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二十二章 初見孟高陽

第二十二章 初見孟高陽

    站在殿外,碧璽一臉忐忑,自己是不能夠陪著小姐進去的,待會兒到底什么情形,太后會不會喜歡小姐,她心里越想越是七上八下。倒是費靖月一點也不在意,仍舊淡淡的樣子。

    “喲,小丫頭。”一個好聽到妖異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參見七皇子”,侍衛丫鬟立刻跪了一地,費靖月抬頭看看他,就是這張妖異的臉,帶著戲謔的笑意,但是這笑意里卻好像閃過一絲擔憂,只是這擔憂轉瞬即逝。她福了福身道:“七皇子萬福金安。”

    “你認得我了?”面前這人有點驚詫的問道。

    “七皇子恕罪,我也是見這宮女侍衛對您的稱呼才知道您是七皇子的。還請七皇子不要怪罪。”

    看著她明明說謊卻不好揭穿的樣子,齊休離有點無奈,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聽見她進宮了,就馬不停蹄的趕到太后這里來,她居然說不識的自己,如果不是現在不合適,他一定要抓住她的手質問她,那兩杯茶是白喝的嗎?

    費靖月看他想要生氣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有點莫名其妙,這個七皇子還真的如傳言中那樣,喜好無法琢磨,她難道能在這里說出來那兩夜之事,先不說會有什么后果,自己的清譽豈不是毀于一旦,而且皇家說不定還要怪罪,真是個怪人。

    二人正較著勁,這廂又有人來了。

    “參見淳繹公主,高陽小姐好。”眾仆又再一次跪倒。

    來人正是東籬皇貴妃的女兒淳繹公主,只是她身邊這個姑娘卻不知道是誰,聽人叫她高陽小姐,難道是那個帝都傳言對眼前這個妖異男人癡心一片的孟高陽?

    再看眼前這清雋公子,眉眼里明明帶著一臉厭惡,可是面上卻還是溫柔似水,那姑娘眼里只有他的俊雅,哪里看得見他的嫌棄。費靖月可不是傻子,剛入宮不必要給自己增加麻煩。

    所以她也對那高高在上的公主行了個拜禮,那孟高陽本來以為費靖月會給自己行禮,卻不想她對自己只是福了個身,也就是官家小姐們互相相見的禮節,她立刻生出了一把火。

    孟高陽,東籬皇貴妃族兄的嫡女,父親是兵部尚書孟鴻文,因為是東籬皇貴妃的族親,與淳繹公主也是表姐妹,所以時常奉召入宮。

    孟高陽有著孟家獨有的美貌,相貌與她姑母也有幾分相似,東籬皇貴妃之所以能在宮中恩寵有加,甚至直逼皇后,那美貌也是一等一的。所以這孟高陽一生下來就是天之驕女,眼高于頂的,所以這不是拜禮的福身,確實讓她大為火光。

    她立時就發作了。

    “你不知道我是誰嗎,為何并不行禮?你這個丫頭真是好生無禮。”她嬌斥道。

    費靖月本就不是被人欺負的人,而這孟高陽也太囂張了點。淳繹淡淡的站在旁邊看著,表姐這種姿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哪次都是讓那些官家小姐俯首甘拜,她并不放在心上,那個妖異的七皇子更是早就退在一邊,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好戲。

    “我聽她們叫你高陽小姐,難道你就是那個名譽京城的孟家嫡女孟高陽孟大小姐?”費靖月看著一臉得意的孟高陽,心里一片不屑,嘴上卻諾諾道。

    “知道你還不拜?”孟高陽一直都知道名聲大,對此也并不太意外,倒是更加趾高氣揚起來。

    “我需要拜你嗎?按照規矩你我都是京都的名門閨秀,大家應該姐妹相稱,怎的你會提出這樣的要求,與我所知的孟小姐大相徑庭啊?”

    費靖月一邊說著,一邊搓著手絹,看起來就像被欺負了十分委屈的樣子。可是卻有人瞥見了她眼里的一抹精光,這丫頭不知道又要給這孟小姐下什么套,他不一絲經意溢出一絲笑來。

    “你是哪家的女兒,與我姐妹相稱,是不是心太大了?”孟高陽十分不屑。

    “家父步兵統領費墨陽。”

    “是你?你就是那個來給明月公主伴讀的費家嫡女?”孟高陽有了一絲顧忌,因為父親曾經告訴過她,這京城里的名媛都可以惹,但是唯獨費家的女兒不能過于踩踏,費家雖然在朝堂上沒有太多的黨羽,但是皇帝卻對他們家呵護得太過備至,連自己對費墨陽都要禮讓三分。

    其實淳繹她二人也是來給太后請安的,并不想會在此遇見費靖月,淳繹也是知道皇帝的寵愛,所以她拉了拉孟高陽的袖子。

    孟高陽也想就此作罷,此時七皇子在此,并不需要讓他看見自己過于跋扈的樣子。所以孟高陽也就淡淡的哼了一聲,算是要過去。

    可是費靖月豈會如她所愿。

    “聽說孟姐姐與我家大姐同是京都四大美女之一,孟姐姐甚至有勢頭要蓋過我家大姐,是不是因為我不如我家大姐姐貌美,孟姐姐不肯與我做姐妹,不然孟姐姐怎么連個禮都不給小妹還?”

