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小叔寵我,我超甜!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鬧劇開場

第一百二十七章 鬧劇開場

    “啊!”

    在冰涼的地板上呆楞著出神的沈芷晴終于回過神來,反應過來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后,她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尖叫。

    這一聲尖叫,使得所有人都從巨大的震驚和呆愣中回過神來,紛紛看了過來。

    “這是……怎么了?”

    于悅第一個沖了過來,她剛剛還在更加的貴太太之中穿梭著,談笑著,試圖通過攀談為自己的女兒尋找一門好的婚事。

    就在剛才,于悅的耳邊忽然傳來一聲尖叫,太太們的眼神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這個方向,她便也隨意的看了一眼。

    這一眼可不得了,她竟然看到了自己那個剛剛還被自己夸的天上有地上無的寶貝女兒,正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坐在地上傻傻的坐著。

    于悅來不及多想,一個箭步就沖了過來。

    下意識的,她想抓起什么東西來蓋在自己女兒的身上。

    摸到自己的肩膀上的時候,才下意識的想起來她自己今天穿的也是旗袍,并沒有可以脫下來的外套。

    再一回頭,就發現四周男人的目光都直勾勾的盯著沈芷晴。

    于悅頓時像是一頭被奪走了幼崽的母獅子,瞬間暴怒。

    “滾!你們都滾開!”

    “都管好你們自己的眼睛,看什么看吶!”

    于悅撕心裂肺的咆哮只換來了周圍人的撇嘴,

    他們在于悅的怒吼之下顯得有一絲尷尬,于是將裝作不經意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暗地里卻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

    裝什么裝呢?穿成這樣不就是給人看的嗎?

    現在摔倒在地也沒有全露出來呀。別人看她難道不是求之不得的嗎?現在倒起圣女來了?

    看到這些男人們充滿蔑視的目光,于悅心中更恨。

    連帶著對倒在地上的沈芷晴也忍不住多了幾分埋怨,好端端的非要穿這么奇怪的衣服。

    現在好了,不知道她自己又干了些什么事情,折騰到了現在這樣尷尬的地步。

    “喲?這是怎么了?”

    “我記得剛剛這位沈小姐不是還神氣十足嗎?怎么眨眼之間就變成落湯雞了嗎?”

    一道聽在于悅耳朵里仿佛魔咒般的聲音響起,于悅猛然卡頓了一下。

    又是這個陰魂不散的女人!

    沈凌抬起頭看向來人,可不就是傅盛言那個不省心的二嫂嗎?

    孟靜怡剛剛被傅盛明敲打過之后就安安分分的去了另一邊說話,本也確實打算消停一會兒的。

    可是當她聽到一道女聲在慘呼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探出了腦袋張望,再一看,倒在在地上的赫然是剛剛被自己抨擊了半天的沈芷晴。

    于是孟靜怡再也壓抑不住自己內心里的好奇和幸災樂禍,忙不迭的跑過來看熱鬧。

    看到那張描繪的精致無比的臉蛋上露出的毫不掩飾的幸災樂禍的笑意之后,沈芷晴心內更絕望了。

    “媽……”

    沈芷晴雙手環抱著自己的胸口,一臉的張皇失措,帶著一股濃濃的哭腔向著于悅訴苦。

    “怎么了?怎么了?你告訴媽媽剛剛怎么了?”

    于悅也顧不上其他的東西,一把將自己的女兒拉入懷里,像小時候那樣輕輕拍著她的肩膀誘哄著。

    還不等沈芷晴開口告狀,另一道威嚴的聲音就插了進來。

    “這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好端端的晚宴怎么搞成了這樣?”

    原來是站在一旁談話的傅老爺子和沈伯遠都趕了過來。

    而此刻開口說話的正是傅家說一不二的大家長——傅老爺子。

    此刻今天晚上面色表情一直都不太好的傅老爺子眉頭緊皺,一臉不悅的看著眼前發生的這混亂的一幕。

    沈伯遠看得上老爺子的面部表情,心不由地輕輕揪了起來。

    這個傅老爺子真的是一點都不好糊弄,沈伯遠想著好不容易接近他一次,煞費苦心的討好了他一晚上,都沒見他臉上露出半分笑意。

    但是沈伯遠安慰自己,他的臉上好歹沒有露出像以前那樣高冷不近人情的不耐煩的表情。

    這就算是成功了一半兒了。

    畢竟傅老爺子在外的名聲就擺在那里,他從來就不是會隨便對任何人假以辭色的人。

    可是現在沈伯遠卻看到了自己費心討好了一晚上的傅老爺子的臉上清清楚楚的出現了一種不耐煩的神情。

    沈伯遠心里咯噔一下,糟了!

    他絕不能讓這對母女壞了自己的事情。

    說來也是有幾分可笑,沈伯遠自己放在手心里疼愛的女兒,當眾之下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跌坐在地上。

    一臉悲傷的哭泣,作為一個父親,他的第一反應居然不是去調查清楚自己的女兒遭遇了什么事情,又為什么坐在地上哭泣?

    而是想著絕不能因為自己的女兒而壞了自己好不容易拉攏來的助力。

    沈伯遠臉色一凜,

    “你這是在干什么,好端端的讓你赴宴,你怎么把自己折騰成了這副鬼樣子?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兒出了糗,讓人家看笑話,還不趕緊起來?”

    說完,沈伯遠又立馬賠上了一幅笑臉,轉頭對著傅老爺子嘿嘿一笑。

    “不好意思啊,老爺子,家里的女兒沒怎么見過世面,在這樣的宴會上出了丑,讓您見笑了。”

    這話實在是有些厚顏無恥了,就連傅老爺子也忍不住抬起眼睛,認認真真的看了他一眼。

    雖然傅老爺子還是不喜歡沈芷晴的做派,實在是看不慣她的為人處世那股子妖妖騷騷的風格。

    但是換位思考,如果現在倒在地上的是自己的女兒,不管是因為什么。

    傅老爺子都會第一時間上去查看女兒的情況,看看女兒是否還安好。

    確定自己的女兒沒有事情之后,再去調查剛剛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不管是誰的錯,只要是自己的女兒受傷了,他就會去為自己的女兒出氣。

    這是傅老爺子一貫的風格,自己的人自己可以欺負,但是旁人不行。

    所以,當傅老爺子聽到沈伯遠作為一個父親竟然不顧自己女兒的死活說出這樣的話的時候,忍不住心里有些愕然。

    竟然還有這樣的父親?

    傅老爺子下意識的心里搖了搖頭,忍不住滿含同情的看了沈凌一眼,真是苦了這個丫頭了,這么多年想來過的也是不容易。

    沈凌背負老爺子包含著同情的一眼,看的有些莫名其妙。

    這是怎么回事?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738975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