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五十二章 報國寺終于就在眼前

第五十二章 報國寺終于就在眼前

    見到女兒哭的傷心,秦姨娘心里就像有把刀在剜,她不僅怨恨辦事不力的舒氏母女,更是怨恨原本他們想要陷害的人,若不是因為那個小賤人,喜兒何至于此,她卻享受著這個家最高的待遇,有長公主撐腰,還有七皇子愛慕,若不是因為她,喜兒一定能嫁個好人家。

    費靖喜又哭著說道:“娘親,你不知道,王悅根本不碰我,到今日為止,他一直待在那個狐媚妾侍那里......”

    “什么?”秦姨娘大驚,這女兒姑爺成親幾日,這姑娘還是.....那女兒在王家的日子可真真不好過,她原本想著,即使女兒不受寵,婆婆不待見,但是男男女女之事總是人之常情,若是女兒能生下個一男半女,那在王家的地位也能漸漸穩固,可如今聽喜兒道來,這姑爺根本不碰她,再看剛剛王悅那厭惡神色,這喜兒以后還怎么過?

    “我去求姑媽,讓她去求求太后.......”秦姨娘也亂了陣腳,連未嫁時對張氏的稱呼都出來了。

    “娘親,我不要再待在王家,我要回府......”費靖喜聽到秦姨娘要去替自己求張氏,心中大喜,更是哭得賣力。

    張氏正躺在軟榻上把玩一個扇墜子,是前幾天費靖月送來的,這可是城里最好的珠寶店“醉紅顏”的上等貨,她一看就喜歡的得不得了。

    大順的夫人太太們都喜歡搖一把貴妃扇,在夏日里是解暑,其他季節是好看,張氏也喜歡拿把扇子,她本就是年輕喪偶,年紀并不算大,這扇子顯得她越發的年輕,所以她更是對著扇子著迷,尋了不少的好貨色。有扇子自然就得有扇墜,所以平日哪兒有什么好扇墜兒,費墨陽都會給她尋來,但是之前那些都堪堪比不上費靖月給這個,真真是個上品。

    月兒送來的時候,說是七皇子尋來的,她看著好看便給張氏送來了,張氏本想推拒,奈何這墜兒實在好看,她心下不舍。費靖月又道,她不愛好用扇,拿著也是浪費,倒不如張氏用著好,張氏也就半推半就收下了,現在看著著實是好看,碧綠的玉石,里面隱隱有著水波紋,在光下面更是泛著光華,她真是喜愛極了。

    秦姨娘拉著費靖喜給她請安的時候她都還舍不得放下這墜兒,只應了一聲,但是眼睛卻還是看著這墜兒的。秦姨娘見她有些心不在焉,心下著急,若是張氏不替喜兒做主,那喜兒真的是要絕望了。

    費靖喜一路上都沒話說,此時秦姨娘將事情的原委說了出來,她卻覺得有些丟人,立在下面低著頭。

    “什么?簡直是荒唐!”張氏本來滿心歡喜,卻被秦姨娘的話惹得怒不可遏,手重重的拍在貴妃榻的梆子上,手里的扇墜經不住這么大的力,啪的碎成了兩截兒。

    “老太太你可息怒啊,氣壞了身子可如何是好,你看這墜兒都......”周媽媽連忙上前給張氏順順氣。

    張氏看著碎成兩截兒的扇墜兒,心痛無比,指著堂下的兩人便開了罵。

    “前日在五皇子殿下面前,我惦著一張老臉求得了五皇子應允,可以將喜兒帶回,她自己個兒不肯,如今想來反悔,真當這婚姻大事如兒戲般嗎?”

    張氏接過周媽媽遞過來的茶喝了一口,理了理心底亂竄的氣。

    “姑母,芳兒求你了,喜兒在王府就是受罪啊。”秦姨娘拉著費靖喜就跪了下去。

    看著地下跪著的侄女兒,張氏又有些不忍,好歹是自己人,想當初還是自己帶她進的費府,在費府這些年也還算規矩懂事,只是這件事......

    “既然你叫我一聲姑母,那便是自己人,只是這件事是皇家決定的,先是七皇子首肯的婚事,再是在五皇子面前篤定無疑,你說這叫我怎么去求,你真當皇家權威可以挑釁?就算你我不要臉面,這皇家的臉面該往哪兒擱?”張氏苦口婆心的勸慰著底下的侄女兒。

    “再說了,除了王悅的態度,王家可有虧待你?”張氏望向費靖喜。

    費靖喜低著頭道:“那倒不曾。”王悅雖說不待見他,但是這王府還是好吃好喝的供著,丫鬟婆子也還是指派了幾個。

    “那便是了。且不說此事的難度,就算喜兒真的回到費府,她還能再嫁嗎?若是再嫁又還能嫁到如此錦衣玉食的人家嗎?就算運氣好,嫁得這好人家,人家就一定會對她好嗎?

