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六十二章 營救蘇盈盈

第六十二章 營救蘇盈盈

    費靖月立在窗邊,窗外微微有些涼風吹進來,一頭的秀發被吹得飄飛起來,可是她卻沒有撥一下,只是靜靜的站著。碧渝看著很是擔心,卻又不敢開口擾亂她的思緒,她知道,小姐正在心中算計籌謀,她只得安靜的等在一旁。

    大概一個時辰的時間,碧溪回來了。

    “事情辦妥了嗎?”碧溪剛一進屋子,費靖月就立刻上前詢問,看來也是等的焦急了。

    “妥了,差點讓那老虔婆跑掉,虧得我們的人機敏,已經將人丟在東郊的一間破屋關著了。”碧溪將事情說了一遍。

    靈應寺離城不遠,他們遭劫的地方在一個叫楊柳街的小巷子,因為城中人多,不宜逃竄,所以蘇夫人并未將擄人的地方選在喧鬧之地,也虧得她如此思量,不然要抓她還有些難度。

    費靖月下令去抓人的時候,那個蘇夫人正在那演戲呢,他們的人到的時候看見她頭發也是松散凌亂,臉上也是一塊青一塊紅,妝早就花得不能再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街上已經有人湊過來看熱鬧,她才巴不得讓人知道,他們遭遇了伏劫,好讓大順的人都知道蘇盈盈被人擄走了,且不說就不就得回,只要一個夜晚的發酵,這蘇盈盈的名節就不保了。

    他們大部分的家丁早就不知去向,只有周圍幾個零星的仆人,但是都紛紛倒地哀嚎,所以費靖月的人去的時候很容易就靠近蘇夫人了,那個蘇夫人正帶著哭腔大聲的喊道:“盈盈啊,你怎么讓人擄走了,這陶公子還等著娶你呢。”她就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家姑娘讓人擄走了,別家都是遮遮掩掩的,只有她是大聲宣揚,此事還不明顯嗎?就是她一手策劃為之。

    費靖月之所以叫人將她抓走,一來是防止她回到蘇家后大做文章,毀了蘇盈盈的名節,二來,此事她定有接應,只要蘇夫人在手,那人就不敢輕舉妄動,未來也好做個籌碼,換回盈盈。

    “什么?我母親也被人擄走了?”蘇章柔大驚。

    在蘇夫人背后接應策劃的正是她這個有心機的大女兒,上次母親哭著來到孟府,就將妹妹被人算計之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個遍,她一聽便知道,算計霜兒的就是那個笑凝郡主。

    她不由得想起那次在醉紅顏見到的女子,雖然沒有凌厲的氣勢,但是手段卻一點也不含糊,孟高陽回來生生躺了七日才好,一雙白嫩的腳腫的跟饅頭似的,根本連下床都困難。

    那個醉紅顏的掌柜也是個死腦筋,就是不肯通融,還叫了小廝在旁計時,自從那以后,高陽就留下了陰影,見到笑凝郡主跟老鼠見了貓一樣。

    上回兒在宮里,在高陽的示意和淳繹的默許下,她一本皺折將那個費靖月參到了太后跟前兒,但是后來卻聽聞,東籬皇貴妃被太后叫過去狠狠的訓斥了一番,說是要管好自己的人,少去招惹費家的人,她私下問了淳繹,淳繹只是說,好像那個女子長得很像皇帝心尖兒上的人,能不要招惹便不要招惹。

    沒過多久便聽聞云嬪與她發生沖突,被降為美人之事,之后還暴斃而亡,這個女子的手段真不簡單。

    母親哭著要她給霜兒報仇,她很是煩躁,母親什么都不懂,霜兒也是個沒心肝兒的,只顧自己享樂好過,從來沒有想過她這個姐姐的處境,淳繹早就說了能不招惹盡量不去招惹,明明知道費家有那個神話般的純善皇后的光環籠罩著,這笑凝郡主又是七皇子殿下的心上人,她二人還不消停,如若不是霜兒任性,一定要搶那個什么陶公子,能惹上笑凝郡主嗎?能落得如此的下場嗎?

    可是蘇夫人聲淚俱下,她如何能說個不字,看著霜兒受苦她也難受,畢竟是一母同胞,所以她不得已答應了蘇夫人的請求,策劃了這次行動。

    按照行動,他們將蘇盈盈擄走,而蘇夫人只需要在眾人面前演一場戲,讓人知道蘇盈盈被人擄走,等過了今日,就將蘇盈盈扔出來,別人自然會浮想聯翩,這名節自然也就毀掉了,到時候陶家顧及自己的臉面,一定會退親,只要退親,蘇盈盈就不能離開蘇家,那么還不是任母親拿捏,她也算仁至義盡了。

    可是,事情卻出現寰轉,母親怎么會也會擄走了,不是吩咐的只需要擄走蘇盈盈即可嗎?

