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二十六章 明月和六皇子的故事

第二十六章 明月和六皇子的故事

    今日明月卻用了這種茶招待費靖月,足見她將費靖月當成好友的情意。

    二女品著茶說著話。

    “昨日我已經聽說了,蘇家那個小蹄子在皇祖母面前參了你。”明月提起此事大為火光。

    “沒事,太后垂愛,只是罰了一個月的俸祿。”費靖月倒是沒放心上一般。

    “是我讓你陪我用膳的,她豈不是在置喙我,昨日我便想去皇祖母那邊說明白,不讓皇祖母處罰你。但是母后卻派人阻止了我。說是你不會介意,而我越是護著你,那邊就越會針對你,故而我沒去。”

    皇后果然心機過人,連明月的心思都抓的牢牢的。費靖月心底想著,卻不動聲色,道:“皇后說得不錯,明月不該沖動。”

    “連你也如此說,那便暫且如此,但是月兒以后有什么委屈一定要跟本公主說。”

    “嗯!”明月待自己實在真心。費靖月心里一片感動,她有種感覺,以明月的性格,以后恐怕會吃那邊的虧,自己一定要護住她,盡自己所能。

    歇了片刻,費靖月輕輕開了口:“明月,我想請求你一件事。”

    “月兒盡管說。”其實對于明月來講,多年的游學其實不過是流放,只是這是無奈的流放,雖然父皇一切用度都不會少,伺候的宮女嬤嬤多過牛毛,但是自己其實是孤獨的,除了母后時常來看望自己,除了每年過年回宮待的幾日,自己其實只有一個人。如今費靖月是填補她心里的那片小伙伴的空缺。

    想起自己在西昌國的往事,她卻又不禁想到了那個人,那個粗獷的漢子,但是只是看起來而已,其實他比誰都滑頭。

    “昨日七皇子又去了我的閨房,他說會讓皇上賜婚。”費靖月平靜的說出爆炸性的話語。

    “啊啊啊......七哥真的如此說。”明月已然激動得不行,費靖月是亂,明月是激動,真真是.......

    “月兒想求公主讓七皇子打消這個念頭。”

    “什么?”聽聞這句話,明月更是驚訝,這丫頭腦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全京城的姑娘有誰是不想嫁個七哥的。她拉著費凈月道:“月兒你知道你在胡說什么嗎?七哥他.......”

    “月兒知道,但是我不想嫁,至少現在不嫁。”自己如何嫁,自己根本不是真的費靖月,自己除了保護這些在乎的人兒之外,自己還想要回到屬于自己的那個時代,自己怎么能動感情,不能。

    看她一臉決然,明月即便想說,也不知道如何開口。

    過了片刻,明月才道:“雖然我在宮里時間不多,但是其實七哥是跟我最親的,其他皇子公主都因為我不在宮里,與我并不親近,對我有的也只是敬畏,但是七哥不是,七哥對我很好,所以我知道七哥并不像外界傳言那般。”

    她楞了楞又說:“也許是因為母妃地位并不算高,進宮二十多年,才只是一個妃,而且是個不受寵的妃。但是七哥卻很受父皇喜愛,甚至是偏愛,也是因為七哥實在太優秀,但是他小時候吃了不少苦,所以他才看起來那么妖異,但是七哥真的很好。”

    她以為費靖月不愿嫁,是因為外界的傳言。

    “七哥從來沒有對任何一個女人動過心思,更不要說要父皇的賜婚,你是唯一的一個。”

    費靖月其實不知道這么多,聽明月說起來,心底卻有股酸澀。

    “明月,我并不是因為外界的傳言才要拒絕,但是......”有的話不能說。

    “現在我才十三,還有兩年才及笄,如果那時七皇子還沒有改變主意,那我再嫁,好嗎?”聽了她的話,明月也只好無奈的答應,并承諾會幫她和七皇子說清楚。

    二女正說著,柔花來報說是老師來了,是宮里專門請來教導公主的,今日的課程是刺繡,見明月耷拉著臉,費靖月覺得好笑,剛才還咋咋呼呼的人,此時就像是打焉兒了的茄子,看起來明月的確不喜歡刺繡。

    老師進來了,是個婦人,看起來比較端莊,規矩的給明月請了安,便開始上課。自然費靖月也跟著學,雖然伴讀也只是皇子公主的一個伴兒,老師其實并不在意伴讀學的怎么樣,但是費靖月還是學的很認真,在這個步步驚心的地方,每一門手藝都是必要的。

