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六十三章 蘇章柔的談判

第六十三章 蘇章柔的談判

    蘇盈盈覺得頭快炸了,她不自覺的伸手去摸,一抓手掌上沾滿了血,發生了什么事?

    她陡然想起來,自己是和蘇夫人到靈應寺祭祖的,她心系月兒的囑咐,只想盡快拜完早些回去,不要生出些事情來,本來一切都很順利,哪知回來的途中竟然遇見了搶匪,那自己在哪里?

    她轉眼看去,這是一間民房,屋里什么也沒有,只在角落堆了一些農用的工具。想是一間農房?自己為何在這里?寧兒呢?蘇夫人呢?

    她掙扎起來走到窗邊,窗口被堵住了,打不開,她別著頭從窗縫里望去,外面是個小院兒,到處都很殘破,像是有段時間沒人居住了,沒有一點生命跡象。

    門也是鎖起來的,當時她只覺一陣頭疼,醒來就在這里了,她也隱約估摸出了自己的處境。

    她拍打著窗框叫道:“有人嗎?有人在嗎?救命?”但是久久沒有任何回應。

    她有些絕望,想是自己被蘇夫人算計了,她好歹毒的心思,只要今夜自己沒有回蘇府,那么明日全京城的人都會知道,蘇家二小姐被匪徒擄走,失了清白,如此一來,別說是嫁去陶家,恐怕自己以后會成為全大順被唾棄的對象。

    “母親,盈盈對不起你.....”她低聲哭泣起來。

    “真是個雛兒?”突然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語氣中帶著奸猾,一聽就讓人惡心。

    她立時站起來趴在窗邊望去,入眼是一個極其猥瑣的男人,滿口黃牙,一臉膿包,一雙眼睛色迷迷的盯著她身邊的另外一個女子。

    “自然是。”那女子赫然就是蘇家三妹妹,蘇霜竹。

    “小姐,大小姐知道了恐怕......”旁邊的丫頭正在勸阻什么。

    蘇霜竹卻一臉倔強道:“大姐知道了又如何,蘇盈盈害我這么慘,我絕對不能讓她安安穩穩的嫁給陶公子!”

    說起陶然,蘇霜竹一臉憤恨,自己被蘇盈盈和費靖月算計,別說嫁給陶公子了,現在還是個平妻,受了這么多苦,她哪里能就這么算了,蘇章柔并沒有打算要將蘇盈盈如何,只是擄走傳出點不利的消息,等著陶家退了婚,母親還不是怎么拿捏都行,但是蘇霜竹可不是這樣想的,她是真真正正的要毀掉蘇盈盈的清白。

    門內的蘇盈盈一雙粉拳緊握,真的是這對母女,聽她話語里,大姐只是想利用京都的口舌毀掉自己的清白,但是這個妹妹卻悄悄找來一個齷齪人,真要自己的命。

    她母親被害死,她本就抱著一顆仇恨的心,本想著盡快出嫁,逃離蘇家,但是蘇家這些惡人始終不肯放過自己,她心底暗下了決心,就是死,也不能讓人毀了自己的清白,若是那人用強,她一定以死明志,陶然,下輩子再見了。

    她想著想著留下了決然的淚水。

    碧落院。

    “蘇姐姐還沒有消息嗎?”

    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還是沒有蘇盈盈的消息,費靖月真的開始焦急了,再晚真的說不清會生出什么意外來,雖然現在還沒有什么不利的消息傳出來,但是此事是宜早不宜遲。

    碧璽也是很著急,可是碧溪出去打探消息還未回來,費靖月在房里來回踱步,她看了也不知如何勸慰才好。

    “小姐,別急,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還是碧渝要沉得住氣些,畢竟年長些,出了事情雖然焦急,但是卻懂得如何安撫人心。

    “小姐......小姐.......”碧溪還未上樓就喊嚷道。

    “有消息了嗎?”費靖月連忙問道。

    剛進門的碧溪搖搖頭又點點頭。

    “到底怎么樣,你倒是說啊。”碧璽也急了。

    “讓她喘口氣,慢慢說。”費靖月制止碧璽。

    “我們的人已經四下找了,大概的方位已經確定了,只是尚未找到。”碧溪說出老梁這邊得到的消息。

    還是不能確定,蘇姐姐可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小姐,府外有位孟夫人求見,夫人讓我過來問問你,是不是你的朋友?”門外響起夫人丫鬟的敲門聲。

