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機神算 > 第070章 蘇離恣意妄為,幕后黑手顯真身

第070章 蘇離恣意妄為,幕后黑手顯真身

    月冥樓里,所有修行者,都目瞪口呆的看著蘇離!

    他們絕沒有想到,竟然有人真敢在月冥樓動手,而且,還是對冥公子極其喜歡的夢思蕓的弟弟夢思延動手!

    這簡直是捅破天了!

    修行者們瞠目結舌,反應過來那夢思延死了之后,皆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夢思延,被當場殺爆了!”

    “竟然,竟然連靈魂都沒有遁出去!”

    “一擊,召喚雷霆之力?那是雷霆符印?如此純正的雷霆符印,這天機大師什么來歷?”

    “那人是闕辛延,他帶過來的朋友?好生囂狂啊!”

    “此人,說不得同樣來歷驚人,不然,來月冥城,豈不打聽一下,此地是個什么勢力分布?”

    “或者,說不得是個分身,為所欲為,也無所謂,只要本體不曝光,遇誰都能干上一場!”

    ……

    片刻的死寂之后,修行者們一邊摟著陪酒的女修行者,一邊忍不住低聲的議論了起來。

    對于這些,蘇離卻根本不甚在意。

    他已經想好了接下來要走的路。

    “蘇大師,你快走,我幫你先應付一下,然后,我得準備跑路了!蘇大師,你真是……太任性了!”

    這時候,逐漸冷靜下來的闕辛延,立刻壓低聲音傳訊,然后他已經開始暗中準備了。

    只不過,這時候,整個大廳里已經有一部分修行者默默的站了出來,形成了合圍的趨勢,以防止闕辛延和蘇離逃跑。

    蘇離神色平靜,道:“闕辛延,不用擔心,放心,你死不了的,當然,我也死不了的。”

    蘇離說著,又看了看小喬,笑道:“你不是想當舔機大師?還想當嗎?”

    小喬已經驚呆了,此時回過神來,被蘇離笑著問了一聲,嚇得一個哆嗦,腿都軟了。

    她一雙秋波蕩漾的眸子睜得大大的,里面的瞳孔有些收縮,其中蘊含著深深的恐懼之情。

    她一個哆嗦,哭聲道:“蘇大師,小喬錯了,小喬賤命一條,在月冥樓,小喬如今好不容易才靠著夢公子,混了個內門弟子的名額……蘇大師,您就當小喬是個屁,放了小喬吧。”

    小喬嚇得不輕,當即跪在地上,磕頭磕得砰砰響。

    這就是普通的修行者。

    活得何其的卑賤,何其的卑微。

    蘇離一直留意著系統面板上的信息,針對小喬的心理,他也一直在注意觀察。

    先前,他是沒有什么時間去思考這些東西的,眼下,他已經意識到了一些情況——比如說,馮芊芊取代華紫嫣的時候,系統一下子就顯示出了那是馮芊芊而不是華紫嫣!

    那么,他最開始推衍公乘天晟的時候,為什么不是顯示的是諸葛春秋?

    還是說,這些獨立的人,本身就是獨立的人格,像是分裂出去的獨立人格,被一個主人格掌控?

    當出現問題之后,舍棄其中的一部分?李代桃僵?

    還有就是,系統無法鎖定的存在,到底是什么存在?

    除了能確定的傀儡死士之外,那另外一種生命形態又是什么?

    就像是他母親穆清雅那樣,憑借一份對于孩子的守護執念,而可以強行不死?直到被那風遙強行以天道之音,破掉了內心的執念,所以忽然之間就灰飛煙滅了?

    還有那傀儡死士,只是傀儡,為什么那諸葛青塵制造出來的云青萱傀儡,竟是這么真實,而且還擁有七情六欲,其殺戮、報仇的欲望竟如此強烈?

    那幽冥船上的戴面具的人是誰?他為什么說幽冥穆族無法推衍?

    心中太多太多的疑惑,無從破解。

    但蘇離知道,甚至強烈的覺得,如果把系統的這個能力堪破了,他就不需要那么被動了。

    到時候,很多問題,必將迎刃而解!

    更重要的是——到時候,任別人化身千萬,任別人狡兔三十窟,他都真的能掌控一切,運籌帷幄了!