    費靖月其實沒有接觸過刺繡,對于刺繡也不是很懂,之前跟著碧璽學過一點點。老師教的針法叫十字針,是刺繡里最基礎的針法,這是適合繡香囊那些小物件兒的,因為香囊里面會塞上內容物,背面是見不到的,所以無所謂。

    其實這就和現代的十字繡有些相似,十字繡是在固定的格子上繡上固定的圖案,但是十字針法卻有些不同,一個十字是另外一個十字的針腳,所以比十字繡更難,費靖月學的很認真,明月確似乎很不樂意一般,有點心不在焉,好不容易到了時辰,明月是迫不及待的趕著老師出去,那個婦人有些無奈,又有些惶恐。

    費靖月看出婦人的心思,送她出去的時候對她道:“敏娘不要在意,公主只是性子有些急躁,不是敏娘教的不好,放心吧,公主很滿意。”那女人聽了費靖月的話,連忙謝過她,才自行離去。

    宮里這些教導刺繡的人,都是宮外找來的,是刺繡做的很好的一些人,按照宮里的規矩,如果公主皇子不滿意,那么這份差事就算丟了,有的甚至還會受罰,難怪那個敏娘有些惶恐,聽了費靖月的話才算是放下她的一顆心。

    回到大殿,費靖月有些好笑的看著明月。“你把敏娘嚇到了。”

    “可是月兒,我真的不喜歡刺繡,再說了,朗哥哥說了,刺繡在大漠無用。”說了這句她有些懊惱,又有些羞澀。費靖月哪兒看不出來了,嬉笑道:“朗哥哥是誰?”

    明月其實并沒有打算瞞著費靖月什么,此時說漏了嘴,索性也就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原來她在西昌國游學之時,結識了當時同在西昌國的朗元歌,當時她并不認識他,那時候明月也就費靖月現在這般大,玩心重,又有些叛逆,總覺得像是坐牢,有一次便甩掉了侍衛宮女,一個人偷偷跑上了街,西昌國也不如想象中那樣太平,不幸的是便遇上兩個登徒子,憑她的花拳繡腿,根本無用,幸虧遇見了朗元歌,自然是英雄救美。

    后來朗元歌將她送回住所,那時候他只知道她是個大戶人家的女兒,卻不知道她是大順的公主,二人結識后又有過幾次接觸,漸漸互生愛意,可是朗元歌卻總是不捅破那層紙,二人見面也是時常深情的看著明月,但是卻帶著一股悲傷,這叫明月又急又惱。

    后來明月忍不住了,一次借著酒勁兒,說了破。朗元歌那叫一個激動,但是卻顯得十分落寞。在明月的再三追問下,明月才得知,朗元歌便是那個大漠的六皇子,也是大漠未來的繼承人,此次到西昌國是想求得一位公主,因為大漠需要。但是他的心已經給了明月,所以才會深情卻悲傷。

    明月也不說破,問他,西昌國其實并不比大順強大,兩國其實旗鼓相當,為何不求娶大順的公主?他無奈的說,其實大順是更好的選擇,但是大順適婚的公主只有兩位,一個是大順的嫡長公主,一位是貴妃的女兒淳繹公主,但是聽說大順的皇帝對這兩位公主是極其寵愛的,求娶到大漠那種蠻夷之地,卻是不樂意的,自己已經試過了,被拒了。

    明月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便回去了,那朗元歌卻痛苦得宿醉未也醒,因為事情一旦捅破,等于二人便是永別,他以為再也見不到明月,夜夜痛苦不能入眠,卻在一月后接到大漠傳來的消息,承順帝將自己最寵愛的嫡長公主許配給了自己。這個消息若是放在以前,那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但是現在卻是一杯苦酒。

    驛館,他見到了大順那位端莊秀麗,高高在上的長公主,用欣喜若狂來形容他的心情再好不過,因為那美麗的長公主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明月,他這才知道大順皇帝到底有多寵愛自己的這位公主,即便是荒蕪的大漠,富足的大順皇帝仍然愿意將自己最寵愛的女兒許配給自己,只要她喜歡,她幸福。

    明月其實還有一部分不知道,在大漠也是內斗嚴重,此次朗元歌若是不能順利求娶到一位公主,那么他大漠繼承人的位置便會變更,他那虎視眈眈的八弟便會踩踏他。

    所以在大順皇帝拒絕了他的請求后,他才轉而求其次求娶西昌國的公主,只是卻不想先遇上了明月。明月在知道了朗元歌想求娶大順公主被拒后,自然是快馬加鞭派人給皇后送信,求皇后去求這賜婚,皇后愛女心切,自然求得了承順帝,但這卻無意解決了朗元歌在國內的困局。

    所以才有了這聯姻,有了費靖月的伴讀。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2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