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爺是病嬌,得寵著! > 045:四舍五入是約會(二更)

045:四舍五入是約會(二更)

    周徐紡回家已經快八點了,時間有點晚,就沒有出去擺攤貼膜。

    “你染發了。”她剛進門霜降就發現了。

    “嗯。”

    “很好看。”

    周徐紡不習慣地把扒拉了一下頭發:“待會兒就洗掉。”她的職業特殊,出任務的時候不可以留有任何醒目的特征。

    如果是江織染就好了,肯定特別漂亮,比棉花糖盒子上鑲的鉆石還要漂亮。

    電腦屏幕的下方滾動著一行字:“那筆雇傭金我們不用賠了,是那邊違約在先。”

    “查到是什么人了嗎?”周徐紡晃著腳下的粉色兔頭拖鞋,腦子里打了個岔,想去了別的地方。

    如果江織染頭發的話,肯定特別特別好看……

    霜降看出她心不在焉了,沒有打字,用合成的聲音說:“已經查出來了,委托人叫靳松,他資料我發到了你郵箱。”

    周徐紡用另一臺電腦打開郵箱。

    “昨天晚上插手我們任務的那伙人也是職業跑腿人,在業界名氣不小,他們的頭目是一個叫秦哥的男人,以公司的模式運營,后勤和保密做得很好,我暫時拿不到他們的客戶資料,他們的委托人是不是也是這個姓靳的,我還查不出來。”

    那個跑腿公司叫FOR,成立不到半年,便聞名業內,與周徐紡不同,FOR什么委托都接,只要出得起錢。

    周徐紡跟他們搶過幾次生意,有一些了解。

    她問霜降:“這個叫靳松的人和江織有仇嗎?”

    “他們本來有電影合作,但不知道因為什么談崩了。”合成的聲音戛然而止,電腦屏幕上滾出來一行大寫加粗的字,“另外,靳松喜歡男人,尤其是漂亮的男人。”

    怪不得了。

    江織就是漂亮的男人,頂頂漂亮的男人。

    想到江織,周徐紡有點泄氣了:“江織已經懷疑我了。”她不想搬家,以前的話,若是露出了馬腳,她都會選擇逃得遠遠的,可江織生得那樣美麗,她要是搬走了,就再也看不到他的臉了。

    越想,她越氣餒,耷拉著腦袋,像只無精打采的鵪鶉。

    霜降問:“你暴露什么了嗎?”

    “不知道。”周徐紡說,“江織他很聰明。”她故意偽裝了聲音,都不敢跟他對視,還是被他發現了。

    她繼續耷拉腦袋,染了霧藍色的頭發也軟趴趴的,是只斗敗的鵪鶉了。

    霜降安慰她:“阿紡,你也很聰明。”就是情商太低。

    周徐紡垂著眼皮在沉思,要怎么樣才能讓江織不再懷疑她……

    叮。

    微信來了,她看了一眼,是粥店的老板娘,問她能不能幫忙送外賣,店里忙不過來。

    屋外陰沉,大雨將至。這個天氣,交通擁堵,外賣員的派送效率會降低很多。

    周徐紡回了老板娘:“好。”

    回復完,她思索了一小會兒,又找出江織的微信,發了個笑臉給他。

    “。”

    江織學她,就發了個句號。

    她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打字:“你餓嗎?”

    那邊顯示正在輸入,顯示了很久,江織的消息卻遲遲沒有發過來。

    嗯,肯定是她問的太奇怪了。

    周徐紡組織了一下語言,再問一遍:“我現在要去送外賣,你餓不餓?”

    她把手機放桌子上,兩只手找著字母打字,速度能快點,又發了一條。

    “你請我當群眾演員,我要謝謝你。”解釋完,她重新問,“你餓嗎?”

    這次,江織立馬回復了:“餓。”

    周徐紡嘴角勾起來一點點,不太會笑,有點僵硬,但她眼里都是開心:“那我給你買粥喝吧。”

    她這是約他?

    那頭,江織手心出了汗,有點滑,差點把手機砸地上。

    他拿了件外套,起身:“你在哪?我過去。”

    “外面在下大雨,我點了外賣,現在送過去。”她還特地說,“我問了阿晚地址。”

    他腳步一頓。

    外賣……

    就不能請他去情調好點的地方?哦,她沒錢……算了,外賣就外賣吧。

    他走到玄關,蹲下換鞋:“不用送過來,我去粥店找你。”

    “外頭很冷,你身體不好,不要出門。”

    還挺乖。

    江織把鞋踢了,嘴角的笑沒壓住:“好。”

    周徐紡:“。”

    江織:“你快點。”

    周徐紡:“。”

    江織:“我餓了。”

    周徐紡:“。”

  http://shimilu.cn/yeshibingjiaodechongzhao/91763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