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二章 初見二姐小試牛刀

第二章 初見二姐小試牛刀

    走了一陣,她想起什么,吩咐了碧渝幾句,碧渝聽后點頭走了,看來是去夫人的紅瓦院行去,她一個人站在一株梅花樹下思索著什么。

    “喲,這不是三小姐嗎,怎的酒醒了?”一陣突兀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路,她抬眼一看,原來是秦姨娘帶著二姐姐費靖喜過來了,哼哼,本想放你一馬,卻不想自己送上門來。

    往日費靖月見秦姨娘都是一臉的笑容,這秦姨娘雖說比不得舒姨娘,但卻比夫人得寵,費靖喜又頗得老爺看中,這秦姨娘越發的得意,隱隱不將她放在眼里,她心里冷笑著,嘴里卻笑得甜了道:“原來是二姐和姨娘啊,這午時日曬的,怎么的也有心思出來游逛?”她故意將費靖喜說在前頭,實際是在說費靖喜好歹是個小姐,而秦姨娘卻只是個姨娘,身份卑微。

    秦姨娘企有不懂之理,氣得嘴角上抽,道:“今日三小姐越發的嘴利了,想是這酒還未醒。”費靜喜在旁邊適時的掩帕而笑。這秦姨娘好毒辣的心思,逮著說她昨日醉酒的事,這話要是傳出去,定要落個行為不端的罪名,屆時定要影響清譽的。

    她領教了秦姨娘的惡毒,可焉知她還是往日任人拿捏的費靖月?

    “姨娘這話卻是不對了,我生生在這里站了許久,姨娘見了我盡說我酒醉未醒,焉知二姐與姨娘不是,若不然二姐怎的也不提醒姨娘,三小姐在前?”

    這話便是說姨娘庶女不尊她這個嫡女,說大不大,可若要較真也是麻煩的罪過,費靖月此時并不打算收拾她二人,只是給她二人一點警告,敲山震虎,說完便又道:“想是二姐久不見妹妹,歡喜得忘記了。”

    昨日費靖喜在慈云庵進香并未在家,所以也錯過了那場鴻門宴,故而今日她如此說,費靜喜畢竟不是笨人,暗地拉了拉姨娘的袖子,秦姨娘不情不愿的福了個身:“見過三小姐”。

    費靖月見目的達到了,也不多說,只是抿著淡淡的笑容。可她二人卻覺得這往日常見的笑容有些不同,似乎蘊含著森森冷意。

    此時碧渝過來了,費靖月也不多話,帶著碧渝離去,留在原地的二人面面相覷。“喜兒,你可覺得今日這小蹄子不一樣了?”費靜喜點頭道:“看她過去的方向像是祖母的磬佛堂,她往日最不喜歡去那里的,除了必須的請安,她從不會主動去的,可今日她卻如此反常,不知道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我們必須去看看,不能讓她使了壞。”

    說完二人也匆匆趕往磬佛堂。

    “祖母,靖月前來請安。”

    費靖月到了大堂前,也不進去,只是隔著簾子恭敬的道。張氏聽見她來請安倒是有些驚詫,往日這丫頭不是最不樂意到她這老婆子的地方嗎,今日卻是主動來,而且時間也挑得剛剛好,她剛剛做完早課,她看著心腹周嬤嬤,周嬤嬤也捉摸不定,很快周嬤嬤便請她進去說話。

    因為張氏有個習慣,早課以后必要喝雪山洞頂,她身邊伺候茶水的小丫頭常笑正在給她泡茶,費靖月一進門就看見這一幕,雪山洞頂本是淡味的茶,常笑加入滾燙的開水,茶香四溢。

    “祖母,靖月給您請安了,愿祖母佛心永伴,身體康健。”張氏聽她這一恭維,心里舒坦,著她起來。

    “昨日孫女不孝,讓祖母擔憂了,今日特來請罪。”張氏昨日雖然沒有出席宴會,也知道她昨日醉酒的事情,心里本來也有些許不悅,但見她誠心請罪,面上便也軟和下來,和顏悅色的道:“女孩子家要矜持,你家大哥激你兩句就胡亂行事,往后這可是端端要不得的。”見張氏嘴上雖說的嚴厲,可這面上卻是一片祥和,她恭敬的答道:“是孫女莽撞了,往后定當謹記祖母教誨,再不敢犯。”

    張氏見敲打得適合了,也不再提此事。費靖月使個眼色給身邊的碧渝,碧渝立馬捧著鏤空雕花錦盒上前,周嬤嬤接過錦盒呈給張氏。

    張氏打開便看見那方雙梅硯,青黑色的硯,硯心圓潤光滑,周身刻有暗紅的梅花,且那梅花似乎天成,一摸卻又是凹凸有致,張氏一看就喜歡極了。

    “前些時候二哥得了這慶州雙梅硯,聽說孫女在練寫詩經,便給孫女送來了,可孫女不過是寫寫玩玩,用這么好的硯也是暴殄天物,本打算給祖母送來,不巧前兩日身子不爽利,不敢進佛堂怕沖撞了神靈,今日無事了便馬上給祖母送來了,也只是祖母這樣有福氣的人才配的上這雙梅硯。”

    張氏不太喜歡夫人傅輕柔,說白了就是嫌她門第太高,不容易拿捏,連帶不喜歡這兩個嫡出的兒女,倒是對舒姨娘的一雙兒女很是看中,所以往日有什么好東西,費靖月和費靖樵也不會孝敬她,今日費靖月獻的這雙梅硯卻是很合她的心意,因此面上更是和善。

    “祖母,人說這雙梅硯是奇硯,您可知道這雙梅硯奇在哪里嗎?”

    張氏雖說喜歡文墨,可對硯臺知道卻不多,定定看著她,費靖月也不慌張,拿起這硯臺,順手拿起八角桌上的墨,倒入清水研磨起來。

    才一會兒,淡淡的梅香飄來,費靖月提起筆來在宣紙上寫下一個佛字,先不說這墨,費靖月的字就讓張氏心里默默點了點頭,字體圓潤飄逸,帶著灑脫,卻又不失大家閨秀的風范,往日竟不知道這丫頭還有這才華。

    費靖月將宣旨遞給張氏道:“這雙梅硯奇就奇在這雙梅二字上,這梅不是指硯邊所畫的梅花,而是指不管用什么墨,只要是這雙梅硯上磨出來的墨,必定帶著梅花清香,不僅如此,這寫出來的字也帶著梅花的暗紅色,在陽光下看更能看出它的風采來。”

    此時碧渝已經撩起簾子來,一抹陽光照在字上,那字便隱隱現出暗紅色來,煞是好看。周嬤嬤和一眾丫頭嘖嘖稱奇,張氏心里也暗喜,面上笑得更加和藹。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0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