    沉思之間,蘇離看了小喬一眼,任由她磕頭納拜,什么話都沒說。

    這人之前面對那夢思延的時候,瞬間就將他和闕辛延賣了,還說什么逢場作戲,這就不說了。

    婊子無情,一向如此。

    可關鍵是,此人以及闕辛延,甚至是夢思延,明顯是被安排的,蘇離還有什么同情心可言?

    “完了,走不掉了。”

    闕辛延的臉色,呈現死灰色。

    他悻悻然的看著蘇離,一時間,欲言又止,最終,只能化作一聲感嘆:“算了,蘇大師,我這命是你救的,機緣也是你給的,這次,就陪你一起進退好了。大不了,一死而已。”

    蘇離繼續道:“放心,你死不了的,所以不用沮喪。更遑論,說不得,那什么冥公子,還有求我們的地方。”

    “求你?你算什么東西?在我月冥樓當場殺人滅魂,如此狠毒手段,豈能留你?”

    破空聲響起,一道清冷、桀驁的聲音傳來。

    人未到,聲先聞。

    隨后,一名白色長袍青年,隨同一名鵝黃紗裙少女,已經自樓閣的門口飛了進來。

    這兩人,正是冥公子冥潛以及夢思延的姐姐夢思蕓。

    夢思蕓呆呆的看向弟弟夢思延的尸體,美眸瞪得大大的,整個人,完全陷入了巨大的沖擊之中。

    “不留我?就憑你冥潛?還是說你月冥宮那位半死不殘的老祖冥坤?抑或者是那位即將魔魂復蘇的老宮主?”

    蘇離眼神戲謔,隨即抬手,拍出一道玄心奧妙咒術真火,席卷了夢思延的身體和頭顱。

    只剎那之間,夢思延的身體和頭顱,便直接化成了劫灰,燒了個一干二凈,不留一絲痕跡。

    夢思蕓這時候終于回過神來,隨即,她一雙原本美麗的眸子,此時卻凝聚出滔天的恨意與殺機,死死的盯著蘇離,恨不得將蘇離挫骨揚灰。

    而冥公子冥潛,聽到蘇離的話之后,反而眼瞳猛的一縮,臉上的表情都微微一抽。

    他凝聚出的絕世殺機,非但沒有釋放出來,反而神色極其的驚疑不定的盯著蘇離。

    “你是誰?!”

    冥潛一字一句。

    同時,他側身,擋住了夢思蕓的半截身體,以防止夢思蕓忽然出手。

    他已經判斷出,夢思蕓雖達到了元嬰境一重前期,復蘇了殞寂之魂導致戰力暴漲,但是面對眼前這位天機大師蘇離,怕是根本不是對手。

    更遑論,他固然心中殺意縱橫,卻也并非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大腦——死的是誰?

    死的不過是夢思蕓的弟弟夢思延而已,一個根本無足輕重的廢物罷了。

    反而,一個知道月冥樓、知曉月冥宮甚至敢如此強勢提及他老祖、老宮主名諱之人,還依然一言不和便殺人滅魂,此人當真沒什么底氣?

    冥潛實力不凡,同時也是月冥宮的嫡系傳承者之一,自不是那種心思簡單之人。

    同理,他也很清楚,這世間的修行者,也沒有幾個是易與之輩,不可能忽然如此毛躁的就動手殺人滅魂!

    更遑論,鎮魂碑上發生的投影,他才剛看過沒多久……當然,如這般隱秘,他自是絕不會暴露出來。

    思索之間,冥潛的眼神雖依然冷厲,但是殺機已經漸漸收斂了起來。

    闕辛延心中捏了一把汗,整個人的神經,都崩得極緊。

    但,此時察覺到了冥潛的異常反應,他才終于微微松懈了幾分。

    “我?給你介紹一下也好,免得下次惹到我,一巴掌拍死你!我,蘇離,幽冥穆族嫡系傳承者,一位精通推衍的天機靈師,天機神算!剛剛,我滅掉了諸葛春秋,現在,前來此地,處理一些因果。”

    蘇離隨口說道。

    他語氣很桀驁,仿佛眼高于頂。

    同時,他渾身的氣勢,也確實是不怒自威。

    這話說的,冥潛好幾次都想出手,一掌拍死蘇離,但他還是忍住了。

    同樣的,夢思蕓此時也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完全不可自拔。

    她明明想要發瘋似的沖上去,想要不顧一切的去殺死蘇離,但心底里、靈魂深處,仿佛有一道聲音在告訴她——你非但不能殺他,還一定要以最真摯的感情去對待他,要對他比對你弟弟好一千倍一萬倍!

