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四十五章 蘇霜竹寫的紙條子怪不得他

第四十五章 蘇霜竹寫的紙條子怪不得他

    張氏和費墨陽一樣大怒,道:“我們去看個究竟,若是王公子是冤枉的,那此事也就罷了;但是若是此事是真的,那這門親事我們費家就不結了。”

    王夫人巴不得大家都去看呢,道:“老夫人息怒,我們一起去看個清白,我想我家悅兒也不是無禮之人,許是有什么誤會呢。”

    “若是你家王悅將我女兒怎么了,我們蘇家一定將他碎尸萬段。”蘇夫人幽幽醒轉過來咆哮道。

    “哼!”王夫人淡哼一聲,但是心里才巴不得蘇家將王悅砍成幾段呢。

    “頭前帶路。”王夫人對小廝呵斥道。

    “是是......”

    一群人簇擁著費靖月往內院走去,剛出大門,就聽見太監獨有的調調叫著:“五皇子殿下到、七皇子殿下到、長公主到。”

    皇室的人來了?連政務繁忙的五皇子也來了?

    五皇子是夏蓮皇后親生的兒子,也是嫡子,除了太*里這些皇子公主就屬他的身份最為尊貴,平日里除了宮里舉行的晚宴,五皇子一般不出席任何宴會。還有那妖異無度的七皇子,最近怎么這么活躍,上次費府的宴會也有他,難道真如宮里傳言,七皇子喜歡笑凝郡主?只要有笑凝郡主出現的地方,七皇子一定會到。

    “參見五皇子殿下、參見七皇子殿下、參見長公主殿下。”眾人紛紛行禮。

    費靖月在人群中央,看著那一本正經的齊休離,齊休離目不斜視,但是那眼角的余光卻將自己思念之人牢牢鎖定。

    五皇子站在齊休離身邊,滿面笑意。費靖月打量著他,身著皇子服飾,四腳龍紋,端端正正,面龐英俊,英氣十足,但是更多的是儒雅之色,給人一種親近感。

    “眾位平身吧。”發話的當然是儒雅的五皇子。

    “月兒。”明月向費靖月眨著眼睛。

    “公主殿下,您怎么出宮了?”費靖月走出人群給三人福了福身。

    五皇子齊休炎打量著這個七皇弟的心上人,他早就聽說齊休離喜歡上費府的嫡女,父皇還將此女封為笑凝郡主,笑凝...笑凝...父皇那個失去的女兒的號,看來這個費府的嫡女是像極了已故的純善皇后。

    齊休炎一直都是野心勃勃的,但是表面上卻無人看出來,很多事情他是一清二楚,如若不是這樣,如何圖得大業。

    “本宮在宮里都快悶死了,趁著今日王府的親事,好說歹說,母后才允許本宮出來湊湊熱鬧,但是必須要人陪著,所以本宮就求了皇兄,路上又遇見七皇兄,就硬拉著他來了。”明月將今日突然到來的事解釋了一番。

    眾人恍然大悟。

    “你們這烏泱泱的一群人不好好參加婚宴,要去哪里?”五皇子齊休炎問道。

    “回五皇子殿下,這王公子將我女兒......”蘇夫人泣不成聲。

    接著費墨陽出來將事情原委說了一遍。

    “竟然會有此事?”齊休炎蹙眉,這王悅也太大膽了,居然在成親當日*了兵部尚書之女,此事可不是小事,大理寺卿和兵部尚書.....他心里在盤算。

    “五皇兄,這王公子和費二小姐的婚事好像就是這么來的,此事還是本王做的主,沒想到這王公子還真是一而再,再而三啊。”

    “哦?此事還有如此因由?這王公子若真要對蘇小姐做了什么.....若是傳到父皇耳朵里,恐怕也不好交代啊。”齊休炎接話道。

    “五皇子殿下恕罪,如今老爺怕是已經去處理此事了,但是此事的真假我們尚未確定,恐有什么誤會,我們還是去看看吧。”這樣的好戲王夫人怎么可能放過?必定要眾人親眼所見才好。

    “那就去看看。”

