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十八章 事情的真相

第十八章 事情的真相

    費靖喜望著秦姨娘,想過去,又害怕,縮在一旁。

    “是是是,是秦姨娘指使老奴所為,東西也不是碧溪姑娘給的,是秦姨娘身邊的白冰給的,秦姨娘說如果事情查出是老奴干的,那就要老奴陷害三小姐,老奴也是一時糊涂才做出這等事,一切都是秦姨娘主使的,請老太太開恩啊。”唐媽媽見事情敗露,哪里還管其他,只管實話實說。

    事情如今已經清楚,張氏也懶得派人搜查百花院,看著地下跪著的侄女,心里有失望,有憤怒,有不忍。可是毒害當家主母不是小事,即便是自己的親侄女,自己也不能心軟,更何況她毒害自己的目的是要陷害嫡女,此事若是傳出去,自己從輕處罰了,別人會怎么看待自己,可那畢竟還是自家人,她這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老爺,求你念在我們往日的情分上,原諒妾身這一次,妾身一定閉門思過,不再做這些糊涂事兒。妾身也是一時糊涂。”秦姨娘爬到費墨陽腳邊哭開了。一把鼻涕一把淚,哭得那叫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如今她知道,只要費墨陽替自己求情,老太太也不會重罰自己。

    費墨陽看著哭的動情的秦姨娘,心底憐惜頓起,想來母親也未受到大的傷害,就想開口為她求情。費靖月豈會不知道她的如意算盤。她這嘴里說是要閉門思過,其實就是想此事就如此過了。自己會讓她這么好過嗎?

    “祖母,請你念在姨娘愛女心切的份上,不要重罰姨娘吧,姨娘也是不想的,只怪是月兒不好,上次無心害了二姐姐受罰,姨娘也是一時糊涂。此事若是傳了出去,外人也會說祖母寬宥,贊譽祖母呢。”

    張氏本來就特別好面子,這話聽在她耳里卻是不一樣,毒害主母,陷害嫡女,如果讓外人知道自己輕罰了,一定會說自己維護自家侄女,如此嚴重的罪行,也寬恕了。

    “母親。”

    費墨陽眼里只有哭得梨花亂顫的秦姨娘了,哪里明白費靖月的意思,心里還想著說這個女兒真是寬容,如此都不計較。

    “你不必再說了,唐媽媽拖出去仗斃,秦姨娘杖責十下。”

    秦姨娘一聽費靖月開口就知不好,費靖月說這話,張氏必定不好不罰,自己想要把此事抹開,想是不能了。如今張氏開了口,猶如下了判決,聽到杖責十下,秦姨娘昏了過去,十下若是打在自己身上,這命也會去了半條的。

    事情定了下來,一群人也簇擁著張氏回去了,費靖月送走張氏,回到院里,費墨陽不忍看到秦姨娘被打,也拉著付輕柔走了,剩下秦姨娘,費靖喜等人還在。

    遠處傳來唐媽媽的慘叫聲,秦姨娘還在昏迷,費靖喜這孩子已經嚇傻了,呆呆的坐在地上。

    “你們還愣著干嘛啊,拖出去執行老太太的命令。”

    一回到院子,費靖月就對周圍的婆子們道。婆子們哪個還敢懈怠,連忙上前去拉了秦姨娘出去,老太太留下周媽媽監督,周媽媽這些時日已經見過三小姐的手段了,如今常笑還在做三等丫頭,自己還要靠三小姐,所以也就格外用心。

    “你們該如何便如何,若是讓我知道你們懈怠不好好執行這家法,小心吃不完兜著走。”唐媽媽望著三小姐,心里哪里不明白三小姐的意思,嘴里連忙吩咐道,此次秦姨娘想要過關,哪有那么容易。

    “娘親!”費靖喜此刻才算回過神來,望著被拖走的姨娘,心里疑惑,娘親明明說了此次費靖月完了,怎么會是娘親被責打,她又是心疼,又是害怕,眼前的費靖月也變得無比可怕。

    “二姐姐,你還不去看看姨娘,還賴在我這里做什么?我可沒有什么好東西招待你。”費靖月冷下一張臉,對費靖喜道。

    費靖喜哪里還敢多待,連滾帶爬奔著姨娘去了。

    “三小姐,那我們也告辭了。”崔姨娘笑笑帶著費靖寒也離開了。

    如今院里就剩下費靖月的人了,費靖月望著離開的人們,片刻和幾個丫頭回到花樓。躺在美人塌上,碧渝遞上一杯蜂蜜玫瑰茶,她一口一口的嘬著。

    “剛才真是嚇死我了,唐媽媽這老奴冤枉我,可是把我嚇壞了。”剛一坐定,碧溪就嘰喳起來。

    “是呢,我也是被嚇壞了,這是要陷害小姐啊,我的心也是撲通亂跳著呢。”碧渝也接話道。

    費靖月并不說話,只是笑著望著她們。碧璽也笑瞇瞇的,只管繡著手里的花樣。

    “碧璽,你怎么不說話?”碧渝看著這丫頭。

    “兩個傻丫頭。”這時候費靖月開口了。

    “我們怎么是傻丫頭了?”碧溪嘟囔著嘴。

    “碧璽你來說。”

    “嗯。”

    “你們都沒發現我不在嗎?”碧璽這一開口,倒是把那兩個丫頭驚了一跳。

    “其實小姐早就知道她們要對付小姐,這些時日我都盯著呢。”

    原來自從上次費靖喜被罰,費靖月就猜到那邊一定會反擊,平日里都是無事找事的人,現在受了這些委屈,豈會不找回來,所以碧璽這些日子都在盯著那邊的動靜。

    今日她們從老太太那邊回來,碧璽就來報說,唐媽媽溜進小廚房不知道干什么,費靖月心里已經了然。其實說來這也算一個圈套,以費靖月的謹慎,怎么會遺忘了東西的道理,那碟麻仁丸子就是她故意放在那里的。而且碧璽也在她們走后故意大聲說,小姐將東西忘在小廚房了。

    前幾日碧璽已經發現白冰和唐媽媽接觸過,知道她們會讓唐媽媽行動,可是并不知道她們要做什么,直到碧璽跟蹤白冰到城外藥鋪,知道他們買了*,她猜到他們是想投毒。而這毒一定不是要毒自己,因為這樣無法達到最大的效果,所以她干脆給她們設個套子讓她們自己鉆。果然,唐媽媽行動了。

    “怪不得小姐你路上叫我找機會說看見唐媽媽行動詭秘。”碧渝驚呼。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