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三十章 舒姨娘的往事

第三十章 舒姨娘的往事

    若兒本就貌美,今日七皇子來了,那便更要把壓箱底的頭面拿出來,給若兒的美貌增添別味的風采。

    其實舒姨娘是舒家的嫡女,而且她的父親當時還是虎威將軍,驍勇善戰,跟著費家老爺子出入南疆,無人能敵。可惜費老爺子在塢王之亂中殞身,父親也跟著調回了京都,任了驍騎營副將。本來以自己的身份,要做個正室完全可以,但是父親卻犯了事兒。自己苦求無門,在得知費家的女兒嫁入皇宮,而且十分受寵后,只得求上了費家。可是費老太太卻不咸不淡,不愿意幫自己求求她的女兒。

    無奈自己只能出了下策,勾引了費墨陽,委身于他。費墨陽看自己也有幾分姿色,便納了自己為妾,這才去求了他的長姐,救出了父親。這也是為何自己在舒家地位無比崇高的原因,自己犧牲了自己,救了舒家一家子。

    這些年老太太雖然不滿費墨陽不經過她而納妾,但是對自己還算沒有挑剔,而自己還爭氣的生下長子,所以日子還過得不錯。那個夫人虧得是大門戶里出來的,連個夫君都看不住,不僅讓費墨陽納了自己,還跟著接受老太太的安排,納了秦芳,還有那個崔望西。

    說起崔姨娘,舒姨娘又得意起來,自己能撿到她算是運氣。當年自己從南疆回來,剛進了大順地界不遠,便遇到一群難民,自己本不欲管,但是有個姑娘卻一直求自己救救她家小姐,她一看這女子早已昏迷不醒,雖然奔波流離,狼狽不堪,但是姿色確是上等。那個女子將這姑娘交給她以后便出去了,說是要引開仇家的追殺,之后便再也沒有回來。

    自己想著還缺個侍女便收了這個女子,這女子也不多話,跟著自己也算本分。可是她那美貌卻如何都看不順眼,嫁入費家后沒多久她就懷孕了,費墨陽陽剛男兒,哪兒能只守著自己,那個秦芳又是百般勾引,費墨陽的心思都跑去她那里了。虧得自己下藥迷了崔望西,讓她和費墨陽睡在了一起,不然那兩年,指不定那個秦芳還怎么折騰。

    但是這些自己是不能夠告訴若兒的,她還年輕,若是讓她知道這些,難免會泄露出去。崔姨娘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和費墨陽睡在一起,即便她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如此。

    母女二人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都未多言。既然今日機會大好,那自己準備多日的“禮物”是時候該拿出來了。

    走吧,去見見這俊俏的七皇子。

    紅袖添香的戲臺子已經搭好了,紅袖添香是整個京都最好的戲班子,當紅的花旦“紅兒”的歌喉兒那是真真的好,當朝好多大員都喜歡聽她的戲,有些個甚至還想納了她,可惜是個烈性子,卻是不肯。

    今日便是這個“紅兒”的主場,有老太太最喜歡的《醉太湖》。眾家的夫人都聽得津津有味,倒是這些姑娘們,一個個都不怎么在意,在一邊吃著水果,聊著閑話。因為戲臺子搭在內院兒,男子們不便進來,費家便安排了男子們去投壺,所以此時只有一群女人。

    “喲,我道是誰呢,原來是當朝第一大美人來了,每次都姍姍來遲,搶風頭呢,可惜這里沒有男子喲。”說話的是一個穿湖藍色衣衫的女子,蘇盈盈悄悄的告訴二女,這是梁左侍郎的孫女,梁凌雪,也是當朝四大美人之一,和費靖若不對付的。

    費靖月樂得看戲,明月更是不會說什么。因為明月的身份,張氏請明月上座,明月也不客氣,拉著二女便坐在上位,眾人雖然嫉妒,卻不該置喙,此時的好戲她三人看的最是清楚。

    “梁姐姐見怪了,都是若兒的不是,打擾各位看戲的雅興了。”說完她給梁凌雪賠了個禮,又一一給眾人請安。

    “你家大姐就是會做戲,看到沒有,眾位夫人可喜歡她了。”蘇盈盈早就及笄了,這種宴席參加了不少,所以對這戲早就看過好多次了。梁凌雪被噎得說不出話,只得氣呼呼的坐在一邊。

    “母親、夫人金安。”舒姨娘也跟著給張氏和付輕柔行禮。眾位夫人見了更是喜歡費靖若,這舒姨娘就是會教導孩子。

    秦姨娘卻是氣的不行,怎么今日風頭又被這母女二人搶去了,今日可是給喜兒說婆家。

    張氏點點頭,笑著對夫人說:“你是當家主母,這喜兒的事情你當上點心。”

