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小叔寵我,我超甜! > 第二百九十七章 要結婚

第二百九十七章 要結婚

    就傅盛言那張面癱臉,都有人要的嗎?傅囿文不覺得這個是什么好消息,就傅囿文知道的,傅盛言的身邊除了沈凌之外,目前是沒有什么其他的女人的。

    他忍不住眼前又開始浮現起沈凌那張臉,搖了搖頭才回過神,他是怎么了?怎么最近想起那個丫頭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了?這可不是什么好事。只不過……

    傅囿文看著傅老爺子嘴角嗜著的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他硬著頭皮開口道:“該不會是沈凌吧?”

    “為什么不會是沈家那丫頭?你小叔對沈家那丫頭有多上心你又不是不清楚。”傅老爺子摸起了自己的下巴,老神在在的,像極了影視劇里面的那些老頑童。

    “不可能的,是誰都不可能是她的。”傅囿文的反應仿佛是自己要嫁給傅盛言一樣。傅囿文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想到沈凌要嫁人了就很心煩意亂。

    明明他沒有那么在意那個丫頭的才對。

    “沈家那個丫頭,根本就不夠格進我們傅家的門吧?”傅囿文更像是要說服自己一樣。

    傅老爺子看看傅囿文,心里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個半道找回來的孫子他雖然沒有對傅盛言那么上心,但是到底也還是他傅家的人。

    “如果沈家那丫頭不夠格進傅家的門,那你和沈家那丫頭的姐姐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我和她不是那個樣子。”傅囿文著急的解釋,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下去。

    他腦子里亂亂的,以前用來說服自己的一些東西,這會兒看起來卻沒有絲毫的說服力。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有些東西其實并不那么需要門當戶對,就傅家的家業來看也不需要你們這些人去聯姻犧牲自己,局限和拘束你的從來就不是傅家,而是你自己。這些話早在之前你剛和那丫頭在一起的時候我就和你說過。”

    傅老爺子的話里的每一個字都像是尖刀一樣,狠狠的扎在了傅囿文的心里,傅囿文深深吸了口氣,他捂住耳朵,自言自語道:“不可能的,不會的,我怎么可能……”

    傅囿文整個人表現出來的像是瘋了一樣,渾然沒有感覺到傅老爺子投過來意味深長的目光,他自顧自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一瞬間仿佛什么人都叫不醒他。

    看的傅老爺子直搖頭,人啊,總是這樣,要失去了才會知道那個人對自己的重要性。

    何必呢?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傅囿文拿了車鑰匙,油門踩到底,車窗外吹進來的風才算是讓他清醒了一些。

    他鬼使神差的把車開到了沈家附近,猶豫了許久,才拿出手機撥通了一串號碼。

    下來的不是沈芷晴,沈凌其實也很意外,傅囿文怎么可能會突然來找自己?可是電話里的聲音不像是喝醉了的模樣。

    沈凌還是下去了,她意外的在傅囿文電話里說的位置找到了傅囿文的車,他并不在車里,而是靠著不遠處的一棵樹,像是在想著什么事情一樣。

    渾然不像是沈凌以往認識的傅囿文。

    她滿是好奇的上前:“喂,傅囿文,你突然找我出來干什么?”他們都已經分手了不是嗎?

    傅囿文聽見沈凌的聲音,對上沈凌視線,他走近沈凌的時候沈凌的呼吸明顯停滯了那么一兩秒。

    “怎么?怕了?怕了你還出來做什么?”他的聲音低沉,渾然不是平時的那個他能發出來的嗓音。

    “我沒怕,我只是好奇你這么大晚上把我叫出來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沈凌看著傅囿文依舊是那滿臉的懵懂,她實在想不通, 她和傅囿文之間明明都已經鬧的那么難看了,這個男人還有什么臉面來找她?

    傅囿文深深的看了一眼沈凌,沉聲道:“如果,如果我說我后悔了,你會不會回來我身邊?”

    沈凌笑了,是被氣的,合著這個男人大半夜發瘋就僅僅是為了告訴她他后悔了?“你后悔有用嗎?失去的東西已經回不來了,傅囿文,我記得我很早的時候就跟你說過,我們之間不可能了。”

    “我知道你肯定是在氣我,不可能的,你那么愛我,怎么可能會這么輕易的放開我?”傅囿文說著竟然直接把沈凌給拉進了懷里。

    沈凌被他這樣突然的舉動給嚇了一跳,她連忙掙扎:“傅囿文,你要說話就好好說話,別這么動手動腳的,這是在沈家附近,被人看見對你對我都不好。”

    他沒有放開沈凌,反而更加親近她,他的唇緊貼著她的耳朵,低聲說著:“你在騙我的,對不對,你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能放開我的。”

    “可能不可能在我,不是嗎?傅囿文,你當初背著我和沈芷晴搞到一起的時候你就怎么就不想想這些不可能,我告訴你,現在你做什么都晚了。”沈凌領拼命的掙扎著。

    傅囿文的雙臂越收越緊,像是要把她嵌入懷里一樣。

    “我不聽,你在騙我,你是在騙我,對不對?”

    “你放開我。”沈凌覺得自己開始喘不過氣了。這個男人是故意來報復她的吧?

    “你們在干什么?!”從外面回來的沈凌看見傅囿文的車以為傅囿文是來找自己的,連家門都都沒有進就往這邊來了,卻沒有想到會看到沈凌和傅囿文糾纏的一幕。

    她的眼眶當時就紅了。

    趁著傅囿文愣神的時間,沈凌掙脫開了傅囿文,看也不看他就想離開,卻被沈芷晴抓住了手腕:“你要去哪?”

    還沒等沈凌反應過來,沈芷晴就直接沖著她臉上甩了一巴掌,沈芷晴這些日子的怒火算是全部都發在了沈凌的身上。

    清脆的巴掌聲把傅囿文打清醒了,傅囿文上前護在沈凌身前,怒視著沈芷晴:“我什么時候準你動她了?”

    沈凌的右臉因為沈芷晴用了不小的力道,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的變紅變腫。

    她冷冷的看著沈芷晴:“你管不住男人,就只會拿別人發脾氣么?”

    沈芷晴看著傅囿文,有些失神,她渾身都有些脫力:“你護著她?你竟然護著她?”

    她的臉上滿是嘲諷。

    傅囿文冷冷的看著沈芷晴:“你要發瘋自己回家發去,這里沒有可以給你發瘋的地方。”

    “枉費我還對你那么上心,原來從頭到尾,入了你眼里的還是這個死丫頭?”沈芷晴宛如患了失心瘋一樣,歇斯底里的沖著傅囿文吼出聲。

    “真是個瘋子。”沈凌厭惡的看著沈芷晴,傅囿文能背叛她沈凌,怎么可能就不能再背叛她沈芷晴?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843551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