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小叔寵我,我超甜! > 第四十五章 前塵舊事

第四十五章 前塵舊事

    武焱大為震動,心里仿佛有一股暖暖的熱流,從心頭自四經八脈緩緩蔓延而去,一直蔓延到自己的整個靈魂。

    這么多年,她一個人在這個與她的夢想一點都不符合的社會摸爬滾打。

    她見識過了太多太多的人情冷漠和世態炎涼,在一次又一次的挫折和打擊中, 武焱一次又一次的滿懷期望又徹底失望。

    她一次又一次的質問自己,她堅持的理想錯了嗎?回答她的,是越來越厲害的打壓。

    她甚至已經想要改變自己的初衷了,可是心里還有那么幾分不甘心,所以才會淪落到這樣的地步。

    沒有人理解她,沒有人同情她,她們只會肆意的指責,嘲笑她為什么如此的不合群。甚至連她的家人也不會對她有半分的體諒和包容。

    可是就在那一天,面對著那個身形纖瘦的幾乎一指頭就可以戳倒的小女孩,她替自己擺平了所有的障礙,并且給自己做了最好的安排。然后對自己:

    你不用在乎世俗的眼光,你只要在你自己的夢想上堅定地做自己,這就夠了。

    武焱覺得,她從來沒有過這種奇異的被人理解并包容的感覺。

    在這之后,她拼命的想要打聽這個女孩兒的身份和地址,想要去回報她。

    但是卻一直杳無音信——那個時候沈顏奪得第一的風頭已經漸漸沉寂了,沒有人會再提起她。

    她也向那個人套過話,可是那個人好像得了沈凌的囑咐,什么也不肯說——只在無意中被她套出過名字。

    往后的很多年,武焱都靠著這一個名字漫無目的的尋找著她心心念念的那個女孩兒,可是一直沒有結果。

    一直到沈芷晴靠著沈顏的設計圖奪得冠軍之后,武焱本著學習的態度去殘響她的作品,卻驚訝的發現這里面用到的一些設計手法和當年自己所見的那個人指點自己的那些極為相像。

    武焱大喜,她以為自己終于找到了那個人的下落。

    可是調查之后卻發現,沈家獨女沈顏確實是自己要找的那個人,可是沈顏早已過世,武焱頗有些受打擊。

    再一細看,沈芷晴竟然不是沈顏的親生女兒,不管是從時間上來講還是從身份上來講,沈芷晴都應該和沈顏沒有交集,所以沈芷晴沒有可能受到過沈顏的指點。

    武焱覺得疑惑極了,她開始質疑沈芷晴作品的真實性。

    可是拿到沈顏的作品太難了,她苦苦求證了一年多,都沒能掌握確鑿的證據,通過各種方法也只拿到了沈顏的四副設計圖紙。

    她就只好細細比對這些她手里僅有的這幾張設計圖紙,日夜琢磨之下,她驚喜的發現除了設計風格相同之外,每個圖紙上都有一處明顯的不規則設計的痕跡。

    而沈芷晴交上來的圖紙,明顯也是這樣的。

    她覺得,自己心里的猜忌被證實了,沈芷晴卻是盜用了沈顏的設計成果。

    可是心里的猜疑證實之后又該去向誰說呢?想來想去,她就想到了沈凌。

    她問沈凌,是否愿意為自己的母親討回公道?

    于是就有了找上門的這一幕。

    沈凌聞言愕然極了,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深深信賴并引以為傲的姐姐居然是靠著自己逝去母親的作品來獲獎的。

    沈凌心里亂極了,草草的將武焱打發出去之后就陷入了沉思。

    等到晚上沈芷晴回來,聽用人說有人來看纏綿病榻的沈凌,心里就有些警覺。查過監控之后發現,來人竟然是自己比賽場上的監考官。

    她覺得很奇怪,又有些不安,于是她就去找沈凌問詢。

    沒想到一向對她百依百順,笑臉相迎的沈凌卻叱責她剽竊自己母親的照片,沈芷晴如遭雷擊。

    她萬萬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時隔了那么久之后會被翻找出來,她下意識的動作就是想要銷毀證據,可是沈凌卻怎么也不肯說出證據的去向。

    她知道這件事與武焱有著脫不開的關系,可是武焱背后的勢力不是她能夠得罪的。

    焦急之下,沈芷晴想也不想地跪在了她的面前。哭著對沈凌說自己只是一個繼女,好多人都看不起她,她只是沒有辦法了,一時鬼迷心竅才會到用沈顏的設計圖。

    她說求求沈凌看在她們幾年的姐妹情分還有于悅和她的母女情分上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

    看著在自己的眼前苦苦哀求,哭地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姐姐,腦子里想起來的是自己這么長時間躺在床上,她們對自己的照顧。

    沈凌心軟了。

    第二天,在武焱再次上門的時候,沈凌告訴她,沈芷晴沒有抄襲,是自己把母親的圖紙給她的,還讓武焱停止追查這件事情,不要再試圖舉報沈芷晴。

    說這話的時候,沈凌低著頭,甚至不敢去直視武焱的眼睛。

    武焱萬萬沒有想到沈凌是這樣的回答,驚愕之下想起了沈家小姐和她的繼母繼姐相處的極好的傳言,頓時了然。

    沈顏對她有恩,所以她會尊重沈顏唯一一個女兒的心愿。

    話雖然這樣講,可是她當時眼睛里的失落和難過是藏也藏不住的,她不能理解沈凌會為了一對外人而不愿意為自己的母親討回公道,但她到底還是為沈凌保守了秘密。

    沈凌永遠忘不了,武焱當時離開時失落的背影和絕望的眼神。

    托了武焱的福,自從重生以來,沈凌就一直在為這一天的到來做著準備。

    沈芷晴的銷毀工作卻是做的極好,她翻遍了沈顏的遺物,才在沈顏保存良好的自己兒時的玩物里找到了這些沒有被沈芷晴發現的圖紙,才有了今天這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戲。

    可是這樣的前因卻是怎么也不能宣之于口的,如果自己說出來,怕是會被當成妖魔鬼怪送到研究所去。

    “比賽開始之前,我無意中看到了姐姐的設計作品,與我記憶中的母親的圖紙極為相像。”

    “作為妹妹,我可以包容自己的姐姐犯錯。可是作為女兒,我不能容忍自己母親的遺物被別人當做獲取名利的工具。我想,這樣做與我母親的初衷也是相違背的,如果她知道了也不會開心的。”

    “而且,在設計大賽這樣神圣的地方,我相信各位評委也是不愿意被蒙蔽的吧。”

    沈凌這樣回答著華恒之拋出的問題。

    呵,這個小妮子又和自己玩兒心眼,看她這個樣子,分明是做了十足的準備,哪里就是臨時起意呢?

    華恒之心里這樣想著,可是到底也不愿意為難自己看中的這個小姑娘,于是笑笑不再講話。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69773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