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三種口味的狗糧

    喬南楚掃了一眼,更窩火了:“這裙子誰給你穿的?”這是十九歲的姑娘該穿的?他兇著臉,“把扣子給我扣上!”

    他這疾言厲色的樣子,像極了逮到自家小孩出格亂來的古板長輩。

    溫白楊茫然地怔愣的會兒,才把西裝外套的扣子全部扣上,他個子高,外套能蓋過她的裙擺,上面是遮住了,下面一雙細直的腿還露著,風一吹,她就冷得打顫。

    到底還是怕凍著她。

    “先跟我進來。”

    哦。

    她又跟著進去了,屋里面有暖氣,她一進去臉就被蒸得紅彤彤的。

    喬南楚挑了個安靜的地兒,眼里醞的那點兒怒氣還沒消,質問她:“誰帶你過來的?”

    溫白楊用手語回答:“她叫我來的。”

    ‘她’是指溫雅,很生疏見外的稱呼。

    溫白楊出生沒多久,便被溫雅扔在了大麥山,十四年來不聞不問,若不是五年前喬南楚將她帶來了帝都,她和溫雅應該不會有任何交集。

    溫雅沒有養過她,沒有教過她。只不過,為了在喬慎行年前扮演溫柔慈善的母親,給過她一些經濟物質上的‘母愛’、一些口頭上的‘關懷’,卻也僅僅如此。

    在喬南楚看來,溫雅算不上什么母親,溫白楊也不需要聽從順服。

    這姑娘是他養大的,只用聽他的。

    “她叫你來你就來?”

    溫白楊被兇了也不生氣,脾氣很好,溫順得像只還沒長出爪子來的小動物。

    她回答他的話:“她說你在這兒。”比劃完,她把一直手里的袋子遞給他,“你那兒的門衛換了,不幫我寄放東西。”

    她是來給他送東西的。

    因為要比手語,她把袋子掛在了腕上,掛太久了,手腕那兒已經紅了一圈,她也不抱怨,只是擔心:“再不給你,就要放壞了。”

    就不會聯系他?

    喬南楚把袋子接過去,沒管里面是什么,抓著她的手,瞧她腕上那圈紅印。

    她縮縮手:“是香菇雞湯。”還說,“雞是我外婆送過來的,是她自己養的土雞,很營養。”

    她是真把他當恩人,隔三差五給他送菜。

    他就算還有火,也對她發不出來了:“不是給你鑰匙了嗎?”

    “小區大門的沒給。”

    因為之前的門衛認識她,才沒有給。

    他把大門的磁卡鑰匙取下來,走近她。

    她愣了一下,往后退。

    “躲什么。”

    他伸手繞到她后背,虛攬著她的腰,不讓她退,稍稍俯身,把她身上那件西裝的口袋巾拿出來,再把卡裝進去:“我送你回去。”

    他退開。

    她這才用力呼吸了一口,睫毛還在抖。

    他拎著那帶香菇雞湯,笑了。

    那幾秒,像極了愛情……薛寶怡隔著老遠,瞧了個一清二楚:“這要是兄妹情,我把眼睛挖出來。”

    江織沒接話。

    那頭,喬南楚已經帶著他的童養媳離開了。

    薛寶怡探頭探腦地又看了兩眼:“那姑娘還沒二十吧,南楚老牛吃嫩草啊。”哦,對了,“你怎么這么香?”

    這個問題,江織一點都不想探討。

    薛寶怡覺得稀奇,湊過去可勁兒聞,像條哈巴狗:“織哥兒,你長這樣就夠了,還倒騰自己,勾引誰呢!”

    江織被他說煩了:“周徐紡送的。”

    “香水?”

    真他媽不想解釋,還得解釋:“身體乳。”

    薛寶怡先是笑了一頓,然后摸著下巴,挑了個不羈的眼神,浪蕩地來了一句:“你這個男人,真是該死的甜美。”

    江織:“滾。”

    薛寶怡滾了。

    叮——

    是他小號來了微信,他那小號,就一個好友。

    老衲法號你祖宗:“兒砸,地址給我。”

    一個帥字貫穿一生:“干嘛?”回完這一句,薛寶怡就后悔了,立馬補救,“別亂叫,誰是你兒子!”

    對方不管,反正她叫完了。

    老衲法號你祖宗:“給你寄好東西。”

    一個帥字貫穿一生:“先說是什么。”不會給他寄一把菜吧?