    孟高陽一聽這血都要吐一口,若是自己不還禮,豈不是要在七皇子面前落個眼高于頂、遷怒旁人、不懂禮數的印象。淳繹本來就是高冷范兒,宮里長大的孩子哪里會不明白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本來是件小事,可是要是傳出去,對自己也不好。

    所以她瞪了孟高陽一眼,無奈,孟高陽只得也對費靖月福了一個禮。

    妖異的七皇子在旁帶著冷冷的笑意。

    孟高陽就是吃了個眼前虧,可是卻又不好說什么,心里的火蹭蹭往上冒,淳繹也側目打量著眼前的丫頭,清秀的模樣,帶著溫柔的面容,但是卻露出一絲了然于胸的氣質。

    淳繹在心里暗暗記下了這個女孩子,以前從未聽聞過費家還有這樣一個嫡小姐。費靖若不是說她妹妹是個怯懦的草包嗎?今天不動聲色的就給了孟高陽臉子,一點也不像費靖若說的那般沒用。

    孟高陽吃了虧,但是轉眼瞥見那俊朗公子,立時又忘了眼前事,馬上狗皮膏藥般貼了上去,七皇子居然沒有躲閃,這讓費靖月有些不快。

    淳繹是宮里長大的孩子,雖然七皇子并未躲閃,但是她還是看出了七皇子的不悅。她拉住孟高陽,不讓她在費靖月面前丟臉,她心里已經默默對費靖月有了防備。

    “太后有旨,宣費家小姐覲見。”嬤嬤出來了,太后要傳見。

    淳繹連忙上前,讓嬤嬤通報自己和孟高陽來了,她轉頭過去問七皇子道:“七哥也是來給皇祖母請安的?要不要一塊兒進去?”淳繹雖然和這個七哥不算親厚,但是兄妹二人關系也不算太差,往日七皇子也會來請安,可是自己從來沒有遇見過,今日卻都趕了巧。

    “來了自然要進。”七皇子此時已然恢復那抹冷峻,淡淡的道。

    眾人一道進到永壽宮正殿,此時各宮嬪妃剛拜完禮離去,太后端坐在主位上,面上一片和藹。

    “離兒和淳繹來了,看座上茶。”

    二人立刻上前行禮,此時的齊休離就像個乖寶寶,哪里還有半分妖異。

    禮數本來就分尊卑,淳繹和齊休離是皇族,先行禮,待他們行禮完畢,才輪到官家的小姐行禮。孟高陽和費靖月隨后也上前行禮去。費靖月本來就是按規矩來參拜的,太后不發話,她也不會多說什么,倒是淳繹一直在和太后聊著,逗弄得太后一直笑著。

    齊休離本來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坐在一旁喝著茶,也不言語,偶爾拿余光瞄著那正襟危坐,卻不是真的害怕的姑娘。

    費靖月瞥見他的眼看著神,裝作看不見的樣子,一旁的孟高陽卻一臉癡癡呆呆的看著他,就差貼上去了。

    “是叫靖月吧?”太后突然對費靖月發話。

    “回太后的話,小女閨名靖月。”費靖月跪拜在地回答道。這宮里步步驚心,雖然處處要跪拜不是她所愿,但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頭。

    “恩,是個可人丫頭,不必跪著,起來抬眼我看看。”太后本來就慈眉善目,對費靖月更叫一個和藹,即便她淡淡的,費靖月也感覺到一片溫暖。

    費靖月抬起頭望著太后,太后年輕時候應該是個美人,即便是到了暮年,仍舊難擋身上那種高貴優雅,起碼給人的感覺是和藹溫和的,上位者的氣質卻又是讓人不敢褻瀆的。

    “倒是有幾分你姑母的眉眼。”太后半響后說道。

    費靖月撇見太后眼里的慈愛,就連身邊的嬤嬤都笑的那么和善。難道自己的長相真的那么像宮里那個傳說?自己那個永垂不朽的姑姑,傳聞不僅皇帝偏愛,深情一片,就是太后也是寵溺至極,只可惜紅顏薄命,不然這宮里說不定就是她獨寵一方了。

    說了這句太后便不再提這個話題,又和她說了些閑淡話,便打發她去拜見皇后。

    淳繹像是有事情專程來的,所以并不提出要走,倒是那個妖異的七皇子,也拜別太后離去。

    孟高陽一臉不甘心的望著離去了齊休離,可是自己在太后這邊怎敢造次,此次本來就是和淳繹過來說事的,所以她只能恨恨的看著剛離去的那一雙背影,怎么看都那么礙眼。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