    張氏一連串反問,問的下面二人啞口無言,秦姨娘只一心的想救女兒出火海,卻沒想過之后的何去何從。

    張氏見自己的話見了效,又道:“哪個女子嫁入夫家不受點氣的,喜兒也是大小姐脾氣慣了,若是自己得不得夫君的寵愛,就算是嫁入皇家,也只是寥寥余生而已。”

    說到這兒,張氏又得意起來,她的蕊兒嫁入皇室短短三年,卻得到皇室延綿不絕的厚愛,真是上天眷顧了。

    “所以說,秦芳,你現在不是來求我,而是回去好好教教你女兒御夫之術才是。”張氏拿起那半截兒扇墜,蹙眉道。

    “可是,姑母.......”秦姨娘還想說些什么,但是張氏卻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只是擺擺手,心痛的看著那扇墜兒入神。

    “秦姨娘,你還是帶著二小姐回去吧,今日是二小姐回門的大喜日子,別讓新姑爺久等了。”周媽媽開口道。

    這是下逐客令了,秦姨娘本想再求求張氏,但費靖喜卻道:“周媽媽說的是,那我們便告辭了。”然后拉著秦姨娘扭頭就走。

    張氏見費靖喜這樣,心生不滿,這才嫁出去兩日,便連祖母都不放在眼里,沒有滿足她的期望,她連個拜別都不會,真是無可救藥,活該她不好過。

    周媽媽跟了張氏多年,早就讀懂她的神色含義,連忙上前道:“二小姐許是心下有氣,您不要放在心上,反正她一個嫁出去的庶女,也無大礙,還是身子要緊。”

    張氏忿然作色,道:“果真是個庶女,一點規矩都不懂,讓這王夫人好好*下也是應該。”

    周媽媽又連連替她順氣拍背,好一通勸慰。

    “就當白養了一條白眼兒狼,只是可惜了月兒送的這個扇墜兒了。”張氏一臉的痛心,卻是為了那破碎的扇墜兒而已。

    費靖喜拉著秦姨娘回到百花院,之前費靖喜的院子修葺,她搬到百花院住,直到她出嫁,她的院兒都還沒修葺好,所以她現在也只得和秦姨娘同住。

    大順的回門是要回娘家住一晚的,反正每個子女都是有自己的院子的,所以姑爺要住一晚也不礙事,可是費靖喜沒有,這意味著她今夜就得趕回王府去。

    她看著一臉無措的秦姨娘,再想著剛才張氏的態度,如今回到費府,連個獨立院子都沒有,真是寒磣得可以。還不如就留在王家,起碼還是名正言順的正室。她越想越氣,坐了一會兒便起身要走,秦姨娘怎么拉都拉不住,只得讓她去了。

    看著女兒的背影,秦姨娘真是恨得目呲盡裂,若不是因為費靖月,她的女兒何以落得如此下場,不由得她心下埋下一顆怨恨的種子,只待發芽開花。

    話說費靖月的馬車飛快的向報國寺方向駛去,李小丁給費靖月駕車多次,早就輕車熟路,雖然報國寺的路途不熟悉,但是一路上也還平平穩穩。

    付輕柔躺在馬車的軟墊上,一時醒來,一時又陷入昏迷,費靖月一路都在給付輕柔把脈,她的脈相已經很微弱了。

    “月兒......”付輕柔微弱的聲音敲擊在費靖月心上。

    “周太醫開的藥在哪兒。”費靖月幾乎是吼出來的。

    “在這兒,小姐。”碧渝趕緊遞過來一碗藥,藥都是車上煎的,因為事出緊急,顧不得那么多,虧得小丁趕車趕得好。

    費靖月扶起付輕柔,小口小口的灌入她喉中,但是因為路途顛簸,不若平日,大半全都灑了出來。

    “母親......”費靖月幾乎帶著哭腔。

    這是她第一次慌了陣腳,就算之前諸多算計,那么多冒險,她從未有過害怕,但是付輕柔的模樣卻讓她真的害怕起來,害怕失去這個在這個陌生時空對自己全心全意,一無所求的婦人。

    “小姐,報國寺不遠了,等找到那個狄寧就好了。”李小丁在外面聽見馬車里的一片混亂,也急了,將馬兒趕得飛快。

    “希望真的能找到狄寧。”碧溪在旁祈禱。

    夫人是個多好的人啊,和藹可親,對人溫和,事事處處為人著想。

    碧璽只是默默的在旁抹著淚兒。

    “都別哭了,母親還活著,不會有事的。”最初鎮定下來的還是費靖月,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太醫的藥見了效,付輕柔竟然清醒了。

    “小姐,前面就是報國寺了,我已經看見了。”李小丁突然激動得喊道。

    “真的嗎?”碧璽已經撩開了門簾,一座寶相*的寺廟呈現在眾人面前,金瓦碧頂,檐牙高啄,畫棟雕梁,真不愧是皇家的寺廟,真真是不一樣。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