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三十五章 月兒受傷

第三十五章 月兒受傷

    現在整個京城都在傳言費家的大小姐,就是那個全京城最美麗的費靖若,竟然厚顏無恥的勾引七皇子,卻被七皇子拒絕了。費靖若原本是不知道坊間的這些傳言,還帶著她一貫的做作四處出風頭,卻被和她不對付的梁凌雪狠狠的奚落了一番,灰頭土臉的回來。

    一回到旎霞院,便狠狠的發了一通脾氣,她身邊好幾個丫頭都成了她的出氣筒,被打得遍體鱗傷。面上無光是一回事,還有一件事是她擔憂的。

    任誰都知道孟家的大小姐孟高陽一直對七皇子芳心暗許,而東籬皇貴妃也一直有意將自己這個侄女許給齊休離,只是齊休離的性子不是任人左右的,東籬皇貴妃幾次三番的在皇帝面前暗示,而皇帝卻未發表意見,所以此事一直未成。但是大家都知道,憑承順帝對東籬皇貴妃的寵愛,此事也只是早晚的事。

    東籬皇貴妃只有淳繹公主一個女兒,并未生有皇子,所以在這宮里其實說來還是缺點依靠的。公主就算再受寵,總有要出嫁的時候,而女人總會人老色衰,那么外面那些鶯鶯燕燕就會成為第二個、第三個東籬,所以這樁婚事她是勢在必得的。只要孟高陽嫁給了齊休離,就憑七皇子在宮里的地位,難保不得擠掉太子,那時候孟高陽就是皇后,自己未必又做不得太后。

    所以此事對于孟高陽來說種挑釁,但是實際挑釁的是東籬皇貴妃,若是皇貴妃怪罪,別說去攀上哪個皇子,現在根本就是吃不完兜著走,何況娘親還要........也難怪費靖若擔憂。

    齊休離喜怒無常,孟高陽的美貌在全京都也只是比那費靖若略輸一籌,就算如此美貌,齊休離對她從未有過任何情分,除了看在東籬皇貴妃的面上,對她不若那些花癡女子們那般無情,其余根本無異。

    在京都的圈子里,費靖若的口碑一直都比她好的不是一點點,那可是無數男子心里的夢中情人啊。而孟高陽一直都是張揚跋扈的,惹人討厭,若不是因為她的身份,是沒有人愿意與她交好的。

    聽聞這個消息孟高陽簡直是恨不得馬上掐死那個*。竟然敢勾引她的七皇子,她是不會放過她的。但是轉念一想,就算貌美如花,是京都第一美人又如何,還不是被齊休離拒絕得毫不留情,想到這里她又心情大好。總要找個時間羞辱一下找個不自量力、不知羞恥的賤人。

    這三日費靖月落的逍遙,可是即便是明月,裝病也不能裝得太久,若不是對太醫院判威逼利誘,那位古板的太醫院判也不會對皇上隱瞞實情。

    所以,今日一早費靖月又進宮了,今日敏娘要她們繡一件繡品。

    早早的敏娘便準備好了東西,二女拿起針線做起刺繡來。明月繡的是一方鴛鴦絲絹,她練習了好久。費靖若本來也想繡絲絹,但是不欲蓋住明月的光環,所以她便選擇繡那最簡單的荷包。

    荷包是大順女子最愛做的繡品,若是對那個男子有意,便送上一個荷包,男子若是回上一塊玉佩,也就算是定下情了。那男子便回家提親,這婚事也就算成了。大順民風開放,私下定情之事也不算什么。

    敏娘對明月很是滿意,公主這段時間真真是用心,進步很大,那對鴛鴦也是像模像樣了。費靖月繡的荷包也是不錯,待敏娘走后,明月一把搶過那荷包道:“這荷包是繡給七哥的吧?”費靖月有些羞澀,她繡這荷包的時候正是想著那個妖異無常的男人,但是她怎么會承認,所以只是淡淡的搖搖頭。

    明月看著那只荷包笑,笑的她心虛,這明顯就是看穿了自己的眼神。明月見她窘迫,似乎很開心,道:“我希望你和七哥能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就像我和朗哥哥一樣。”

    “七哥是不是經常跳窗去看你?”明月似乎不想放過她,一直不停的追問她和齊休離的事情。

    “公主,您要的紫苑蘿用完了,奴婢這就去采摘。”柔花過來稟報說。

    明月繡的鴛鴦需要用一種叫紫苑蘿的花汁來染色,只有這種紫色才能染出鴛鴦的神采,也只有這種染料在陽光下能發出閃閃的光彩。這紫苑蘿只有宮里的御花園有,民間是沒有的,所以這種紫色也是皇室的象征。

    聽見紫苑蘿用完了,費靖月忙自告奮勇,為的就是逃開明月的追問。

    明月看著她迫不及待想要避開的樣子,也覺得自己有些過于急切,雖然受人所托,但也不必操之過急。

    所以她道:“那便月兒去采摘吧,讓柔花陪你去。”

    “公主,小廚房熬著藥呢,待奴婢熬好便陪費小姐去。”柔花熬著院判開的藥,離不開人。

    但是費靖月怕了明月了,忙道:“讓碧璽陪我去,柔花熬藥就好。”明月只得點點頭。

    “費小姐識的去御花園的路嗎,還是等著奴婢一道去吧?”