    這種矛盾的心理,對于夢思蕓而言,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折磨,以至于,她的臉色極速的蒼白了起來。

    最終,她根本無法忍住,一大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思蕓。”

    冥潛的臉色一變,隨即立刻拿出一枚頂級的紫元丹,立刻就要喂夢思蕓服下。

    但是夢思蕓本能的側身避開,并和冥潛主動的拉遠了一些距離,就仿佛要避嫌似的。

    這一動作,讓冥潛也不由一呆,隨即臉色變得微微有些難看了起來。

    冥潛收回紫元丹,然后臉色陰沉的盯著蘇離,道:“你是我見過的,第一位如此囂張跋扈之人!而且,你說你是幽冥穆族傳承者?幽冥穆族乃是太初時代的勢力,你覺得這個玩笑,好笑嗎?

    另外,你還滅掉了諸葛春秋,你知道諸葛春秋是誰嗎?”

    蘇離嗤笑道:“我需要你信嗎?冥潛,你難道不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無用功嗎?你這月冥樓建立的目的雖好,卻改變不了你月冥宮的困境。

    月冥宮,這一次,這毀滅一劫,必定降臨!

    另外,你想通過培養夢思蕓的天夢靈體、利用她的‘天夢衍道’天賦,來進行夢中推衍?

    你覺得,有天機大師會幫你嗎?

    就算會幫你,你是打算,讓夢思蕓心悅誠服的與那位天機大師合道雙修,入夢雙修?

    所以,這是你喜歡夢思蕓的理由嗎?”

    蘇離說著,又平靜的道:“你想利用夢思蕓的弱點——也就是她弟弟來鉗制她,一旦她不同意,她弟弟的下場就會無比的凄慘,那么,為了她弟弟,她肯定是會同意的。

    只不過很可惜,她弟弟現在死了!

    另外,我此次前來月冥城,只是來解決即將到來的毀滅災劫,和你月冥宮無關。

    別的,我暫時無法判斷,但這夢思延,乃是禍患的引子,也是將來一切災劫毀滅的根源,所以,我直接先將其滅掉。

    我剛好準備去找他,結果,某些居心叵測者,就主動引導他找上我了。

    那,我還不直接將他干掉?留著他引出天地浩劫?”

    蘇離的話,讓現場眾人,都不由陷入了沉默。

    只不過,顯然,很多修行者對于這種說法,頗為嗤之以鼻。

    夢思蕓緩過神來,眼神悲絕,卻也沒有立刻動手,而是聲音冰寒道:“蘇離,你作為天機靈師,你怎么能以未來定現在的罪?如果,一個嬰兒生來命格是魔魂命格,就因為這個命格被判斷了出來,所以,嬰兒一出生就被擊殺了,這豈不是很可笑?

    如果隱藏這種命格,讓一處充滿浩蕩正氣之地去培養他,他將來就一定是魔魂命格嗎?

    我弟弟是有些任性了,但,他還小,才十六歲啊!他不就是斥責了你幾句嗎?他都還沒動手,你竟然直接下如此毒手,你不配為天機大師!”

    夢思蕓的話,也引起了現場眾多修行者的紛紛附和。

    他們的想法,和夢思蕓的想法,也幾乎是完全相同的。

    “不以未來定現在的罪?”

    蘇離笑了笑,道:“這種事情,不如,你問一下鎮魂碑?”

    蘇離這話一出,整個月冥樓,忽然一片死寂。

    鎮魂碑的事情,嚴格說來,除了烈焰荒域那邊死亡的一批人,引起了一些轟動之外,其實知道的人并不多。

    但是,現在蘇離隨口一說,現場忽然就安靜了。

    這情況,就太過于有趣——一群老謀深算之人,總是想著千方百計去各種算計!

    但是,如果有那么一個真的二愣子,不管你什么陰謀詭計,直接給你戳破了、戳穿了呢?

