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二十九章 七皇子來了?

第二十九章 七皇子來了?

    原本蘇盈盈的母親是蘇瀚池最喜歡的一個小妾,蘇盈盈也因為她的母親受寵,成為蘇瀚池最疼愛的女兒,但是蘇夫人卻是一個悍婦,她很不喜歡這對母女,所以便想法設法的在蘇瀚池面前說些不好聽的話。

    但是蘇瀚池卻總也不信,反而在蘇盈盈十歲的時候給她母親抬了平妻,蘇盈盈立刻從一個庶女變成了嫡女。蘇夫人并無兒子,只生了兩個女兒,所以她終日惶恐,她害怕蘇盈盈的母親給蘇家生個兒子自己失了地位,所以她就和她的女兒設計,蘇瀚池下朝歸來的時候,看見蘇盈盈的母親和家丁躺在一起。

    她的陷害很成功,蘇瀚池大怒。蘇盈盈的母親為了立證自己的清白,上吊自殺了,蘇瀚池卻因為她母親的“不潔”遷怒于她,對她的喜愛大大減少,所以她在蘇家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萬人踩。

    虧得蘇老太太對她垂愛,護著她,不然她也許就被趕出蘇家了,可是那對母女仍然不愿意放過她,老太太看著作孽,做了主將她許給了太常寺卿陶家,這才好一點。

    “所以說,你現在是陶家的準媳婦兒了?”費靖月打趣她道。

    看她一臉羞澀,一定是見過陶公子了,而且二人還生出了愛慕,費靖月笑著問:“今日是給我家二姐姐尋親事,祖母才會辦了這個宴席。蘇姐姐已經有了陶公子,怕是今日陶公子也來了?”

    蘇盈盈一臉紅潤,不好意思。“我二人約好今日借費府的機會見面,已經好久沒見過了。”費靖月見她那樣,露出一個對她來說已然很大的笑容,道:“待會兒我給你尋個機會,你倆好好見見,以解相思之苦。”

    “你這丫頭。”蘇盈盈粉拳錘在她身上,掩飾自己的羞澀。

    “長公主到!”突然一聲通報響起。

    “明月來了,我們去接她。”費靖月拉著蘇盈盈快步走向明月公主。

    “參見長公主殿下。”眾人紛紛過來行禮。

    “都起來吧,今日本是費府的家宴,本宮也只是過來尋個樂,大家不必拘束。”今日的明月顯得很隨和,許是能出宮,心情極佳。

    眾人起來紛紛涌向明月,能跟公主套個近乎,誰都想。此時連張氏都出來了,張氏幾人本來在暖閣扯閑話,聽見公主到來的消息,紛紛迎了出來。

    “老生張氏,給長公主殿下請安了。”張氏連忙行禮。尊卑不可廢。

    幾個老太太也跟著行禮。

    明月跟他們寒暄了好一會兒才能脫身,費靖月笑瞇瞇的站在旁邊,等著她。

    “月兒。”看見費靖月,明月歡快的跑過來拉住她,此時眾人的臉真真是好看,那群要巴結明月的人臉都快綠了,剛才的明月愛理不理,也只是淡淡的,此時卻對這個費府的丫頭如此熱情,而那群老太太臉上也是一陣紅一陣白,剛才張氏還在吹噓說自己家這個孫女攀上了長公主,大家還一臉的不相信,現在看來是真的了。而最得意的莫過于張氏了,今日自己這個宴席沒有白辦。

    此時有個人臉色最是難看,那就是費靖喜。今日的主角是她,憑什么所有人都盯著那個小蹄子看,而且那小賤人的裝扮還那么妖艷,簡直都要將自己比下去了。

    明月也不理會眾人的想法,拉著費靖月便要走。

    “去哪兒呀明月?”費靖月淡淡的笑著。

    “去見個人。”

