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小叔寵我,我超甜!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水深

第二百六十七章 水深

    公關部在各個的公司里面都沒有什么好名聲,所以剛剛那人說的也只是讓傅囿文覺得疑惑。

    聽著傅囿文的吩咐,電話那頭的手下直接驚住了:“少爺,怎么突然想起來要查傅氏的公關部?”

    “怎么?有問題?”

    “這個部門,不好查,如果是傅氏其他的部門都還好,公關部魚龍混雜的,根本就算到里面到底會出來個什么能人異士。”

    “不就是一群給集團擋刀的么?能有什么不好查的?”

    傅囿文雖然語氣淡然,卻也是真的被這些人的語氣給勾起了興趣,傅氏的公關部,真有那么厲害?

    “和傅家交好的大家,都喜歡送子女進傅氏學習傅氏的管理手段,但是能夠最直接的看到東西的只有公關部。”所以傅氏的公關部就跟那些名牌大學一樣,名聲遠,卻難進也難測。

    因為能不能進去,完全是看傅盛言的心情而定。

    傅囿文不自覺的環視了一圈整個辦公室的人,果然都各有千秋的模樣。

    雖然不起眼,細看就能發型這些人身上的衣服質量和普通人的完全不一樣。

    傅囿文起初只是覺得可能只是因為這些人收入偏高,生活質量不錯而已,畢竟傅氏開出的工資真的不低。

    卻沒有想到,這里竟然是傅氏的關系鏈。

    傅盛言是傻了么?竟然還敢把他放進這么重要的地方?傅囿文頓時囿了一種撿到寶的感覺。

    電話那頭的手下沒有聽到傅囿文的回應,以為傅囿文生氣了,提心吊膽的試探性問道:“那少爺還有其他的問題嗎?如果是徹查傅氏的公關部的底細我們還真的辦不到。”回頭還容易被人掀了。

    “沒事了,你們忙你們的吧,記住,沒有什么特別重要的事情不要找我。”傅囿文說著就要掛電話。

    “哎,少爺等等,沈小姐這幾天來找過您了。”

    “她找我做什么?”傅囿文最近對沈芷晴特別的沒興趣。

    感覺到了傅囿文的態度,手下心里頓時明白了一些東西,沖著電話那頭禮貌道:“好的,屬下知道了,以后沈小姐來了就替少爺擋著就是。”

    他最近確實不是特別想見沈芷晴,提及女人,傅囿文不禁想起最近才被自己圈起來的那個阿清,他直接掛斷了電話,撥通了阿清的號碼。

    阿清正在打掃著傅囿文給的房子的衛生,也不知道這個房子是多久沒住人了,竟然這么臟。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的時候阿清嚇了一跳,看了一眼備注才接了起來:“喂,傅少?”

    那頭小心翼翼且極為溫柔的語調甚至讓傅囿文突然有一種想丟開一切直接回去的心思。

    “你在做什么?”

    “還不都怪傅少,給阿清的房子太大了,衛生都不好收拾。”她的抱怨聽在傅囿文的耳朵里軟軟的。

    混過酒場的女人果然要更懂男人的需求一些。

    傅囿文情不自禁的安慰道:“都是我的錯,我之前沒有想過那間房子很久沒有沒有住人了,不然你打電話給家政公司,我回去給錢。”

    “那樣太浪費錢了,你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阿清的體貼取悅了傅囿文,讓傅囿文身心舒暢,比起沈知情權那種假模假式的溫柔,傅囿文確實更喜歡這種發自內心的體貼。

    殊不知,隔著電話線的阿清露出了嘲諷的笑。

    “既然你都說了是我的錢,那我的錢我自己肯定能做主,我現在明林你好好休息,等著我下班回去帶你去吃大餐,家政公司的事情我來聯系。”傅囿文替阿清做了決定。

    這么多年,他已經很少有這樣的忌諱去替別人做決定了,他整個人都有了精神,當下就打了電話讓人去清掃那間已經快七八年沒有住過人的房子。

    “傅小少爺真的是業務繁忙啊。”抱著一堆資料過來給傅囿文的公關經理看著傅囿文一個接一個電話,陰陽怪氣道。

    “你管我?”

    “很不巧,傅小少爺既然在我的部門,傅小少爺就歸我管,哦對了,傅小少爺應該弄清楚了公關部到底是個什么樣的狀況了吧?那么合作愉快。”

    傅囿文看著公關經理的背影直瞪眼,可是他剛剛的話又不得不引起傅囿文深思。他怎么就那么確定才這么一會兒他就能弄清楚公關部到底是個什么樣的情況?

    看著面前的資料,傅囿文不禁有些頭大,卻還是每一本每一本的仔細拿起來看了。

    中午的休息時間有整整兩個半小時,傅囿文當然不樂意和這些人去擠食堂。

    索性拿了車鑰匙開了車去了那個他很久沒有去的房子。

    阿清開門的時候看到傅囿文的時候簡直驚喜壞了,她那雙酷似沈凌的眼眸越發的讓傅囿文心情舒暢。

    “傅少,你這會兒不是應該在公司的嗎?”她的頭頂上戴著一頂紙折出來的三角帽,身上穿著圍裙。

    果然沒有按照他的吩咐好好休息,可是這樣的阿清看在傅囿文的眼里更加的吸引人了,他忽略了阿清嘴角那抹詭異的笑意,只覺得遇到過這么多女人他總算是遇到了一個用真心待他的姑娘。

    尤其是阿清跟他的時候還是個雛就更讓他開心了,連沈芷晴跟他的時候都不是個完整的。

    是了,沈芷晴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那種做派早就讓傅囿文有了厭倦心理,如今有了比較之后,傅囿文越來越覺得沈芷晴上不了臺面了。

    沈芷晴狠狠的打了個噴嚏,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估摸著這會兒應該是傅氏午休的時間了,索性拿起手機給傅囿文打了個電話。

    “喂,囿文哥哥,你在哪呢?”沈芷晴用肩膀夾著手機,一手收拾著包包,她打算去找傅囿文一起吃飯,一個待在家里太無聊了,而且她也需要把這兩天沈伯遠的轉變好好的和傅囿文探討一下。

    想著就要和傅囿文面對面接觸了,沈芷晴簡直激動到不行,她悉心的看著包里需要帶上的化妝品囿什么缺少的。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82784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