    那,又如何解決?

    想來,這是一個極其有意思的局面。

    冥潛呼吸一滯,表情微微有些僵硬,道:“你在說什么?”

    夢思蕓也略微遲疑,道:“你什么意思?”

    蘇離道:“我在說什么,你們不懂?烈焰荒域的鎮魂碑,關系到了神變造化乃至于永生的秘密吧?那是第九十三塊鎮魂碑!

    而每一塊鎮魂碑的降落,必定,會有鎮魂命匙提前出世,鎮魂命匙,可以破解鎮魂碑。

    而且每一個地方的鎮魂碑,必定也有對應的地理位置,蘊含著特殊的養魂地,可以進行——”

    “夠了!休要胡說八道!這些和我弟弟的死,又有什么關系?我現在不想聽到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只想讓你,以命抵命!”

    忽然,夢思蕓怒喝一聲,強行打斷了蘇離的話。

    蘇離笑了,眼神很是冷漠的掃了夢思蕓一眼,道:“我現在有理由懷疑,你已經成為了棋子,而你所前往的孤寂之地,想來也一定會出現一系列非常詭異的事情,這些事情,必定牽扯到類似于魔魂復蘇之類的事情,最終引來鎮魂碑降臨。

    那鎮魂碑,就是第九十四塊鎮魂碑!

    每一塊鎮魂碑,在即將降臨和降臨之后的某一段時間里,是最容易挖掘秘密的。

    不然,第九十三塊鎮魂碑,諸葛春秋也不會耗費巨大的代價牽引而來。”

    蘇離肆無忌憚,話語振聾發聵,他將他所知道的、推衍出來的秘密,全盤掀開。

    此時是真虛體悟,時間也快到了,所以,他要最大限度的打草驚蛇!

    他直接將這還沒有開始的局,掀翻在這里,然后曝光大量的秘密,就一定會引來相應的一系列關注者。

    所以,蘇離此時,當真是一心多用,一邊不斷的鎖定著修行者,查看人生檔案,一邊,則繼續曝光更多的秘密。

    在現實里,他當然不能打草驚蛇,不然會引來無法想象的后患!

    但是在此地,他最不怕的就是后患,后患越多,他抽絲剝繭、順藤摸瓜的幾率就越大,摸到的瓜就越多。

    果然,蘇離這句話一出,整個月冥樓,都像是炸了一樣,現場,一片嘩然。

    然后,不少修行者臉上都顯出了異色,似不相信,難以置信,也有些將信將疑。

    “你如此大言不慚,誰知道你有什么目的?多半是你發現了鎮魂碑的真正秘密,所以先讓大家充當替死之人,先讓大家以命填滿那些罪惡的需求,從而可以讓你從中獲利吧!”

    冥潛也是臉色難看,甚至,他的心情是極其復雜的,是以,他忍不住質疑蘇離的話。

    可,這話質疑聲一出,反而也從側面證實了,其中的某些情況是極其有可能的!

    這種事情,別說十成的真實度,就算只有萬分之一成,那都是值得去嘗試的啊?

    此時,冥潛身邊的闕辛延,徹底懵逼了——臥槽,蘇大師這是發什么瘋了,這是做什么?

    禍從口出啊!

    這樣的核心秘密,豈能如此大庭廣眾的說出來,這是……徹底瘋了吧?

    蘇大師,可也不像是愚蠢之人啊,這這這……

    闕辛延也徹底的昏了頭,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闕辛延身邊的小喬,還跪在地上,低著頭。

    但是她的眼瞳里,帶著深深的忌憚、憤怒、驚慌以及不安之色。

    或者說,不僅僅是她,所有人,都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這一幕,太直接了,太瘋狂了,這簡直是將高層的核心計劃、最終的棋盤,當場給掀翻了!

