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六十四章 救出盈盈

第六十四章 救出盈盈

    窩在齊休離溫暖的懷里,外面的冷意一點也感覺不到,今日本就是個冷天,只是沒有落雪,齊休離送的這件斗篷真的是很暖和。

    “月兒,其實你化這樣的濃妝很美,很美。”正在房屋間跳躍的男子突然出聲道。

    費靖月沒有回答,只是緊緊抱著他,只要你喜歡的,我都愿意。

    房屋已經越來越少,他們已經行到郊區了,銀光扛著碧璽已經等在前方。

    “前面就是牛馬巷了。”銀光的話很少,他掏出一個琉璃瓶子遞給費靖月。

    費靖月知道,聞聞這個碧璽馬上就能醒過來,她哀怨的看了銀光一眼,銀光就像視而不見一般,依舊板著那副冷冰的臉。

    齊休離低下頭吻了吻費靖月的額頭道:“深夜我與你同路會引來詬病,對你的清譽也不好,況且此事我還不適應露面,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他有些抱歉,如果他露面,此事就被抬到了明面上,若是自己不做出點表示,恐怕皇家的臉面個不下來,但是若是他做出任何舉動,那就是牽一發動全身了,若是激怒了蘇翰池,朝局也會有變,畢竟費靖月也綁了人家的妻子。

    “馬車在前面,我也會讓幾個侍衛偽裝成家丁,隨你一同前去。”他早已將一切打點妥當。

    費靖月看著前面那輛棕色的馬車,是一般富貴人家用的,舒適體面,但是卻古樸低調,和街上往來的馬車并無大異,齊休離心細如發,早就將種種細節想的清清楚楚,她心下有些甜蜜,這樣細心體貼,但是卻不失威猛霸道的男人,活脫脫就是小說里的霸道總裁啊。

    “無礙,那我去了。”她輕輕回他。

    他握了握她的手,好一會兒才放開來,看著她一步一步的走向馬車。

    “月兒,待會兒救出蘇二小姐,你就帶她到藏著蘇夫人的地方去。”齊休離囑咐了一句。

    費靖月點點頭,她知道,并不是救出了蘇盈盈就完事了,之后怎么安然無恙的送她回蘇府,而且要將名節保住才是最重要的。

    碧璽聞到一股刺鼻的味道醒轉過來,睜眼看見小姐拿著一個琉璃小瓶兒放在自己鼻下。

    “你醒了?”費靖月摸摸她。

    “小姐.....我怎么了......”

    費靖月見她醒了,對她道:“銀光怕你不適應飛檐走壁,將你打暈了好抱你過來。”她想起剛才銀光的舉動,馬上羞紅了臉,男女收受不親,銀光居然抱著她跑了那么遠。

    費靖月可沒多想,也許現代人的思想,覺得這本無大礙,可是卻不知在碧璽心中種下一顆愛慕的種子。

    馬車緩緩的前行著,費靖月主仆二人低聲商量著一會兒見到蘇盈盈之后的事宜。

    蘇章柔的馬車已經等在巷子口了,見到費靖月的馬車行來,立刻迎了上來,她現在的心也是七上八下的,本來此事是天衣無縫的,只要蘇盈盈丟了名節,母親就能拿捏住她的未來,好好折磨幾年再隨便找個人嫁出去,也算是個妹妹報了仇,她知道蘇盈盈和費靖靖月的關系,好容易等到費靖月出京未歸才行動,也是該她倒霉,居然在行動的當口,費靖月回來了。

    不僅把母親陷了進去,自己也留下了把柄,但是看這笑凝郡主并不像想把事情鬧大的樣子,若是鬧大的話,對雙方都沒好處,還不如皆大歡喜,至于接下的梁子,未來再來計算。

    “郡主,您來了,那我們進去吧。”蘇章柔笑著道。

    “孟夫人,進去之前,我先把丑話說在前頭,若是蘇姐姐有個什么損傷,我可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費靖月冷冷的殺氣撲面而來。

    “郡主只管放心,二妹妹一定無事,我并未想要傷害于她,只是想要她不能出嫁而已。”蘇章柔越說越小聲,這還叫不想傷害,名節對女子來說多重要。

    費靖月不欲與她多廢話,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

    蘇章柔也知道理虧,立刻前頭帶路,一行人往關著蘇盈盈的小院兒行去。

    “你要干什么.....你別過來.......”蘇盈盈害怕的往后躲,面前那個一臉猥瑣的男人正嬉笑搓手向她逼近,一副垂涎之色完全寫在臉上。

    蘇霜竹在門外聽蘇盈盈的聲音,心里痛快無比,叫你算計我。

    哐當,大門突然被打開了,立時涌進來一大群人,帶頭的是她的大姐蘇章柔。

    蘇章柔的身邊還站著一個一臉陰霾的女子,此時的眼神可以殺死人,拳頭也緊握,簡直是怒不可遏。

    蘇盈盈的求救聲正傳出來,已經有人沖將上去將她制服,內院的門也被踢開,很快從里面揪出來一個獐頭鼠目的男人,碧璽也將蘇盈盈從里面攙扶了出來。

    蘇盈盈頭發已經散開,臉上竟是淚水,衣服已經被撕壞,隱約露出雪白的肉體。

    “霜兒!你干了什么!”這廂蘇霜竹還未反應過來,蘇章柔已經一個耳光扇在臉上,她被打蒙了。姐姐怎么會來,還帶著那個可怕的郡主?

