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被打

    張藍茵的那句話直接說的沈凌的眼眶都濕潤了,沈凌深深的吸了口氣道:“謝謝你們,如果有需要我絕對不會客氣的。”

    天色已經漸晚,沈凌也實在不好留兩人下來吃飯,正準備送她們走的時候,卻剛好碰到了回來的沈伯遠,沈伯遠的身上有著淡淡的酒氣。

    這個不安分的男人,又去喝酒了?

    沈凌想要當做看不到,卻被沈伯遠攔住了去路,他那張滿是酒氣的嘴,張口就是:“你悅姨呢?我一回來就聽到鄰居議論紛紛,說她被警察抓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報的警?”

    沈伯遠能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還多虧了于悅的鬧騰能力,到了門口的時候動不動警察打人了動不動繼女看不過眼年紀大的繼母報警要趕繼母走,各種說法,吸引盡了路人的目光。

    沈凌頓了頓看著沈伯遠,輕嘲道:“是我又怎么樣?”

    回應沈凌的是一記響亮的巴掌,打的沈凌滿臉的不可置信。

    沈凌的手摸上自己飛速腫起來的臉,臉還在震,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你竟然打我?”

    見狀,謝宇安立即把沈凌護到了身后,沈伯遠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屋里還有其他人,他變臉也變得像是翻書一下,他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沈凌,滿臉的歉意:“對不起,是爸爸喝多了,一下沒有控制住。”

    “沒有控制住就可以隨意打人?沈叔叔還真的是和往年一模一樣,不顧別人的想法我行我素。”張藍茵對沈伯遠可是沒有少了解過。

    沈伯遠看見張藍茵那張臉就能想起沈顏,那個時候沈顏的身邊,似乎也有一個這么個小姑娘護著沈顏,頓時,沈伯遠心底的那股屈辱感又上來了,他像是被點著了的炮仗一樣,沖著張藍茵就炸了起來:“大人說話你個小孩子家家的開什么口?你媽媽沒有教過你什么是尊重人嗎?”

    張藍茵的父母還真就沒有教過張藍茵沈伯遠口中的那種尊重人。

    “沈叔叔,我可不是當年的顏姨,打不還口罵不還手,你們沈家對不起顏姨和沈凌的,我都會一筆一筆討回來的。”

    她的每一個字都狠狠的戳在沈伯遠的心上,讓沈伯遠直接滿心的怒意。

    “你個小丫頭懂些什么東西?就你一個小丫頭還能動的了我?”

    “那我呢?”謝宇安打斷沈伯遠的話。

    他的眼神冰冷。

    沈伯遠的酒醒了一半,越看謝宇安越是覺得眼熟,這這個人怎么那么像謝家的那位少爺?

    不可能的,就沈凌的本事他還是多少清楚一些,怎么可能和謝家的少爺能勾搭的上?

    看著沈叔叔被謝宇安給一句話噎的說不出話來,張藍茵驕傲的看著沈伯遠:“沈叔叔,有些事情既然做不到就不要開口,免得丟人。”

    沈凌全程沒有說話,她還沉浸在沈伯遠的那巴掌里,沈伯遠竟然會為了于悅打她,果然之前對她的好都是他刻意裝出來的么?

    謝宇安注意到沈凌的不對勁,低聲詢問道:“你還好嗎?”

    “還好,不清醒的也算是清醒了,挺好。”沈凌的話很細碎,她看向沈伯遠的目光沒了溫度。

    聞言,謝宇安稍稍的放下了心,沈凌這樣的變化也好,這樣一來也不會在沈家輕易受欺負了。

    門口突然傳來不小的響動,接著就是大步走來的沈芷晴,沈芷晴氣勢洶洶的上前就要打沈凌,被謝宇安攔住,一次不經意,第二次哪能繼續讓她在他的眼皮底下被欺負?

    “好啊沈凌,你勾搭了一個傅盛言還不夠,現在又一個謝宇安?你現在還把他帶家里來了?誰給你的膽子?”沈芷晴氣的開始語無倫次,天知道她回來的時候聽見那些鄰居的議論有多難聽。

    “沈芷晴你不會說話就閉上的你的嘴,你別自己不干凈就覺得全世界的人都應該和你一樣。”謝宇安冷著一張臉,他是查過沈芷晴的,這個女人私生活比他想的還要混亂,想要收拾她簡直簡單的不能再簡單。

    看著謝囿安的臉色,沈芷晴心底不由有了幾分畏懼的意思,可是那份畏懼根本維持不了多久,沈凌嗤笑:“怎么?剛剛還氣勢洶洶的樣子,這會兒就沒有氣了?”

    這個死丫頭當她是氣球么?一會兒有氣一會兒沒氣?

    “沈凌,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思,竟然讓警察來抓我媽?”沈芷晴想起剛剛鄰居的指指點點就氣不打一處來。

    說起這個沈伯遠也是皺了皺眉:“你悅姨又沒有做錯什么,你讓人抓走她做什么?這不是成心讓外人看我們沈家的笑話么?”

    沈凌冷笑了一聲,不咸不淡的說道:“我不動手也可以,你們倒是去讓傅盛言知道一下她做下的事情,我保證她這輩子都不用再回沈家了,我都不用動手。,”

    和傅盛言打過那么多次交道,沈伯遠哪能不知道傅盛言是個什么樣的人,沒準還真的能按照她說的那樣做。

    沈芷晴卻是一臉的不屑:“你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你以為傅盛言回在乎你多久?沈凌,你未免太過于把自己當回事了。”

    “那傅盛言不會的話,我是不是可以?”謝宇安可是人都在這里。

    “嘖嘖,沈凌你到底是把你那狐媚子媽媽的本事學了個十成十,這傅盛言圍著你團團轉也就算了,現在還多了個謝宇安,怎么?你還要坐享其人之福不成?”

    沈芷晴的冷嘲熱諷根本不被沈凌放在眼里,沈凌看看手機,輕飄飄道:“你們再不去想辦法,悅姨可能真的要在里面過夜了,要知道如果脾氣不好遇上脾氣不好的,在里面待一夜可是會去掉半條命的。”

    這兩父女還真是像,根本就沒有擔心過于悅,他們更擔心自己的面子,如果于悅沒有在大門口把所有的鄰居都給鬧騰出來,或許于悅直接消失一個晚上,這兩父女都不會發現。

    于悅的命也真的是苦,不過……她落得這種下場那也是活該。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835545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