    不知何時,月冥樓九十九層,一位名為‘離暮雪’的花魁,美眸之中,閃爍著淡淡的氤氳輝光。

    “巧兒,下面是怎么回事?忽然動靜鬧得如此之大。”

    離暮雪輕聲詢問道。

    名為‘巧兒’的丫鬟躬身行了一禮,恭敬的道:“小姐,下面,三十三樓樓閣之中,一位天機大師……”

    離暮雪點了點頭,道:“這倒是頗為有趣,這樣,你將三十三樓的投影顯化出來,我倒是要看看,這位天機大師,到底有什么本事。若是他所言皆是事實,便不與他計較,若是信口胡謅……”

    離暮雪的語氣,很是隨意。

    只是,這句話說出之后,她不由微微一愣——這句話,似乎有些熟悉,似曾相識,就好像,曾經也有那么一個場景,她對身邊的丫鬟說過一般。

    “以我的身份,也不可能有人冒充天機大師來欺騙于我。多半是近來修煉,勞心耗神,以至于生出了諸多幻象錯覺吧。”

    離暮雪不以為意,隨即繼續在心中破解‘紫氣浩然’的天賦修煉之法。

    ……

    “作為一位天機大師,有些話,既然敢說出來,自然也是需要負責任的。你們可以不信,但一旦事情發生,到時候喪失了機會,可別再去后悔!”

    蘇離說著,又看了一眼冥潛,道:“還有,你想做什么,我都清楚。所以,我可以幫你,而且保證一定成功!”

    冥潛心中一突,道:“你——你想做什么?”

    蘇離道:“她對你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動手吧,殺了她。然后,我給你你所想要的東西!無論是鎮魂命匙的下落,還是鎮魂碑的下一個降臨點。抑或者,是你老祖冥坤的破劫之法!”

    蘇離這話,略微壓低了一些聲音,可,無論是夢思蕓,還是其余修行者,皆聽得清清楚楚。

    這種事情,冥潛是不會去做的,一旦做了,那么,他的人設,將徹底的崩催,為天下所不容。

    但……

    這絕對也是一個機會!哪怕這個機會很渺茫,卻也值得一試!

    更遑論,眼前之人是誰,他心中比誰都清楚!此人一向說話擲地有聲,肆無忌憚,是真正的桀驁之人,也應不屑于虛與委蛇。

    “你放心,我蘇離說到做到!不過,如果你想利用手段暗中鎮壓我,撬開我的口來逼迫我說或者是強行搜魂的話,那么,這種機會,就會永遠離你而去!”

    蘇離說話之間,神色平靜,無悲無喜。

    他這一副姿態,確確實實是鎮住了冥潛。

    冥潛很想傳音問一句——如果我做到了,你不給那又該如何?你固然無所顧忌,但是我冥潛,卻是徹底毀了!

    冥潛沉默了半晌,隨即,他看向夢思蕓的眼神,頗為復雜。

    而夢思蕓此時,反而處于一種很奇怪的狀態。

    她想全力出手,將蘇離當場擊殺,但是殞寂之魂,竟是無法調用——就仿佛,她的殞寂之魂和她自身的靈魂,形成了某種潛意識上的矛盾沖突一樣。

    “冥潛,你現在代表的也未必一定是你,而夢思蕓,也未必一定是夢思蕓。所以,這樣的機會,還有什么可猶豫、可顧慮的?”

    蘇離一句話,說得冥潛的眼瞳都猛的一縮——這人?

    一些頂級的天驕,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特殊的底蘊、分身,以應對各種兇險。

    可,這也是秘而不宣的事情,是大家形成的共識。

    可這蘇離,實在是太肆無忌憚了,直接就給戳穿了!

    如果不是蘇離此人的氣勢實在恐怖、行為也足夠的桀驁,氣血更是隱隱顯得極其高貴,來歷也確實是不凡,冥潛恐怕半句話都不愿和此人說。

    或者,直接抬手,將這二愣子一掌劈得稀爛!

    可,此人來歷非凡,深不可測,知曉的秘密,更是能掌控月冥宮的生死!

    冥潛深深的看了蘇離一眼,情緒終究還是穩定了下來。

    隨后,他轉身看向了夢思蕓,這時候,夢思蕓也看向了他。

    “轟——”

    冥潛眼眸一凝,手中陡然出現了一柄黝黑色的重刀。

    他手中的刀,直接爆發出了絕世的威凜與氣勢,逸散出無比可怕的波動,以閃電般的速度,朝著夢思蕓劈了下來。

    一刀劈出,鮮血迸濺!

