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八章 為沖泡之法而來

第八章 為沖泡之法而來

    到了磬佛堂,祖母還在念早課,周媽媽讓費靖月在偏廳歇息,費靖月左右無事,便拿了桌上的紙筆畫起吹畫來,這吹畫其實就是將墨水滴在紙上,然后吹氣,讓它形成自然的樹枝,再用朱砂點上花瓣便是一幅梅花迎春了。

    正畫得仔細,這廂老太太做完早課了,來到這偏廳看到這一幕,這個孫女什么時候有了這樣的才華,張氏驚奇,但更多的是歡喜,原以為這個嫡孫女庸庸碌碌,可昨日那字卻是真真好的,今日還有這樣新奇的作畫法,往日自己只顧著培養大孫女,可畢竟只是個庶女,可今日一看,往日是自己錯了,嫡女就是嫡女,往后作用可比庶女大多了。

    張氏笑呵呵的走近費靖月,張氏剛到門口的時候費靖月就知道了,可依舊裝作不知道繼續作畫,這是要不顯露山水的告訴張氏自己的才華,在這家里只有有用的人才有立足之地。

    “祖母來了,孫女放肆了。”見張氏站到自己身邊,費靖月福了身子。

    “無妨,無妨,你將這畫做完。”張氏鼓勵道,面上笑容不減。費靖月應了,取了朱砂點上花瓣,完了再提上兩句小字:

    “世人盡嘆梅傲雪,不知梅香暖寒冬。”

    張氏嘖嘖稱贊,對這孫女更是歡喜。有了這一茬兒,張氏對費靖月就從昨日的舒心變為今日的看重,也許未來好好栽培栽培,這又是另外一個蕊兒,想起費墨蕊,張氏心中盡是惋惜,若是蕊兒還在,這京都最火的家族定是他們費家。

    費靖月不知道張氏心中打的主意,但是看得出來張氏的喜歡,自己要在這里立穩腳跟兒又近了一步。二人各有所思。

    “對了,孫女今日來是有要事告知祖母,打擾祖母清修,請祖母原諒。”

    “不妨事兒,以后月兒可以經常過來看望我這個老婆子,有你們這些貼心的孩子在,我老婆子也不至于太孤寂。”

    在這個府里,這可是天大的恩賜,費靖月連忙福了身子謝過,張氏心里更是歡喜,今日若不是過來,自己也不知道這孫女還有這才華,以后可要帶在身邊好好栽培才是。

    “昨日孫女見常笑給祖母泡茶,原就想說,可秦姨娘她們進來,孫女倒不好開口了。”

    張氏聽她如此說,很是奇怪,難道說這要事和茶有關,連忙讓費靖月說。

    “孫女往日在書上看到過,雪山凍頂是不可用燙的水直接沖泡,不僅流失了大量香味,最重要的是長期喝這樣沖泡出來的茶會得石淋癥。”

    “石淋癥?”

    “祖母可常有腰疼的感覺,用手叩擊疼痛感更加劇烈?”

    “是啊,月兒怎么知道?”張氏頗奇。

    “這便是石淋癥的癥狀,與這樣喝茶也是有關的。”

    “那可怎么是好?”張氏最惜命了,如今得了一個什么石淋癥,哪里能不驚慌。周媽媽也驚慌得不行。

    “其實也無事,只要祖母改變雪山凍頂的沖泡法子,再按照孫女所說就會好了。”

    張氏當然言聽計從。

    “雪山洞頂不可用燙水沖泡,需先在紫砂壺中加入冷水,放在琉璃盞中,琉璃盞中再加入新鮮羊奶環繞,再將琉璃盞放在小火上煎,待水煮沸后立刻飲用,香味不僅鎖在茶水里,還會有羊奶的鮮美。”

    周媽媽連忙按照費靖月所說去做,果然如她所言,空氣沒有四溢的茶香,但是品在口里卻香到每一處味蕾,而且還帶著羊奶的新甜,著實美味。

    這下張氏更是不疑有他。

    其實這沖泡法子要歸功于小靖月,小靖月愛看天下雜談,早在書中見過雪山洞頂的正確沖泡法子,只是往日她不屑于討好張氏,至于那些才華,試問,在這個競爭如此激勵的社會下成長起來的精英,誰沒有幾門手藝傍身,就是幼兒園的稚童們也會呀。至于什么石淋癥狀,更是費靖月編造出來的,這張氏除了每天喝一壺雪山凍頂幾乎不喝水,又每日坐著不運動,十有八九都會有結石的,若是沒有,費靖月也能給她叩出疼痛來,目的只是讓張氏離不開自己。

    “孫女回去便給祖母寫個石淋癥的方子來,不是大夫的方子,只是食療的方子,祖母照足了去做,這石淋癥自然就會好了。”

    回去就給張氏寫個治療結石的方子,加在食物里吃,應該會有好轉。

    若說昨日是舒心,今日是看重,現在就是依靠了,這張氏對費靖月的態度已經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更多的是驚奇,這個孫女怎么變得如此讓人捉摸不透。

    “祖母不要奇怪,孫女無事就愛看書,這些書里都有說呢。”這話不僅是為張氏解惑,也是不動聲色的將自己掩飾,難道要告訴張氏,我本科就學的這個,我從幼兒園就在上興趣班,我們那旮旯競爭可比這里激烈多了,不會嚇壞張氏,那自己也定變成個妖怪了。

    這祖孫二人詳談甚歡,本已過飯點,張氏卻并不開口挽留,費靖月豈會不知道她的心思,起身福了福身道:“祖母說這么會兒話定是累了,孫女也便不討嫌了,這便回去了,也好速速給祖母寫來這食療的方子來,以免這病癥拖久了不好醫治。”

    張氏聽到這話心里甚喜,她根本不想多留費靖月,就是怕這病癥拖久了,拿不到方子,可自己卻不好開口,倒是這孩子心里明鏡兒,這廂也就不多做挽留,可這話卻說得圓滿“月兒怎會討嫌,祖母可是歡喜得很呢,只是你是年輕人,多坐會兒也是坐不住的,這便回去吧,也省得拘束,至于這方子,月兒得空的時候再寫也不遲,周媽媽辦事利索,也耽誤不到那么些時日。”

    這話可是說不是我累了要攆你,是你自己坐不住,而且自己并不著急這方子的事兒,倒是你,動作比不上周媽媽利索,若是耽誤了,那就是你的責任。

    這張氏,即使到此刻依舊要維護自己高貴,這面子話說的是一等一的好。費靖月已非往日的費靖月,豈會不懂,淡笑著退了出去。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