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十七章 兇手自己認罪了

第十七章 兇手自己認罪了

    唐媽媽早就一腦門子的汗,可是事到如今,只能繼續順著費靖月的話說下去,不然恐怕更是無法辯駁。

    “碧溪說給老太太下了毒,到時候就讓老奴說是二小姐指使的,這是要陷害二小姐啊。可是老奴與這二小姐無冤無仇,而今又毒害了老太太,怎可還要去冤枉二小姐,這才說了實話。”

    “啊!好你個費靖月,我是你長姐,你竟然想害我,看我不掐死你。”費靖喜一聽這話,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沖上去。

    “喜兒,你這是成何體統!”張氏喝道。“且聽她說下去。”

    “你這老奴好毒辣的心思,如今聽你這么說來,我這身邊的丫頭不僅要毒害祖母,還要陷害二姐,那我這丫頭可真是罪不可赦啊。那你說說她為何要如此做來?”

    “那自然是因為三小姐與二小姐之間有過節,想用這個方法陷害二小姐。”唐媽媽說道。

    “我與二姐有何過節?不過都是些姐妹間的小事情,我的性子這個家里大家都看到的,就算二姐怎么說道,我從來都是一笑置之,倒是二姐剛才在院子里還讓海棠給我難堪呢,可我也不是沒有計較?如此毒害祖母陷害二姐的法子,若是敗露,我是死無葬生之地的,若要陷害二姐,只要在祖母面前實話實說便好,我又怎么會生出這樣笨的心思。”費靖月這話是說,費靖喜歷來愛找事,她都沒有計較,怎么會因為一些小事兒想出這樣冒險的法子來陷害費靖喜。

    “你說碧溪給讓你去買的*,那你告訴你我,你買了多少,用了多少,剩下的在哪里?碧溪給了你好處,給的是什么,你可有憑證?”

    “這,老奴一共買了二兩*,用了大概一兩錢,剩下的碧溪拿走了,她給了我五十兩銀子還有些首飾。”

    “祖母,現在這老奴一口咬定是碧溪指使她的,孫女要問的也就這些,既然她說得如此真切,倒不如搜查一下碧溪的屋子,若然真是碧溪所做,那一定能找到證據。”

    “嗯,如今且去搜查看看,若真如這老奴所使說。”張氏意味深長的看了費靖月一眼,可是費靖月臉上除了一臉淡然,什么也看不出來。

    碧落院。

    一群婆子蜂擁而至,碧溪的房間四處都被翻找了,可是什么也沒有找到。

    夫人付輕柔松了一口氣,崔姨娘也是稍微放下了忐忑的心,費靖寒躲在崔姨娘身后。

    “老太太,碧溪房間里什么都沒有,倒是唐媽媽房里找到這些。”一個婆子遞上一個包袱。

    周媽媽連忙打開一看,里面有五十兩銀子,一個頭面,幾只步搖。那個頭面卻看來面熟。看到這個包袱,有些人有些站不住腳了。

    “這個頭面好像是你的吧,喜兒?”夫人看到頭面立時道。

    “喜兒,這個頭面?”費墨陽也是一臉疑惑。

    “費靖喜!”張氏也認出來這個頭面了,這是費靖喜有一年生日,夫人當時賞給她的。

    “不對啊。”唐媽媽看到這些東西立刻驚呼。

    “怎么不對了?”費靖月看著唐媽媽淡笑著問道。唐媽媽看到費靖月的眼神,嚇得說不出話來。

    “到底怎么回事,還不說實話,立刻家法伺候!”張氏暴怒了。

    “孫女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的頭面怎么會在這里。”費靖喜嚇得跪在地上。

    事到如今,牽扯進來的人都嚇得不知所措,唐媽媽癱跪在地上,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什么,費靖喜也是一臉恐懼。這里最是淡然的恐怕只有費靖月了。

    “反了,反了,這個家是要反了。”張氏此刻已經怒及了。

    “你這老奴,你不是說碧溪讓你毒害老太太嗎?為什么二小姐的頭面會在你處?難不成也是三小姐給你的?”費墨陽見慣朝堂那一切,此刻還有什么不明白。定是這老奴性口雌黃,死到臨頭了還要冤枉月兒,月兒的神情如此淡然,哪里像是做賊心虛之人,倒是自己。想到此處,費墨陽生出一絲愧疚,只是那三女兒依舊一臉淡笑,豪不所動。

    “老爺,是老奴一時糊涂,只是這頭面真的不知道為什么會在這里,本來是沒有的啊。”

    “母親,此事斷然不能草率,既然此處出現了喜兒的頭面,那么喜兒也是有了嫌疑。而這*也還沒有下落,喜兒的樣子看來又像無辜,如今光是搜查碧落院恐有不公,也難證明什么,不若再搜查一下喜兒的院子,也好洗了喜兒的嫌疑。”付輕此刻已經穩住心神,輕言細語的說上一句。

    “嗯,現在看來也只能搜查百花院才是了。”張氏點頭。

    “不,不用搜查了,此事是我干的,是我指使唐媽媽這樣做的。”此話一出,眾人思緒各自變換,都定睛望下突然站出來的秦姨娘。

    “秦芳,你?”張氏不動聲色的問。但凡了解張氏的人心里都開始忐忑,張氏這是已經憤怒到極點了。

    “老太太,是我指使唐媽媽這樣做的,是我要陷害三小姐。”秦姨娘跪在地上,剛才的得意已然不復所見。

    “你且說來,此事到底如何?”費墨陽也是一臉憤怒。

    這秦姨娘說起來也算是小家碧玉,雖然不是有多好的家世,可這出身也是清清白白的。算起來還是自己的表妹,當初母親要將她納給自己做妾,也是看在她規矩本分,平日里又會做人,不像夫人大門出身,所以自來他都很是關照寵愛。怎么的現在她卻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看著憤怒的張氏,失望的費墨陽,淡然的費靖月,一臉不知所措的喜兒,秦姨娘真是百感交加。此次明明計劃得天衣無縫,怎么喜兒的頭面會出現在這里,逼得自己不得不出來認罪,不然喜兒也會受到牽連。

    “妾身糊涂,妾身只是不滿上次三小姐害得喜兒受罰,一直懷恨,聽說唐媽媽也被三小姐貶乏,這才指使唐媽媽給老太太下毒,想要冤枉三小姐,至于喜兒,她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1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