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小叔寵我,我超甜!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給出解釋

第一百八十九章 給出解釋

    “好吧,好吧,我懶得和你計較。”

    華秩航氣的鼓了鼓自己的腮幫子,老老實實地將整個事情和盤托出。

    原來,華老爺子的確是整日里在家里念叨沈凌有多么優秀,多么出色,同時也不忘順便將他們自家的子孫狠狠的踩了一腳又一腳。

    其他子孫倒也知道自家老爺子像是小孩兒一般的性格,就只是笑笑,也不多做計較。

    可是華秩航卻不一樣,做了老爺子最是喜愛的混世小魔王,他本來就有自己的脾氣。

    現在聽到老爺子如此抬高一個外人不說,還一個勁的貶低自己,瞬間來了脾氣,他氣鼓鼓地表示想要見一見這個被老爺子夸的神乎所以的女人。

    華老爺子卻并不以為意,他并不覺得自己家這個混世小魔王可以有緣見到沈凌。

    可是,好巧不巧的,沈凌參加了今天的設計大賽。

    華秩航也心血來潮參加了今天的比賽,試圖給自己的老爺子拿一個第一名回去玩一玩,以證明自己比沈凌強。

    可是偏偏來了今天的會場之后,華秩航又頓時對今天的設計比賽喪失了興趣,所以他就很是草率的拿出了一副早先繪制好的作品,草草地參加了比賽,又草草的結束了評比。

    正當華秩航興趣缺缺的準備讓自己的保鏢開車離開會場的時候,會場上就爆發了盜稿的事情。

    這個小魔王一聽到盜稿這么大的事情,瞬間來了興趣。

    于是他走也不走了,安安分分的坐在角落里看起了熱鬧。

    可是這熱鬧怎么看就怎么覺得眼熟,沈凌?沈芷晴?

    這難道不是老爺子說的那一對姐妹嗎?

    在強烈的好奇心的驅使下,華秩航拍了照片發給了華老爺子。

    華老爺子卻告訴他,無論如何都要自己站出來幫沈凌。

    華秩航問了原因,老爺子卻說,沈芷晴在設計界參加比賽的資格早在上一次比賽的時候就被自己剝奪了。

    這次不知道她是找了何方神圣才破格進入了本次設計大賽,想來這次設計大賽的人,大多也都不認識沈芷晴。

    可是華老爺子的話卻容不得他人忽視,所以幫沈凌,不僅是為了華老爺子對于沈凌那一份好感,更是為了整個華家的尊嚴。

    華秩航的話剛說完,整個事情的全部脈絡基本就完完整整的呈現在沈凌和謝宇安的眼前了。

    他們兩個人面面相覷。

    良久之后,謝宇安才發出了一聲感嘆。

    “沈凌啊沈凌,你可真是天降的福將,走到哪里都有人愿意幫你。”

    沈凌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不管怎么說,還是很謝謝你,華小少爺。”

    沈凌很認真的看著華秩航的眼睛,誠懇的說。

    “這些事情呢,我都說過了,全部都是老爺子的意思,根本不是發自我的本性”

    “如果說為什么一定要踩那個女人呢,可能是因為我看她比較不順眼吧,你也犯不著謝我。”

    “如果你真的很想回報我呢,你就利用這三天的時間把證據找出來,然后將那個女人到了你的稿子的事情大白于天下,順便幫我爺爺賺個顏面,也就算是你報答我了。”

    華秩航似笑非笑的看著沈凌,

    沈凌似有所覺。

    “你就這么相信我三天之內一定能找出證據嗎?”

    “她今天竟然敢大搖大擺的站在這里盜用你的稿子,就說明她一定是有所依仗,或者說她已經毀滅了所有可以讓你找到蛛絲馬跡武的證據。”

    “可是,我更相信你可以證明那是你的稿子。”

    華秩航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淡了一些,顯出幾分正經來。

    “如果我找不到呢?”

    “如果你找不到,對我也沒有什么損失。反正我一向都不做什么好事,大家也都習慣了。只不過你可能就會比較辜負老爺子給你那么高的贊譽吧。”

    “而且,我看的出來,你和你所謂的那個姐姐關系并不好。”

    “倘若你連這點小事都不能占據優先權的話,你也沒有什么和她繼續斗下去的必要了。”

    “還不如直接認輸呢。”

    華秩航嘴是半分不饒人,特別毒舌。

    “你這個小孩,嘴怎么這么損呢?”

    謝宇安覺得自己心里那個踱上了無數神圣光環的華秩航的光芒正在一點一點的退去,最終變成了一個普普通通的毒舌小孩。

    華秩航斜斜的瞥了一眼謝宇安,并沒有說話,臉上一副我懶得和你計較的神情。

    “好啦好啦!我要回家和老爺子復命去啦,你們加油!別讓老爺子失望。”

    華秩航很是瀟灑的揮了揮自己的手臂,大有走時不帶一片云彩的風范。

    眨眼之間,華秩航就帶著自己洋洋灑灑的大部隊消失的不見了蹤影。

    很快,整個設計賽場就只剩下了沈凌和謝宇安兩個人以及在場的工作人員。

    沈凌看了看謝宇安,

    “不管怎么樣,總算是為我們爭取了三天時間。”

    謝宇安同樣深沉的點了點頭。

    “我們細細回想一下,設計賽場雖然有很多的黑幕,但是交上設計作品之后掉包還是不太可能的,也就是說,在我們今天將作品拿進來的時候,這份作品就已經被人調包了。”

    “如果我今天進廠的時候檢查一下就好了。”

    沈凌發出了一聲淡淡的嘆息。

    “不是你的錯,是我沒有讓你檢查。”

    “事已至此,說這些也沒有什么用了,我們還是想一想這個事情在哪個環節出了紕漏,然后找一下怎樣補救吧。”

    沈凌不動聲色的安慰謝宇安。

    謝宇安笑笑,本來是想安慰這個小妮子的,現在卻被這個小妮子倒過來安慰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昨天晚上我似乎是親眼看見你將修改完的設計圖紙放進你的抽屜里的。”

    沈凌點點頭。

    “也就是說,是有人在我們離開設計室之后的那段時間將里面的設計作品掉了包。”

    “按理說,你的辦公室應該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進的吧?”

    謝宇安忽然問了這么一句話。

    沈凌輕輕的搖搖頭,沒有說話。

    設計圖是怎么丟失的,她的心里其實已經浮上了一個隱約的人選。

    只是這話并不適合對謝宇安說。

    “這次設計圖丟失,主要責任在我。今天晚上六點之前,我一定會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

    沈凌看著謝宇安的眼睛,很是認真的說。

    謝宇安看著沈凌并不算慌張的樣子,心里寧愿猜到她可能已經知道了什么。

    于是也就很是聰明的沒有將這個話題延續下去,反而很是識情識趣的點了點頭。

    “好,你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謝宇安安慰似的拍了拍沈凌的肩膀。

    沈凌回以一個溫和的笑容。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778435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