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十九章 飄然而來、飄然而去

第十九章 飄然而來、飄然而去

    “是呢,你們去了以后,院里沒有人,我要進到唐媽媽的房間易如反掌。”

    “那你去唐媽媽房間做什么?”這次是碧溪問的,碧渝也點點頭,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去放那個頭面啊。”

    “頭面?”

    “嗯,小姐真的是料事如神啊。其實那個頭面不是二小姐的。”碧璽笑瞇瞇的說。

    “快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這下更是讓二女驚呆。

    “捉賊要拿贓,你們走后,我就到唐媽媽房里找到了白冰給她的銀錢,將這個頭面放進去,小姐自然有辦法讓大家看到唐媽媽擁有二小姐的頭面,那么二小姐自然就扯了進去,如果二小姐扯進去了,那真兇還會遠嗎?”

    原來很早之前,費靖月就讓人打造了與那邊幾人相同的首飾,都是好認典型的,就是以備不時之需。今日唐媽媽投毒,之前又與白冰接觸過,所以說明此次主使者應該是秦姨娘,再加上在小花園與費靖喜的沖突,費靖月猜到費靖喜應該是不知道此事的,她那個母親最在乎的不過是她了,自己只要將她搭上,那么秦姨娘為了保護她,一定會挺身而出。

    至于搜查百花院,秦姨娘哪里敢,費靖喜本來就住在秦姨娘那里。*不敢亂丟,她們應該還沒有處理,若是搜查了百花園,難免會被找到,即便處理了只要費靖喜一被牽扯進來,秦姨娘一定會慌了手腳,所以她也是不怕的,她只是要逼迫秦姨娘自己承認。

    二女聽了個中細節,心底都佩服起自家小姐來,僅憑一點點推斷就能將事情了解的八九不離十,更神的是小姐早有準備。那頭面簡直就是奇了。

    “那頭面并不奇怪,什么都是要講求證據的,若是我們的東西被人模仿了去,也是這樣,我只是早些做了準備而已。”費靖月開口道,她其實不能夠說,這些都是書里講的。

    幾人又聊了一會兒,都佩服費靖月的神機妙算。費靖月讓她們都去睡了,自己也準備休息了。今日又是艱險的一天,若不是自己早有準備,今天被罰的人就是自己,那時候她們還不知道要怎么樣踩踏自己。

    “小靖月,你這家真真是不好待的,往日真的是委屈了你。”

    “小丫頭,果然好手段啊。”

    一個聲音突兀的男聲響起,費靖月嚇了一跳,怎的會有外人在?

    她悄悄握起一個花瓶,就算有人在,我這跆拳道就是白學了嗎?她只是嚇了一跳,卻不害怕。

    推開窗,因為那個突兀的男聲是在窗外響起的。

    窗外什么也沒有,小靖月喜歡露臺,所以就在自己房間外面加建了一個露臺,費靖月常常在露臺上看書,可是這露臺上什么人也沒有,難道這突兀的聲音是自己的幻覺。

    正想著,一陣風從自己身邊刮過,突然就陷入一個懷抱里,她抬眼一看,是一個神色俊秀,眉間帶著戲謔,如同天神一般的男子,而自己就生生被他抱在懷里。

    “你這登徒子是要尋死嗎?”費靖月何許人物,立刻使出直拳想要擺脫這個懷抱,可是這還沒有出手,手已經被抓住了。

    “你這丫頭還有些力氣,只是也就是白費的。”男子笑著說。他的笑容差點要將費靖月淹沒了去,怎么可以在這樣的神色里出現這樣無害的笑容,如同和煦的陽光,可是那張臉怎么看都是戲謔的,不安好心的。

    男子見她掙扎也沒有繼續抱著她,輕輕一放,她差點就要摔倒,幸虧男子也不是真要戲耍她,又將她扶穩。

    “你這人大半夜的闖進別人閨房,卻是那般?”費靖月并沒有被他嚇到,定了定神問道。

    她轉身躺在美人塌上,又恢復了往日的淡然,兩人不同的笑容,一個戲謔,一個淡然,對視著對方。

    “你好像并不害怕我?甚至不叫人?”男子笑著問。

    “不是我不怕,而是怕了也沒有用。何況叫人,我如何說的清楚,你若是說出一些不中聽的話,我的閨名豈不是會毀在你手里。有你這樣像貌的人,我想對我這黃毛丫頭也不至于感興趣吧。”其實費靖月心里還有一句話沒有講出口,這樣貌雖然是俊美,卻顯得有些妖異,就像自己那個年代里的韓國明星那般,只是卻在那般陰柔的美上面多了一絲陽剛之氣。

    “果然是個膽大包天的丫頭,而且腦子很好用。”男子哈哈笑了起來。

    費靖月并不說話,只是復雜的看著他。

    “你在想什么?”她陷入那場回憶,就連男子湊到她面前也沒有發現。

    “沒什么,看到你想起一個人而已。”她搪塞道。

    男子也沒有多問,毫不客氣的坐到費靖月身旁,笑著說,“我只是辦點事情,路過這里,正好看見一些好笑事情,便留著看了,沒想到有些人年紀不大,手段卻是真真的好,雖說是別人要陷害于你,你能翻轉來去,也不是省油的。”

    費靖月聽他如是說,便知道他看見晚上發生的事了,她也不多說,只是笑笑,端過桌上那杯早就冷了的蜂蜜玫瑰茶遞給他,“你要不要喝點?”

    男子也不拒絕,接過去也不管早就冷了,一口飲盡。

    “那個,我喝過。”費靖月帶著點壞笑望著眼前的人。

    “我知道,沒有關系。”男子也笑。卻讓費靖月有點尷尬。

    “好了,丫頭,后會有期。”男子最后望了一眼費靖月,如同他的出現一般,像風那般消失了。

    男子離開之后,費靖月想起穿越前的自己,如花笑顏、意氣風發,懷揣濟世天下的夢想。卻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不知名的朝代,還要為了活下去,甚至不擇手段。如果不是自己讀書的時候看多了這一類朝代變遷的書卷,也許現在早就煙消云隕了。

    今夜的男子就這樣穿梭而來,飄然而去,像足了做夢。可是那杯茶卻是真真被人喝過,可是不管他是誰,自己在這個家還要繼續下去。

    甩開這些紛亂的想法,費靖月躺到床上,一夜無夢。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1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