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十一章 初見妹妹靖寒

第十一章 初見妹妹靖寒

    打了費靜喜這只出頭鳥,所有人都更加虔誠的向張氏示好,請安立規矩也就更賣力,這日時,費靖月依舊如同往日一般去給張氏請安,剛踏進院子,就聽見正屋里傳來嘻嘻的笑語。

    費靖月進到屋里,入眼的是一個清秀的小丫頭,圓圓的臉蛋紅撲撲,大眼睛水汪汪,小小年紀就是個美人的胚子。這丫頭依偎在張氏身邊說笑,張氏臉上也掛著少見的真誠笑容。堂下一個年輕的女人站立著,也不多話,就默默的站在母親付輕柔身后,頭上只釵著一根鎏金碧玉簪,兩朵鏤空芍藥花,也沒有多余的裝飾,一身的翠綠輕紗裙褂,很是素雅,可是即使打扮得如此淡麗,可依舊難掩美麗的嬌顏,若是再年輕十年,必定是個傾城的美人。費靖月本就遺傳到母親的淡雅、高貴,雖然離及笄還有兩年,可已經是個美人了,而眼前這個婦人,比費靖月更是美麗,還有一種婦人才有的成熟。

    見到費靖月進來,那小丫頭諾諾止住嬉笑,而堂下的女人也向她福了福身。記憶告訴她,這是崔姨娘和自己的庶妹費靖寒。張氏招呼費靖月坐到她身邊,費靖月向母親福了身后坐到張氏身邊。

    張氏摸著費靖月的秀發道:“靖月有些時日沒有見到靖寒了吧,你們姐妹倒是好好說說話,這丫頭可是真真逗人喜歡。”

    小丫頭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姐姐才是讓人喜歡呢,我是比不上姐姐的。”見到小丫頭的笑容,費靖月不由自主的生出喜歡來。

    這崔姨娘母女算是這個家唯一不對費靖月使壞的了,在小靖月的記憶里,崔姨娘母女算是對張氏最虔誠的人了,往日張氏不讓人立規矩時,就連母親也只是偶而來看看,而崔姨娘母女卻是日日過來,只是因為身份低微,張氏倒也不是怎么看重,兩個月前張氏病恙,崔姨娘便帶著費靖寒到水云庵去念經祈福,直到今日才回來,因為虔誠,張氏對她母女二人也就有些心疼。

    張氏吃了費靖月的藥以后已經有些好轉,所以對費靖月也就多了三分真心,如今倒是費靜喜不招喜歡,連帶連累了秦姨娘。秦姨娘日日來請安,可張氏也對她沒有好臉色,只因為是自家侄女,張氏也只是睜只眼閉只眼,默許她的種種袒護,費靖月只是使了小小手段,就讓對方應接不暇,如今倒是沒有閑情逸致來害她了。

    今日張氏很是歡喜,留了幾人用膳,吃了午膳,眾人都知道張氏要午睡,沒有一個人要留下,紛紛告辭,今日費默陽要去夫人院里,所以付輕柔早早就回去準備了,留下費靖月和崔氏母女。

    費靖寒是個活潑的孩子,一路上拉著費靖月說個不停,崔姨娘只是淡淡的笑著,并不插話,神情里帶著恭敬,卻并不謙卑,這也算是這屋子里最尊敬費靖月的人了,所以費靖月對這母女二人多了幾份好感,行到分手處,費靖寒還想說,見狀,費靖月便道:“不若明日靖寒到我院里來,我們姐妹二人好好相聚。”

    崔姨娘還想推辭,費靖寒卻忙不迭的答應了,費靖月也只是笑笑便告辭了二人。待她走后崔姨娘拉著費靖寒道:“你這怎么好去叨擾三小姐,你這性子可是最關不住話的,如今三小姐可是老太太身邊的紅人了,你要是得罪了她可怎么是好。”費靖寒看著母親的擔憂哈哈大笑道:“娘親可是多慮了,我看三姐姐可真好呢,和藹的不得了,我可歡喜得很呢,娘親就放心吧。”

    費靖月回到院子里,徒然覺得疲憊,這里的笑也不是真實的笑,傷害卻是隨時都致命的,在這樣的環境里能保有那樣恬淡的性子,能教出那樣天真的孩子,這崔姨娘可是真真有涵養呢,想著費靖寒甜甜的笑,費靖月不禁也輕松起來,是啊,那樣的孩子都能笑著面對,自己有什么好怕的,來吧,牛鬼蛇神們,全部放馬過來吧。

    想通了這些,下午那一覺都睡得香些,醒來的時候已經過了申時了,碧渝見她醒了,放下手里的繡活,過來伺候她起身,雖然在這里有些時日了,可費靖月依舊不習慣被人這樣伺候著,碧渝知道她性子,也就隨便幫她理理發髻什么的。

    用過晚膳,費靖月跟碧璽學習繡花,這不是一日兩日就能練成的,可若是不練就連傍身的東西也沒有了。

    繡了一會兒,費靖月想了想喚來小廚房的趙媽媽,吩咐了下去。

    第二日。

    一大早費靖月還沒起身,費靖寒就來了,還帶來了一方絲帕,絲帕并不名貴,但是那繡工卻是費靖月見過最好的。

    費靖月匆匆洗漱完畢便去到小花廳,費靖寒等在那里的。見到費靖月這小丫頭可歡喜了,獻寶般遞過那方絲帕。費靖月問她:“這是誰繡的?”小丫頭一邊吃著費靖月給她備下的甜點,一邊嘰里咕嚕的說:“那是我娘親繡的,她讓我送給三姐姐的呢,我娘親很是喜歡你呢。”

    看著手上的絲帕,費靖月陷入了思緒中,費靖寒不懂,可她是懂的,繡帕上繡的是一大朵牡丹,枝葉繁茂,在牡丹的枝葉下藏這一朵小小的月季,惹人憐惜。費靖月明白崔姨娘的意思,這朵牡丹代表自己,而那朵小月季代表費靖寒,崔姨娘這是在求費靖月護著費靖寒呢。雖然不知道崔姨娘從哪里看出自己一定會答應,可那又有什么關系,這件事她應下了。

    只是這崔姨娘如此隱晦含蓄的表示,自己回應得也不能太過明顯,若然她懂那便最好,若然不懂,也沒有關系。

    想了想她讓碧渝取來一只銀鈴鐺,放在錦盒里讓費靖寒帶回去送給崔姨娘,如果崔姨娘確實是這個意思,那么她一定能明白,銀既是應,而銀鈴鐺發出的聲音也是纓鈴纓鈴,也是應的意思,若她不是,也就當還個禮。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1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