    “見什么人?”蘇盈盈插了句嘴。

    “你是誰?”明月不快的問道。

    “明月不要誤會,這是蘇姐姐,蘇家的二小姐。”費靖月連忙解釋道。

    “就是那個蘇章柔的妹妹?”明月一臉的敵意。

    “不是那個妹妹,是另外一個。”然后費靖月將蘇家的事情給明月說了一遍。此時眾人見巴結不上明月,便各自散去,巴結不上公主,可以和其他人熟絡呀。

    “哦,原來是這樣,那好,以后蘇家的妹妹也是我的朋友了。”三個女孩兒瞬間有了友誼。

    明月的性格本來就是如此,在外人面前高冷,在自己人面前簡直就是個話嘮,三人嘰嘰喳喳。說要見人的事兒也就擱在一邊。

    這邊內院是女子的天下,那外院就是一群公子的地盤。今日費府準備得盛大,來了不少官家子弟,除了幾個有爵位的府邸沒有來人,其他各家幾乎都來人了。

    侯府、國公府這些頂級府邸是不會參加這種宴會的,他們的子女都是要與皇家聯姻,不必要來這種地方,反而顯得掉價。所以今日明月能來,費府已經有了天大的面子。

    各位公子在涼亭吟詩作對,剛才還在打望那邊的小姐們。看得上眼了便回去打聽,若是沒有婚配,便可提親。大順民風開放,對于這種模式也是見慣不怪。

    “聽聞陶公子文韜武略,今日給我們獻獻丑?”說話的是大理寺卿的二子,王悅。這個王悅在京都的名聲不可謂不大,他父親是大理寺卿,管著京城的治安,許多人都來巴結他,若是犯了事兒,找他準能平。可是他卻是一個花花公子,四處留情,在大順也算是聲名狼藉了。因為是庶出,所以不能接管家業,但是他父親對她卻極其寵愛,比嫡子還要寵愛。

    有次蘇家的宴會他便看上了蘇盈盈,可是這蘇家老太太嫌他品行不好,借口他只是庶子,蘇盈盈是嫡女,不相配,給拒絕了。之后卻將蘇盈盈許配給了陶家,他如何咽的下著口氣,所以對陶公子一直懷恨在心。今日他如此說,就想讓陶公子丟丑,誰都知道,陶公子不會吟詩作對。

    眾人都知道他們的恩怨,也起起哄來。這陶公子說不過去,想著隨便吟一首對付過去。

    突然。

    “七皇子到!”七皇子?那個妖異的七皇子怎么也來了?王悅聽見七皇子來了,立刻嚇得腿都軟了。七皇子之名本來就在全大順都是響當當的,而且他做事全憑喜好。王悅正好被他整治過。

    “參見七皇子。”眾人紛紛行禮。

    陪著齊休離的是費靖月的二哥,費靖樵。她大哥,也就是舒姨娘所生的兒子費靖松站在身后,明顯想巴結卻巴結不上。這妖異的七皇子對任何人都是淡淡的,冷冷的,卻對這費靖樵禮遇有加,費靖松也只得跟著。

    “起來吧。”他還是冷冷的樣子。

    王悅見他來了,早就溜了,那陶公子也算是解了圍。

    “你們玩兒,不用管我。”說完這句,他便朝著池塘那邊看去。眾人哪還敢造次,紛紛正經起來。

    費靖月只覺得有人盯著自己,四下看了看,卻又沒有發現什么,她并未注意到假山那邊那個英俊妖異的身影。

    夫人她們已經接待完客人,便也來到這邊,見到眾姑娘們,便道:“各位小姐,紅袖添香的戲馬上就要開始,各位要不要去聽戲?”眾人紛紛往戲臺那邊走去。各家的夫人早就在那便了,各位小姐便去尋自家的母親、姨娘去了。

    明月三人也往戲臺行去。

    冰荷院。

    “什么?七皇子也來了?”那個號稱京城第一的美女聽到這個消息,手里的胭脂都打翻了。

    費靖松派人傳來消息,今日不僅長公主殿下來了,連七皇子也來了,這可是好機會,若是自己這個妹妹能攀上七皇子,那未必不能做未來的皇后,那到時候自己就是國舅。

    雖然此前給公主伴讀的機會失掉了,但是如果若兒能抓住這次的機會,在七皇子面前好好展現展現,就憑若兒的美貌,七皇子還能不動心?他只是奇怪,當日自己明明給那個死丫頭下了毒,可不知為什么那死丫頭居然還活著,不然今日的榮耀都是若兒的。

    費靖若也有她的打算,誰都知道七皇子是當朝最受寵的皇子,又是幾個皇子中最俊俏的,雖然傳言說七皇子不近女色,但是那些鶯鶯燕燕如何比得過自己。

    還有那個孟高陽,不僅跟自己爭第一個美女的稱號,現在對七皇子也是緊追不放,自己可不能被她比下去。若是自己做了七皇子妃,那還不是飛上枝頭變鳳凰,再不是什么庶女了。而且娘親......

    聞訊的舒姨娘也是一臉喜色,但是此人城府極深,喜色也只是淡淡的。

    “若兒,既然這個機會擺在眼前,怎么把握就是你的事了。若是你能迷住七皇子,那你也就脫胎換骨了。不若娘親,現在還是個妾。”說起這個,她也黯然下來。

    “娘親別難過,這只是暫時的,皇貴妃娘娘......”

    噓,舒姨娘立刻對她比了個噤聲的手勢,有的話可是不能說的。

    費靖若也反應過來,道:“是女兒糊涂了,女兒心里有分寸,娘親不必擔憂。”舒姨娘看著懂事的女兒,也放心下來,自己這一雙兒女,總是讓人放心,特別是若兒,不像那個蠢笨的喜兒,如今那母女二人還在沾沾自喜,卻不知為何費府的其他小姐都沒有要婚配的意思。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