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爭執

    “我不管你昨晚經歷了什么,那些事情是不是你自找的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趕緊以最快的速度給我回來,別玩野了心連家都不知道在哪了。”沈伯遠絲毫沒有察覺出來電話那頭的于悅的虛弱。

    沈芷晴好不容易瞇著被于悅的電話吵醒,她看了于悅一眼道:“怎么了嗎?”

    “沒怎么,”于悅沒心思應付沈芷晴,而是對著電話那頭的沈伯遠道,“沈伯遠,你還真就以為你一句話我就一定得做些什么嗎?我今天偏不回去,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怎么樣。”

    于悅從來沒被沈伯遠給兇成這樣過。

    沈伯遠氣的不行,他強忍住摔手機的想法:“你確定?那你以后都別回來了。”

    兩人的電話不歡而散,一直站在二樓樓梯一角的沈凌嘴角勾了個弧度回房。

    看樣子沈伯遠和于悅之間也并不是表面看起來的那么好。

    轉而沈凌就聽見外面的門響,是沈伯遠出去了。

    雖然不知道是去哪里,總之不可能是去找于悅就是了。

    沈凌瞇了瞇眼睛,發出一聲嗤笑。

    一夜好眠,沈伯遠和于悅都沒有回來。

    沈凌睨了一眼空無一人的沈宅,心情輕松的去上班了。

    “早啊。”沈凌有些驚訝,謝宇安竟然這么早就來工作室了。

    “早。”謝大設計師看起來心情也不錯的樣子。

    “你這么來工作室,我可不會給你加工資。”沈凌開玩笑道。

    “你覺得我像缺那么點工資的人嗎?”謝宇安輕笑。

    一上午的工作,竟然就在這么輕松的氛圍里面過去了。

    沈凌看著手里的半成品設計圖,有心感嘆:“折騰了大半個月,總算是完成了一半了。”

    “沒辦法的,設計這個東西本來就費時間,你也知道,靈感這個東西不是時時刻刻都有的。”

    “那當然。”

    ……

    另一邊的沈伯遠自然心情就沒有這么好了,他看什么文件都看不過去,站在他辦公室里匯報的人渾身都在后悔,這沈總的心情怎么一天比一天差了?進來之前應該先問問陳秘書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次有什么關于沈總的事情,陳秘書總是特別的了解。

    恰巧,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沈伯遠心情極差的說了句進。

    就看見陳艷端了杯咖啡旁若無人的進來。

    “沈總,你的咖啡。”

    濃郁的意式咖啡總能讓人的壞心情得到舒緩,被打斷了匯報工作的人在心里直呼陳艷是救星。

    經過這么一遭,陳艷在公司里的風評更好了,并且竟然有種隱隱要超越于悅這個正牌的沈太太的趨勢。

    陳艷被一個同事攔住。

    “陳秘書,沈總這兩天到底是為什么心情那么差啊?我都不敢進去匯報工作了。”

    沈伯遠的心情簡直影響了整個公司的工作進程。

    陳艷笑笑:“沒什么的,不關你們的事情,你們顧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攔住陳艷的同事半信半疑道:“真的沒事嗎?可是我們都很怕沈總把脾氣發泄道我們身上。”

    “下午就沒事了,我保證。”

    得了陳艷的話,一傳十十傳百,像是給公司的人吃了一顆定心丸一樣。

    經過陳艷一杯咖啡的時間的引導,沈伯遠郁郁的心情總算是得到了安慰。

    下午的沈伯遠看起來果然沒有之前那么可怕了。

    一時間,大家對陳艷的信任又不自覺的上升了幾分。

    剛到沈宅的沈芷晴和于悅兩個人,看見傭人的目光明顯覺得不對勁,想著沈伯遠對著自己發的那通火,于悅心情也是極差,她兀自上了樓。

    沈芷晴隱約聽見傭人幾句議論,索性上前質問:“怎么回事?昨天發生了什么事情嗎?”難不成是沈凌那個死丫頭又整出了什么幺蛾子?

    “沒什么,沒什么。”涉及到沈伯遠和于悅之間的事情,他們還是不敢在沈芷晴面前說的。

    “今天不說清楚,你們明天就都不用來了。”沈芷晴一下就抓住了這些人的軟肋。

    她們面面相覷,好半會兒才開口道:“我們早上來的時候,并沒有看見沈先生,而且沈先生的床和我們走之前是一樣的。”換句話說那張床根本就沒有睡過人。

    沈芷晴捏緊了手指,深深的吸了口氣:“真的假的?如果是假的,我饒不了你們。”

    果然于悅不在家的時候,沈伯遠就也不在家了么?

    “沈先生的床一直都是我們整理的,不會有假。”

    沈家的傭人對著于悅母女從來不說假話。

    她們的眼睛清明著,知道這倆母女在這個家里比正牌的大小姐地位重要的多。

    沈芷晴氣壞了,她怎么可能想不到沈伯遠那人的性子,只是她拿于悅沒有辦法而已。

    某種意義上來講,于悅也是個可憐的女人。

    雖然她的可憐遠遠輕于可恨的程度。

    “行了,這件事不要給夫人知道。”沈芷晴眼見著于悅換了衣服下來,揮退了幾個傭人道。

    “知道了。”光給沈芷晴知道她們就已經足夠膽戰心驚了,更何況于悅。

    于悅似乎絲毫沒有察覺到氣氛的奇怪,她看著幾個傭人在沈芷晴面前散去:“怎么了嗎?”

    “沒什么,就是問問打掃情況,媽你知道我愛干凈的。”沈芷晴何止愛干凈,她能算的上有潔癖了都。

    “你啊你,一點點的灰塵也沒什么的,就不要為難她們了,她們也不容易。”于悅也是苦過來的,雖然養尊處優多年。

    但是一些刻骨銘心的事情于悅還是記得的。

    沈芷晴搖了搖頭:“她們拿了我們家的工資,自然就應該為我們家好好做事,更何況我們也并沒有多為難她們不是么?”

    于悅也就是說說而已,見沈芷晴一如既往的聽不進去,倒也沒有多在意。

    沈芷晴在臨上樓洗澡之前警告的看了一眼正偷偷看往自己這個方向的幾個傭人。

    意思大概是讓她們別亂說話。

    幾個傭人被沈芷晴看的脖子一縮,便是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了,畢竟誰也不想招惹上這個陰晴不定的大小姐。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837101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