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囿文糾纏

    不知從哪里就會橫空變出了一只手,從斜后方伸出的那只手撐著車門,牢牢的禁錮著沈凌下一步的活動。

    沈凌驚愕抬頭,順著手的方向看向了來人。

    只見來人衣著微微有些凌亂,原本俊俏的五官變得鐵青,一雙總是含笑的眸子瞪得通紅,里面溢滿了遮都遮不住的怒火。

    來人正是剛剛聽說沈凌和傅盛言在一起的消息就匆匆趕來的傅囿文。

    看到堵在車門口的人是傅囿文,沈凌的眉頭忍不住皺起,又是他?

    這個人為什么陰魂不散?

    怎么哪兒都能看到他的存在?

    看到沈凌皺眉的樣子,原本就氣勢洶洶的傅囿文更是怒火中燒。

    “你這是什么意思,你就這么不想看到我嗎?”

    傅囿文顯然生氣到了極致,由于他將沈凌禁錮在座椅上的緣故,他離沈凌的距離極近。

    他情緒起伏時呼出的熱氣都能撲在沈凌的脖子上,沈凌不耐煩極了。

    “難道你以為我很想看到你嗎?”

    她極其粗暴的推開了,或者說是手腳并用的推開了卡在門口的傅囿文。

    原本由于男女體力上的差距,沈凌理論上來講,應該是推不動傅囿文的。

    可是由于傅囿文太憤怒了,他的全副精力都緊緊的盯在沈凌的臉上,觀察著沈凌的面部表情,企圖從他臉上找到一絲絲的心虛和不自然。

    可是讓他失望了,沈凌不僅沒有出現一絲的內疚和不自然,反而還一臉的淡定自若。

    甚至她還借著自己打量她的時候,狠狠地推了自己一把。

    沈凌在傅囿文的心里,一直都是一個單純天真又不失淑女的女孩兒,所以他并沒有想到被自己逼入困境的沈凌會突然反抗。

    他猝不及防被沈凌推了一把,狠狠的向后跌了一個踉蹌,險些摔到地上。

    看到傅囿文終于不再擋在自己的面前,沈凌伸出手,輕松的活動了活動自己的手腕,然后輕輕巧巧地跳到了車門外的空地上。

    “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傅囿文狼狽的借助身旁的大樹站直了身子,惡狠狠的瞪著沈凌。

    “你別管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你就告訴我,你是不是和傅盛言在一起了。”

    傅囿文本以為自己這個未婚夫大喇喇的站在沈凌的面前質問她和其他野男人的事情時,沈凌會尷尬心虛甚至痛哭流涕的懇求自己原諒她——畢竟她之前那樣的依戀自己。

    可是沈凌的態度再次讓傅囿文失望了。

    面對傅囿文的質問,沈凌面色不改。

    “有什么問題嗎?”

    “有什么問題?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們在一起那么長時間,你現在居然搖身一變,變成了傅盛言的未婚妻,還問我有什么問題?”

    傅囿文不可思議的看著沈凌,臉上寫滿了震驚,仿佛他從來沒有真正的認識過沈凌一樣。

    “沈凌,你不覺得你做的太過分了嗎?你不覺得你欠我一個交代嗎?”

    “過分?交代?傅囿文,你是我什么人,我為什么要給你交代?”

    沈凌淡淡的掃了傅囿文一眼,冷漠的反問他。

    “哪怕是我的父親沈伯遠,他都不能決定我的人身自由,你呢?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資格問我,要我給你一個交代?”

    沈凌美目微睜,無辜的看著傅囿文,仿佛真的在疑惑這件事情。

    傅囿文本想說出口的話被沈凌堵得微微一噎。

    “你背著我和我小叔在一起,還有理了嗎?”

    “原來你也知道我是你小叔。”

    另一道冷漠的聲音橫空插了進來。

    傅囿文猛的回過頭,卻發現手里正拿著兩瓶水的傅盛言正在朝著自己走來。

    傅囿文一怔,這才想起自己剛剛卡沈凌的地方是副駕駛。

    也就是說,沈凌和傅盛言本來就是一起的。

    “你,你們……”

    傅囿文指指沈凌又指指傅盛言。

    知道他們在一起是一回事,親眼看到他們雙雙出游,又是一回事。

    直到這一刻,傅囿文才真的不能自己欺騙自己了。

    傅盛言和沈凌,真的在一起了。

    傅囿文張口結舌的說不出話來。

    傅盛言剛出便利店的門口,就看到傅囿文站在這里堵著他的女朋友。

    雖然對于傅囿文的“光輝”事跡,他一直有所耳聞。

    但現在既然撞見了他糾纏沈凌,就這么輕輕松松的放過他,顯然不是傅盛言的風格。

    他一步步朝著傅囿文走來,直到站在傅囿文的面前。

    “囿文,你真的是越來越沒有禮貌了。小叔問你話,你為什么不回答?”

    “既然你知道她是你小叔的女朋友,就麻煩你以后和她保持距離,不要再糾纏我的女朋友。”

    “要不然,別怪你小叔對你不顧及親戚情分,翻臉無情。”

    傅盛言冷冷的湊在傅囿文的耳邊說道。

    “你們兩個私相授受,狼狽為奸,是會遭報應的!”

    傅盛言冷冽的氣息拂過傅囿文的身邊,刺激的傅囿文有些瘋癲。

    “報應?如果這個世道上真的有報應就好了。”

    沈凌目光冷冷,不清不楚的說了這么一句話。

    “傅盛言,你奪取他人的女朋友,一定會為此付出代價的。還有沈凌,你就這樣拋棄我,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傅囿文不管不顧的繼續說著。

    本該俊俏的臉上又哭又笑,猙獰的看不出原本的長相。

    “傅囿文,麻煩你不要信口開河,沈凌從來都是自由身,以前不是你的女朋友,以后更不會是你的女朋友,所以就更不會存在拋棄一說。”

    沈凌心知傅囿文徹底誤會了自己和傅盛言的關系,可她并不打算解釋。

    為什么要和和他解釋呢?這樣的效果,她求之不得。

    “你們會遭報應的,你們一定會遭到報應的。”

    傅囿文失魂落魄的半蹲在地上,嘴里慢慢的反復念叨著這一句話。

    “我等著那一天。”

    傅盛言不屑同他再多糾纏,轉過身,紳士的為沈凌打開車門。

    沈凌微微一笑,順勢坐上了副駕駛。

    看著沈凌臉上刺眼的笑容,傅囿文的心扎的更疼了。

    他感覺好像有什么東西悄無聲息的發生了變化,就好像原本應該屬于自己的東西就這樣的屬于了別人。

    他不明白他自己的心里為什么會這樣失落。他只知道,那種空空的感覺幾乎要淹沒了他。

    明明一切都很順利,為什么事情就會突然變成這樣呢?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忘了提醒你,我們傅家最是注重規矩不過。雖然沈凌現在還不能算是的妻子,論輩分,你也該叫她一聲嬸嬸。”

    馬上就要跨入車門的傅盛言去而復返,站在傅囿文的面前,臉色晦暗不明的說了這樣一句話。

    嬸嬸?傅囿文的臉色更難看了。

    顧不上傅囿文心里的想法,傅盛言啟動了車子,揚長而去。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71073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