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仙聲奪人 > 第739章 指引

第739章 指引

    容嫻抬頭看了眼遠方金光閃爍的地方,琢磨了下閉著眼睛隨便選擇了一個方向。

    “走,我發現了獵物。”容嫻笑瞇瞇的說道。

    那語氣就跟發現了調皮的逃家小喵咪一樣,讓身邊幾人忍不住捂臉。

    怎么有人可以喪失成這樣!

    一行人在容嫻的帶領下悄悄摸摸的靠近了躲在石頭后面的地榜修士。

    作為地榜第五十二,能在道臺內活到現在,林業心中十分得意。

    看著眼前這片黑暗,他滿足的嘆了口氣,論保命技能,無人能及他左右。

    這爭王之戰后,中千界各大勢力重新洗牌,屆時定會有他一席之地。

    林業無比自信的想著,眼前卻越來越亮。

    然后,一張笑臉出現在他面前,暖如春風。

    “我覺得,你對自己有些誤會。”清澈的聲音帶著輕揚的音調,像是和著輕笑從唇間溢出來一樣。

    林業茫然了一瞬,在眼底被警惕戒備之色覆蓋前,一把散發著金芒的長劍刺穿了他的身體,斬斷了他的魂魄。

    容嫻站在尸體旁,那如畫的眉眼隨著一聲輕笑舒展開來,勾起的唇角依舊溫暖溫柔,似乎在她身上永遠都看不到不好的情緒,似乎她永遠都那么美好柔軟。

    她掃了眼身后的顏奎幾人,裝模作樣的感慨道:“這世上總有一些人看不清自己的位置,做著不切實際的美夢。”

    她的神色憐憫和柔和,不像是嘲諷,反而是一種淡淡的包容。

    ——那種對地主家傻兒子的包容。

    司馬姮君面無表情,完全不配合她的演出。

    君梧干笑了兩聲,將自己朝著顏奎身后縮了縮。

    顏奎干巴巴奉承道:“畢竟不是任何人都如陛下這般強大。”

    容嫻若有所思,毫不客氣的收下了他的贊揚:“你說的也是。”

    商千秋揮手撤去周圍的陣法,瞟了眼禹慫慫沒有吭聲。

    當他們一行人合力殺死第三人時,虛空之上出現了地榜榜單。

    一個個黯淡的名字化為紅光落在了其他存活者的名字上,一時間某些人的名字紅的發亮。

    這些亮的醒目的名字便是殺人最多的。

    看到這一幕的容嫻臉色一沉:天道坑我!

    是的,容嫻的名字力壓地榜第一以及無情道同舟,紅的刺眼。

    這仇恨值拉得足足的。

    道臺內,還存活的眾人眼里的忌憚越發的沉重。

    能殺這么多人,證明容嫻有旁人所不知的手段,可以在黑暗中得到其他人的位置或信息,這樣才能準確無誤的在短時間內殺死別人。

    這手段太過神秘莫測,讓人毛骨悚然。

    不約而同的,幸存者在黑夜中摸索著結盟。

    站在高空之上,容嫻看著一縷縷匯聚在一起的金芒,不滿的小聲嘟囔道:“天道竟然幫著別人作弊,這是有多不待見我啊。”

    蒼天呵呵,天道沒打死你都算是手下留情了。

    司馬姮君皺眉問道:“你做了什么。”居然讓天道下死手。

    這可不是不待見那么簡單,這是要將所有人都逼到容嫻的對立面,讓容嫻與所有人為敵,直至容嫻殺死其他人或者被那些人殺死。

    容嫻:“……疑問的口氣被你吃了嗎?”

    東晉女帝嘴角險些一抽,這廝就不能多正經一會兒嗎?

    而且容嫻懟回來完全是下意識的,她輕咳一聲回過神來,說:“我并未做多余的事情。”

    “我對天道是真情實意的,即便它調皮搗蛋總是搞破壞,但我不得不說,我們之間發生的一切都是命運的指引。”

    她的聲音悅耳極了,從她嘴里出來的每一個字都像是動人的詠嘆詩,聲調悠揚頓挫,感情充沛誠摯,但這也不能改變她張口就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事實。

    蒼天無語凝噎。

    司馬姮君:“……命運的指引就是讓天道弄死你嗎?”

    容嫻摩擦著下頜想了想,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我就說天道怎么怪怪的,原來是跟我玩游戲啊。姮君,還是你聰明,若不是你點出關鍵,我還一頭霧水呢。”

    東晉女帝:不是很懂你在說什么。

    其他人面面相覷:有種不明覺厲的錯覺。

    容嫻環視了下周圍,眼底絲絲縷縷的金芒劃過,幸存的人方位瞬間了然于心。

    她特別淡定道:“諸位,是時候分開了。你們去清理落單的人,那些脆弱的聯盟就交給我了。”

    現在就讓她看看,究竟是她殺了那些人贏得王座,還是她折在那些人手中而天道勝出。

    她指尖一點,幾道功德金光便落在了司馬姮君等人身上。

    接觸到金光的幾人抬頭一看,倒吸一口氣。

    只見黑夜中縈繞著金芒的眾人閃亮的像天上的啟明星,這一埋伏,絕對是一殺一個準。

    眾人:難怪煦帝有恃無恐。

    他們心底同時一寒,這等手段實在了得,若與容嫻站在對立面,怕都不知是怎么死的。

    不等他們回應,容嫻的身影已經消失在眼前。

    司馬姮君瞇了瞇眼,看來煦帝對王座勢在必得了。

    也罷,先一致對外將阻礙全部抹除。最后王座落入誰手,且看誰技高一籌了。

    “走。”司馬姮君化為水色的鳳凰朝著另一個方向而去,東晉屬下立刻跟上。

    顏奎等儒生朝著禹澤和商千秋頷了頷首,也選了個方向飛去。

    禹澤轉頭便對上商千秋面無表情的臉,他干巴巴道:“看來我們只能去最后這個方向了。”

    商千秋輕笑一聲,看的禹澤有些頭皮發麻。

    “走吧,既然你要跟著我,就跟緊一點。”商千秋意味不明道。

    禹澤只覺得脖子涼颼颼的,這商千秋以前看著還好,離得近了怎么就讓人覺得陰陽怪氣呢。

    周圍的地榜強者一個個快速的隕落,外界看著地磅上一個接一個暗淡下去的名字,各方勢力迅速嘩然。

    中千界的北疆部洲陷入更混亂的局面。

    在爭王戰的牽引下,四大王朝在各方勢力的暗潮涌動間開戰了。

    江國、趙國聯手聚集二百萬兵馬朝著容國而來。

    趙國大將軍趙勝率領一百萬軍隊駐扎在東晉邊境,一旦東晉出手援助容國,這一百萬士兵便是阻礙。

    負責國內事宜并教導太子的賈詩琪苦惱的揉了揉額頭,現在這種情況,除非是跟趙、江二國撕破臉,否則東晉是決不能出兵的。

    

  http://shimilu.cn/xianshengduoren/161196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