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小叔寵我,我超甜!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潑冷水

第三百二十八章 潑冷水

    白父給白嵐潑了不少的冷水。

    聽的白嵐很不耐煩:“您平時不都是不管我的么?那這次也別管了,好好的在旁邊看著就好了,等我進了傅家,還能讓傅家給白家注資,讓白家的家產翻上一番。”

    “呵,說的好聽,你以為我不管你就沒有人能管你了?傅盛言沒有你想的那么瞎。”白父清晰的記得傅盛言專門跑白家那一趟留下來的威脅,他活了這大半輩子,還真的從來沒有被人那么威脅過。

    偏偏他還不能生氣,因為也確實是自己的女兒做的不對。

    “等我嫁給了盛言哥哥,盛言哥哥還能不聽我的?”白嵐反問道。

    她自信的模樣直接把白父給噎了個正著,白父腦子里圈都是傅盛言在白家匆匆丟下的那幾句話,傅盛言怎么可能會按著白嵐說的那樣去做,他不想著法子把白氏給弄沒就不錯了。

    “嵐兒,你要聽話,你不是小孩子了,這個世界上并不是什么你想要就能得到什么。”白父無奈的搖頭,苦口婆心的規勸。

    卻被白嵐看成了刻意的阻止,她滿心的不解:“爸,我就不明白了,明明以前你從來不管我這些的,今天怎么突然這么多的話?還句句都是阻止,這根本就不像你啊。”

    以往的白父甚至會自己給自己畫餅的,如今聽見白嵐這么講述那些來自未來的利益,卻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白嵐不禁起了疑心:“該不會是那個不要臉的狐貍精找過你了吧?”她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那個勾引她的盛言哥哥的女人不擇手段要到了白父的聯系方式。

    畢竟這么短時間,那個女人也不可能跑出國,手底下的人今天早上還說那個女人還在醫院躺著。

    白嵐這副樣子,簡直是和白父的那個死去的妻子一模一樣的性子,白父嘆了口氣,有的時候他看著白嵐都能情不自禁的想起亡妻:“嵐兒,我跟你說過幾次,做人要大度,不屬于你的就不是你的,不要去想著強求,你也強求不來。”

    聽著白父的話,白嵐抿直了嘴唇:“說吧,爸,到底是誰這么大的面子,竟然讓你出面當說客。”

    他這個樣子根本就不是白嵐平時了解的那個樣子。

    仿佛換了個人一般,不停的在忌諱著什么。

    白嵐心里的狐疑更甚,

    聞言,白父心里咯噔一下,語氣不變,依舊是那副淡然:“我只是覺得我們白家沒有那個必要非要去依附傅家,傅家在別人眼里或許是個香餑餑,在白家面前,卻是可要可不要。”

    不招惹上傅盛言,白家還能多安逸兩年。

    “爸,你這樣的想可就不對了,你這么沒有上進心,爺爺都不說你什么的嗎?”白嵐反過來教育自己的父親。

    惹的白父一聲嗤笑:‘你還是真的是和你那死去的媽一樣的性子,你這如果是一下不小心得罪了傅家,我白家可能不垮也得脫層皮,有些東西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的。’

    “胡說,我那么喜歡盛言哥哥,怎么會得罪了傅家?”她要是得罪了傅家以后還怎么嫁進傅家的門?

    “你的盛言哥哥卻未必是這么想的,好了,我的話就放在這里,之前你做下的事情,我不追究,但是如果你再用保鏢做那些邊緣事情,就別怪我把你手上的權力全部收回來。”

    到時候的白家大小姐,只會是個衣錦玉食的大小姐。

    無論做什么事情,都得事先得白父的同意。

    白嵐哪里受的了這樣沒有自由的生活,她跺了跺腳:“爸,如果不是我媽死后你一直沒有和什么女人有來往,我還真的要懷疑你整了個私生女出來。”不然的話怎么會不顧她這個親生女兒,而格外護著一個不相干的女人。

    白父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如果可以,他還真的希望那個孩子是他的骨肉,這樣好歹能和沈顏還有點牽扯的關系,可是:“你少胡思亂想,就你這么一個倒霉孩子我就已經夠頭疼了,再來一個你還真的是想看你爸直接瘋掉。”

    成天跟在她后面收拾爛攤子就已經夠讓白父覺得懷疑人生了,偏偏白老爺子身邊的得力助手白管家還總是寵著白嵐。

    “既然不是,爸你就安心等著我把盛言哥哥給你領回去當女婿吧,至于其他的,爸你就不用多說了,那個女人我自然是有很多種方法可以讓她消失不見。”白嵐有信心能直接讓那個勾引她的盛言哥哥的女人直接消失。

    而且到時候傅盛言的身邊只有她白嵐了,她還偏偏就不信傅盛言不會比對著那個女人還百依百順了。

    白嵐似乎都能看見自己挽著她的盛言哥哥的胳膊走進婚姻的禮堂的時候的場景了。

    見白嵐仍然執迷不悟,白父不由重重的嘆了口氣。果然自己的這個女兒就是典型的不撞南墻不回頭。

    白父掛了電話之后滿臉躊躇,全程聽了電話內容的白老爺子一聲輕哼:“看看,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好女兒,好說歹說都勸不聽,我看到時候真的得罪了傅盛言,你上哪求去。”

    “爸,嵐兒這樣不也是有你一半的功勞么?”父子倆開始互相推卸責任。

    另一邊,掛了電話的白嵐瞇了瞇眼睛,她對她的父親的話半信半疑,她明明都有叮囑那些保鏢,那些保鏢應該不敢把這件事情告訴給白家那邊的。

    她拿起床邊的分機,隨意的按了幾個數字。

    一番吩咐之后,不過五分鐘,負責保鏢的頭頭就出現在了白嵐的面前。

    白嵐身著真絲的浴袍,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敢抬頭對上白嵐的臉。

    “小姐,您找我?”

    誠惶誠恐的語氣,更加能讓白嵐確定,把她做了這件事情的消息給泄露出去的,根本就不是這些保鏢,那不是他們,又會是誰?

    “我之前跟你們說什么來著?城郊倉庫的事情,不能讓本家知道。”白嵐的聲線低沉,氣勢感十足。

    縱然是五大三粗的保鏢,都被白嵐的這股氣勢給整的一顆心高高的懸起。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859274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