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我在陰界開酒館 > 第二十七章:貪玩藍月

第二十七章:貪玩藍月

    一紙命令就嚇的各個勢力這么膽戰心驚,看來這個叫藍月的很有影響力,是個狠角色啊!

    命喪雖然對南區的民間勢力比較清楚,可是對南區的軍方卻沒有太多的了解,他只知道在南區有一片區域是軍方的專屬地盤,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里面的人也很少外出,至從三百年前的妖潮之后,里面人基本上沒有露過面。

    龍病已之前是龍氏寶行的掌柜,軍方的許多制式化的軍備都是向他們采購的,所以龍病已知道很多關于軍方的信息。

    在整個城市中由于南區靠近落輝峽谷,所以只有南區駐扎著軍隊,據說南區軍方的常備軍有二十萬人,里面每個人都是經過嚴格選拔的,連職位最低的普通士兵修為都不能低于鬼兵三品的境界,尤其是軍方還掌握了幾個強大的攻伐戰法,在交戰的時候威力驚人。像金剛宗聚集的那些人,即便是在同等人數,同等修為的情況下,最慢也就十分鐘就可以將他們屠殺一空。

    南區軍方高層由一個統帥,三個副統帥以及五十個統領組成,統領的最低修為也必須得在鬼將三品的修為,副統帥的修為最低也必須得在鬼將一品的修為,至于統帥則達到了鬼圣十品的境界,看似鬼圣十品和鬼將一品只差了一級,可是實力卻是天差地別,真交戰起來,一個鬼圣可以輕松虐殺一千名鬼將一品的修士。

    南區軍隊的統帥就是藍月,怪不得各大勢力都這么怕她,這些勢力的人數加到一起也不是藍月一個人的對手。“藍月姓藍,她和藍判官是不是什么親戚啊?”畢竟這個藍月是命喪在陰界知道第二個姓藍的,她和藍判官之間應該有聯系。

    “沒錯,藍月正是藍判官的小女兒,據說藍月的修行天賦極高,只不過當初她對修煉完全不感興趣,整天就是東逛逛,西逛逛,非常貪玩,所以大家都叫她貪玩藍月,藍判官由于比較寵愛她也就沒多管。

    不過后來好像發生了一件什么事徹底改變了藍月的性格,她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對修為變的極其熱衷,用了不到三百年的時間就達到了鬼圣十品的境界,而且還在上一次妖潮中,一個人就斬殺了六百個鬼將一品的妖獸,她成了整個城市中除了藍判官之外的最強者,不過她的殺心變得越來越重,藍判官只能讓她鎮守軍營,通過應對獸潮緩解她的殺心。有她在南區,南區可謂固若金湯。”

    六百個鬼將還是一品的,這是什么個概念,沒想到南區竟然有這樣的殺神存在,自己這個小殺星在人家眼里估計就是個小臭蟲吧,說碾死就碾死的那種,以后自己看來得低調些,萬一冒犯到那些大能估計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對了,你說藍月是藍判官的小女兒,藍判官有幾個孩子?”命喪已經打算好了,在商武會結束后就備幾分厚禮給藍判官的子女送過去,畢竟來陰界這么久了,由于藍判官一直在王城,命喪還一直沒有機會去拜見,先送些禮物給他的子女也顯得不那么失禮,不過這都是表面原因,實際上命喪曾經借著藍判官的威名狐假虎威,現在知道他的子女就在南區,還是那么強的大能,萬一哪天知道這事了,自己還不是吃不了兜著走。

    “藍判官還有一個大女兒,不過已經去世很久了,現在只剩下藍月了,對了藍月的轉變有傳言說和她的姐姐的死有關。”

    就有一個子女對命喪來說是個好消息,那就不用破費那么多了嘛,萬一藍判官沒什么愛好,就喜歡造人玩,那自己豈不是送禮到破產啊。

    南區由于軍方的強勢介入又恢復了原狀,甚至比之前還要平靜,各個勢力都約束自己的門人在這段時間內不要惹事。不過軍方的一道命令讓整個南區頓時變的人心惶惶。

    調皮的分割線——————

    “小殺星?不過就殺了幾十個鬼兵一品的修士竟然能有這樣的外號,看來城內是和平了太長時間了,這樣可不好,生于憂患死于安樂,看來得讓城市亂一亂了,吩咐下去,商武會之后,目前所有的地盤都要重置,誰的實力大誰就可以掌握更多的地盤,爭斗中無論出現任何傷亡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軍方都不會出手干預,期限就定為半年吧。”

