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要上前去打蘇眠,蘇眠嚇的連忙躲到了北辰羽的身后,一時間場面有點僵持。

    “你這個女人!你躲什么!敢做不敢當嘛!”

    蘇眠爬在北辰羽的身后拿著他當擋箭牌,心虛的嘿嘿笑,“公主,我之前真不知道你是公主,多有冒犯,多有冒犯,不好意思啊。”

    蘇眠就是這樣,不管在什么場合,她都能夠自由的切換表情。

    吉克達雅并不打算罷休。

    由于吉克達雅跟吉克乃玩都是鄰國的王子公主,太后雖作為太后,畏高權重,但也不好出言去阻止,搞不好便會傷了兩國的和氣,到時候開戰就不好了。

    沈茉莉看著這點上的情況越來越亂了起來,她心心念念的封皇后旨意還沒呆下來呢,不能就這么算了,沈茉莉怕一會兒蘇眠跟吉克達雅打起來以后,自己的旨意就這么被泡湯了。

    沈茉莉連忙朝著太后行禮,“太后娘娘還請您繼續頒旨,不然公主她這樣會一直鬧下去的!”

    “啪”的一聲,太后一巴掌甩在了沈茉莉的臉上,沈茉莉有片刻的茫然,太后訓斥道:“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情況!就一心想著自己的利益!”

    沈茉莉捂著臉哭了出來,“太后,臣女不是這個意思,臣女只是想打破眼下的僵局,若是再這樣繼續下去的話,蘇眠怕是會跟公主打起來的,到時候我們兩國怕是會傷了和氣的呀!”

    她這么一說雖然有些道理,但太后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不能訓斥吉克達雅,說蘇眠吧,又不太好,畢竟蘇眠是要送到鄰國去和親的。”

    眼看局面就要控制不住,吉克達雅真的要動手打蘇眠了,北昭麟突然開口道:“夠了!大殿之上如此的胡鬧,成何體統!”

    他一聲令下,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還以為北昭麟是要訓斥吉克達雅呢,吉克乃萬連忙的道歉道:“皇帝陛下,實在不好意思,今天是達雅的錯。”

    “乃萬王子不必多禮,朕方才聽了這半天,也將這其中的緣由給理了過來。”北昭麟冷冷的看一下蘇眠,呵斥道:“大膽蘇眠你竟敢對達雅公主下毒該當何罪!”

    蘇眠知道是自己錯了,跪下來垂著頭,“臣女知錯。”

    “你犯下此等大錯,看來是不配封郡主了,來人傳朕旨意,蘇眠以下犯上對達雅公主出言不遜擾亂宮宴秩序,遂斥奪郡主封號!”

    所有人都被北昭麟這一舉動給弄懵了,尤其是太后,她恨鐵不成鋼壓低的聲音,指責道:“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你怎么能夠撤她的封!”

    蘇眠倒是沒想到,這個北昭麟竟然在幫自己,如此她被撤了封號,那就沒有資格再去和親了,豈不是好事一樁豈?

    北昭麟義正言辭的解釋,“母后,蘇眠做出如此錯事兒臣怎能不懲罰她?便只好奪了她的封號,給達雅公主一個交代,讓她做不成郡主看她還怎么囂張!”

    這話說的漂亮,太后可知道他心里面想的是什么呢?

    但作為局外人吉克達雅跟吉克乃萬并不知曉這里面的內幕,吉克達雅只知道蘇眠此時此刻,算是被懲罰了,她的氣這才消了一些,“達雅多謝皇帝陛下的圣明,這樣的女人還真的就不配做郡主。”

    蘇眠非常感謝吉克達雅的神助攻,為了不辜負北昭麟的這番好意,她表面上裝作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臣女之際自己做了錯事,甘愿接受陛下的懲罰,臣女以后定當,好好做人,絕不再做此等傷天害理之事。”

    反正不管什么她只胡言亂語都委屈了這么一通。

    瞧著蘇眠這一副委屈狼狽的模樣,吉克達雅的心里舒坦了不少,北昭麟看了看在一旁同樣梨花帶雨的沈茉莉便趁機再宣了一道旨意,“沈茉莉殿前對太后不恭,冊封皇后之事暫緩執行。”

    北昭麟這一痛操作下來看呆了太后。

    太后也想不到北昭麟竟然會背著她下旨,而眼下眾卿家在此,皇帝一言九鼎,自己只是個太后,更加是不能駁了他的旨意了。

    北昭麟沒有按照太后的心思做事,太后氣的直接甩袖離去,連宴會都不參加了,任由著嬤嬤扶著回了后宮里。

    北昭麟吩咐:“今日宴會到此結束,北辰羽帶達雅公主與乃萬王子去行宮休息吧,想來今日一整天王子與公主肯定是累了便早些休息吧。”

    “謝皇帝陛下。”

    北辰羽帶著吉克達雅與吉克乃萬往行宮里去蘇眠就跟在他們身后。

    她這下可開心了,看來她之前調戲吉克達雅是對的,沒想到自己因禍得福,竟然不用做郡主了,如此一來也就不用和親了,想到這兒蘇眠就不自覺的嘴角上揚。

    由于沈茉莉被莫名其妙的暫停了封后圣旨,她整個人都悶悶不樂的,沈青藤跟在她的身后不停的安慰著。

    “沒事的皇上肯定不會不封你的,你放心吧,別太擔心了,說不定過兩天太后的旨意就下來了呢。”

    沈茉莉憤恨的瞪著走在前面的蘇眠,氣呼呼道:“都怪她!要不是她找事的話,今天我早就是皇后了!”

    話音剛落下,身后便傳來了一道仰慕的聲音:“姑娘便是沈小姐吧,在下吉克乃萬,剛來到京城便一聽說第一才女的名號了,今日得見果然非同凡響。”

    沈茉莉沒好好氣的翻了他一個白眼兒,但又礙于對方的身份,她洋裝著溫柔大氣的回應,“多乃萬王子抬愛。”

    “聽聞第一才女,才華橫溢長相貌美,今日一見,乃萬當真是開了眼界,不知姑娘可有時間陪在下小酌一杯?”

    沈青藤一聽這話里就有些不對勁,他將沈茉莉護在了自己的身后,“乃萬王子,這怕是有些不妥吧,我妹妹可是要做皇后的人,不便再與陌生男子喝酒了。”

    吉克乃萬卻毫不在意道:“這怕什么?我只是瞻仰沈小姐的才華,想她喝兩杯酒罷了,這位公子你未免也有些太過于警惕了些吧。”

    “不用了,我妹妹她不喝酒。”沈青藤直接是回懟了吉克乃萬的話。

    吉克乃萬卻不打算放棄,他竟是直接伸手去拉沈茉莉的胳膊,“你又不是你妹妹,你怎么知道她不愿意了?沈小姐你應該非常愿意同在下喝兩杯吧。”

    沈茉莉有些嚇到了,“你,你放開我,你別拽我。”

    幾個人在身后的動作成功引起了北辰羽的注意,他上前來阻止,“乃萬王子,這位是當朝陛下未來的皇后,還請乃萬王子自重。”

    不曾想吉克乃萬聽到這話不僅沒有要住手的意思,反而愈發的囂張了起來,“皇后?本王子就是看上了這位姑娘,又能如何!”

  http://shimilu.cn/wochayibujiuzhidianjiangshanle/1611963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