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我有一個聚寶盆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只有一個辦法

第四百三十七章 只有一個辦法

    喬仁龍神色一震,領命去了。

    作為城堡的主人,在合法的進行武力威懾之后,劉浪沒有再出面。

    他只遠遠的看著喬仁龍走向謝淵他們。

    說實話,這老頭膽子還挺大的,謝淵雖然恨他,但也同樣恨喬仁龍。

    喬仁龍是誰,喬家的遺孤,也是喬家復興的唯一可能。

    而自己來到北城所做的這些事,喬仁龍可都是有份的,不說別的,光是天字號莊園這塊地,就是喬仁龍的。

    那喬仁龍所做這些是為了什么?自然是為了復興喬家。

    說句不好聽的,這一切在謝淵看來,始作俑者都是喬仁龍。

    只是謝淵不知道的是,喬仁龍已經在一個多月之前,經歷了生死。

    看淡了生死之后的喬仁龍,已經完全的歸順于他,喬家已經成為過去式,成為一個他服侍自己的路上,順手可做的一個成就而已。

    而喬仁龍身上的古法能量,早就被三十年前云家請來的大能給廢掉了,可現在他要去面對的是謝淵以及超管辦最強的五人。

    可看這背影,可曾膽怯?

    喬仁龍這邊,他自然是不知道光是看著自己背影,劉浪心里就有那么多想法。

    不過他也是有些感觸的,剛才在黑風力場的保護之中,他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但只要黑風力場沒有被破壞,那就證明劉浪還活得好好的。

    古法能量的作用力只有在其宿主死亡的時候,才會完全的消散。

    而當他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時,已經興奮的上牙和下牙在打架了。

    至于代表劉浪去跟謝淵傳達一句話,喬任龍當然知道危險,但他賭謝淵不敢動他。

    事實上,謝淵的確不敢。

    不多時,喬任龍已經來到了謝淵面前。

    這股磁場只會控制劉浪想要控制的人,他心念所動,附近所有人的方位,都會通過磁場的不同震動,反饋成各種信號,傳回到他的腦海中。

    所以在謝淵面前,喬任龍來去自如。

    “謝主任。”

    “喬任龍?”謝淵皺起了眉頭,他知道劉浪回去過后肯定會派人過來讓他們走人,但沒想到過來的竟然是喬任龍。

    對于喬仁龍,謝淵心里的情緒的確很復雜。

    三十年前,喬家被滅門,他的確有責任,那個時候他剛剛領導超管辦。

    多方勢力都還沒有摸清楚,而北城又正當亂局,喬家和云家兩虎相爭,水火不容。

    最后云家鬼魅一般的出手,別說是喬家沒有反應過來,就連謝淵都沒有反應過來。

    當時的超管辦他也才剛剛接任,不說北城的各方勢力沒有摸清楚,就連超管辦內部他都沒有整頓好,很多老部門根本就不聽他的調度。

    那時的謝淵還很年輕,他有過想法,但著實是有心無力。

    最后的結果只能是不了了之,通過前前后后幾次修改《古法者管理辦法》,才讓各大家族之間的紛爭平息了不少。

    讓謝淵唯一心里有些安慰的一點便是當初其實并不打算放過喬任龍,因為斬草需求根留下一個活口還是喬丹的正統繼承人,這未免有些后患。

    但也算是喬任龍命大,躲過了一兩次襲擊過后,便被謝淵暗中派人保護起來。

    不過喬任龍并不知道謝淵暗中派人保護他的事,現在的喬建龍雖然老了,但對謝淵可沒有什么好的印象,我在看來當時的喬家被滅門完全就是謝淵這個超管辦辦事主任的責任。

    口口聲聲說北城所有的古法者都在超管辦的監控之中,天階高手更是被嚴密監視,就更不用說大能這樣的存在了。

    但面對喬家突然發動的襲擊,卻毫無還手之力,甚至連事先的預警都沒有。

    所以現在,站在謝淵面前,喬任龍心里的情緒萬分激昂。

    “謝主任,我家先生讓我傳話。”

    喬任龍看向謝淵,不卑不亢的說:“他讓你們滾,順便歡迎你們隨時再來。”

    在謝淵還沒有回答的時候,喬任龍要接著說:“作為他的管家,我覺得有必要給你一個忠告,在沒有準備好之前,不要再招惹我家先生了,他沒有做什么大善大惡的事,他和我一樣,只想自保。”

    “喬任龍……”謝淵聲音提高不少,但隨后又小了下來,甚至換了一種稱呼。

    “喬大師,那小兔崽子不懂北城的局勢,難道你也不懂嗎?現在你這樣子會是什么后果?難道你不清楚嗎?超管辦不是民間組織,是國之利器,今天我慘敗而歸,你認為不會驚動上面嗎?”