    冥潛那一刀,不僅當場將夢思蕓的肉身劈成了兩半,更是將她的元嬰從正中切開,剎那之間,便連元嬰也當場死了。

    “啊——”

    這時候,夢思蕓才忽然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聲,接著,一道殞寂之魂猛然凝聚,化作像是夢思蕓、又不像是夢思蕓的樣子,臉上充滿了驚恐、絕望與不甘的神色。

    似乎,她絕沒有想到,這一擊,出現得如此的突然!

    而且,還是一向對她極好的冥潛,對她發動了致死一擊!

    此時,不僅是夢思蕓沒有想到,便是現場的諸多修行者,也不由紛紛瞠目結舌,眼睛瞪大,神色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不好!”

    現場諸多修行者臉色皆不由一變,他們立刻意識到,知道了太多不該知道的東西了。

    蘇離當即施展玄心奧妙訣,引動一道符咒雷霆之力,當場鎖定了夢思蕓的那一道‘殞寂之魂’,當場劈殺了過去。

    “噗——”

    玄心奧妙訣的雷霆符咒之力,當場擊中了夢思蕓的那一道殞寂之魂。

    那一道殞寂之魂上,竟是顯出了一張扭曲的、復雜的、仇恨以及悲絕的少女的臉。

    這張臉,和魅兒,竟是有五分相似,但,卻并不是魅兒。

    蘇離微微一愣,眉頭微皺,心中有些莫名的失落——錯了嗎?此人,竟然不是諸葛春秋?

    諸葛春秋沒有故意化作女人來和他邂逅?

    不過,即便不是,怕是也和諸葛春秋有關吧?不然,這種熟悉的‘魅惑’氣息,源自于何處?

    夢思蕓的殞寂之魂,慘叫聲戛然而止,并在瞬息之間,就被玄心奧妙訣的咒術雷霆湮滅,化作虛無。

    而冥潛,則有些驚疑不定的盯著蘇離,本能的提著重刀,后退了幾步。

    這種神秘的、玄奧的手段,非常恐怖,讓他的嬰魂和殞寂之魂,生出了極其的忌憚之意。

    “蘇大師,夢思蕓死了,所以,她弟弟的事情,也就到此為止。蘇大師您看如何?”

    冥潛略微沉吟,抱拳行了一禮,恭敬道。

    蘇離默默的點了點頭,道:“鎮魂命匙,第九十三塊鎮魂碑的鎮魂命匙,在巡察使風遙的手中。第九十四塊鎮魂碑的鎮魂命匙,極有可能在諸葛春秋的手中。

    第九十四塊鎮魂碑的降落之地,九成的可能,在孤寂之地。

    你月冥宮的出路,就在孤寂之地。

    月冥宮的老祖想要復蘇殞寂之魂,只有一個可能,更改祖地風水地脈,挖祖墳,洗祖骨。這種情況,和華氏古族的情況,如出一轍。

    所以,你月冥宮的老祖,有可能是華凌殤或者是華凌濯所化身的存在,這需要你自己去查探。”

    蘇離沒有猶豫,將他結合自己的能力分析出來的一些信息,直接告訴了冥潛。

    蘇離沒有故意壓低聲音,以至于,這些話,完全的傳了出去。

    冥潛目光平靜的掃過四方,所有的男女修行者,皆目光躲閃,沒有去看冥潛。

    “蘇大師,還有嗎?”

    “還有。”

    “哦?”

    “你讓你月冥樓的那位花魁下來,我有一句話問她。”

    “蘇大師竟是認識我月冥樓的花魁?她可是天生命格圓滿、天命富貴之人。”

    “原本不認識,但剛才到現在,我一直在推衍在場所有人,自然就認識了。”

    “嗯?蘇大師好能耐,不知又推衍出了什么?”

    “推衍出了什么,讓那花魁過來,就知道了。”

    “好!”

