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小叔寵我,我超甜!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任由擺布

第三百二十一章 任由擺布

    沈凌的刺激,讓白嵐心里更加不爽了,她扯著沈凌的頭發的手不經意間多用了幾分力氣,她滿臉嘲諷:“是嗎?那到時候我和盛言哥哥會親自去墓園看你的,到時候讓你好好的看看,盛言哥哥心里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她們之中誰能笑到最后好像不是她們兩個能決定的,沈凌強忍著來自頭皮的痛,她皺了好幾次眉頭才艱難的開口道:“我還是那句話,除非你今天就在這里把我弄死,不然我一定會讓你嘗到動我的滋味。”

    “嘖嘖,這么快就想死了嗎?那可不行,我還沒有讓你知道,動我男人的后果呢。”白嵐笑的滿身邪氣,她后退幾步,拍了拍手掌,竟然進來幾個穿著黑衣的彪形大漢。

    沈凌的一顆心頓時提起,又是那種骯臟的手段么?看樣子眼前這個光鮮亮麗的小姐,并沒有比沈芷晴干凈多少。

    只聽白嵐沖著那幾個男人吩咐:“去把她的衣服給我扒了,好好的拍幾張照片,我們傅總一定會很喜歡的。”

    沈凌猛的睜大了眼睛,竟然不是那種尋常的手段?

    “呵,你以為我會把你給他們?你這種女人,連配他們都配不上,我怎么可能會把你這種女人給我的手下?”白嵐居高臨下的看著蜷縮在地上的沈凌。

    背過身的時候沒有再管沈凌。

    沒有想象之中破門而入的王子,沈凌因為受了太多的折磨,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人七手八腳的把她扭曲成各種羞辱的姿勢。

    照相機的閃光燈讓她的瞳孔變的開始渙散。

    這個女人,最好不要讓她有活下來的機會。

    不然她一定一定會讓她付出代價。

    秦南和謝宇安趕來的時候,白嵐和她的人都已經離開了。

    謝宇安先一步進的倉庫,他看見地上像是破布娃娃的一樣的沈凌眉目呲裂,他大吼讓秦南不要靠近,兀自把自己的西裝脫下,把沈凌包起公主抱出了倉庫。

    看著被謝宇安抱在手上的沈凌,秦南心思一沉,這下,事情大了。

    送到醫院之后,所幸的是沒有侵占的痕跡。

    謝宇安看著躺在病床上的沈凌點燃了一支煙,他冷眼看著一邊作陪的秦南:“他什么時候回來?”他知道他不在國內。

    但是如果他不回來,他不確定他會做出什么事情,這可是他謝宇安捧在心尖上的姑娘。

    如今竟然遭受這種非人一般的待遇。

    秦南的身心都是涼的,他顫抖著嘴唇:“不知道,也許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他這次是真的失職,明明已經知道地方了,怎么還是讓人得了手。

    也不知道那些人對沈小姐究竟做了什么。

    謝宇安的瞥了一眼床上躺著毫無生氣的沈凌,舌頭碰了碰上顎:“那最好,不然我不確定我下手有沒有輕重。”明明是應該被最好對待的人。

    醫生說她的精神狀態極差,進急救室的時候給打了麻醉,如今麻藥的藥效應該早就過去了,但是現在還醒不過來顯然是因為她自己心理原因。

    “謝少爺放心,保護好沈小姐也是我們傅家的責任。”秦南想都不敢想傅盛言會是怎么樣的反應。

    他給傅盛言打電話的時候那邊都是直接沉默到掛了電話。

    隔著電話秦南也能感覺到來自傅盛言的怒意。

    傅盛言出差的地方離白家很近,白家人也想不到,還在僵持給不給白嵐打電話的時候,傅盛言竟然親自上了門。

    傅盛言滿身冷氣,就在白父嚴厲的說著傅盛言不注重兩家臉面私自悔婚會影響他大家閨秀的女兒前途的時候,秦南給他打了電話。

    他當下就摔碎了一只名貴的陶瓷杯,他抬頭看向白父,目光里毫無溫度:“當年母親的一句笑話被白家如此重視是我傅家的榮幸沒錯。”

    “你既然知道是你傅家的榮幸你就該好好對我的女兒,我白家的女兒可是向來都是我白家的掌上明珠,這么不明不白的被傅家拋棄,這不是傅家在刻意毀我白家名聲嗎?”白父趾高氣昂的看著傅盛言,他以為他已經壓制住傅盛言了。

    傅盛言的嘴角詭異的勾起一絲弧度,似是嘲諷:“大家閨秀?白家的大家閨秀就是知法犯法?我來的時候我就說過了,我傅盛言的未婚妻姓沈名凌,至于你白家的大小姐,哪里要給哪里去吧。”

    “你……”白父被傅盛言的直白給氣的說不出話。

    他指著傅盛言,半天直喘氣。

    傅盛言冷眼看向白老爺子:“白老爺子,我還是那句話,如果白家不會管教女兒,我傅家不介意代管,只是白家那個時候不要站出來假惺惺的維護就是了。”

    “我女兒不過就是表示一下對你的上心才對那個女人動手了么?你怎么可以為了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兒這么對待我女兒?”白父滿臉痛心疾首的樣子,仿佛傅盛言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

    “只是動手了?普通人家?呵,我好像來之前就和你們白家打過招呼,那是我傅盛言的女人,誰動了誰就要付出代價。”傅盛言直視著白父。

    “荒唐,我白家的女兒怎么可以和那個什么沈什么相提并論?”白父很執著出身這方面。

    “可是白小姐也沒有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兒教養好不是么?白小姐如今除了有個白家撐腰,還有什么?她這些日子在項目部的紈绔跋扈應該不用我轉述吧?”傅盛言臉上的笑意越來越冷。

    “我白家的女兒自然是值得最好的,而且你應該不會不清楚我女兒故意帶著項目回去不過是為了給你傅氏送錢找個借口,有了這個項目,你傅氏想要開發這個市場根本就是個很大的助力。”白父還是那副居高臨下的態度,某種意義上說,他不覺得白嵐有做錯的地方。

    在他眼里,白嵐只是在捍衛自己的男人而已。

    所有的白家人都已經把傅家當成了囊中之物,甚至于傅盛言已經成為了他們可以擺布的人,白父說起這個話來的時候眼皮都沒有眨一下,他的底氣十足。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85298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