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四十六章 又多一個平妻

第四十六章 又多一個平妻

    蘇夫人拿著紙條癱坐在地上,女兒不是喜歡的是陶公子嗎,這又為何勾搭上了王悅,難道是王悅又比陶公子更看的上眼?這萬萬不可能的,但是那字跡又真的是霜兒的筆跡,而且那條絲帕真真確確是霜兒的,她現在也有些糊涂,不知道該相信誰。

    “五皇子殿下,這方絲帕是誰的剛才蘇姐姐已經說了,這紙條可是本郡主所寫?”費靖月望向齊休炎,眼圈有些紅。

    看著她紅紅的眼圈,齊休炎猛地覺得有些心疼,他還未曾出言,齊休離已經一個箭步沖了上去,將女子的頭埋在自己的胸口。

    “月兒不哭,自然有五皇兄替你做主。”不說還好,一說這紅著的眼圈立即滴下淚來。

    五皇子看的心疼,他很想上前抱住這女子柔聲安慰。但是齊休離看中的女人,如若不是必須,他并不想爭搶,就算別人不知道,但他知道,齊休離就是個長情的瘋子。

    “笑凝郡主,你故意陷害我!你和蘇盈盈那個賤人故意陷害于我,我要殺了你。”蘇夫人還在愣神之際,蘇霜竹已經沖了過來,她已然聽懂了事情的原委,原來自己是做了那個笑凝郡主的待罪羔羊。

    啪,她的一個巴掌甩在了費靖月的臉上,瞬間白皙的臉上便多了一個五指山。

    齊休離只是一個沒注意,竟讓人打了月兒一個巴掌,這簡直就是對他的挑釁,他一腳便踢了過去,蘇霜竹竟然被她踢了十步之遠,窩在地上起不來。

    “本王從來不打女人,但是對于你這樣不知羞恥,還想遷怒別人的人,本王也不會放過。”說著他竟然緩緩走向蘇霜竹,眼神里帶著濃濃的殺意。

    蘇霜竹被他踢中肚子,疼痛讓她起不了身,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只能抬眼驚恐的看著眼前的如天神般的男人。

    “休離!你冷靜點,明月,你來看住他,不要讓他亂來,郡主之事自然有本王做主。”

    “是,皇兄。”明月連忙上前將齊休離拉開。

    費靖月止住哭泣,向齊休炎福了個身道:“五皇子明鑒,笑凝只是來為姐姐慶賀,誰曾想這王公子竟然打著齷齪的主意;而蘇姐姐穿著不妥,虧得笑凝帶著替換衣服,好心借于她,卻被她用來污蔑,還請五皇子殿下做個公平的裁決。”

    費靖月瑩瑩軟語,聽的齊休炎憐惜之心大起,他立時道:“笑凝郡主放心,本王自會裁斷,定不讓人污蔑于你。”

    蘇夫人傻了眼,怎么轉眼間變成為笑凝郡主做主了,受害者是她的霜兒啊,而且那個七皇子堪堪要將霜兒踢死,她一顆心都已經跳到了嗓子眼兒。

    她爬了過去,抱起地上可憐的女兒,抽泣起來。

    王悅早就嚇傻了,哭喪著臉望著他爹,王興言是既心疼自己的兒子,又憎恨這蘇家的女兒,那紙條他看的分明,明明就是這個小賤人勾引悅兒,還反污他的悅兒*她。

    費墨陽一臉憤怒,這王家簡直欺人太甚,毀了他一個女兒的清白也就算了,反正是個庶女,但是這個郡主女兒他也想染指?那可是有大用處的,他哪配?費家未來的榮華富貴全靠她了。

    最高興的莫過于張氏和王夫人,王夫人為何高興自不用說,而這張氏的心里簡直都要笑開了花了。原來傳言是真的,看七皇子那緊張的樣子,一改他一貫漫不經心,事不關己的態度,將這可惡的蘇家二小姐差點給踢死,若無意外,自己這個郡主孫女即將會是將來的七皇子妃,若是月兒真的做了七皇子妃,那費家耀祖門楣指日可待。

    “王悅,你怎么能做這樣的事情,你將我置于何地?”

    突然一個女子推門進來,一進來就去廝打跪在地上的王悅。

    一同進來的小斯一臉惶恐:“殿下.....殿下贖罪.....小的實在攔不住.....攔不住二少夫人啊。”

    原來闖進來的是費靖喜,她在主房里等了許久也不見王悅進來洞房,使喚丫頭去打聽了一番,這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還了得,立刻就從主院沖將過來。

    “喜兒,不得放肆,此處自有殿下做主。”張氏呵斥道。

    皇子殿下?她抬眼看過去,一個俊美的男子坐在堂上,四腳龍紋的服飾代表著他的身份。就是不知道是幾皇子。

    “費二小姐稍安勿躁,本王自會裁斷。”齊休炎看著堂下還穿著喜服的費靖喜,滿臉花癡,真是讓人惡心。

    “蘇姑娘,此事你還有何好講?事實是你勾搭王悅,被人撞破你就污蔑他*你,對嗎?”