    冥潛沉聲答應,隨即他直接對著虛空說道:“暮雪,你也看了這么久,下來吧。”

    “冥公子,莫要輕信這位天機大師的話,當心他居心叵測。”

    離暮雪的聲音非常悅耳動聽,沁人心脾。

    不過,蘇離卻已經完全免疫了。

    和魅兒比起來,離暮雪的各方面的魅力,差了太多太多了。

    離暮雪的身影,很快從樓外飛了進來。

    她的身邊,跟著一名身穿翠綠色紗裙的可愛少女。

    少女名為‘巧兒’,看起來聰明伶俐,呆萌可愛。

    這般場景,反而讓蘇離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華紫嫣和沐雨兮似的。

    其實,時間也并不長,但,卻仿佛已經歷經了半輩子一樣。

    “我自有打算——”

    冥潛掃了離暮雪一眼,對于她質疑自己的話,心中已經生出了不滿,甚至他直接將不滿的情緒,顯化在了臉上。

    離暮雪蓮步輕移,很快來到了蘇離的身前。

    她并不懼怕蘇離,但是卻也對此人,沒有任何好感。

    蘇離淡淡道:“離暮雪,你認識華紫嫣嗎?”

    離暮雪聞言,眨了眨眼,疑惑道:“華紫嫣?不認識。”

    蘇離道:“你去過烈焰荒域之地,見過鎮魂碑,卻說不認識華紫嫣,這話,未免太過于可笑。”

    離暮雪道:“我不知華紫嫣是誰,也無需去認識什么華紫嫣,更不覺得此事有什么可笑的。”

    蘇離道:“以秘法,毀了殞魂茶罐的控制權,以馮芊芊取代你,逼死你父親華云霄代替你去死。然后,以此脫離巫月城那一番布局,你真的很了不起。”

    離暮雪道:“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蘇離道:“冥潛,幫我殺了她,你不僅可以得到紫氣萬道的傳承,還能得到如今已經逆轉的‘極道造化命格’加持。而且,我還會繼續告訴你一個最重要的秘密。”

    冥潛聞言,眉頭一皺。

    離暮雪俏臉一沉,一雙美眸死死的鎖定了蘇離:“蘇大師,暮雪可有得罪蘇大師的地方?為什么如此處心積慮的想要暮雪的命呢?若是暮雪有什么地方對不住蘇大師,蘇大師盡管說,暮雪一定賠禮道歉!”

    巧兒瞪大了無辜的雙眼,有些憤憤不平的道:“這什么蘇大師,就是個壞人,這么欺負小姐!小姐又沒得罪他,這人是有病吧?!”

    冥潛沒有說話。

    蘇離也沒有說話。

    現場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忽然,冥潛道:“離暮雪,此事已經鬧大,不如,你為月冥宮犧牲一下吧。”

    離暮雪一雙美眸猛的一縮,眼中立刻顯出了一抹冷厲之色。

    然后,冥潛一身氣勢陡然凝聚,一片金色的血氣,如一道龍卷風般,席卷而出。

    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黑暗重刀,也再次的揮動,一擊,簡直如摧枯拉朽一般猛的斬殺而出。

    那一擊,恍若碎裂虛空,斬破蒼穹。

    離暮雪渾身紫氣浩蕩,顯化出了強大的嬰魂之力,正面與冥潛的那一刀,直接碰撞。

    “轟——”

    虛空一震,頓時,四方的桌椅全部崩碎,化作齏粉。

    不少修行者渾身立刻亮起了守護之光,并立刻極速退避出一定的距離。

    蘇離和闕辛延都沒有退,也沒有受到波及。

    因為他和闕辛延,已經被冥潛的元嬰之力完全的守護在了其中,并不會被波及,當然,也無法逃遁。

    離暮雪此時也展現出了她的強大之處。

    她雙手相合,似與大道相連,竟是舉手抬足之間,引動了某種道法道痕,并以潔白的手掌,隨手又是一掌斬出。

    以手成刀,可一刀,卻劈出了一片毀滅的極光溝壑。

    極光溝壑所過之處,竟是無數的靈氣殺機,都全部在其中熔化。

    “轟——”

    冥潛又是一刀劈出,當下劈碎了這一道極光,同時,他身影一頓,化作一道恐怖的金紅色血光,猛的竄向了離暮雪。

    隨后,光影交錯之間,離暮雪實力最終還是差了不少,被一擊命中了胸膛。

    “噗——”

    離暮雪的胸膛被打了一個對穿,一身紫氣連連爆炸。

    冥潛一刀又一刀劈出,很快,就劈開了離暮雪的紫氣守護,并將離暮雪的嬰魂直接劈碎。

    最終,離暮雪身死道消,殞落于此地。

    蘇離留意著離暮雪的殞落,心情卻一如既往的平靜。

    離暮雪死了,系統面板上的判定,也是死了。

    但是蘇離鎖定闕辛延,再通過闕辛延找到他曾經接觸過的‘華紫嫣’,卻發現,華紫嫣現在的人生檔案,依然可以查看。

    但是,信息依然是一些問號。

    也就是說,離暮雪死了,但是華紫嫣沒死。

    離暮雪不是華紫嫣?

