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五十九章 費靖喜的處境

第五十九章 費靖喜的處境

    狄寧手持銀針給付輕柔拔毒,此次他去南疆,歷盡千辛,好容易得來了解藥。

    蛇馨青竹是一種伴生毒,一般長在馨蛇洞口,靠著馨蛇平日里放出的毒霧生存,而且蛇洞邊緣,一般沒有動物敢經過。越是存活的久,毒性越強。而馨蛇也喜歡青竹的味道,常常用來食用,在體內轉換成毒液,所以要找這種毒物只能先找到馨蛇的洞穴。這種毒物可以說是劇毒無比,但是馨蛇的膽汁卻能化解它的毒性,不然就算是馨蛇,吃多了青竹也會中毒。

    付輕柔所中的三種毒物,只有這種的解藥是最難得的,雁回草本性是有劇毒,但是一遇見蛇馨青竹,反而會被抑制,也許這就是以毒攻毒吧。

    嗜血雪蟾是靠吞噬別的毒蟲來累積毒液,要想解毒只需要找到一種叫做星塵的草藥即可。

    就這三種毒物而言,蛇馨青竹最毒,解藥也最難得,但是此毒是三種毒中最容易根治的;雁回草在南疆的林子里可以說是到處都有,只需要找到它的克星金風雨露便可,這種草藥也不難的,只是相比蛇馨青竹解毒過程稍微慢一點;而毒性并不大的雪蟾才是最難解的,因為雪蟾的特性,吞噬的毒物何止千萬種,所以要拔除毒性,是個無比漫長的過程,好在星塵草并不難的。

    說起解毒,狄寧的思緒跳到十歲那年。

    因為從小被寄予厚望,父親常常害怕他被人暗害,所以并不常常養在身邊,而是交到一個可靠之人手中,一年有大半年的時間都在那個高人處學習。那個高人真的文韜武略,藥石毒理,治國之道,天下雜談,無所不知。

    據說當年父親遭難,就是這個高人救的他,而據母親回憶,這個高人原本就是父親的叔叔,但是因為醉心佛學,致力于拯救蒼生,早早便出了家。

    此人便是斐云祖師。

    斐云祖師讓他拜在慈懷門下,自己也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只是時日并不太長,從十歲到十五歲,每年大概也就三月時日,其他時間便讓慈懷授課,或者自己出游感悟。

    他雖未學得斐云祖師那般的才學,但是也算是博古通今,博學多才,特別是對藥石毒理很有天分,很多毒物只要一眼便能分辨,知道如何解。只是父親卻并不喜歡他學這些旁門左道,他也漸漸不再顯露,如若此次不是因為費靖月,他恐怕也不會如此盡心盡力,即便是因為齊休離與慈懷的關系,也頂多是告知解藥如何,至于尋找,絕對不會親力親為。

    他手里施著針,費靖月靜靜的站在一旁,身上的淡香差點讓他分了心。

    一陣施針下來,他已經滿頭大汗。

    “郡主不必過憂。”他看著一臉焦急的費靖月道:“夫人的毒不是一日兩日形成的,所以要解也不是一日兩日能好的,所幸的是用毒之人原意是想慢慢讓夫人中毒,所以之前用毒分量并不多,只是后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才加重了分量,但是要完全根治,也不是不可能的。

    什么事?還不是想要盡快上位,舒姨娘,你好狠的心思,費靖月心里暗哼。

    狄寧感受到她的恨意,輕輕開口道:“郡主......”

    費靖月這才回過神來道:“此次多虧狄公子了,小女在此謝過了。”說完給他深深的拜了一禮。

    他不想讓她有任何的負擔,他也不想讓她覺得虧欠自己任何,所以并未說自己所受的傷,所經歷的難,只是淡淡的說了聲:“無礙。”受了她這一拜。

    他一想到文靜說的那些話,心就痛的不能自已,齊休離,大順的傳說,為什么偏偏會愛上這個女子,而自己為何遇見她那么的晚。

    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深深的眷念,不舍,心痛。

    費靖月猛然瞥見這眼神,心里驚了一下,但是卻無法回應什么,只得裝作看不見、看不懂。

    二人陷入了尷尬。

    “小姐,狄公子要的三碗水來了。”碧渝推門進來。

    虧得碧渝,不然他二人卻不知如何相處了,費靖月被他看得差點要奪門而逃。

    狄寧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態,可是他不想就此算了,就算搶不過,總還是想去搶,就算她無心自己,自己卻早就深陷,無法自拔。

    碧渝端著水走了進來,見他二人神情有些怪異,但是跟在費靖月身邊多時,她并不是一個不懂看勢頭之人,只是不經意的將水遞給狄寧,并有意無意的擋住狄寧炙熱的眼光。

    狄寧也恢復過來,接過水不再言語,調制起解藥來。

    費靖月的臉早就紅了,此時借口不再干擾狄寧,拉著碧渝就走了出去,到了門口才大口的呼吸。

    “小姐,狄公子他......”碧渝輕聲問道。

    費靖月沒有看她,只是淡淡的看向遠方,好半響才輕吐言語。

    “只怪情深,奈何緣淺。”

