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小叔寵我,我超甜!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新的衣服

第三百四十一章 新的衣服

    沈凌還沒有來得及應聲,就聽見外面一陣急促的由近到遠的腳步聲,她嘟囔了一句傅家的傭人還真忙,隨即毫無芥蒂的開門出去。

    僅僅纏了一身浴巾的她誘惑感十足,她環視了一眼整個房間,傅盛言果然不在。

    不過還好那個男人不在,也免得她尷尬了。

    沈凌順勢坐到了床邊,仔細的拿起傭人放在床邊的衣服,從內到外一整套,看起來是全新的,剛剪下來的吊牌還放在一邊。

    她拿起來看了一眼,上面沒有標價格,吊牌上有一記剪刀的痕跡,想來是傅盛言怕她尷尬,特意安排了傭人把價格給抹了。

    就傅盛言那人能拿的出手的東西都不便宜,真要說起還,她還真不一定還的上。

    雖然現在的時光工作室已經開始慢慢的步上正軌,因為她的幾次的設計大賽的獎項和沈芷晴故意偷盜設計圖引起的風波,時光工作室如今也算是人盡皆知,只是收益還遠遠沒有當初在沈顏那些人手上的時候高。

    沈凌把自己的母親當成目標。

    一天天的盡想著超越。

    把衣服換上,半干的頭發耷拉在肩膀上,竟然也有一些些那種剛出浴的時候的水汽的感覺。

    或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原理,傅盛言在看見沈凌下樓的時候,抬眼那么一瞬間竟然看呆了。

    傅老爺子少有的看見自己的這個平日里總是面癱臉的兒子如此失態,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新奇,和那種總算抓到多年的冤家的把柄,兩種感覺夾雜在一起,竟然有些復雜的感覺。

    他拍了拍傅盛言的肩膀:“總算有能控制住你小子情緒的人了。”

    “誰說不是呢。”傅盛言并沒有否認,他的聲音很低,只有傅老爺子和他自己兩個人能聽見。

    沈凌注意到兩人投向自己這里的視線的時候,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滿臉的茫然:“我是有什么地方弄錯了嗎?為什么你們看我的眼神都這么奇怪?”

    “不奇怪,年輕姑娘的朝氣是我這種老年人羨慕不來的。”傅老爺子竟然開始服老了,如果不是他臉上那些挪于的表情,沈凌還真就信了他的話。

    手腕上傳來一把力道,她被拉坐在了傅盛言的身邊。

    沈凌扭頭奇怪的看向一大早就不太正常的傅盛言,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不會是因為昨天晚上出什么問題了吧?”她依稀記得昨晚他身上滾燙的溫度。

    話音未落,沈凌就被兩束目光給糾纏上。

    傅老爺子調侃的表情更加明顯了,他故意的湊近幾分說道:“什么出問題?這個小組能出什么問題?”

    沈凌被傅老爺子突然問出口的這兩句話整的有些尷尬,她無奈的看向傅盛言,后者卻滿是不以為然的看向他家的老爺子,語氣不咸不淡道:“再出問題也比有些人獨守空房的好,一把年紀了,竟然還惦記著一些小年輕的隱私,害臊不害臊。”

    被自己的親兒子在未來兒媳婦面前這么下面子,傅老爺子不太高興,他皺了皺眉頭,瞪了一眼傅盛言才道:“我這也是關心你,誰知道你這么多年不碰女人是不是都廢了,我像你這么大的時候,你都可以滿地爬了。”

    傅老爺子和老太太是在大學時候就互相勾搭上了,傅盛言小的時候天天聽傅老爺子給講爸爸媽媽的愛情故事,都給聽膩了。

    “行了爸,你們那個時候的那一套早就已經不適合現在了,時代也不一樣了,您就別像是荼毒我一樣荼毒您未來的兒媳婦了。”傅盛言喝著粥,嘴里卻毫不含糊。

    直接說燙了沈凌的臉,未來兒媳婦嗎?好像也不錯的樣子。

    經歷過上一世的失敗之后的沈凌,竟然也開始有點想要相信傅盛言給畫下的那些藍圖。

    看著她整張臉就怕直接埋進粥里去了,傅盛言伸出了手攔住了她低下的額頭。

    在她不明所以的眼神里,他慵懶的丟了句:“粥里面的調料已經夠多了,不需要再把你的腦袋加進去,回頭本來就笨,吃的更笨了你怎么賠我?”

    他的話說的沈凌一愣一愣的,沈凌下意識的以為是在關心她,張口就道謝,卻在傅老爺子忍不住的笑聲里回過神。

    她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傅盛言,在后者的眼里竟然是沒有絲毫的殺傷力,傅盛言聳了聳肩,表示毫不在意。

    她炸毛的樣子,看在他的眼里,竟然還有幾分可愛。

    防止傅盛言這個沒分寸的小子真的把沈凌給惹生氣,到時候平白丟了一個這么好的兒媳婦,傅老爺子做了和事老,他沖著傅盛言狠狠一瞪:“小丫頭以后是做你老婆的,你老欺負人家算什么事情?到時候把人家欺負跑了我看你上哪兒找一個新的去。”

    卻沒成想,傅盛言直接回答了一句:“為什么要找新的?跑了抓回來就是了,我還就不信,她能跑出去我的手掌心。”他的語氣半真半假。

    聽的沈凌心里毛毛的,又不知道為什么,添了幾分溫暖。

    那是沈凌上一世在傅囿文的身上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感覺,讓沈凌越發的心慌意亂。

    看著沈凌明顯的局促的模樣,傅盛言竟然絲毫不覺得哪里有不對,本來就應該是他的人,只不過一時眼瞎了才看上他的那個沒用的小侄子而已,好在這丫頭醒悟的及時。

    不然他還真的打算帶著這丫頭去洗洗眼睛。

    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傅盛言極其排斥沈凌和傅囿文之間的接觸,傅囿文是他看著長大的,是個什么樣的貨色他比誰都清楚,是那個小子配不上這么好的丫頭才對。

    沈凌在桌子下面狠狠的踢了傅盛言一腳,看著后者明顯的表情猙獰她才算是解氣。

    不過是在傅家住了一晚上,沈凌和傅盛言之間本來應該有著的那些隔閡好像不知不覺的就消失了,看著小丫頭真實的模樣,傅盛言心里說不出的驕傲。

    總算是讓這個丫頭肯吐露心聲了一些。

    以前的沈凌,對傅盛言來說就像是個假娃娃一樣,在他不經意的寵之下,才算是漸漸的露了原型。

    傅老爺子看著自己兒子一大早的越來越沒邊了,他那嘴角都壓不下去了,看樣子還是有個人治的住這個小子的。

  http://shimilu.cn/xiaoshuchongwowochaotian/1870236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