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爺是病嬌,得寵著! > 018:職業跑腿人——周徐紡

018:職業跑腿人——周徐紡

    周一,微雨綿綿,冬風里夾著水霧,濕漉漉的,有些刺骨,寒流連續了幾天,這冬天,要到了。

    七點半,新聞聯播結束。

    八點,唐穎收拾好東西,去敲了隔壁休息室的門。

    “請進。”

    大概因為職業的關系,她首先注意的總是聲音,整個電視臺,就數他嗓音好了。

    唐穎推開門,沒有貿然進去,站在門口:“師兄,我送您。”

    她的師兄,周清讓,電視臺唯一一個只用了不到三年時間,就坐上新聞聯播主持臺的人。

    他已經換下了西裝,穿著厚重的大衣,端坐在輪椅上:“不用了。”

    窗外萬家燈火,他身上,卻總是沒有一絲人間煙火氣。

    他生得很俊雅,像古畫里的人,不著繽紛的筆墨,只是寡淡的水墨丹青,卻繪得精致濃重。

    他年歲不輕了,眼角有很淡的細紋,不愛笑,也不愛說話,總是獨來獨往。他脾氣很好,很溫和,但除工作之外,他與誰都不熟稔。

    他腿腳不好,左腿截肢,三年前裝了假肢,右腿動過手術,鋼釘還沒有取出來,很少會站立。

    他坐輪椅,卻從來不麻煩別人,在輪椅上,他放了一副拐杖,很少有人見過他拄拐杖的樣子。

    唐穎見過,他彎著腰,吃力地拄著拐杖,一步一步,走得很慢很慢。

    “我送您吧,”她終是不放心,拂了拂耳邊的發,“外面下了雨,路滑。”

    他只是搖了搖頭,沒有說別的。

    要經歷怎樣的跌跌撞撞,才會這樣心如止水。唐穎在門口站了許久才離開,再見到他,是在電視臺的門口。

    他的輪椅停在臺階上面,門衛上前問他要不要幫忙,他拒絕了,拿起了放在輪椅上的拐杖,撐著腿艱難地站起來,只拄了一根拐杖,用另一只手去抬輪椅,一階一階搬下臺階,因為吃力,手背的青筋隱隱凸起。

    路燈落在濕漉漉的地面,將人影磨平了棱角,霧蒙蒙的,水蒙蒙的。

    他的住處離電視臺不遠,他放好輪椅,坐下,緩緩推動,路程是不遠,只是回家的路上有一段上坡的路,夜里下了雨,路面滑,坡面上了一半,輪椅就往后滑。

    一只手從后面抵住了下滑的輪椅。

    周清讓回頭,逆光里,看不清對方的臉,只見得清她穿著黑色的衣服。

    “謝謝。”他說。

    她幫他把輪椅推上坡頂:“不用謝。”

    是年輕的女孩子。

    他又道了謝,手抓在輪環后部,推動離開。

    就是他啊。

    周徐紡在原地站了許久,才把無線耳機戴上:“幫我切斷海棠灣的監控。”

    耳機里是人工合成的聲音,機械、利索:“你要做什么?”

    她答非所問:“他腿很不好。”

    隔著數十米的距離,她跟在周清讓的后面,邊走著,邊把背包里的外套、帽子、口罩一樣一樣戴上。

    “他腿不好,我得管到底。”

    霜降沒有多問:“我知道了。”

    不到半分鐘,周徐紡的耳機里再度傳來霜降合成的人工聲音:“海棠灣離電視臺只有八百米,沿路的攝像頭有四個,我發了干擾,你有五分鐘時間。”

    “嗯。”

    她壓了壓鴨舌帽,一躍至屋頂。

    因為路滑,平時十分鐘的路程,周清讓用了二十分鐘。

    守夜的門衛老紀在小區外面抽煙,看見人后,把煙掐滅了:“周先生回來了。”

    周清讓頷首。

    老紀六十多,上半年剛從制藥廠畢業:“保安室有您的快遞,要本人過去簽收。”

    “謝謝。”

    “我推您過去吧。”

    他沒有拒絕:“麻煩了。”

    “客氣什么。”

    周徐紡站在馬路對面,看著輪椅進了小區。

    “徐紡,有情況。”

