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十六章 碧溪指使的

第十六章 碧溪指使的

    “月兒,照理說,你的院兒別的人也進不去,如果是有人下毒陷害于你,也要有機會進去才是。”張氏沉聲道。

    “老太太,之前院里有些奴仆不盡心,但是小姐心軟,未曾將這些人趕出去,許是這些人懷恨在心,要陷害我家小姐。”碧渝適時接話道。

    “碧渝,這里哪里有你丫頭說話的份兒,祖母自有明鑒。”費靖月呵道。

    “不妨事,讓她說。”張氏道。

    “老太太,小姐將麻仁丸子忘在小廚房,正是奴婢去取來的,奴婢回到小廚房時候,卻是隱約看到個人影,只因當時心急,取了東西便走,也沒有多想,如今倒像是有點可疑。”

    “哦?那你看見之人是誰?”

    張氏聽聞此處,心里的火又是騰的一下上來,若是真是此人所為,那便是蓄意陷害,而且被下毒的還是自己,她一定不能放過此人。

    “好像是唐媽媽。”碧渝吐出這么一句。

    “唐媽媽?”

    “這唐媽媽是孫女院兒里以前的管事兒,只是不太盡心,被孫女貶罰去管倉庫。可即便如此,我想她也不至于要如此陷害于我吧。”說及此處,費靖月的眼睛又紅了。

    “去將這唐媽媽給我帶來!”

    張氏呵道。馬上就有一群婆子蜂擁而出。

    “好了,祖母一定還你一個公道。”此時的張氏是完全信了費靖月。

    這廂秦姨娘和費靖喜等人卻傻了眼,怎么老太太竟然聽了費靖月的話,只是好戲還在后頭。

    唐媽媽卻已然帶到。

    “你這惡奴,還不認罪?”見到唐媽媽到了,費墨陽怒喝道。

    “老爺,老太太,奴婢不知錯在哪里啊?”唐媽媽還在狡辯。

    張氏端起那碟子麻仁丸子,整個砸在唐媽媽的臉上。“你這惡奴,是要受些皮肉之苦才肯招認嗎?”

    見到那碟子麻仁丸子,一下癱坐在地上,不停的叩頭,神色慌張,嘴里叫到:“奴婢認罪,只是這毒雖是老奴所放,卻是有人指使的。”

    “哦?你且說來,是何人指使你毒害老太太,冤枉三小姐?”

    唐媽媽這一句,又讓事情更加迷茫,唐媽媽只是個替死鬼,在唐媽媽之后還另有其人。眾人這臉色簡直變換不停,有的人是得意洋洋,有的人卻是擔憂無比,此時的費靖月卻是盡收眼底,這家里誰是真心,誰是假意,此刻已然明了。

    崔姨娘沒有多言,只是那一臉的擔憂卻是裝不出來的。見到這個,費靖月心里倒是有些暖意,這屋里除了母親,還有人是真心對待自己的。

    “你且說來,是誰指使你如此做!”費墨陽聽了唐媽媽的話也是震驚不已,這宅子里何時變得如此,一個下人膽敢毒害當家主母,冤枉嫡女,而且還是有人指使的,這個家是安穩太久了,竟然出這樣的事情。想及此處,他轉眼望去夫人,可是夫人的眼神卻一心掛記在女兒身上,哪里會看到他的不滿。

    “老爺,老太太,雖說老奴犯了錯,被三小姐貶罰了,可是老奴在這家里也是干了許多年的,對于老太太的敬仰那是萬萬不敢少的,若不是有人指使,就是給老奴一千個膽子,老奴也是不敢的呀。”

    “那你倒是說啊,是誰指使的你,若是真有人指使你,祖母也是定然不會姑息的。”費靖喜迫不及待了。

    “指使老奴的就是三小姐身邊的碧溪姑娘!”

    唐媽媽此話一出,瞬間又是給眾人一記驚雷。

    “我什么時候指使過你給老太太下毒了,你這老婆子怎的胡亂咬人?”碧溪一聽這話,急了,也不管老爺太太,立時出口反駁。

    “碧溪,你勿要多言,你沒做過不必怕人冤枉。”費靖月適時的開口了。

    “你這老奴,碧溪可是三小姐身邊的大丫頭,你這話說了可有依據?”張氏開了口。既然張氏都親自審問了,其他人自然不敢多言,都退到一邊。

    “老奴不敢妄言,前日碧溪找到老奴,說是要找些*,只因老奴管理倉庫,碧溪這才找到了老奴,這倉庫哪里有什么*,老奴立時就說了沒有。這碧溪又說讓老奴去外面買來,因為三小姐屋里鬧蟑螂,要除一除。老奴從未聽說過*可以除蟑螂,可是碧溪是大丫頭啊,老奴只得去買了回來。等到老奴買了回來,碧溪才說這是要下在給老太太的食物里,老奴聽了哪里敢,連忙拒絕,可是碧溪說,會給我重謝,而且還許諾了要給我那小子說門親事,老奴想著要是有了這些銀錢,我那兒子就能娶上媳婦過上好日子,就鬼使神差的答應了。”

    唐媽媽話一完,費靖月開口道:“祖母,這唐媽媽既然是我院子里的人,而且這說的也是我身邊的丫頭指使的,說來一切還是指向孫女的,孫女倒是想親自問問著老奴,她這話里到底有幾分真假。”

    張氏到如今,也就看這出戲要怎么演,從心底她是不信是費靖月下毒的,但這唐媽媽又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她且看費靖月要說什么,所以她點點頭允了。

    “唐媽媽,既然你說你是不怨恨我的,那就是說你斷然不會因為怨我而做陷害我的事了?”

    “那是自然。”

    “那好,你就告訴我,若你那么忠心,今日你就該自己認了這罪,何必要說出來,陷我于不孝?”

    “那怎么一樣,老奴雖然對三小姐忠心,可是這是非黑白是分的清楚的,若是三小姐有毒害老太太之心,老奴豈敢不說。”

    費靖月淡然一笑又道:“你這老奴倒是一副忠肝義膽模樣,可是這毒不就是你親自下的嗎?現下在這里表演開了?”難道說這就是你的忠心?

    唐媽媽張口結舌,是啊,這毒本來就是自己下的。

    “還有,你說這碧溪叫你下毒,那她可有告訴你為什么要給老太太下毒啊,她怎么說的呀?”

    費靖月哪里會給她多想的機會,接著又沉聲問道。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