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破流言局

    “少爺,家主剛剛打來電話了。”

    謝林青面無表情的站在謝宇安的面前。

    “哦?他說什么了。”

    一向待人溫和有禮的謝宇安聽到家主這兩個字以后鳳眼里浮現出一抹厭惡,隨機很快消失不見。

    “他對您被扯上新聞的事情表示震怒。并且說這次的事情他會幫您壓下輿論,讓您好自為之。”

    林青有些憐憫的看了謝宇安一眼。

    這位二少爺平時就不受家主的喜愛,這次卻偏偏惹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敗壞了謝家的門風,家主一定不會輕饒他。

    “林青,你在可憐我?”

    謝宇安平淡而親切的語調在耳邊響起,聽在林青的耳朵里卻仿佛驚雷一般炸響。

    “屬下不敢。”

    林青嚇得渾身一顫,立馬收斂了所有的情緒,恭恭敬敬的站好。

    謝宇安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沒再多說。

    “還說什么了?”

    “讓你忙完這邊的事情以后回老宅一趟。”

    “回老宅?”

    “好啊,等我忙完就回去。”

    謝宇安把玩著自己的手指,漫不經心的說。

    “少爺,您怎么就這么淡定呢,外頭的事情吵成一鍋粥了。可是明明和你沒有關系呀。現在可好,不僅連累了您的名聲,還惹得家主震怒。”

    謝林青想來想去還是忍不住說出了口。

    “那我應該做什么?他不是都說了,他要替我擺平這些事情嗎?既然有人擺平,我還著急做什么。”

    謝宇安毫不在意的翹起了二郎腿,將自己胳膊上的袖子冕了起來。

    一眼望去,長相俊俏的男人鳳眼上挑,白色的襯衫開了兩道紐扣,露出精致的鎖骨,隨著主人的呼吸輕輕上下浮動,使人忍不住默默的咽一口口水。

    二少爺得虧是個男人,倘若他身為一個女子,這樣的美色恐怕一定會被家主當做拉攏他人聯姻的工具吧。

    林青默默地想。

    “二少爺,之前的新聞不是還在說沈家小姐背著未婚夫私會情郎嗎?怎么忽然之間鋪天蓋地的全部在扒您的身份呢?”

    謝林青有些莫名其妙,二少爺自來不受家族寵愛,不允許他借著家族的名義在外行走。

    加之后來又出了國,以至于國內認識他的人寥寥無幾。

    雖然后來憑借著設計之名在國內小有名氣,但大多數人也都只以為他是一個二流世家的謝少爺。

    今天卻莫名其妙的被卷進了一則桃色新聞里,緊接著,沒到幾個小時,更大的新聞就爆了出來,說是沈凌的情郎——那個知名設計師謝宇安是謝氏集團的二少爺。

    霎時,鋪天蓋地的新聞全部都是在查證深挖少爺的身份。

    謝氏集團與傅氏不同的就是,他一直保持著神秘感,但是卻又像一個龐然巨物一樣讓人無法忽視。

    外界對于謝氏的了解寥寥無幾——謝氏集團除了正常的商業合作,從來不會參加任何的商業聚會和聯誼活動。

    而現在,因為一則桃色新聞,卻引出了謝家年輕一代的嫡系子孫的身份,這也就意味著沈家這么長時間以來保持神秘的形象被窺開了冰山一角。

    這當然足以讓媒體狂喜,也足以讓謝家主震怒。

    “能有什么原因,禍水東引唄。”

    謝宇安毫不在意的吹吹手指上并不存在的灰塵。

    “您的意思是…這新聞是沈小姐搞出來的?”

    謝林青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她為什么要害您?”

    “這可不是害,只不過她怕我袖手旁觀,所以強行把我拖下水了而已。”

    謝宇安笑的一臉人畜無害。

    “可是…你們昨天吃飯的時候不是相談甚歡嗎?”

    “裝的。”

    謝宇安嘴角勾起了一絲弧度,

    “我就說嘛,能在繼母手底下討生活的女孩兒,哪里就有那么單純。”

    “真是個聰明的小家伙,都把主意動到我頭上了。”

    “那……我們就這樣如她的愿嗎?”

    林青有些疑惑。

    “反正也不用我自己動手,老爺子不是要動手嗎,就讓老爺子去擺平好了。”

    “可是您會受到責罰……”

    “責罰?”

    “林青,從小到大,我受到的責罰還少嗎?”

    謝宇安的唇畔依舊掛著那一抹淺笑,只是聽來卻無端使人覺得有些心酸。

    謝林青的頭更低了,他不再講話,生怕再次出道謝宇安的傷心事。

    謝宇安笑笑,不置可否。

    … …

    “小姐小姐,您可真聰明!”

    蘇楹興沖沖的跑了進來。

    看著眼角眉梢絲毫都壓不住喜意的蘇楹,沈凌的嘴邊揚起了一抹笑。

    “慢點兒。”

    “小姐,你也太厲害了吧,現在所有的輿論都向著謝家那邊走了,所有人都在關心謝公子的身份,現在在說您的人反而很少了。”

    “您這一招可真是高啊,我真是太崇拜您啦!”

    蘇楹眼睛晶晶亮,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深陷輿論的人是她一樣。

    沈凌搖搖頭,

    “哪里就高明呢?不過是暫時轉移注意力罷了,該知道的人都已經知道這是我的手筆了。”

    “該知道的人?”

    “謝宇安。”

    沈凌篤定的說。

    “啊?那怎么辦啊?他會不會找您的麻煩?”

    蘇楹臉色一垮,

    “他不會,他是一個真正的正人君子。”

    為什么這么說呢?上一世的沈凌,認識謝宇安的方式,同樣是新聞。

    那個時候已經是幾年后了,謝宇安出手救了一個遭到**準備自殺的女孩,并承諾幫她打贏官司。

    可是那個女孩兒在法庭之上卻公然翻盤,一口咬死是謝宇安**她并逼她作偽證。于是當眾嘩然。

    后來,通過沈家特殊的渠道,沈凌知道,那個女孩不過是謝家兄弟相爭的犧牲品。

    險些被**是真,但是那個人卻不是謝宇安,而是謝宇安的哥哥——謝宇琛。

    當時的兄弟相爭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謝宇安救那個女孩兒的時候未必不知道有詐,可是他還是救了,難道不是因為他心思純正嗎?

    而現在,自己只不過是扯了一面大旗當保護傘而已,他又哪里會和自己一個小女子計較?

    誰讓,他也上鏡了呢?

    沈凌狡黠一笑。

    “那我們什么都不做了嗎?”

    “當然不!下一步呢,我們去找一下那家餐廳的老板,還有當天中午在場吃飯的人,還有侍應生,那天那事情鬧得實在是太大了,我相信他們全部都看到了。”

    “傅囿文他急昏了頭了,這樣的謠言根本站不住腳的。”

    “且等著看吧,不到三天,我身上的污點就會洗的干干凈凈。”

    沈凌眉眼含笑,端的是一派自信從容。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707422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