    “月兒......”蘇盈盈看見費靖月,一身緊繃的神經松弛下來,叫了費靖月一聲,堪堪就暈倒在地。

    碧璽連忙將她扶住,翠兒也趕忙上前,同碧璽將蘇盈盈扶到馬車上安置。

    費靖月怒火中燒,轉過頭來看向蘇章柔道:“孟夫人,這就是你說的相安無事?”

    蘇章柔早就嚇得魂不附體,她千叮嚀萬囑咐的說了,不許傷害蘇盈盈,卻不想這個妹妹根本不聽,居然敢帶著人來輕薄盈盈,虧得此事尚未得逞,不然,蘇家可就毀了,笑凝郡主根本不會放過他們任何一人,她還會連累孟府。

    “你們干什么!是王夫人請我來的,你們抓我干什么!”那個猥瑣男子居然還在大喊大叫。

    “給我堵上他的嘴。”費靖月道,此事可又是兩說,此人先留著,這才是最好的把柄。

    蘇章柔如何不懂,悄悄使個眼色,身邊的家丁突然暴起,沖將過去,一把尖刀就刺進了這猥瑣男子胸上。

    “你干什么!”費靖月見狀立時呵斥,但是刀已經扎進心口,那人眼看著便斷了氣。

    “孟夫人是想殺人滅口,毀尸滅跡?”費靖月冷冷的道。

    “郡主,我沒有這個意思,是我這侍衛......”蘇章柔辯解道。

    此時人已死透,多說也是無益,那么既然你們如此,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聽那人說,是王夫人請他來的,王夫人,你請他來干什么?”費靖月步步逼近,嚇得蘇霜竹大驚失色,嘴里無意識的叫道:“你別過來,你別過來.....”

    “給我掌嘴。”費靖月沒有再走近,但是卻下了這樣一個命令,立刻就有人上前扇起蘇霜竹的耳光來,啪啪幾下,臉就腫的老高。

    蘇章柔不忍再看,但是若不是讓這個妹妹吃點苦頭,指不定要鬧出什么事兒來,說到底還是這個妹妹被慣壞了,不然怎么會搞出這樣的事情來。

    只見蘇霜竹已經被打暈,費靖月才叫停。

    “郡主,求你放過霜兒吧,她是任性不懂事......”蘇章柔給費靖月跪了下來,畢竟是親生妹妹,她如何看的她被人打得像個豬頭。

    “放過她,她放過盈盈了嗎?搶人不成,現在還要毀掉盈盈的清白。”

    “是霜兒的錯,我回去一定好好規制她,再不讓她亂來,求郡主看見蘇家和王家的面子上,放過霜兒吧,畢竟她和你的姐姐也是一家人啊。”

    蘇章柔不說,費靖月都忘了,這蘇霜竹是王悅的平妻啊,說是不分大小,但是她得來的消息,可是費靖喜被這蘇霜竹騎在頭上拉屎撒尿啊,而且王家也是有些臉面的,蘇翰池也不是省油的燈,若是她太過了,難免會惹得他們狗急跳墻,所以她現在還不適宜將蘇霜竹弄死了,但是讓她吃些苦頭那是絕對不能少的。

    “把王夫人弄醒,好好再教教她規矩。”費靖月下令道。

    蘇章柔知道,費靖月已經是網開一面了,不敢再置喙什么,只得眼睜睜的看著蘇霜竹受苦。

    蘇霜竹一陣哀嚎,蘇章柔只得轉過身去,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待得蘇霜竹被收拾的夠嗆,她才開口道:“郡主,不知我母親被人擄走之事,郡主可否幫忙尋找?”她也是戰戰兢兢,生怕費靖月不答應,但是此中牽涉,費靖月不是不懂,蘇夫人還是要還的。

    “孟夫人,你這糟心的妹妹可要照顧好了,別到時候出了什么事兒,賴到我頭上。”費靖月使個眼色,有人將蘇霜竹扶了過來,交給了蘇章柔的人。

    蘇章柔忙道:“不會,不會,是霜兒自己不小心自己摔了才會弄成這樣,跟郡主無關。”蘇章柔哪里不懂,但是眼前也只能吃了這啞巴虧。

    “走吧。”費靖月先行上了馬車,蘇章柔也忙不的的跟了上去。

    馬車上,蘇章柔看著自己這個妹妹,雖然性子跋扈了些,但是畢竟是一母同胞,她對她還是有些感情的,可是她這樣的性子也太過找事兒,她明明叮囑過,不許傷害蘇盈盈,她卻當作耳旁風,竟然敢找人.....母親也真是,一直偏寵小女兒,她這個優秀的大女兒一直只是她的工具而已。

    想到這些,她不再看那不忍直視的蘇霜竹,對她,已經極盡仁義了。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6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