    付輕柔點點頭,張氏不傻,若是費靖若的風頭太盡,那么費靖喜便失了顏色,說不到好的婆家,對費家是沒有好處的。

    聽聞這話,舒家這對母女都是人精兒,費靖若連忙退開,舒姨娘也站到付輕柔身后,但是費靖若卻有意無意的站在明月他們這邊,這母女二人早就商量好的,過來以后要攀上七皇子,但是長公主也要親近。

    見話說開了,付輕柔也對眾人道:“眾家夫人對我家若兒的夸贊真是令費府蓬蓽生輝了,只是我家的女兒可不止若兒,倒是這喜兒頗討人喜歡呢。”眾位夫人的眼光紛紛轉移到了費靖喜身上。

    費靜喜也適時的站了出來。

    眾家夫人看見眼前這艷麗的女子,有的是欣賞的,有的卻是不屑的,畢竟只是個庶女,但是夫人今日這么說,也就是說今日費府其余的姑娘是不打算尋婆家的,誰都懂,最漂亮的肯定想攀上侯府、國公府、甚至是皇家才會罷休。而當紅的嫡女,作用更大,何況還未及笄。所以便有些夫人也打量這費靖喜,畢竟家里不是都有嫡子,還有不少的庶子。

    “夫人,宴席都準備好了,這就請各位入席嗎?”紅梅過來報。

    “各位夫人、小姐們,宴席已經準備好,那就請吧。”既然戲已經看過了,那就去宴席上,那才是真正的相親。

    所有人都往宴席廳那邊走去。

    “我七哥來了。他要見你。”明月站起來的時候悄悄的附在費靖月耳邊說了一句。

    費靖月一聽,心漏跳了一拍,但是明月已經被眾人的簇擁著走開了,她只得快步的跟了上去,想好好問問明月,他怎么來了。

    眾人一擁而入的進入宴席廳,這是個很大的大廳,一般多是用來開宴會的,眾人紛紛坐下。明月自然安排在主位。此時費靖月不好再跟著她,便和蘇盈盈坐到了右邊靠前的位置。

    此時費靖樵也帶著眾位男子來了。因為費靖樵是嫡子,此時根本沒那費靖松什么事兒,而走在他前頭的正是那妖異的七皇子。

    很多人并不知道七皇子來了,瞬間得見,紛紛起身行禮,齊休離也只是淡淡的免了禮。他在費靖樵的引導下,坐到了明月的旁邊。

    費靖月哪敢抬頭看他,即便不看她也感覺到他炙熱的目光,斜眼瞟去,又見他坐的端正。難道是自己心虛了?

    最高興的莫過于張氏,她根本沒想到七皇子也會來,這下就太好了。自己這個孫女果然是有用的。張氏以為是因為明月的原因,七皇子才來的。

    因為七皇子的名聲,眾人都不敢放肆,明月看在眼里,道:“眾位,今日費府舉宴,本宮與費府的三小姐交好,所以來湊個熱鬧,七皇子殿下是陪本宮來的,眾位大可放開了規矩,不必太過拘束。”

    長公主發話了,眾人又望著那妖異的七皇子,他只是哼了一聲點點頭,算是認了,眾人這才放松下來。

    夫人見氣氛緩和了,連忙安排下人上菜上酒。

    張氏見到付輕柔的妥當,心底也是體慰的,畢竟是大門大戶出來的,辦事穩妥,最重要的是剛才長公主居然說與月兒交好,這就是給眾家打了個招呼,這費家眼看著又要輝煌起來了。

    喝酒當然免不得要有樂子,酒過三巡,眾位公子小姐也放開了。

    費靖喜此時心里別提有多開心了,七皇子她是不想的,王朝有規矩,皇室的正室必須是嫡出的。所以對七皇子她并無非分之想,但是她卻瞥見了一個讓她欣喜若狂的身影。

    那個男子相當俊俏,舉手投足間都是男子氣概,她已然被迷住了,悄悄打聽了一下,那是禮部侍郎的公子張文軒,而且他尚未婚配。待會兒就給祖母說,自己看上他了。

    七皇子只是自顧自的喝著酒,但是他的余光,卻死死盯著那個朝思暮想的人,可恨,她居然說不想嫁。

    他也沒想到,自己會對這個女子如此思念,本來那些鶯鶯燕燕見得不少,可是這女人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卻讓他欲罷不能,就連她身上的味道都讓自己瘋狂,他是愛上她了,深深的,可是她卻拒絕了自己。不行,他一定要她,就算現在她不肯,未來她也一定是自己的,他今日只想問問她,為何?為何要拒絕自己?

    借著酒勁兒,有人提出來才藝表演。其實這已經是老梗了,但是若不表演,誰知道你怎么樣,這個人嫁不嫁得,這個人娶不娶得?所以眾人連連稱是。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