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四十三章 王府的婚禮

第四十三章 王府的婚禮

    王悅跟費靖喜合了八字,算出的吉時是辰時一刻,一早王家的花轎就已經到了門口,喜娘背著費靖喜出來了,蓋頭上的流蘇滴滴答答搖晃著。后面跟著秦姨娘,正用絲帕抹著眼淚,今天女兒出嫁,她心下傷感,不禁流下眼淚來,但是這妝容卻是艷麗無比的,今日她可是費了一番心思打扮的。

    碧璽被派去紅瓦院伺候,所以今日是碧渝給費靖月妝扮,高貴的發髻,戴上代表身份的頭面飾物,穿上郡主的服飾,一股尊貴大氣油然而生。早幾日皇后已經派人送來了郡主特有的服飾了,她知道這是齊休離的意思,在這樣公眾的場合,她這身服飾代表了皇室的態度,以后就算有人想與她為難,也要掂量掂量。

    雖然是費靖喜成親,但她也只是一個庶女,費靖月倒也不必顧忌會搶了她的風頭,相反,她還要大張旗鼓。碧溪攙扶著她出來,后面跟了不少婆子丫鬟幾人,可以說是排場不小。

    大順的等級制度很森嚴,什么樣的身份就有什么樣的派頭,所以就算是成親的費靖喜乘的喜轎不能超過郡主的規格。花轎早已將新娘接走,張氏和夫人等人也已經被王府的馬車接走了,費靖月算著時辰不早,也坐上馬車。

    一路上都有去王府喝喜酒的人,車攆也是盡不相同,看的出不同的身份。

    李小丁一路趕車,費靖月不能成為最后一個到的人,這樣難免給人留下話柄,說她做了郡主就高高在上。李小丁也真真是個能干之人,就算一路疾馳,馬車也是平平穩穩。

    終于到了王府,王悅和他爹王興言站在門口迎接往來賓客,王悅穿著紅色的喜服,但是面色卻是死灰無力,神情頹然,一看就是縱欲過度之像。見到費靖月來了,王興言匆匆迎了上來,后面跟著不情不愿的王悅。

    “給郡主請安了,郡主快快里邊兒請。”說著便要引著費靖月進去。

    費靖月也不在意他為何認識自己,就憑自己如今在京城的風頭,恐怕沒有幾個人是不認識自己的,何況自己今日穿著郡主的標準服飾。

    她淡笑道:“王大人恭喜了,今日王公子大喜,王大人就不必遵循什么禮數了,本郡主自己進去便是。”

    “悅兒,快迎郡主進去。”王興言對王悅道。

    王悅看著眼前的費靖月,這個郡主比那個丑女人好看多了,端莊高貴,清秀可人,他心里后悔,當日輕薄的怎么不是她,這個郡主可是好了不止千百倍,他一邊走著一邊尋思著,心里對費靖喜更是厭惡。

    其實費靖喜也不算丑,只是這門婚事王悅感覺是被算計的,在他的思維里,就是覺得是費靖喜這個庶女,為了嫁個好人家故意算計自己的,所以他從心底抗拒,而且如今看見費靖月俊俏秀麗的模樣,一身郡主的服飾高貴無比,心底更是垂涎三尺,若是勾搭上郡主,別說如今的榮華富貴,就算是整個王家也是唾手可得,到時候他就休掉費靖喜那個丑婦,讓郡主做正室。

    他滿腦子齷齪思想,費靖月見他一臉賤相,心里也猜到七八分,對他厭惡至極,但是面色上去看不出一星半點。

    見王興言已經看不見他們了,費靖月便道:“王公子不必再迎了,本郡主自己進去就好。”

    “那怎么行,郡主不熟悉王府,還是由我迎郡主進去吧。”

    費靖月給碧渝使個眼色,碧渝會意道:“王公子,你還是去招呼客人吧,要見郡主有的是機會呀。”

    王悅一聽這話心里樂開了花,這簡直就是*裸的暗示啊。

    他馬上道:“郡主等著我,我應付完賓客速速便來。”說著拿眼去瞅費靖月,只見那美麗的郡主一臉嬌羞,他實在歡喜,自己竟然有這么好的福氣。

    待王悅走遠,費靖月露出一抹冰冷的神色,碧渝吐了口唾沫道:“若不是為了今日的大計,就他這樣模樣足以被砍十次頭了。”

    費靖月恢復淡然模樣,只是道:“走吧。”

    幾人行到廳內。

    見到郡主來了,一行人連忙起來行禮,此時來的賓客身份最高的也就是費靖月了,畢竟是皇家親封的郡主,各人及盡巴結。

    費靖月微笑著一一還禮,眾人紛紛覺得這個郡主比想象中的更平易近人,紛紛靠前寒暄。

    最得意的莫過于張氏了,費靖月一進來便給自己請了安,堪堪將自己的身份提高了一等,眾人因為費靖月的原因也紛紛與她套近乎。

    費墨陽跟夫人站在一起,帶著幾個姨娘,見到女兒受到如此的尊榮,心底也是得意無比。費靖寒跟在崔姨娘身后眨巴著大眼睛,看見費靖月進來,歡喜的叫著“姐姐”,費靖月走過去抱了下她,又給父母親請了安。