    “不是那樣的.....”蘇霜竹掙扎著想要辯解。

    “你還有什么好解釋的?絲帕是你的無疑,字跡看蘇夫人的反應也能猜的出是你的,你還要怎么去圓你的謊言?”齊休炎突然不想認真去分析來來去去了,他只想回府去找個侍妾發泄一番,他瞥見那笑凝郡主的模樣,竟然有了反應。

    旁邊跪著的王悅立刻爬上前去道:“殿下英明,小的只是一時鬼迷心竅,想猥褻郡主,但是我真的只是想想,并不敢真的去做啊,一切都是這個賤婦勾引我的。”

    蘇霜竹百口莫辯,而五皇子似乎也不想調查清楚為自己伸冤,而王悅卻一口咬定是自己勾引他,清白全毀了,以后這京城里還有誰會要她,陶公子會怎么看自己,想想她都覺得是世界末日,早知道就不和蘇盈盈搶了,也不會生出這么多事情來,她經受不住這種種之事,竟暈倒在蘇夫人懷里。

    蘇夫人看著眼前的一幕,悔恨當初沒能弄死蘇盈盈那個賤女,導致今日女兒無辜受害,但是如今后悔也無用,五皇子根本就是聽信了費靖月的鬼話,覺得霜兒就是勾引王悅被人撞破后惱羞成怒,污蔑他人,以后她還如何在京城立足,所有人都會唾棄她。

    這王悅雖說是個庶子,但是在王家與嫡子無異,今日若是攀上王悅,就憑自己和大女兒的手段,小女兒在王家說不得還能有所成就。

    這個女人向來會為自己考慮,如今的局面她不得不做其他的打算。

    她開口道:“我們家霜兒一向規矩,連男子都很少見,如何會勾引王公子,定是這王公子垂涎我們霜兒的美貌,毀了她的清白。如今我們霜兒在京都如何做人?

    她一邊說一邊流眼抹淚。

    “想我們蘇家一直忠心耿耿,對朝廷,對皇室都是恭敬謙卑,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讓我家老爺如何在朝堂面對同僚,我又如何對得起他,還不如死了算了。”說完她就作勢要去碰柱子。

    蘇盈盈本來站在柱子前方,見她沖過來,不動聲色的向邊兒上移了一步,蘇夫人本來只是做個樣子,卻不想蘇盈盈讓開了位置,竟然真的撞了上去,額頭立刻流下一絲血跡。

    “快拉住蘇夫人。”立刻就有人上前將蘇夫人拉開。

    齊休炎和齊休離不同,他任何事情都是以大業為先,蘇夫人一番話說得他欲望盡退。蘇瀚池是兵部尚書,對朝堂有著不可言語的作用,若是今日之事自己沒有處理好,寒了他的心,那自己就失去了兵部的支持,對以后奪嫡大業有害無益。但是今日若是能給蘇家一個臺階,那蘇瀚池要站到自己身邊還會是難事嗎?

    “如今這事本王已然清楚,王悅色膽包天,想要猥褻郡主,本是死罪,但是念在王大人年邁,而今日費家二小姐剛進門,不宜殺生,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就罰王王府三萬兩紋銀向郡主賠罪。你可服氣?”齊休炎雖然對王悅說,卻看著王興言。

    王興言連忙上前道:“謝殿下不殺之恩,老夫就是砸鍋賣鐵,全家舉債也會將這三萬兩紋銀送去向郡主賠罪,還望郡主寬宏大量,繞過小兒這次的不敬之罪。”說完他又向費靖月作揖。

    “郡主,本王的處置你可滿意?”齊休炎轉過頭去問費靖月。

    “一切但憑殿下做主。”費靖月對齊休炎淡淡一笑,齊休炎瞥見那甜美的笑,剛剛滅下去的*又升騰上來。

    “至于蘇小姐,既然清白已毀,而王悅是罪魁禍首,自然該負責,就由本王做主,蘇小姐嫁入王家,做個平妻,與費小姐不分大小。”齊休炎做出最后的決定。

    “謝殿下。”蘇夫人見目的達到,也謝恩,如今這是不好里的最好了,只是嫁了個庶子,還是平妻,不分大小,,霜兒太吃虧了,但是要做唯一的妻,也只是時間問題。她早就聽說王大人想要王悅繼承家業,因為王夫人的原因卻一直未能如愿,既然現在霜兒嫁與他,她少不得要謀劃一番,利用蘇家的力量,將這王悅的生母抬上平妻之位。

    王悅莫名其妙又多了一個平妻,心里有些抵觸,但是剛剛齊休離的模樣太可怕,他這輩子都不想再招惹他,不止是他,還有那個笑凝郡主,他永遠也不想再見到她。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