    老衲法號你祖宗:“身體乳。”

    又是身體乳?

    最近流行這個?薛寶怡回味了一下江織身上的香味兒……內心是抗拒的。

    一個帥字貫穿一生:“我一個大老爺們,用不著。”

    老衲法號你祖宗:“可以你給媽媽用啊,姐姐妹妹女朋友也可以。”

    以女性的思維模式來看,下面的回答應該是——媽媽怎么樣、姐姐怎么樣、妹妹怎么樣,重點是:有沒有女朋友,女朋友怎么樣!

    可惜,薛寶怡是個鋼鐵直男。

    他就想著江織那身體乳是女朋友送的,現在這家伙也要給他送,一股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燥熱上了頭,他飄了。

    他立馬把地址發過去了。

    甚至,手一快,他還編輯了一句:“收件人:薛寶怡。”

    一興奮,就發送出去了,然后——

    屏幕上彈出來一句:老衲法號你祖宗開啟了朋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朋友,請先發送朋友驗證請求,對方驗證通過后,才能聊天,發送朋友驗證。

    薛寶怡:“……”

    我日哦!

    那邊,剛親身實踐完真香定律的方理想,情緒陷入了低谷,說好了不問的,為什么手賤?為!什!么!手!賤!

    她突然覺得天氣有點冷,心里拔涼,需要安慰需要愛。

    烏拉拉氏理想:“徐紡。”

    周徐紡今晚可能一直坐在電腦前,或者手捧手機,回得很快。

    仙女紡:“嗯。”

    方理想看著窗外,突然想學林黛玉去葬花,還是算了吧。

    烏拉拉氏理想:“他有女朋友了。”

    仙女紡:“那你別跟他耍朋友了,不能當小三。”

    周徐紡是個三觀正的姑娘,每次看到里的小三,都好討厭,還會留言給大大,讓小三早點領盒飯。

    所以,她肯定不支持方理想跟網上的小哥哥耍朋友。

    當然了,方理想也是個三觀很正的姑娘,既然對方已經家里有狗了,她就要端正態度了,不能再有邪念。

    把著罪惡的種子扼殺在搖籃里,還好只是發了點牙,還沒長成參天大樹。

    烏拉拉氏理想:“就當他爸爸吧。”

    烏拉拉氏理想:“跟他打游戲還蠻有意思的。”

    這肯定會是一段感天動地的父子關系。

    容她憂傷一會兒。

    一會兒過去……烏拉拉氏理想:“我給你郵的身體乳用了嗎?好不好用?”

    那個身體乳是她的第一個代言,還是個高端品牌,品牌商很大方,廣告拍完送了她好幾箱。

    仙女紡:“嗯。”

    周徐紡打字太慢了,她開始發語音。

    仙女紡:“很好用。”

    仙女紡:“滑滑的,很香。”

    仙女紡:“我給江織也買了。”

    連續發了四條,看來周徐紡對這款產品很滿意,不然,她也不會給江織買,給江織用的東西,她都會精挑細選的。

    不過——

    烏拉拉氏理想:“……這是女士專用。”

    而且,產品的研發人員想把這款護膚產品打造成香水替代品,所以,香味相對于一般的身體乳,會持久很多,產品受眾基本全是女性。

    周徐紡說她知道。

    仙女紡:“江織的皮膚跟女孩子一樣嬌嫩。”

    剛發完這一條,周徐紡又發了一條過來,以起到糾正作用。

    仙女紡:“江織的皮膚比女孩子的還嬌嫩。”

    所以,要精心呵護。

    烏拉拉氏理想:“很嬌嫩?”

    仙女紡:“嗯!”

    烏拉拉氏理想:“你摸過?”后面跟了個賊笑的表情包。

    怎么突然不正經了,周徐紡好久才回復。

    仙女紡:“沒有。”

    烏拉拉氏理想:“他不給你摸?”后面跟了個邪惡的小黃圖。

    周徐紡覺得好羞人。

    仙女紡:“理想,你好色。”

    好色的烏拉拉氏理想:“……”

    仙女紡:“。”

    色是吧。

    方理想連續發了十幾張帶顏料的圖。

    周徐紡不想看那些圖,可是,她必須最后結束聊天,所以,方理想發一個圖,她就回一個句號,以至于,她看了好多好多好色的圖片。

    

  http://shimilu.cn/yeshibingjiaodechongzhao/993609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