    眾人跟在三位皇親后面向內院行去。

    王府內院。

    “嗚嗚.......”還沒有走到院內,就聽見想房內傳來一陣女人的哭聲。

    蘇夫人連忙甩開蘇盈盈跑進房間,門半敞著,蘇霜竹香肩半裸,裙衫已經不能蔽體,身下還有血流出來。而王悅身上只蓋著一條薄被,躺在不遠處。眾人進院后便看見這樣一副場景。

    王興言卻不見蹤影。

    “娘,我不要活了。”蘇霜竹見到蘇夫人伏在她懷里嚎啕大哭。

    “霜兒,到底怎么了?”眼前的場景已經讓蘇夫人傻了眼,心里恨急了王悅。

    “悅兒,悅兒.....為父找郎中來了,你還好嗎?”老遠王興言的聲音出來。

    原來王興言去找郎中了。

    “郎中,快快看看我的悅兒。”王興言現在眼里只看見他的兒子。

    “你這個老匹夫,我女兒是怎么回事,你還只顧著你那個不要臉的兒子!”蘇夫人轉頭向王興言沖來,她這一走,蘇霜竹大半個身子就又暴露在眾人面前。

    “娘!”蘇霜竹哭喊著,蘇夫人看見女兒又跑回去遮住她。

    “蘇夫人稍安勿躁,此事自有本王做主。”齊休炎看口道。

    此時王興言才看見站在眾人之間的三位皇親。

    “五皇子殿下,此事不怪悅兒,不怪悅兒,您不要怪罪于他,都是那個女人勾引他。”他指著半裸的蘇霜竹。

    “先給蘇姑娘穿好衣服,本王自由斷定。”齊休炎說完轉頭走了出去,畢竟蘇霜竹還光著身子。

    王家大堂。

    此時參見婚宴的賓客都已經離去了,此事非大小可,有的事情還是不要知道的好,所以眾人紛紛告辭。

    此時王家大堂只剩下王、費兩家和蘇家母女,還有明月和兩位皇子。

    齊休離慵懶的靠在椅子里,齊休炎坐在堂上,他坐在他下首。

    下面跪著五花大綁的王悅,經過郎中的救治,他已經醒轉過來。剛才太激動,不小心摔倒,卻暈了過去。

    “王悅,今日之事你從實招來,否則別怪本王不客氣。”王悅低著頭,不發一語,他如何敢說,他真正想要*的可不是這位蘇小姐。

    “蘇小姐,他不說,你說。”五皇子自有他的氣度,堂下幾人頗受威壓。

    “回殿下話...”蘇霜竹哭著說開了。

    原來她隨費靖月的丫頭去換裝,王家的丫鬟將她們引到南院的廂房內,丫鬟本要服侍她換衣,但是她卻怕郡主需要伺候,讓丫鬟回去了,自己一個在廂房內換裝,她不敢說她身上有一塊難看的胎記,怕被丫鬟傳了出去,所以才支開丫鬟。

    丫鬟走后她慢慢整理衣衫,郡主的衣衫很是復雜,她半天也穿戴不好,衣服還未穿好,她卻覺得有些頭昏腦漲,渾身燥熱,便坐在床邊休息。

    說話間這王悅就闖了進來,抱住她就一陣亂啃,她覺得心煩意亂,想推開他,卻無力,甚至有些想迎合身上的男子,所以二人便行了茍且之事。但是這種細節她不會說,她只說是王悅強迫于她。

    “王悅,此事你還有何話說?”

    “這賤人滿嘴胡言,明明就是她勾引于我。”此時王悅開口了。

    當時蘇霜竹那樣送上門來,又是熱吻,又是撫摸的,就算看清楚這不是他想要找的女人,他還是忍不住,況且是這女子主動,衣衫脫盡,不然他怎么會......

    原來小廝四處找尋王悅的時候,王悅匆匆出來,*卻未泄盡,心里窩火。半道上一顆石子打在他頭上,他轉頭一看是一顆石子上綁著一張絲帕,絲帕上的香味令他無法把持,絲帕里還裹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南廂房一見。他以為是笑凝郡主,禮成后便借口溜了出來,到了南廂房,果然看見郡主在換衣服,那特有的明黃色那么顯眼,他上前去就抱住郡主一陣狂啃,待那女子發出嬌羞的*,他才驚覺不是郡主,但是送上門的肉還不吃嗎,所以......

    “你說什么?”半天不開口的齊休離冷冷的道。

    “我以為....郡主....”王悅一向害怕齊休離,被齊休離這么一呵斥,更是語無倫次。

    “你竟然想猥褻郡主?這齷齪思想足以讓你死一百次。”難得發怒的齊休離低聲的咆哮,齊休炎看著他這個七皇弟,果然,傳言是真的。

    “你還有什么遺言?”齊休離摸出一把短劍架在王悅脖子上。

    “休離!齊休炎連忙上前拉開他,命明月看著他,他雙眼都要噴出火來了。

    “王悅,你口出狂言,你說是本郡主約你,那你將證據拿出來,若是編造,定不輕饒。”費靖月冷冷的道。

    王悅剛才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哪里還敢胡言亂語,只得戰戰兢兢的摸出一方絲帕,剛一拿出來蘇盈盈便驚道:“那是霜竹的絲帕。”

    “還有這信....”王悅戰戰兢兢的遞過去一張紙條。

    齊休炎接過紙條,看完后卻轉過頭來看著蘇霜竹,眼神怪異。

    蘇家母女不明就里,道:“五皇子殿下,你可要替小女做主啊。”

    “做主?此事恐怕要蘇小姐自己來解釋吧。”說完齊休炎將手中的紙條丟給蘇夫人。

    只見紙條上寫著:悅哥哥,多日未見甚為想念,禮成后南廂房一見,落款赫然就是霜竹二字,而字跡堪堪就是女兒的筆跡。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4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