    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吐字不清,而且還有一些慵懶,看來是剛睡醒不久,不過在這座城市中可沒有人敢輕視這個聲音,因為,這是藍月的聲音。

    藍月坐在一張妖獸尸骨做的大床上,懷里還抱著一個巨大的毛絨娃娃,從面相看藍月的年紀頂多五六歲,她緩緩的起身,抻了一個懶腰,嘴還嘟嘟的撅著,看起來就像是個普通沒睡好的小女孩,這種形象和她的所作所為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軍方里的副統帥和統領們大氣都不敢出,只能單膝跪地在床邊聽候藍月的吩咐,藍月這些年的殺意越來越難控制,稍微不順她的心意,她就勃然大怒,雖然不至于把他們殺了,但是被打個半死還是家常便飯的,藍判官常年在王城,所以現在的藍月是這座城市的實際掌控者。

    “對了,那個小殺星雖然修為低弱,不過很合我的脾氣,你告訴他,接下來的比賽除非是對面主動投降,剩下的全部都要殺死,我要讓這幫人的血喚醒大家沉睡已久的戰爭意識。假如他能做到,我準備的狩獵活動就帶上他一個。”藍月的聲音奶聲奶氣的,不過說出的話讓人冷氣直冒。

    軍方的命令很快就傳到了各個勢力,大家的反應各不相同,有的恐慌,有的興奮,不過他們卻有一個共識,那就是戰爭馬上要來了。

    不想參與這場戰爭的商家趕緊做好了搬店的準備,軍方不會一直干預南區的運轉,只會在軍方感覺南區失去了憂患意識的時候才會出手,等這場風波過去,在觀察個一百年,這些商家還是可以回來的,何必去打打殺殺呢,還是掙錢為第一位。

    命喪也同樣接到了命令,不過卻是兩份命令,這兩個命令都讓命喪心驚不已,第一份命令和其他勢力接到的一樣,命喪沒想到賽后的爭斗會得到軍方的支持,那這場爭斗的規模可就變大了,已經不亞于一場小規模的戰爭了,命喪想在這樣規模的戰爭中獲利,就靠目前的這些人手完全是火中取栗。

    第二份命令對于命喪而言就更直接了,竟然要命喪之后的比賽殺了所有的參賽者,這藍月的殺性到底得有多大,還有這份命令是光自己接到還是其他的勢力都接到了,假如是后者的話,那這場比賽的危險性則大大增加,還有做到之后可以跟她去狩獵,要去哪狩獵,狩獵什么,命令中完全沒有講解,感覺這次狩獵也不簡單啊。

    命喪讓這兩份命令搞得思維很亂,他感覺對接下來的事情走向都失去了把控。

    “應龍,你說這個藍月到底想干什么?”這個消息命喪暫時沒有跟手下的伙計們說,第一是怕他們惶恐,連命喪都感覺這兩個命令充滿的血腥味,更別提那些伙計了,第二是命喪現在自己都手足無措,沒有一個應對方案的話說了也是白說,命喪可不指望這些伙計能給自己出什么好點子。

    “這個很難猜嗎?無非就是感覺這片區域安穩太久了,這樣的環境會慢慢讓人變的懈怠,等真有危險的時候,完全沒什么抵御能力。”應龍對軍方的做法很認同,人只有永遠保持憂患意識的時候才能更好的在陰界存活。

    命喪對于軍方的做法也不是不能理解,可是對于命喪來說,準備的太不充足了,他還沒有做好要進行戰爭的準備,在比賽前他沒什么志向,能把酒樓經營好就行了,可是隨著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他不得不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以自保,這也是他答應百劍門結盟的原因,可現在讓他參加一場戰爭,這可就真超過命喪的承受范圍了。

    “沒事,不用太擔心,假如你真不想參與這場戰爭的話,只要把酒樓的防御陣法布置好,你呆在酒樓里就好,等一切都塵埃落定,到時候你在出來也不遲。”應龍雖然也想讓命喪快速成長,擁有自己的勢力,不過也不能操之過急,這場戰爭中只要分些好處就行。

    “還可以建立陣法?這能行嗎?你咋之前不說呢?”應龍的這個提案讓命喪大為心動,只要自己在比賽中可以做到虐殺對方,即便是不參加之后的戰爭估計也不會被問責。

    “放心吧,我這有好多上古的陣法,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的敵人普遍都是鬼將級別的,即便是他們一起來進攻也是絕對破不開的,用這些法陣都大材小用了,不過你可要做好破財的準備了,這些陣法布置起來可不便宜啊。”

  http://shimilu.cn/wozaiyinjiekaijiuguan/1388566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