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三十三章 原來是冰心

第三十三章 原來是冰心

    費靖若一副委屈模樣。

    “費大小姐,本王叫你滾以后,你好像往東院方向去的,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呀?”矛頭已經被齊休離不動聲色的甩給了費靖若。

    費靖若聽他這話,嚇得跪倒在地。可是即便在地上跪著,還是那副惹人憐愛的模樣。

    費靖若是又怕有羞,她和舒姨娘將費靖月弄到東廂房以后,發現自己丟了一只耳環,四處找尋都未見蹤影。無奈舒姨娘只得叮囑她速速回到宴會上,不要讓人發現端倪。然后自己先匆匆離去。

    費靖月在廂房門口尋得耳環,有些慶幸,若是被人發現這里有她丟的耳環,那事情也就暴露了。剛行出來不遠,便在東院附近遇見七皇子,她看見那俊逸的身影,已然被迷得神會顛倒,心下對自己的美貌又十分自信,便主動過去與齊休離說話。

    言語間及盡勾引,哪知那個冷峻皇子,只有一個字,滾。驚得她速速離去,哪知那七皇子竟說她去了東院?

    舒姨娘這廂聽著七皇子不近情面的言語,早就心下窩火,對費靖若真是又氣又恨,真是給自己找麻煩。而張氏卻不自然的狠盯著費靖若。這個號稱第一美女的孫女竟然如此不知羞恥,勾引皇子也就算了,還被拒絕得如此不留情面,當著眾人的面被說滾,真真也是丟了費家的臉。

    她轉眼看著眼神還很迷離的月兒,還是這個孫女懂事,既不惹事,而且沉穩,還成了長公主身邊的紅人兒,看來以后費家的興旺,就也只能依托這個孫女了。

    這現下廢了一個費靖喜,費靖若在七皇子面前估計也是沒了好感,只剩下兩個孫女了,寒兒雖然遺傳了她母親的美貌,但是就是還太小。

    今日費靖寒著了風寒,發了高燒,崔姨娘便早早回院里去照顧。

    “費大小姐,你倒是說話呀?”明月哪里不懂什么意思,適時的開了口。

    這可讓費靖若苦不堪言,自己如何言明,舒姨娘見狀,連忙給身后的丫頭冰心使了個眼色。

    冰心會意,只得戰戰兢兢的站出來道:“啟稟公主殿下,大小姐丟了一只耳環,奴婢便幫著尋找,在宴會廳不遠處看見二小姐昏迷不醒,又見二小姐身邊有一枯枝,估摸著可能是樹上的枯枝掉了下來,將她砸暈。但是奴婢又忙著替三小姐找尋耳環,便只得將二小姐弄到距離不遠的東廂房,哪知.......”

    “原來是你這小賤人......”她話還沒說,費靖喜便哭喊著沖了上來,要撕了她。

    眾人也未曾拉住,冰心直接挨了她好幾個大耳光,還是秦姨娘上前將她拉住。

    “你剛才為何不說?”妖異的男子又淡淡開了口,眼神凌厲的掃向舒家母女。

    “剛才奴婢見此事鬧大了,嚇得....嚇得不敢言語。”冰心早就嚇得攤在地上,這七皇子殿下可是會殺人的啊。

    “現在為何又要說了?”

    “奴婢......”她望了望舒姨娘,然后轉過頭狠下心來道:“七皇子殿下懷疑大小姐,奴婢實在不敢隱瞞。此事是奴婢的錯,萬萬不敢讓大小姐蒙冤啊。”

    “你是說我七哥冤枉她了?”明月冷冷的說。

    “奴婢不是這個意思,奴婢......”

    “公主殿下請息怒,此事看來已經清楚,還望二位殿下為喜兒做主啊。”張氏適時的打斷明月。

    齊休離給明月使個眼色,明月不再開口。

    其實張氏本就疑心重,冰心為何早不說晚不說,偏偏正值詢問費靖若之時,她站了出來,此時定然和舒家母女脫不了干系,但是此時七皇子和長公主都在,自己不能將費靖若毀了,此女還有用處,所以她只得順著冰心去說,至少不讓此事鬧太深,牽扯出不該牽扯的隱情,這種宅院里,哪里沒有這種冤死的丫頭。

    “你想讓本王怎么做主?不如將這費二小姐許給王悅好了,如今她清白已毀,恐怕也只能嫁給這王公子了吧。說起來這大理寺卿的庶子配步軍統領的庶女,也算是登對。”齊休離笑的很是玩味,帶著戲謔。

    但是他說的話也算是給喜兒做主了,這王悅他們還真是打不得殺不得,恐怕這才是最好的結局。

    “我不要嫁給這個禽獸,我喜歡的是張公子......”費靖喜吼叫氣來,她怎么能嫁給這個想對自己不軌的禽獸,她心心念念的是張公子。

    啪,費墨陽再也忍不住了,給了她一個耳光,她被打蒙了,片刻,縮在秦姨娘懷里嚎哭。

    “老爺,喜兒已經受了委屈了,怎么能嫁給這個.....”