    到底,是哪里出錯了?

    這一切的一切,都透漏出極大的古怪。

    蘇離看了眼系統面板,時間已經不多了。

    眼下,調查已經走到了死胡同。

    “好了,蘇大師,離暮雪,已經死了。”

    “好像,我的命格,也并沒有變化啊。”

    冥潛的聲音,一字一句。

    這時候,他整個人,已經徹底的暴露了本性,所以也不再裝模作樣的了。

    他無論是說話還是臉色,都攜帶著明顯的兇煞戾氣。

    “命格么,會慢慢變化。至于最大的秘密——我說了,你可能會不信。”

    “你先說,我信不信,與蘇大師無關。”

    “好,冥潛,其實你的命格已經斷了——所以,你其實早已經死了,只是你現在活出的你,已經不是你自己了,可你自己并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就是諸葛春秋吧?夢思蕓應該是你身邊的人,你舍不得,所以,成了她的追求者?”

    蘇離淡淡笑道。

    “呵呵,蘇大師,你胡說的本事,還真是不錯——我是諸葛春秋?我怎么不知道?鎮魂碑內發生的事情,我確實有渠道知道,而且這件事,在其余九十二座鎮魂碑之中,已經傳遍天下。我月冥宮這樣的地方,說不知道,蘇大師都不會信!

    但,我可以是任何人,卻唯獨不可能是諸葛春秋!”

    冥潛冷笑連連。

    顯然,他覺得蘇離的話,像是瘋子才會說出來的話。

    他冥潛,實打實的月冥宮的嫡系傳承者,月冥宮圣子,怎么可能是擅長天機推衍的、巫月城天機閣老閣主諸葛春秋?完全是牛頭不對馬嘴好吧?

    蘇離道:“我就知道你不信。不過,我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也是時候,該走了。”

    冥潛忽然哈哈大笑,嘲諷道:“想走?蘇大師,你覺得,你如今還有什么用?還有什么價值?你將所有的秘密都泄露出去了,現在等著你的,不是被活生生的煉死,抽魂煉魄么?!”

    蘇離道:“是嗎?那你動手吧,你看你是否可以成功!或者,我是否皺一下眉頭!”

    冥潛嗤笑一聲,道:“那我便真要好好看看!”

    冥潛說著,直接手持重刀,朝著蘇離猛的劈了過來。

    那一擊,確實是毀天滅地,蘇離根無法抵擋。

    但是,蘇離也沒有抵擋。

    闕辛延本能的沖了過來,拼了命的出手,卻根本不是冥潛的一合之敵,被一刀劈中的腦袋,當場就被劈成了兩半。

    元嬰破滅,靈魂破碎。

    闕辛延當場就死了,但死的時候,還帶著解脫、無奈的笑。

    這笑容,有些凄然,有些慘,也有些解脫。

    蘇離靜靜的看著,依然沒有還手。

    他的確不是冥潛的對手,但是這里的時間,也已經快要用完了。

    蘇離只想體會一下,被人殺死到底是什么感覺——抑或者,魅兒,到底是不是真的臣服。

    是的,蘇離打算以此,來確定,魅兒是臣服他還是在和冷云裳聯手,算計了所有人!

    因為,魅兒就是殞魂茶罐——從頭到尾,蘇離一直都覺得,殞魂茶罐,就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那么,魅兒的目的是什么,就很有意思了——這時候,魅兒如果出手,一切就可以證實!

    如果不出手——他必死無疑,魅兒的所有計劃,必將破滅!

    她們或許可以算計所有,卻唯獨不可能算得到——他蘇離,能體悟真虛!

    書閱屋

    

  http://shimilu.cn/wozaixuanhuanshijiemaochongtianjishensuan/189373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