    多少人眼里盡是妒忌,妒忌費家得到皇家的恩寵,妒忌費墨陽有一個皇后姐姐,現在嫡女還成了郡主。

    費靖喜早被送到了王悅院里的主屋了,等著到了吉時行禮。她蓋著蓋頭什么也看不清楚,只是聽見外面一片喧嘩之聲。

    過了今日自己就是這個院子的主母了,娘親早就打聽過了,王悅深得他父親的寵愛,未來說不定會繼承了這家業,那自己就是王家最有權勢的女人了,不像自己的娘親,一輩子都只能是個妾了。

    她想著秦姨娘在費府受的氣,開始有些看不起她了,如今自己也是個正室了,卻偏偏有做妾的娘。

    她這邊做著未來的美夢,宴會廳那邊也是熱鬧非凡。

    王家的賓客都是大順的一些官家,來了不少的官家小姐,眾人嘰嘰喳喳,好不熱鬧。

    蘇盈盈和蘇家的人也來了,見到費靖月她連忙迎了上去。

    “月兒!”她歡喜的叫道。

    她是真的歡喜,除了見到好友的歡喜,還有月兒前幾日跟她說的事兒也讓她歡喜無比。

    “盈盈,不得對郡主無禮。”蘇盈盈身后的一個婦人開了口。

    “是,母親。”蘇盈盈本想奔過來,看著呵斥自己的女人,又止住了腳步。

    原來這就是那個惡毒的蘇夫人。

    “盈盈,無妨,過來便是。”費靖月叫道。

    見郡主開了口,蘇夫人不好再說什么,只是恨恨的盯著跑過去挨著郡主的蘇盈盈,憑什么這個原本的庶女能成為平妻的女兒,一躍龍門成為嫡女,而且還跟郡主是朋友。

    費靖月瞥見蘇夫人身邊跟著一個紅衣女子,想必就是那個蘇霜竹。

    “蘇夫人,你身后的是?”費靖月裝作不知,開口問道。

    蘇夫人見她跟自己說話,喜不勝收,忙道:“這是小女霜竹,霜兒,快快見過郡主。”

    “郡主萬福。”蘇霜竹一臉傲嬌的對費靖月福了個身,連請安也不會。

    “蘇姑娘今日這身衣服恐怕不妥吧,今日是我二姐的婚禮,你這身紅衣,知道的人說你是年少無知,不知道的人會說你是喧賓奪主,不懂規矩的。”費靖月蹙眉道。

    “就是,蘇夫人,你女兒穿成這樣,你也不知道說說她,今日是費二小姐的婚禮啊。”眾人紛紛附和道。

    蘇家母女恨不得找個地洞鉆下去,蘇夫人本以為郡主對他們青睞,誰知卻是質疑女兒的穿著,讓她們丟臉,這霜兒真是的,怎么會犯這樣的錯,她轉過頭去瞪了她一眼。

    蘇霜竹一雙美目盯著蘇盈盈,都是她害的自己,蘇盈盈卻像沒有看見一般,站在費靖月身邊眼睛看著別處。

    “無妨,本郡主今日正好多帶了一件衣服,蘇小姐身形與本郡主也差不太多,可以借給蘇小姐穿。”費靖月笑著說。

    她淡淡的笑容讓蘇家母女覺得郡主的光芒不可直視。想來這郡主是不諳世事,所以才會大庭廣眾之下說出蘇霜竹的錯處,可是她居然將自己的衣服借給蘇霜竹,想來還是個和善之人。

    蘇霜竹連忙謝過。

    “蘇小姐待會兒跟著我的侍女去換衣服吧。”說完費靖月的侍女遞過一件衣服,蘇霜竹一看,是郡主穿的傳統服飾,那可是越矩的啊。

    “郡主,這衣服是郡主的傳統服飾,我穿恐有不妥吧.......”

    “無妨,今日走的匆忙,只帶了這件衣服,可是這衣服只是和我身上這件有些相似,但是并不是郡主服。”

    蘇霜竹打開一看,果然,只是成色比較相似,但是卻沒有郡主服特有的紋路和花式。”蘇霜竹這下放心了,心里還隱隱有些得意,郡主如此厚待自己。

    “那女兒便去換衣服了。”蘇霜竹跟蘇夫人說了下,向費靖月福了個身便跟著侍女去換衣服了。

    眾人見此事告一段落,也就不再議論,倒是稱贊費靖月識的大體,高貴優雅。

    張氏本來對蘇霜竹穿得紅彤彤就有些不滿,即便是蘇家的女兒,在別人家的婚禮上穿的跟新娘一樣,這算什么事,但是這蘇瀚池是個尚書,他的女兒自己如何好去得罪。

    但是如今的月兒是郡主,今日即便如此說了,也是尊卑之別,蘇家根本不敢多言,更何況月兒還將自己的衣衫給了她穿,真是對她家的恩寵。

    是亦,喜娘進來報,吉時已到,要請新娘子過來行禮了,過來也只是按規矩通報一聲,費靖喜已經被攙扶著過來,準備拜堂行禮了,但是此時卻沒有見到新郎官王悅。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