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小叔寵我,我超甜!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想進傅氏

第二百三十六章 想進傅氏

    傅盛言幾天沒有去公司的事情,自然不只有秦南知道,就傅囿文的魅力,隨便勾搭公司幾個想要變鳳凰的麻雀姑娘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強掩下對待傅老爺子時候的那股不耐煩,竟然對著傅老爺子開始獻起了殷勤。

    傅老爺子雖然沒有那么喜歡,倒也不排斥。

    傅囿文給傅老爺子捏著肩:“爺爺,舒服嗎?都怪我,這些日子只顧著忙工作,都沒有好好的陪陪爺爺。”

    忙的哪門子工作?要不是因為到底是自己的孫子,傅老爺子可能真的開懟了,虛虛的應了一聲。

    下一秒肩膀上的力道就重了許多,傅囿文嘴角勾著笑:“不過我這么忙來忙去,到底不是個事,爺爺,我還是想進傅氏好好的跟小叔學習一下。”

    “你小叔有什么好學的,你自己的那些產業不是打理的還可以么?”傅老爺子故作驚訝。

    卻被傅囿文直接給當成了夸贊,他羞赧一笑,開始順桿子往上爬:“爺爺,您也知道,我的那些東西最多只能算玩玩而已,哪能跟傅氏比,更何況傅氏是我們家幾代的心血,哪里是我那些玩樂性質的東西能相提并論的?”

    傅老爺子被夸的整個人飄飄然,人老了果然還是耳根子軟。

    傅囿文不著痕跡的冷哼一聲,開始繼續誘導傅老爺子:“所以爺爺,您孫子也是想見識一下傅氏到底是個怎么樣子,不行嗎?”

    “這件事情得你小叔回來才能決定,畢竟現在傅氏做主的是你小叔。”

    “爺爺,您自己都說了是小叔了,小叔哪能阻攔自己的侄子進自家的公司呢?”

    傅囿文肯定不能讓傅老爺子把這件事情給知會傅盛言的,就算要給傅盛言知道,也得等他進了傅氏再說。

    傅老爺子為難:“可是現在傅氏的決策人是你小叔。”

    縱然是親兒子,涉及公司的事情,傅老爺子還是希望能給傅盛言絕對的自由,不然的話,那小子萬一拋下傅氏跑了可怎么辦。

    傅老爺子可是沒有忘記當初為了能把傅氏這個擔子拋給傅盛言他費了多大的力氣。

    傅囿文佯裝傷心:“爺爺,我是您親孫子,您都不能相信我嗎?也難怪,我從小在外面流落,傅家沒有我的位置看,我也能理解的。”

    他能理解個屁,傅老爺子哪能不知道傅囿文心里在想些什么。

    看看周圍傭人偶爾瞥向這邊的目光,傅老爺子知道,這老宅里茶余飯后的笑話算是有了。

    “爺爺,既然您不愿意幫我就算了,傅氏我就不進了。”

    傅囿文故作讓步。

    傅老爺子卻是知道自己不得不答應,這不比在書房,不只有心腹的傭人,這些事情一旦傳出去,傅家內部不和諧就變成了板上釘釘的事情,傅老爺子確定下一步那些股東就能踏破傅家老宅的門檻。

    是了,那些股東其實根本就不服傅家,只不過是看在傅盛言不好惹的由頭上,才遲遲不敢動手。

    但是一旦能有能扶起來和傅盛言作對的,那些人肯定不會放過。

    傅老爺子思忖了兩三分鐘:“算了,也正好你小叔這些日子沒有什么時間管公司,你去幫幫忙也好,有什么問題問秦南就是,秦南跟著你小叔久了,公司的事情算是最熟悉的了。”

    傅老爺子答應了,但是傅囿文并不高興,他這不還是不相信他么,竟然拿傅盛言的助手去帶他?誰不知道秦南唯一效忠的就是傅盛言和傅老爺子,除了這兩人的話是誰的話都不會聽的。

    “爺爺,您讓秦南來帶我,小叔不會有意見嗎?”傅囿文面露難色。

    “或者你改變主意不想進傅氏了?”

    傅囿文連忙搖頭,那些用來敷衍傅老爺子討好的動作都真心了些。

    能進傅氏,才是最重要的。

    當天下午,秦南就被傅老爺子一個電話給叫了過來,秦南本來還有些莫名其妙,向來都是他找傅老爺子,從來沒有傅老爺子找過他的精力。

    可是到了傅家老宅之后,秦南頓時懂了,他覺得自己接了個燙手的山芋,他趁著傅囿文一下沒注意,沖著老爺子道:“老爺子,這樣能行么?”要是傅盛言發現,非宰了他不可。

    傅老爺子到底是傅盛言的父親,傅盛言不會拿傅老爺子怎么樣,可是這種事情向來危險的就是他們這些當炮灰的啊。

    傅老爺子神秘兮兮的沖著秦南搖了搖頭:“放心吧,那小子不會拿你怎么樣的,最多幾年無休而已。”

    最多?幾年?

    秦南瞬間覺得自己的天都黑了。

    “爺爺,你們聊什么呢?”

    傅囿文走近,他手里握著手機。

    秦南盯著傅囿文手里的手機,暗暗思忖著,原來是打電話去了么?

    跟著傅盛言這么久,傅盛言的敏銳秦南多少學了點皮毛,他總覺得傅囿文的那個手機令人發毛。

    “怎么了?”傅囿文注意到秦南的走神。

    秦南不禁倒吸了口涼氣,自家傅總的這個小侄子還真的不是什么省油的燈啊,這白蓮花的模樣……簡直讓人無可挑剔。

    “”

    “能怎么?不過是意外你突然想進傅氏了。”傅老爺子打圓場。

    秦南傻呵呵的笑著,眼睛里透著精明:“是啊,傅小少爺這些年成績不小,我們都以為傅小少爺不會對傅氏感興趣了。”

    “怎么會?傅氏到底是傅家的東西,我是傅家人,自然會為傅家著想。”、

    傅囿文難得乖巧的模樣,惹的秦南一身雞皮疙瘩,他下意識的看了看傅老爺子,果然傅老爺子嘴角也是掩飾不住的抽搐,這個傅囿文這一次還真的是下血本了,至少成功的惡心到他們兩個人了。

    秦南無聲的問秦老爺子:“怎么辦?”

    傅老爺子一臉嚴肅道:“囿文是我傅家的孩子,對傅家的家業上心也是應該的,秦南你是盛言一手帶出來的,也是對傅氏最了解的,以后囿文就交給你帶了。”

    傅老爺子明顯話里有話,秦南敏銳的注意到傅老爺子并沒有說崗位,看樣子到底是不會超過傅盛言的。

    “好了好了,老爺子竟然開口了我也不敢不從,只是以后傅總要是追究起來,還要請老爺子多多說幾句好話,讓我的日子不那么難過。”

    “盛言不會說什么的。”傅老爺子篤定的意味深長。

    把傅囿文放進傅氏,有東西給傅囿文忙活了,傅囿文應該也暫時不會去有時間肖想沈家丫頭的東西了,傅盛言應該感激他這個做父親的才對。

    秦南僵硬的扯扯嘴角,但愿傅老爺子真的能護住自己。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806610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