    狄寧治療到很晚,出來的時候臉色蒼白,匆匆道了個別便離去了,只說明日再來。

    他并不是不想留,只是這么長時間的治療運功,他的傷復發了,再逗留就會被費靖月發現端倪了,替他換著紗布的洛文靜,什么也沒有說,只是微微嘆了口氣,手下卻更加輕盈,生怕弄痛了面色蒼白的哥哥。

    王府。

    算算費靖喜嫁到王府已經有兩月之久,王悅與她同房之時可以說是少之又少,而且還是被王興言逼的,不然她恐怕連王悅的影子都見不到。

    嫁過來以后她才知道,王悅的內院是一個妾侍在掌管,而王悅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這個叫綠娘的女人房里,這個女人仗著替王悅生了一子,將她這個正室壓得死死的。

    蘇霜竹已經嫁過來了,住的院兒就在她隔壁,但是王悅卻常去,她在這邊常常聽見那邊傳來的靡靡之聲,恨得牙癢。

    既然得不到夫君的喜愛,那么將婆婆伺候好,在屋里也是個靠山,但是每每去王夫人處立規矩,那王夫人都不咸不淡,眼神里都是嫌棄,她知道,王夫人恨王悅,恨陳姨娘,所以連帶她也就跟著一起倒霉。

    至于陳姨娘,費靖喜是看不上她的,所以連起碼的問候都沒去過。

    這些全都是費靖月那個小賤人害的,每每聽聞她的消息,她就恨不得吃她的血肉,扒了她的骨頭,如若不是她,自己何苦受罪,如若不是她,蘇霜竹那個賤人也不會與她平起平坐,她什么也不是,不受寵,不受愛,娘家也靠不住,婆家也不待見,真真是活的痛苦至極。

    這日,費靖喜和丫鬟在花園逛著,與那蘇霜竹狹路相逢。

    “喲,這不是費二小姐嗎?沒事做是只能出來瞎逛。”女子說完還用絲帕捂住嘴嘻嘻笑著,滿臉滿眼的嘲諷。

    費靖喜狠狠的盯著她。

    “瞪什么瞪,看見我們夫人不懂得要請安嗎?你可是二房。”蘇霜竹的丫鬟出言道,臉色的神色就是一臉的鄙夷。

    “你說什么!”費靖喜哪兒受的了這樣的氣,沖上去就要撕扯那個丫頭的嘴。

    這時候一行人從另外一條小路走了過來,蘇霜竹那母親和姐姐早就給她支過招,她的心眼兒就比那費靖喜要多了不少。

    “哎呀,姐姐,你怎么能出手呢,我.......”蘇霜竹竟然主動撞上去,費靖喜的指甲就刮在那嬌艷的小臉兒上。

    “二夫人,你在干什么?你怎么出手打我們家夫人,難道只是因為夫人比的得寵嗎?你這是要毀掉夫人的臉啊。蘇霜竹的丫頭也大聲嚷嚷起來。

    費靖喜有些懵了,蘇霜竹是瘋了嗎,怎么自己往上撞。

    “費靖喜,你在干什么!”這邊還在發愣,突然一聲呵斥如同驚雷,嚇得她差點倒在地上。

    來人正是王悅母子二人,他今日難得的沒出門,陪著陳姨娘逛花園,正好看見了這一幕。

    “夫君.....”蘇霜竹也適時的倒在王悅懷里,嚶嚶哭泣起來。

    “你......”費靖喜有些懵了,這是發生了什么事兒。

    “你這個賤人。”王悅二話不說,直接一個巴掌打在費靖喜臉上,生生將她打翻在地。

    “夫君,我沒有......是她......”她試圖辯解事情的真相。

    但是王悅此時心中只有蘇霜竹,哪里肯聽她辯解,只是憤恨的看著她,懷里的女人哭得讓他心疼,恨不得馬上憐惜一番。

    陳姨娘一臉鄙夷的站在旁邊笑,根本沒有要幫她的意思。

    費靖喜覺得自己被算計了,這蘇霜竹根本就知道今天王悅會和陳姨娘逛花園,故意算計于她,她轉過頭看著今日硬是慫恿自己出來逛逛的丫頭,那丫頭頭低著,她已經完全懂了,自己身邊的人已經被收買了。

    “還不快滾回去,省的在這里丟人現眼。”費靖喜恨恨的盯著眼前的幾人,爬起來狼狽的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今日她算是明白了,這個家沒人想她好好活著,夫君厭惡,平妻算計,婆婆嫌棄,她根本沒有立足之地,身邊的丫頭還被人收買,她越想越氣,也后悔當日沒有聽秦姨娘的話,若是回到費家,嫁個平凡人,自己也不至于受這些閑氣。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5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