    “沒事,我大概是知道的。”說完費靖月趕緊帶上碧璽逃似的跑出了公主殿。

    “這個月兒......”明月失笑。

    費靖月剛只是為了逃過明月的追問,她真怕自己說了不想說的話,對于明月她實在不想隱瞞,但是她對齊休離的心實在不能說,若是被那個男人知道了,他一定會不顧后果的將自己娶回來,那母親怎么辦,寒兒怎么辦,還未幫二哥奪得家業,所以真的不能說。

    可是剛才只顧著跑出來,卻忘了方向,她記得是出了公主殿往南一直走,現在卻不知道如何走了,這附近又根本沒有人可問。

    她帶著碧璽尋摸了一個方向走去,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果然沒錯。看來當年的駕校沒有白讀,起碼分得清方向了。前面一大片紫苑蘿,碧璽歡快的跑過去。

    “小姐,好多紫苑蘿呢。”碧璽笑著道。

    “是啊,我們趕緊采摘吧,明月就差這紫苑蘿染色了。”

    她們主仆二人采摘起來。

    “娘娘,一定是這二人!”突然跑過來一個小丫鬟二話不說就揪住了碧璽的頭發。

    見碧璽受制于人,費靖月火了,這人是誰,不分青紅皂白上來就動手,她忙呵斥道:“你這是干什么?趕緊放開!”

    這丫頭是個潑辣性子,見費靖月呵斥她,二話不說,上來便給了她一個耳光。

    “啪”

    碧璽呆呆的看著小姐,她蒙了。這個宮女打扮的人,怎么敢打自己家的小姐,碧璽掙扎著和她廝打。

    “給我抓起來!”突然遠處行來一個女人,她身后跟著一行人。有幾個小太監立刻上前抓住碧璽讓她動彈不得。

    “好大的膽子,傷了娘娘的愛寵,見到娘娘竟然不跪,如今還敢反抗?”一個太監尖銳的聲音呵斥。

    “娘娘,您看,”她們手里拿著紫苑蘿.....”有眼尖的看見費靖月手里拿著的紫苑蘿。

    “這可是皇家的圣物,不是誰都能拿的,你們竟敢偷,不想要命了嗎?”女人道。她的聲音很好聽,但是語氣卻冷淡至極,高高在上。

    費靖月打量著她,鎏金的碧螺釵,四紋牡丹垂髻,云紋華服,一看就是宮里的貴人。而四紋牡丹是宮里嬪妃才能佩戴的發飾,這是一個嬪?

    “剛才娘娘的下人說小女和婢女傷了娘娘的愛寵,不知道是什么愛寵?小女又何時傷過?而且小女和婢女只是替長公主殿下采摘紫苑蘿,并不是偷。”她冷冷的回到,就算是皇帝的妃子,如此盛氣凌人,也激起她的氣勢。

    “還敢還嘴,這附近就你二人,這條小路平日里根本無人會走,小白只是離開本宮就一小會兒便傷了腿,你還敢狡辯,給我掌嘴。”這貴婦見費靖月還嘴,命人上前。

    一個宮女走上前去,啪啪扇了她的耳光。她的臉立時腫了起來,那丫鬟打得很用力,她被打倒在地。

    費靖月看見那個貴妃手里抱著一只貓兒,腿卻好像受了傷。

    碧璽見她被打,早就痛哭流涕,掙扎著想要去扶她。

    那貴婦哪里會讓碧璽去扶她,命人攔住她。

    “你看小白痛的縮住一團,你也該試試小白的痛。”貴婦淡淡的開口。

    宮女會意,立刻上前一步,腳重重的踩在費靖月嬌嫩的手上,一陣鉆心的疼痛傳來,她忍不住叫出聲來。

    看著小姐受苦,碧璽恨不得替她去痛。此時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如果長公主能知道小姐被人欺凌,一定會來幫小姐的,還有七皇子......是的,只有去搬救兵,不然小姐會被打死的。

    碧璽掙扎著,猛的咬了那抓住自己的太監一口,那太監吃痛,立時松手,碧璽立刻跑了出去。

    見到碧璽跑了,那些太監宮女想追,但那貴婦擺擺手,道:“抓住這個一樣的。”

    費靖月已經被打倒在地,可是那個貴妃就像想要羞辱她一般,并沒有立刻處置她。

    “本宮也不管你是哪個宮的宮人,現在你傷了小白,那就要給小白賠命,不過再給小白賠命之前,最好能毀掉你這張嬌嫩的小臉。”說完她放下那只貓,貓的爪子距離費靖月的臉那么近。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