    “秦芳,這個家是你在做主了嗎?”張氏暴怒。

    “看你教出的好女兒,真真是不知廉恥。若不是她想去追那張公子,何來此事?這件事就由七皇子做主,不得再議。”

    張氏已經氣得七竅生煙,真是丟丑。

    “冰心杖斃。”既然有了這個替罪羊,她也不想再追究了,處理了冰心也是為舒氏母女掩飾。

    齊休離看著他們的鬧劇,現在還不是時候,暫且這樣吧,有自己在,誰敢對他的女人動主意,只有一個字,死。

    “王公子,回去準備準備,提親吧。”齊休離道。

    王悅沒有想到會是這么一個結果,連忙謝過,之后連滾帶爬的離開了費府。

    此事就算完結,張氏親自將明月和齊休離送出了大門。

    將二位殿下送走,張氏對舒家母女道:“今日之事就這樣算了,但是此后,我不想再聽見這樣的事兒再出自我們費府。”

    舒姨娘明白張氏的意思,若不是若兒的美貌,今日張氏一定會追查到底,但是說到底,若兒還有作用。她恭敬的點了頭,帶著女兒灰溜溜的走了。

    費墨陽有些不懂為何母親會對舒姨娘說出這樣的話,他對張氏道:”母親為何對瑤兒說這樣的話,此事只是丫鬟的失誤,母親處置了丫鬟便是,為何還對瑤兒如此重話。”

    看著自己這個兒子,她微微嘆了口氣:“你就是被那個女人迷得是非不分,真是愧對祖宗啊。”說完她揮揮手趕他出去。

    費墨陽巴不得馬上走,好久沒有見到瑤兒了,真真是有點想她,那曼妙的身材。他快步朝冰荷院走去。

    秦姨娘已經將費靖喜帶回了百花院,這樣的結果對喜兒來說是最好的結局了。雖然是嫁了個庶子,但是好在是嫡妻。王悅雖然有好幾個通房妾室,但是尚未娶妻,喜兒的名節已經毀了,除了王悅,京都沒有人會再要她了,只是今天栽了這么大個跟斗,舒姨娘母女,她不會放過她們的。

    冰荷院。

    舒姨娘根本想不明白為何費靖月變成了費靖喜。冰心卻是知情的,今日引誘王悅去東廂房的就是冰心,引宴會上的人們去東廂房的也是她,所以才能及時出來救場。虧得自己早有準備,將這冰心的家人捏在手里,不然這冰心怎肯出來說話,只是她的家人也是需要.......

    而那七皇子的眼神一直讓她覺得恐懼,他似乎什么都知道,但是他卻什么都沒說。人人都說七皇子全憑喜好做事,難道是對若兒有情,但是若是有情,他為何如此不留情面的在眾人面前傷了若兒。

    看著一臉黯然的女兒,她又開始心疼了,這么美麗的臉龐,為何就未能將那七皇子迷倒。

    費靖若也在想著她的心思,七皇子舉手投足間都是男兒氣概,如此俊朗,如此飄逸,身上還有淡淡的香味,她一定要得到他,無論如何,哪怕....

    “瑤兒....”費墨陽走進院子。

    舒姨娘給費靖喜使個眼神,費靖喜站起來規矩的給費墨陽請了個安,費墨陽此時根本無心與她父慈子孝,她也是懂事的,連忙告辭回去她自己的旎霞院。

    “瑤兒,你瘦了。”費墨陽眼里都是他這個最懂事,最惹人憐愛的小妾。

    “老爺.....”舒姨娘嬌嗔。他哪里還受得住,俯身抱起她走進內室。

    碧落院。

    費靖月躺在軟塌上,碧璽她們已經被她打發出去了,有些事情她也需要等到某人的確認才好斷定,所以她并未跟她們多說。她知道,那個妖異男子會跟之前一樣,夜闖她的閨房。

    一杯玫瑰蜂蜜茶還未喝完,窗框吱的推開,一個俊雅的男子跳了進來。

    剛一進來他就迫不及待的抱住她,她本欲推開他,但是他的手緊緊箍住她,讓她動彈不得。

    好一會兒,他才放開她,在她額上落下輕輕一吻。

    她遞過去一杯茶,她早給他準備好的。他卻推了開來,搶過她喝過的那杯,飲了一口。

    “真香。”費靖月看他那樣,又是一副不正經的樣子,她都無奈了。

    “明月呢?”

    “我送她回宮了。”

    他環抱她的腰轉身坐在軟塌上,費靖月被他抱著,只得坐在他身上。她也不再掙扎,開口道:“你不該對我解釋點什么嗎?”

    “你是說你大姐勾引本王只是?你是吃醋了?”其實費靖月的確有些不快,但是她怎會讓他知道,淡笑道:“你想多了。”

    男子沒有得到滿意的回答,也不再追問,便將今日之事講于她聽,順便在她身上揩揩油。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