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小叔寵我,我超甜! > 第二百八十章 一家人兩家心

第二百八十章 一家人兩家心

    幾個警察頓時就神色各異,領頭的人的臉色更加的嚴肅了:“王子犯法都和庶民同罪,更不用說什么一家人一家人的了,就一家人還能出個偷,那這世上還有什么東西能相信的,這種情況會影響社會的風氣的。”

    直接上升到社會風氣了?沈凌下意識的扭頭看了一眼于悅的臉色,果然已經黑的像是鍋底一下。

    她開始不顧這些外人的存在沖著沈凌發火:“你看看,都是你這丫頭招惹出來的,無緣無故的做什么要帶這么多人回來?現在還要誣陷我偷你東西?”

    “您……沒偷嗎?”沈凌不緊不慢的反問道。

    于悅滿心的怒火:“我拿你點東西怎么就叫偷了?沈家所有的東西都該是我的,我想拿就拿,你這個死丫頭管我那么多做什么?”

    “誒,禁止對被害人人身攻擊。”警察阻攔于悅道。

    氣的于悅像是只青蛙一樣:“這里哪里有什么被害人?不過都是這個丫頭信口雌黃,你們自己上了她的當了都不知道,還要來給我耍心機?”

    她在說張藍茵和謝宇安。

    一直沒有說話的謝宇安終于是輕笑出聲:“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沈家二夫人的涵養,之前都是只聽說過,沒有真正見識過,看樣子我回去還是得跟父親好好的說說,這么不靠譜的家世產業,還是不要輕易投資的好。”

    他的語氣輕飄飄的,像是在說一件特別平常的事情。

    于悅雖然不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氣質非凡的男人到底什么來頭,多少也能看出來他非富即貴,搞不好說的還是真的。

    想著沈伯遠可能因為自己幾句話丟了訂單,于悅的腸子都要悔青了,她倒吸了口涼氣沖著謝宇安道:“小伙子,生意人還是不要出爾反爾的好,我怎么樣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要牽扯到沈家。”

    “難不成您不是沈家人?那就好了,衣服的事情還可以勞煩各位警察嗲回去問清楚。”謝宇安故作驚訝。

    三個人都很清楚,就于悅這樣狡猾的像是個狐貍的女人,今天要是這么容易放過了她以后指不定會怎么報復沈凌。

    狐貍都是記仇的動物。

    于悅被說的語塞,連忙搖頭:“怎么會呢?我好歹算是沈凌這丫頭的長輩,你不相信我也該相信沈凌才是。”

    她竟然開始拿沈凌當擋箭牌?

    負責這一片的民警其實早就知道沈家是個怎么回事,平日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過是因為沈凌沒有找到他們頭上去。

    如今他們都在這里,這于悅竟然還這么囂張,幾個警察當下就覺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他們互相對視一眼,沖著于悅道:“如果這位夫人今天拿不出臟物,那就敢我們回警局去好好的喝杯茶,想想臟物的下落吧。”

    說著,領頭的警察竟然還甩了甩手銬。

    在這里住了幾十年,于悅自然是不愿意丟這個人的,她看了一眼沈凌,滿臉的不善:“你這個丫頭麻煩了人家警察,還不好好的解釋一下?非要弄得丟盡了人,沈家以后出門都難嗎?”

    “我從來沒有想過拿沈家怎么樣,就像是從來沒有想過悅姨會到我房里偷東西一樣,我想我之前應該講的很清楚,這些衣服價值不菲,沈芷晴和我非親非故,我不可能花這么大價錢去給她買衣服。”沈凌認真的說著。

    話音落,所有人都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原委,繼母逼著繼女給自己的女兒買衣服?這放在電視劇里都不敢這么演。

    張藍茵當下就諷刺的笑出聲:“原來是這么回事?我說那天沈芷晴一直說的等著瞧是怎么回事呢?原來是等著自己的親媽來當賊偷回去穿么?”

    連警察都難以掩飾自己的笑意。

    于悅看著這些人的嘲笑的模樣,氣的渾身發抖,她把所有的賬都算到了沈凌的頭上:“沈凌,你惹出來的事情你自己解決,不然你爸爸回來我可不會幫你說好話。”

    “您把偷我的那些衣服拿出來不就好了?什么我自己解決?我都說了,那些衣服能抵的上我好幾個月的工資了,我哪里來的錢給我那個便宜姐姐買單?”

    把沈芷晴賣了或許都不值得那兩件衣服的錢。

    于悅覺得沈凌就是在刻意的貶低她們母女,更生氣了:“你這個當妹妹的給姐姐買兩件衣服怎么了?我們老家家里的閨女還都是用來換錢的呢,你爸沒把你賣出去你還得多謝謝我你知道不知道?”

    她竟然開始和沈凌玩起了封建的那套觀念。

    可惜沈凌不上于悅的套,她瞇了瞇眼睛,似乎是花了不小的力氣才消化完于悅說的話,就在于悅以為沈凌要改口了的時候,沈凌卻是一字一頓道:“既然我這個悅姨這么不知道悔改,那還是麻煩警察先生你們親自動手吧,她的房間在這個走廊前面最大的那間房間。”

    在古代被叫做填房的女人,到現在竟然比原生家庭的女兒還要囂張,甚至還打起財產的主意?

    “那么這位夫人,我們得罪了。”

    于悅沒有來得及攔住他們。

    他們就從于悅的房間里找到了沈凌丟失的衣服,因為標簽牌還留著的關系,警察核實了一下金額,竟然連人帶衣服帶回了局里。

    當沈家只剩下沈凌,謝宇安和張藍茵三個人的時候,沈凌竟然覺得有些別扭。

    “我家就是這個樣子,讓你們見笑了。”

    沈凌說著嘆了口氣,謝宇安的眼神深邃了幾分,良久,他點燃了一致煙,深深的吸了口才開口說道:“那你為什么不搬出去?”

    沈凌看看自己房間的東西,笑的竟然有些苦澀:“如果可以,我也想脫離這家人。”可是,她上一輩子的仇還沒有報,母親的仇還沒有報,怎么讓她能看著沈家這幾個人逍遙自在呢?

    像是知道沈凌在想什么,張藍茵拍了拍沈凌的肩安慰道:“沒事的,你還有我們,有什么我們可以幫的上忙的,你可以隨時開口。”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83554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