    “來了。”幾人對視一眼。

    “請!”費靖月幾乎是低吼的說出這個字。

    小花廳。

    一般費府接待客人都在小花廳,像蘇盈盈那樣到內院暖閣去的那是關系不一般的,見蘇章柔當然是在小花廳。

    “孟夫人,請坐。”費靖月一進小花廳,便看到蘇章柔來回焦急的踱著步,看得出來她很著急。

    “笑凝郡主,孟府蘇氏章柔參見郡主。”蘇章柔行了一個禮。

    “孟夫人深夜到府拜訪,不知有何要事。”費靖月淡然的坐到主位,無形中給了堂下之人壓迫之感。

    “郡主,章柔深夜到訪,確有要事,不知我母親?”蘇章柔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

    “蘇夫人?”費靖月疑惑的看著她,但是眼里卻掩飾不住那一絲殺氣。

    “郡主,我們都是明白人,也不打謎團了,只要郡主能將家母釋放,我能保證二妹妹毫發無損,今日之事是我們蘇府理虧,只要郡主大人大量,章柔一定重謝。”蘇章柔本就是個有主意的人,來之前早就將一切都想得仔細,一步一步的跟費靖月討價還價。

    “孟夫人好打算!”費靖月一雙美目射過去一道凌厲的目光。

    蘇章柔心漏跳了一拍,這個笑凝郡主太強勢,她在她面前根本討不到一點好。

    “你是在跟我講條件?還是你有證據說蘇夫人在我手里?污蔑郡主你可知道是何罪?指不定是那個山賊看上蘇夫人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將蘇夫人擄了去,想要做個壓寨夫人,那時候蘇大人可就名滿全場了,孟夫人也可成為全城的論點了。”費靖月適時掩面而笑,眼里里帶著戲謔。

    談判?蘇章柔畢竟也就是小姑娘,再有心計能有多大本事,別忘了,費靖月穿越之前可是現代精英。

    蘇章柔一頭的細汗,費靖月的話不可謂不惡毒,如果她不將蘇夫人還來,憑借自己的能力根本不能救出母親,如果母親真的讓人辱了去,那可是天大的丑聞,而且還會連累在朝的父親,連帶她在夫家都會受到影響。

    “郡主,章柔不敢,我馬上帶您去找二妹妹,至于我母親,被人劫掠,還請郡主能幫忙尋找。”蘇章柔本就極有心計,知道現在不能討價還價,先將蘇盈盈放出來,到時候再想法營救母親,不然費靖月說不得真會破釜沉舟,蘇盈盈畢竟只是她的朋友,但是母親卻是和自身相關相連的。

    “告訴我地點,不要妄想討價還價,不然就等著做全城的笑話吧。”費靖月冷冷的說。

    費靖月的眼神是飽含殺意的,語氣也容不得反駁,蘇章柔哪里還能再對峙下去,只得恭敬的說出一個地方。

    “地點是西郊的牛馬巷的一個廢棄的農家小院。”蘇章柔立時說出了藏匿蘇盈盈的地方。

    “那我母親?”蘇章柔說出了藏人之處,但并不代表她底牌全失,她只說了是牛馬巷的廢棄小院,卻沒說正確的門牌號,費靖月雖然能找到,但是畢竟會鬧出響動來,對蘇盈盈并不是好事。

    費靖月哪里會不懂得她的算盤,但是她的目的只是救出蘇盈盈,而且此事根本不宜鬧大,只能私底下抹平,至于他們之間的恩怨,日后再來清算。

    “那請孟夫人先行開道吧,本郡主隨后便到。”費靖月淡淡的說道。

    蘇章柔在孟家雖然是夫人,但是她夫君對她不咸不淡,所以她深夜出府無人會在意,但是費靖月不同,她需得偽裝一番,再出去,而且她并不放心和蘇章柔同路。

    看著蘇章柔離去的身影,她對身邊的碧溪吩咐道;“馬上傳信出去,讓老梁想法子通知七皇子來接我,其他人先去救蘇姐姐。”

    碧璽給費靖月披上了一件裹身的披風,是連帽的,厚厚的狐貍毛顯得雍容華貴,但是卻能將費靖月的身形很好的隱藏住。這件披肩因為太過華貴,她從未穿過,是齊休離獻的殷勤,此時正好派上用場,就算有熟悉之人看見她,也決計認不出是她。

    何況碧渝可是化妝高手,稍稍略加修飾,若不是特別熟悉,也很難認出她來。

    剛裝扮停當,齊休離跳窗而入。

    “月兒,準備好了嗎?”齊休離問道。

    “好了,我們走吧。”費靖月道。

    “讓銀光帶著碧璽吧,碧渝和碧溪在這里應付。”齊休離想了想。

    此事不宜大鬧,所以他其實并不方便出面,所以一切進行都是費靖月在明,他在暗,帶上碧璽,也好照應費靖月。

    費靖月想了想點了點頭,銀光跳進來對碧璽說了聲:“姑娘恕在下無禮了。”還不待碧璽反應過來便打暈了她,扛到肩上一躍而出。

    剩下二女嚇了一跳,銀光可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都驚得捂住了嘴巴。

    “銀光這是干嘛!”費靖月瞪了齊休離一眼。

    齊休離有些窘迫道:“他怕碧璽不適應飛檐走壁,怪叫出聲引來不必要的麻煩。”費靖月無話反駁,再說銀光早就跑走了,只得任由齊休離抱起自己,跳窗而出。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6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