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爺是病嬌,得寵著! > 314:腦殘式寵愛,江織收拾駱氏(二更

314:腦殘式寵愛,江織收拾駱氏(二更

    “月亮灣四面環海,萬一以后要過去那邊住,我總不能給你拖后腿,至少得會游泳。”他家這個可是能在水里呼吸的。

    他這怕水的毛病,有八年了。

    那年在駱家,她溺水,他跳下去后就落了陰影,這幾年別說下水了,他看見泳池都會繞開。

    “我教你啊。”周徐紡問,“有沒有我能穿的泳衣?”

    十多分鐘后,泳衣送過來了。

    江織主要的問題是怕水,這是心理問題。

    周徐紡牽著他的手:“你跟我一起下水,要是怕,你就抱住我。”

    江織說好。

    可水剛沒到頭頂,他就開始不安,下意識地掙扎,然后一只手環在了他腰上,即便在恒溫的水里,也是冰涼冰涼的。

    他睜開眼,看見了周徐紡。

    “駱三。”

    “駱三。”

    那是他落水的第三天,病好了些,他剛能下床走動,就去找她了。

    “駱三!”

    光頭的少女站在泳池旁邊,聽見聲音,回了頭。

    他走過去:“你在干嘛?”

    走近一看,泳池里全是石頭,她手里還拿著兩塊,前幾天下了雨,她手上、指甲里全是泥。

    “你扔的?”

    她點頭。

    少年問她:“你往泳池里扔石頭干什么?”

    她不說話,指泳池里的水。

    她是聽廚房的劉大媽說的,江小公子被驚嚇到了,有些怕水了,還請了心理醫生來瞧過。

    他臉色很蒼白,一笑,才多了幾分神采:“你傻子啊,不知道晚上來扔?”

    她頓時恍然大悟!

    當天晚上,她一晚上沒睡,往駱家的泳池了扔了好多石頭,希望駱家人看到了能填掉這個池子。

    第二天,駱家的二小姐大發雷霆:“泳池里的石頭是誰扔的?”

    負責清理泳池的下人結結巴巴地說不知道。

    廚房的劉大媽告狀:“二小姐,肯定是駱三,她上次落了水,八成還記恨你呢。”

    少女氣急敗壞了:“去把駱三給我叫來!”

    劉大媽剛要去逮人,江家小公子來了,柔柔弱弱的,手里捏著帕子在咳嗽:“我扔的。”

    剛剛還氣焰囂張的少女立馬收斂了:“江江江織。”

    就是這個病秧子,把她推到了水里面!

    她怕死他了!

    少年懨懨無力的語氣,只是眼神桀驁張狂:“我看這泳池不順眼,想填了它,不行?”

    少女用力點頭:“行!很行!”

    一轉眼八年。

    當年嬌縱蠻橫、欺軟怕硬的少女,長成了嬌縱蠻橫、欺軟怕硬的大人。

    “胡定國,你被解雇了。”駱穎和坐在老板椅上,手里轉著筆,驕橫地說了這么一句。

    胡高管大名,胡定國。

    駱氏是他奉獻了整個青春的地方,盡管現在走到低谷,他依舊不離不棄,突然收到解雇通知,本以為會萬分不舍,卻沒想到是釋然、是解脫。

    “真的嗎?”謝謝董事長!

    駱穎和把手里的筆扔他腦袋上:“你看上去好像挺興奮啊。”

    這么明顯嗎?

    “怎么會。”就算是在崗位的最后一秒,他也絕不會放松大意,“不能再跟董事長一起共事,我真的非常遺憾。”

    坐在老板椅上閑得只會抖腿的董事長:“今天愚人節,騙你的。”

    “……”

    公司快倒閉啊!求你了,倒閉吧!

    胡定國真的心累到沒辦法呼吸了,全憑意志力撐著,他長吸一口氣,繼續匯報工作:“和JC的那個合作項目——”

    駱穎和完全沒興趣,打斷他:“我讓你辦的事,你辦得怎么樣了?”

    “我已經去見過蕭云生的經紀人了。”

    “他怎么說?”

    胡定國搖頭:“那邊暫時沒有解約的打算。”死心吧!別想泡男人了,好!好!工!作!

    駱穎和一聽蕭云生的經紀人拒絕了,就很暴躁,踹凳子、捶桌子,還用文件砸人:“我開出的條件你都說了?”

    這個暴躁癥患者!

    胡定國趕緊往后站:“說了。”

    咣!

    駱穎和一腳踢在電腦主機上。

    胡定國把文件夾往下:“JC那個項目有點問題。”趕緊再往后面退,“訂單量太大,一次采購的風險——”

    她沒聽,拿著手機在撥電話。

    “你就是蕭云生的經紀人?”

    楊晰在電話里問:“你是?”

    “我是駱氏的董事長。”暴躁的氣焰這才因為‘董事長’三個字平息了一點。

    董事長,厲害吧!怕了吧!

    這個意思。

    楊晰窘:“駱董事長,你好。”

    駱董事長語氣很狂妄,很蠻橫:“你直接開條件吧,要怎樣才肯讓云生簽來我們天星。”

    至少得等你下臺了再考慮。

    楊晰給了官方回答:“我們暫時沒有解約的打——”

    駱穎和不耐煩地哼了聲:“只要云生過來,我可以讓他當副董事長。”

    楊晰:“……”

    胡定國:“……”

    天!駱氏如果不倒閉那就是奇跡。

    咣的一聲,駱常芳推門而入,怒目圓睜地咆哮:“駱穎和!”

    駱穎和瞥了她一眼:“把我的話帶給云生,如果他想當副董事長,就盡快聯系我。”說完了,她掛電話,“你嚷嚷什么呀,我又不是聽不見。”

    啪!

    駱常芳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摔:“這是你簽的字?”

    駱穎和翻開看了一眼:“是我簽的,有什么問題?”

    對方是來興師問罪的,臉色很臭,語氣咄咄逼人:“為什么我和董事會都不知道?”

    駱穎和很不以為意:“搞笑了,董事長做什么還要向你匯報?”她嗤了一聲,“我簽了個大單,你在這兒吆喝什么,看不慣我出風頭啊?”

    這個自以為是的蠢貨!

    駱常芳扇死她的心都有了:“這么大的單子,你也敢隨便簽,JC那么大個公司,江家和陸家都要忌憚,跟他們合作,稍有一點差池,駱氏就完了。”

    放著江家陸家不合作,非挑了駱氏,也就這個蠢貨看不出貓膩。

    駱穎和還哼哼唧唧地不耐煩:“不出差池不就行了。”

    她剛說完,秘書敲門進來。

    “董事長,”秘書說,“JC的那批貨出問題了。”

    駱常芳立馬問:“出什么問題了?”

    “那批器械檢測不合格,質檢部出了報告,說是配件不合,要重新研發。”

    ------題外話------

    **

    求個月票。

    

  http://shimilu.cn/yeshibingjiaodechongzhao/113955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