    “翠兒,你趕緊去問問,他們是不是抓錯了人?”她對丫頭吩咐道。

    那丫頭立刻跑了出去。

    過了一刻鐘,丫頭氣喘吁吁的回來,道:“他們說了,只抓了二小姐一人,夫人是留在楊柳街上的。”

    “糟了。”蘇章竹知道壞事了,母親到底是被誰給擄走了,這目的又是什么?難道是真的劫匪?還是為了救蘇盈盈而為之?蘇盈盈在京中并無依靠,又能是誰?

    “小姐......”翠兒好像想起什么,又開口道:“我回來的時候,聽說七皇子殿下護送著費家那位 笑凝郡主回了府,排場可大了,我們跟她作對真的好嗎?

    翠兒是她娘家帶來的丫頭,她的所有事情都知曉,所以她有些擔憂,她雖然只是隨便說了下,但是卻提醒了蘇章柔。

    “你說什么?笑凝郡主回來了?不是說在報國寺祈福嗎?”蘇章柔再次確定。

    “回來了,今日傍晚剛回,那排場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翠兒還是沒有反應過來,但是蘇章柔懂了。

    “壞事了,擄走母親的一定是她。”不愧是聰明人,一點既透。

    “馬上傳令下去,我們的計劃有變,不許在外散播任何關于蘇盈盈的消息,母親的安危要緊。”蘇章柔當機立斷。

    翠兒也反應過來,馬上又跑出去傳令去了。

    “不行,我得親自去會會這笑凝郡主了。”她暗道。

    “給我更衣,我要拜訪費府。”蘇章柔對剛回來的翠兒吩咐道,翠兒忙不迭的給她梳洗打扮起來。

    碧落院。

    “小姐,如今我們要如何辦?蘇小姐被擄走好一會兒了,但是尚未聽聞有任何消息傳來。”碧溪從外面進來,她一直在聯絡外面,得到老梁傳來的消息,但是距此時為止,蘇盈盈被擄走的消息并沒有傳開來。

    “我們不必做什么,等著便是,看來這幕后之人,也不算太過蠢笨。”

    “這是何意?”幾個丫頭不解。

    “你們等著看就是了,碧璽,你去放只響箭,請七皇子過來一敘。”費靖月吩咐道。

    “是。”碧璽拿出一只精致的箭體,對著天空放去。

    這響箭是齊休離留給費靖月的,很是獨特,放入空中之后才會發出悶雷般的響聲,就算有人聽見也根本不知道是哪里發出的,如果不是懂得之人,就算聽見也只會以為是悶雷而已。

    此事雖然控制住了事態,但是還是要救出蘇盈盈才能解決,不然即便是掩蓋,也掩蓋不了多久,現今他們各自握著一張底牌,就看對方想要怎么樣的籌碼了。

    只過了三刻鐘,齊休離已經趕到,還是跳窗而入。

    “月兒,發生什么事了,怎么會放出響箭?”齊休離一進來就很緊張,這個響箭給月兒的時間可不算短暫,她一次沒有用過,今兒還是第一次。

    “我沒事,是蘇姐姐出事兒了。”費靖月推開一臉緊張的他,遞過去一杯蜂蜜茶。

    “蘇二小姐?出了什么事兒?”齊休離剛回到宮里,什么事情也沒有來得及問,就接到了銀光的通知,說什么響箭響了,他就又匆匆出了宮趕了過來。

    “我一直讓老梁監視著蘇府的動靜,今日蘇夫人帶著蘇姐姐到靈應寺去祭祖,在回來的時候遭了劫,來人只擄走了蘇姐姐。”費靖月將事情大體說了一遍。

    齊休離聽完深沉眉頭,不出聲。

    “為今之計是要先找到蘇二小姐,月兒你雖然擄走了蘇夫人,暫時占得了先機,但是此事若不及時解決,一定瞞不了多久。”半響齊休離才說出他的想法。

    “所以我才叫碧璽放響箭,就是想讓你去營救蘇姐姐,我留著和來人談判。”費靖月替他拉拉衣角。

    “銀光!”齊休離出聲。

    “主子,在。”窗外突然有人出聲,堪堪將屋里的人嚇了一跳。

    “現在就傳令下去,務必找到蘇二小姐的下落。”銀光應了一聲,嗖的一下又不見了。

    “月兒,我先去看看情況,你有事兒一定要先通知我,不要冒進,知道嗎?”此時危機關頭,齊休離都還不忘溫柔囑咐。

    “知道的,你快去吧。”費靖月輕輕答應,像個乖寶寶。

    齊休離踏窗而去。

    如今便是等著蘇家幕后之人上門,若是能在她來之前救出蘇姐姐,那么談判的籌碼就會多一些,若是晚一分找到,蘇姐姐就多一分危險,費靖月心底焦急,也許是牽涉到了蘇盈盈,她有些愧疚,所以也不那么鎮定了。

    “碧溪,你隨時跟老梁保持聯系,讓我們的人隨時打探蘇姐姐的消息,一有變動,立刻來報。”碧溪應聲。

    “還有,讓那老虔婆好好吃點苦頭。”臨出門的時候,費靖月又囑咐了一句。

    既然你不客氣,那就別怪我不仁義,此次便要讓她疼夠了,她才懂得收斂。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