    喬任龍為什么會甘心臣服于劉浪呢?就是因為兩個人的性格差不多。

    所以在面對謝淵這么說的時候,喬任龍無動于衷,甚至根本就沒有聽進去。

    “謝主任,你我都很清楚,如果我家先生能夠以一人之力打的你們慘敗而歸,甚至一點傷都沒有受,上面會殺了他嗎?”

    “那也絕不可能招安。”謝淵篤定的說。

    “為什么?”喬任龍問:“難道是恐懼?我家先生恐怕還沒有這個榮幸吧?”

    謝淵沒有再說話,過了好一會兒之后,他突然抬頭說:“我可以帶著人走,你也幫我帶一句話給他。”

    “你說。”

    “回頭是岸。”

    “我家先生不會喜歡聽這句話的。”喬任龍也篤定的說。

    謝淵低下頭,他當然知道劉浪不喜歡這句話。

    “好了,我會帶人走的。”

    說這句話的時候,謝淵也是低著頭,他沒臉。

    畢竟幾乎出動了超管辦所有的精銳力量,雖然沒有帶現代科技的武器,但古法者與古法者之間的碰撞,他們竟然輸了?

    喬任龍想的當然不是這些,他對著城堡揮了揮手,示意劉浪放人。

    劉浪也信守承諾,心念所動,周圍的磁場恢復了正常。

    謝淵等人的行動瞬間恢復了自如,那五名天階三品古法者中的最強戰力下意識便是朝著城堡攻擊,但古法能量還沒有調動出來,就被謝淵給大聲喝止了。

    “都住手。”他如是說:“還不嫌丟人嗎?”

    那五人收了古法能量,低著頭回到了謝淵身后。

    丟人,的確丟人。

    喬仁龍這邊讓出了一條路。

    “請吧,謝主任。”

    謝淵很無奈,他沒有想到今天會無功而返,由于磁場恢復的正常,通訊信號也恢復了,他通過對講機下達了撤退的指令。

    就在這些超管辦的特工都陸陸續續離開之后,謝淵本來也準備走的,但走了幾步之后,他又突然回頭。

    “還有事嗎?謝主任,我家先生可不歡迎你來莊園做客。”

    謝淵嘆了口氣說:“下面這句話不是跟他說的,而是跟你說的。”

    喬云龍皺起眉頭,不知道謝淵的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么藥。

    “洗耳恭聽。”

    “喬家已經不在30年了。”謝淵如是說:“我勸他回頭是岸,也想勸你回頭是岸,如今北城不可能再亂,如果你和云家都不在北城的話,我支持你復仇,可30年已經過去了,該放下的就放下吧。”

    說完謝淵轉身便離開了,他還沒有走幾步,喬任龍又突然叫住了他。

    “不用回頭。”喬任龍的聲音有些顫抖:“之前我還在想,就這么跟著先生,會不會太招搖了,我仿佛忘記了自己的本心,但謝主任剛才的話,讓我如同醍醐灌頂一般,瞬間清明了許多。”

    “喔?你覺悟了?”謝淵有些驚喜的問道。

    喬任龍搖了搖頭:“不是覺悟,是更加堅定了,然后從頭到尾,沒有人在乎過喬家的興衰,當喬家鼎盛時,你們四方來賀,當喬家被云家踩在腳下滅門之時,沒有任何一個人站出來替喬家說過一句話。”

    “我原本以為謝主任無能為力是因為剛剛上任,還沒有鞏固屬于自己的勢力,這30年來,我從來沒有怨恨過你。”

    “但現在我才知道,原來謝主任跟云家是一丘之貉,既然這樣,那我喬任龍就算是舍了這塊老骨頭,都會全心全意的輔助劉浪。”

    喬任龍的話讓謝淵震驚不已,他想表達的并非是這個意思,可沒想到有些弄巧成拙了。

    如果現在他再去解釋,當初是他暗中派人保護喬任龍,似乎已經沒有任何的說服力了。

    而喬任龍剛才的話,讓謝淵下意識覺得不妙。

    如果喬任龍對劉浪沒有任何私心,將他這幾十年來經營的關系網絡盡數奉上,并且毫無保留的經營,那本身的局面可就要微妙許多了。

    這些年喬任龍雖然沒有組建自己的勢力,但全國各地各領域、各家族、各企業的負責人,可是有不少欠喬任龍人情的。

    這下子,這盤棋,更殘了。

    謝淵帶人離開了,什么話都沒有說,此時言語是無力的。

    超管辦的精銳在劉浪面前不堪一擊,這就已經是最好的說辭了。

    回到城堡之后,喬任龍來到劉浪身邊匯報,把剛才謝淵說的所有話都復述了一遍。

    而劉浪很清楚,他即使再強,就是一個人打十個天階三品的古法者,也都只是一個人,超管辦不會懼他,更不會就此罷休。

    所以現在,能讓超管辦把這個虧變成啞巴虧,只有一個辦法。

    

  http://shimilu.cn/woyouyigejubaopen/132337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