    周徐紡抬頭看了看小區圍欄的高度。

    耳機里,霜降說:“海棠灣正門以北三十米有兩伙人,其中一伙是天星的人,還有一伙人身份暫時不明,九棟所有的電梯口和安全通道都有人。”

    周清讓就住在九棟。

    她們才剛把東西送過來,就有人找上門了。

    “怎么辦?”霜降問周徐紡的意思。

    她估計一下高度,往后退,彎腰一躍,跳過了圍欄:“沒辦法了。”她直起身,擦了擦手上的雨水,從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副黑色的手套,“只能打人。”

    九棟一樓樓梯口。

    男人從門后出來:“周清讓已經上去了。”

    地上的影子健壯,男人穿著黑西裝,國字臉,眼窩很深。

    耳機里,是女人的聲音:“別打草驚蛇,先確認一下東西在不在他手里。”

    “明白。”眼前,一道暗影閃過,男人立馬回頭,“什么人?!”

    后面什么人都沒有,也沒有聲音,這一層的聲控燈被做了手腳,只有負一樓的光漏過來,昏昏暗暗的。

    “怎么了?”

    “沒什——”

    男人話還沒說完,脖子被掐住了,他猛一抬頭,瞳孔驟縮:“你、你、是……”

    對方戴著口罩,臉不過男人的巴掌大小,腳下是一雙鞋碼很小的帆布鞋。

    是個女人。

    她什么時候到他面前的?

    男人欲張嘴,抵在脖子上的那只手就加了一分力道,她扯掉他的無線耳機,對著里面留了一句話:“不管你是誰,別再來找周請讓麻煩。”

    說完,耳機被她摔到地上,一腳踩碎,然后她抬頭,松了手。

    男人往后趔趄了兩步,摸了摸脖子:“你是什么人?”

    什么人?

    她的黑色外套上,手臂的位置,刺了一個字母——Z。

    男人瞠目結舌:“你是、是……”

    她后退了一步,縱身一躍,左腳尖抵墻,右腿劈向男人頸側,稍稍一壓,人便倒在了地上。

    他眼一翻,暈了過去。

    周徐紡正了正帽子,上了二樓。

    海棠灣對面的路邊上,停了好幾輛車,最前頭是一輛賓利,黑色的,車窗開著,副駕駛上的男人在接電話。

    他語氣很恭敬:“小駱總。”

    駱家老爺子這些年身子不大好,長子昏庸,次子已逝,駱家暫由長孫女駱青和掌管,旗下公司上下都稱她一聲小駱總。

    “韓秘書。”

    “您說。”

    “東西若是拿不到,知道下一步怎么做嗎?”

    韓封是駱青和的秘書,跟了她有三年,對她的心思也琢磨得清楚:“知道。”

    “別再出差錯了,后果很嚴重。”

    “是。”

    駱青和那邊掛了電話。

    韓封戴上耳機,喊了幾聲,半晌都沒人回應,他下了車,看見地下停車場的出口跑出來一個人,神色慌張。

    是他派出去的人。

    韓封走過去:“怎么回事?”

    男人滿頭大汗,丟魂落魄似的四處張望,口齒也不清,哆嗦著說:“那個……那個女的一眨眼,一眨眼就上樓了,像、像像像女鬼。”

    女鬼?

    韓封冷笑,一腳踹在男人的小腿上:“蠢貨,這么多人都搞不定一個瘸子。”他回頭,吩咐幾輛車上的人,“你們幾個都進去,不管用什么法子,一定要把東西弄到手。”

    他話剛說完,路燈桿后面走出來個人。

    “什么東西啊?”

    韓封抬頭,愣了一下:“喬少。”

    喬家的公子,喬南楚。

    雨下得小,他也不撐傘,靠著路燈,頭發落了一層水霧,眉眼生得風流:“認得我啊。”

    喬家老爺子最喜歡的一個孫子,帝都誰不認得。

    “既然認得我,應該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自顧自地說完,也不等回答,他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程sir,這里有幾個人很可疑,你過來一趟。”

    喬家,光是當警察,就有一大票。

    韓封依舊面不改色,倒鎮定:“喬少這是什么意思?”

    “我發小江織,認得吧。”他指著不遠處的一輛車,“他剛剛被偷了一塊一千二百萬的手表,正抓賊呢。”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shimilu.cn/yeshibingjiaodechongzhao/91763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